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095章 初识暗网

第4095章 初识暗网

        暗网,存在于万法学宫,其实不算什么秘密。

        甚至于,只要是在万法学宫待过一段时间的人,都知道暗网的存在。

        至于万法学宫的高层,更加清楚暗网的存在,同时也知道,暗网自万法学宫创立起来,就存在了。

        很多人都怀疑,暗网神器就在万法学宫当代宫主的手里,代代传承。

        只不过没人确认过这一点,所以一直都只是怀疑。

        不过,这个可能的可能性却很大。

        要不然,暗网又怎么可能一直存在于万法学宫,且一直都没有遭到打击……

        在万法学宫的历史上,也不是没万法学宫高层发起打击暗网的行动,但最后却都不了了之,根本找不到暗网的源头!

        毕竟,就算万法学宫的一些人要查,也查不到万法学宫当代宫主的头上。

        当然,他们也不敢。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以至于近年来,不再有人提议打击暗网,因为大家都已经心中有数……

        暗网,可能是宫主自己搞出来的。

        就算不是,肯定也是宫主支持的。

        在万法学宫的历史上,暗网存在到现在,就没听说过有哪一代宫主针对过暗网,就好像每一代宫主都默认暗网的存在一般。

        “段凌天!”

        此时此刻,但凡看到了暗网针对段凌天的任务被接之人,都开启关注段凌天。

        直接能通过暗网看到针对段凌天的任务的,只有神帝以下的万法学宫学员,神帝以上之人看不到。

        不过,没多久,神帝以上的存在,也从其他人口中得知了这个任务。

        并且也都知道,这个任务被人接了。

        “有人在暗网发布任务针对段凌天?!”

        谭飞还没来得及离开万法集市,就听到不少人在议论这件事情,微微皱眉之后,第一时间回了宿舍。

        宿舍中,谭飞打了一套手印,暗网显现。

        然后,他看到了针对段凌天的内容,试探、压制,分别可以获得不同的奖励,需要在公开场合出手。

        “还是提醒一下他吧。”

        眼中精光闪烁一下,谭飞最终还是走出了自己的宿舍,来到了隔壁的六零三宿舍,也是段凌天的宿舍。

        然后,敲了一下门。

        六零三宿舍里面,段凌天现在并没有在修炼,现在的他,正在通过之前办理入学手续的时候,领取到的几枚记忆玉简,了解着万法学宫各方面的事情。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对万法学宫的认识也在不断的加深。

        直到,听到敲门声,他才回过神来。

        “是他?”

        段凌天虽然布置了隔绝阵法,但现在却没有屏蔽声音,以至于外面的敲门声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皱了皱眉,虽然不知道对方找自己做什么,但因为现在没事,所以段凌天还是去给他开了房门。

        一开口,便直言问道:“有事?”

        眼前之人,先前已经见过一面,就住在隔壁六零二宿舍,而住在这里的,自然都是万法学宫的学员,没有例外。

        “段凌天,方便进去说话吗?或者你去我那?”

        谭飞似乎有些警惕,回头看了周围几眼,问段凌天。

        “进来吧。”

        见此,段凌天倒是疑惑了,这谭飞,好像是真的有事找他?

        不过,他却想不通,谭飞能有什么事情。

        谭飞进来后,随手带上了房门,继而看向段凌天,问道:“段凌天,你初来乍到,知道暗网的存在了吗?”

        “暗网?”

        段凌天疑惑,这个他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便是先前了解过的万法学宫的一些信息中,也都没提到过这个什么暗网。

        “看来你还不知道。”

        看到段凌天脸上的疑惑之色,谭飞苦笑,“或者说,杨副宫主他,还没来得及跟你说这个。”

        “暗网,是一个平台的名字,一个我们万法学宫特有的平台……在上面,你可以发布任务,也可以接取任务。”

        看出段凌天不知道暗网的存在以后,谭飞也适时的跟段凌天介绍了暗网,从暗网的起源,说到暗网现在还混得风生水起。

        “暗网,疑似是一件孕生出了器魂的辅助神器?”

        “疑似掌握在历代万法学宫宫主的手里?”

        虽然,这两个都只是猜测,可当段凌天听谭飞说,历代万法学宫宫主,从未亲口发布针对暗网的命令,并且好像默认了暗网的存在,却又是觉得,这两个猜测虽然只是猜测,但十之八九是真的。

        要不然,如何解释万法学宫历代宫主对暗网的态度?

        “有人发布针对我的任务?”

