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089章 完全独立的内宫一脉

第4089章 完全独立的内宫一脉

        三天后。

        段凌天跟着杨玉辰一起离开了纯阳宗。

        甄平凡和叶尘风两人,一路送到了纯阳宗之外。

        柳风骨,也跟他们站在一起。

        不过,跟他们不一样的是,柳风骨是来送杨玉辰的。

        而他们,是来送段凌天的。

        “叶师叔。”

        直到段凌天和杨玉辰的坐上了神器飞船,神器飞船渐渐远去,甄平凡才收回目光,苦笑说道:“原本,我还在想着……段凌天入哪个势力,日后你步入上位神帝之境,若那个势力也来邀请你的话,你也可以进入其中。”

        “你们在那边好好打底子,日后我进去,也有人罩。”

        “可现在看来,我这期望,注定是奢望了。”

        甄平凡叹道。

        “为什么是奢望?”

        叶尘风淡淡一笑,“难道,我就不能入万法学宫?”

        甄平凡闻言,先是一怔,随即苦笑,“叶师叔,我就开个玩笑,你可千万不能如此。”

        “段凌天入万法学宫,是因为杨玉辰给了他他想要的东西,价值比其他重量级势力给的东西都要高……至少,在他眼中是如此。”

        “所以,他入万法学宫,我不曾想过劝他。”

        “可叶师叔你……真没必要。”

        甄平凡摇头。

        在他看来,段凌天能受到万法学宫的邀请,已经是一件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叶尘风,就算步入上位神帝之境,其他神尊级势力邀请他,万法学宫也不可能主动邀请他。

        除非,叶尘风步入神尊之境,或许有可能。

        上位神帝,对万法学宫而言,还真的算不了什么。

        “怎么?觉得万法学宫不可能邀请我?”

        叶尘风淡淡一笑,“要不然,你我打个赌?”

        甄平凡继续摇头,“除非叶师叔你在纯阳宗步入神尊之境……否则,你肯定是跟万法学宫无缘了。”

        “而叶师叔你,有可能在步入上位神帝之境后,继续留在纯阳宗吗?”

        “就算你想留,恐怕我父亲他们也不会让你留,因为那样太耽误你了!”

        “你入上位神帝之境,其它重量级神尊级势力我不敢说……就先前来邀请段凌天的另外九个重量级神尊级势力,应该都会派人前来邀请你。”

        说到这里,甄平凡又道:“你总不能真的拒绝它们,继续留在纯阳宗吧?”

        “就算你日后步入神尊之境,万法学宫会派人前来邀请你,也愿意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但,值得吗?”

        是啊。

        值得吗?

        叶尘风若入上位神帝之境,可以进去大多数重量级神尊级势力,本就潜力极大的他,有了更好的平台,更多的资源,肯定一飞冲天。

        而如果为了万法学宫的有偿邀请,在纯阳宗等待步入神尊之境,无疑是一件非常吃亏的事情。

        有那时间,入了别的重量级神尊级势力,没准都可能非常接近中位神尊之境,或是已经步入中位神尊之境了!

        听完甄平凡一番苦口婆心的话语,叶尘风莞尔一笑,“说来说去,无非就是觉得,我入上位神帝,万法学宫还看不上我。”

        甄平凡不说话,默认。

        “还是刚才那句话,你我打个赌,如何?”

        叶尘风笑道:“我赌我步入上位神帝之境后,那万法学宫,一定会来人!”

        “不可能!”

        甄平凡摇头,“在万法学宫的历史上,外界也不是出现过你这样的人物……但,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曾被万法学宫主动邀请。”

        “但凡被万法学宫主动邀请的,无一例外,全是神尊之境的存在!”

        “而且,一般的下位神尊,要是年纪太大,万法学宫还看不上。”

        先前为了给段凌天整理玄罡之地各大重量级神尊级势力的资料,他下了很多的功夫,所以对包括万法学宫在内的十几个重量级神尊级势力都了如指掌。

        “你就说……敢不敢跟我赌就行了。”

        叶尘风有些无奈,有些心累。

        “有必要吗?你必输的!”

        甄平凡微微皱眉,他的这位师叔,是想要拐着弯送东西给他?

        看来,不是一般的东西。

        这东西可不能乱收!

        ……

        甄平凡和叶尘风在自己走后的交流,段凌天自然是不知道。

        现在的他,正立在万法学宫副宫主杨玉辰的神器飞船之内,听着杨玉辰开口介绍他即将前往的万法学宫。

        虽然,先前段凌天就从甄平凡为他准备的记忆玉简中,看了不少有关万法学宫的描述和记载。

        但,那些描述记载,都是比较表面的东西。

        现在,杨玉辰跟他介绍万法学宫,却又是进一步为他揭开了万法学宫的神秘面纱……

        而在了解了万法学宫之后,杨玉辰又跟段凌天介绍万法学宫的内宫一脉,“正如我先前跟你所说,内宫一脉,现如今包括你在内,只有五人。”

        “在学宫内的,加上你我,也就三人。”

        “还有一位师兄和一位师姐……他们,目前都不在玄罡之地。”

        “以后可能会回来,也可能不会回来。”

        ……

        随着杨玉辰进一步介绍,段凌天也知道了内宫一脉的最初由来,竟是当年万法学宫创始人门下排行最小的弟子所建的一脉。

        非核心一脉,却以守护万法学宫为宗旨。

        在万法学宫,核心一脉,是宫主传承那一脉……如若哪天杨玉辰想要接任万法学宫宫主之位,便也要脱离内宫一脉,投入传承一脉。

        内宫一脉,隐于幕后,具有一定的独立性,万法学宫也不会过多管它,而它在万法学宫也没办法额外得到什么东西。

        至于杨玉辰向他许诺的至强者遗迹,那也是属于内宫一脉自己的东西,是内宫一脉的先祖发现的一处遗迹。

        那一处遗迹,疑似至强者坐化之地!

        那个至强者,擅闯时间法则,同时掌握了天地四道之一的‘掌控之道’!

        这些,都是他先前从杨玉辰的传音中得知的。

        而且,杨玉辰也跟他说了,他自己的掌控之道,便是在进入那个遗迹之后所掌握的,同时也在里面领悟了时间法则,只不过造诣不如自己擅长的那一种法则而已。

        那一处遗迹,属于内宫一脉所有,不属于万法学宫。

        在万法学宫的历史上,倒也不是没人觊觎那一处至强者遗迹,不过,那些心生觊觎,并且付诸行动之人,到得最后,基本上都没什么好下场。

        “你入内宫一脉,在万法学宫遇到危难时,可以离开……不过,如若日后你强大起来,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若有人觊觎内宫一脉的专属资源,还是希望你能出手,算是内宫一脉跟你要的一个承诺。”

        “当然,如果力不能及,内宫一脉也不会强求。”

        说到这里,杨玉辰的脸色,突然变得凝重了起来。

        “这个自然是没问题。”

        段凌天想了一下,终究是点头答应了下来,在他看来,这也是应该的。

        而且,如果真有那机会,倒也是可以了却一段因果。

        “杨师兄。”

        现在,段凌天对杨玉辰的称呼也已经改口了,“万法学宫内宫一脉,当代五人……你排行第几?”

        “第三。”

        杨玉辰眉头一挑,“那两位不在万法学宫,不在玄罡之地的,是我们的大师姐和二师兄。”

        “日后,你可以称呼我一声‘三师兄’。”

        “现如今,万法学宫之内,除了你我以外,你还有一位师姐,也是我的师妹。你可以称呼她为‘四师姐’。”

        杨玉辰说道。

        “在万法学宫,我们内宫一脉向来是深居简出,加上本来人就不多,倒也是没什么存在感……除了一些高层以外,寻常万法学宫学员,少有知道我们内宫一脉的。”

        “他们或许知道我这个副宫主,但却不知道我是内宫一脉之人。”

        “我这一次找你,其实主要是想邀请你入内宫一脉……至于入万法学宫,只是顺带。”

        “不要这样看我……我虽是万法学宫副宫主,但同时更是内宫一脉这一代的领袖,在我眼中,内宫一脉在第一位,其次才是万法学宫。”

        事实上,杨玉辰后面说的这话,放在整个万法学宫范围内,他作为万法学宫副宫主,算是有些诛心了。

        平时,他也不可能乱说这话。

        不过,现在将段凌天当作自己的师弟,是自己人,所以倒也是没那么多顾虑。

        “在万法学宫,你可以将里面的人视为三种人……一种,是寻常学员老师。一种,是传承一脉之人。还有一种,便是我们内宫一脉之人。”

        “我们内宫一脉,最没存在感,也没兴趣跟他们争什么。”

        “不过,你若想争,也可以去争……但,却不是代表内宫一脉,只代表你个人,以寻常学员的身份去争。”

        ……

        杨玉辰一番话下来,也让段凌天认清了一件事。

        内宫一脉,在万法学宫,具有一定的独立性。

        在万法学宫,内宫一脉不会为他争取什么资源,他享受的优待,只有属于内宫一脉自己的资源。

        其它的,都需要自己去争。

        以寻常学员的身份。

        杨玉辰继续说道:“便是我,一路走来,也都是靠自己去争。”

        “你四师姐,同样如此。”

        “大师姐和二师兄,也不例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