        而在段凌天微微皱起眉头的同时,谭飞也当着段凌天的面,打了一套手印,顿时虚空中显现出了一方镜像画面。

        镜像画面中,‘暗网’二字显现而出,周围灰蒙蒙一片。

        段凌天看着谭飞操作,很快便在暗网之内,看到了针对自己的人物,仅限于神帝之下的存在接取的任务。

        试探他,乃至压一下他的风头。

        奖励还很丰富。

        至少,哪怕是段凌天,也颇为心动。

        “被接取了?”

        很快,段凌天便又发现,这个针对他的任务,目前是已经被接取的状态,其他人都没办法再接。

        “这个任务,仅限于神帝之下的存在完成……因为有注明,所以神帝以上的存在打开暗网,是看不到这个任务的。”

        “不过,他们虽然看不到这个任务,却能从其他人口中得知这个任务。”

        “现在,任务有人接取,想来不用多久,就会有人找上你。”

        说到这里,谭飞面色凝重道:“段凌天,你的实力,在先前七府之地的七府盛宴结束后,便传开了,并不是什么秘密。”

        “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人接取针对你的任务,足以说明对方不是一般人。”

        “这任务,还是准许神帝之下的存在接取。”

        “有底气接取这个任务之人,只可能是万法学宫当代年轻一辈,最出色的那些神皇学员之一……其中,不乏来自其它神尊级势力的天骄妖孽。”

        “你切不可大意。”

        谭飞提醒道。

        “明白。”

        段凌天点头,同时微微一笑,“多谢你特意来提醒我。”

        “不过……这暗网的开启手印,你可能教我?”

        现在,段凌天对于万法学宫之内的这什么暗网,也是非常好奇,同时也觉得很有新鲜感,很神奇。

        这跟前世地球的电脑网站有些相似!

        只不过,前世地球的电脑网站,那是科技产物,而这万法学宫之内的所谓暗网,却又是完全不同的产物。

        好像是辅助神器的器魂在操控的。

        而这,也不是不可能实现。

        “那辅助神器,里面肯定暗藏了很多阵法,笼罩万法学宫范围,启动‘暗网’让万法学宫里面之人进行暗中交易,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这暗网,还真的跟前世地球网络上的一些平台有些相似……如某宝,某东,都是各取所需!”

        “炼制出这暗网后面的辅助神器之人,不会也去过地球吧?”

        “也不对……地球,只是天地之间其中一个世俗位面里面一个微不足道的文明星球,不说其他地方,就说地球所在的炎黄位面,就有不少文明星球,其中一些文明星球的科技比地球都还要发达!”

        “那些地方,也有类似的网络和平台。”

        “炼制那辅助神器之人,来自这种世俗位面的科技文明之地也有可能。”

        而在段凌天心中思绪万千的同时,谭飞也将开启暗网的手印教给了段凌天,段凌天也当着他的面,开启了暗网镜像。

        “这套手印,只在万法学宫范围内有用,出去没有任何用处。”

        谭飞适时的提醒道:“暗网,仅限于万法学宫之内。”

        “不管是接取任务,还是完成任务,都必须在万法学宫内进行……”

        “如一些让你去猎杀什么神妖的任务,你杀死神妖后,任务不会完成,直到你将神妖遗体带回万法学宫,任务才会完成。”

        “有些没办法证明的任务,则不可能完成。比如,给人送信什么的……收信之人不在暗网范围内,暗网也没办法确认任务是否完成。”

        “当然,这种任务,也不会有人在暗网发布,直接在学宫的万法集市任务处发布就行。”

        “一般在暗网发布任务的人,都是有意隐瞒身份的……说直白一点,就是发布任务之人,不想被人知道是他发布的任务,他不想见光。”

        “如这一次,那发布任务针对你之人,便是不想被人知道是他发布的任务……要不然,他得罪的人,可不只是你。”

        “还有杨副宫主。”

        ……

        谭飞一番话下来,倒也是让段凌天对暗网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同时也觉得这暗网越发的有趣了。

        “倒是好奇……接取针对我的那个任务的人,会是谁?”

        段凌天暗道。

        当然,他知道,只有对方找上门来的那一刻,他才知道针对他的人是谁。

        “段凌天,你自己小心一些……我先走了。”

        该说的说完了,谭飞告辞说道。

        “谢了。”

        虽然一开始没打算和谭飞有交集,但现在谭飞主动上门告知他这件事情,他还是承谭飞的这份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