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080章 神尊门人

第4080章 神尊门人

        拓跋秀,被霓裳凤阁收入门下了。

        这件事,现在知道的人其实还不多,也就仅限于地冥府的人,还有那大名府原离宗的人,以及原离宗请来的神帝强者,再就是留下来看热闹的玄玉府强者。

        当日,大名府原离宗之人,一副必杀拓跋秀的架势,而地冥府三大势力的强者,却都力保拓跋秀。

        而就在他们出手,激战一阵过后,一位女性强者降临现场,随手一甩手中飘带,便镇压了当时出手的所有神帝强者。

        其中,包括十几个中位神帝强者!

        原本,地冥府也就三个中位神帝强者在场,大名府原离宗那边,更是只有一人……

        不过,为了杀拓跋秀,原离宗这一次不只宗门内又来了中位神帝,甚至还花费大代价,请来了外援!

        好几个中位神帝!

        当然,地冥府三大势力那边,也来了几个中位神帝援助。

        然而,就是这么多的中位神帝强者,在一群看戏的玄玉府强者骇然的目视之下,被一个突然出现的神秘女性强者随手一飘带扔下就给镇压了!

        正在混战的所有神帝强者的攻势,全部被碾碎。

        所有神帝强者,全部默契罢手防御,同时都被震伤,口吐鲜血!

        “上位神帝!”

        “全魂上品神器!”

        那一刻,所有人都震撼的看着那宛如无敌强者一般,凌空而立的女子身影,对方不只是上位神帝强者,还拥有全魂上品神器!

        而且,就对方展现的实力来看,在上位神帝中也不是弱者。

        “阁下是何人?为何插手我大名府原离宗和拓跋世家的恩怨?”

        原离宗的一个中位神帝强者,当场面色忌惮而沉重的看着女子,询问这时,声音都在急剧颤抖。

        太可怕了。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我来自霓裳凤阁。”

        “你,是在质问我?”

        女子声音淡然,而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一道流光从她手中飘带激射而落,瞬间穿透了那多嘴的原离宗中位神帝强者的身体,直接隔空将他杀死!

        全场死寂。

        下一瞬,女子看向同样一脸震惊的看着她的拓跋秀,微微一笑问道:“拓跋秀,你可愿入我霓裳凤阁?”

        霓裳凤阁!

        拓跋秀,其实是第一次听说,根本不知道其代表的含义。

        但,从眼前之人展现出来的实力来看,她却又是可以肯定,霓裳凤阁,绝对比地冥府三大顶尖神帝级势力中的任何一个势力都强!

        不过,她却没在第一时间回应对方,而是看向地冥府宇文世家的那位老人,也是宇文世家这一次带人前来参与七府盛宴的为首之人。

        老人见她看自己,心中感叹一声‘傻姑娘’,同时连忙传音催促道:“赶快答应!”

        “不要迟疑!”

        “你想早日为你的家人和家族复仇的话,进入霓裳凤阁,是最好的选择!”

        “霓裳凤阁,乃是我们玄罡之地可排进前二十的神尊级势力,其中不乏神尊强者坐镇,据说甚至拥有上位神尊强者!”

        老人此话一出,拓跋秀动容,然后也不再迟疑,直接答应了虚空之上手持飘带的那个女子,“前辈,我愿意入霓裳凤阁!”

        女子闻言,原本平静的脸颊,展颜一笑,“从今日起,你称呼我为一声‘师姐’便行。”

        “现在,随我回去拜见师尊。”

        “等拜见完师尊,你可以再回来于他们道别。”

        女子话音落下,便在在场一群神帝强者不可思议的目视之下,带走了拓跋秀,自始至终无人阻拦,也没人敢阻拦。

        “哈哈哈哈……”

        地冥府宇文世家此行前来七府盛宴的为首老人,畅怀大笑,“我宇文世家之幸,地冥府之幸!”

        宇文世家的其他神帝强者,也同样面露狂喜之色。

        地冥府的另外两大神帝级势力之人,同样如此。

        而大名府原离宗的一群神帝强者,则一个个面露死灰之色……

        拓跋秀,被霓裳凤阁收下了?

        而且,刚才那位拥有全魂上品神器的女性强者,竟然让拓跋秀称呼她为师姐?

        她不是自己要收拓跋秀为徒?

        是她的师尊要收拓跋秀为徒?

        一个拥有全魂上品神器的上位神帝,而且明显是上位神帝中的佼佼者的师尊……若说不是神尊强者,谁信?

        或许,还可能不是一般的神尊强者!

        “原离宗……完了!”

        这一刻,原离宗的一群神帝强者都绝望了。

        而那些原离宗请来的中位神帝强者,也是脸色纷纷大变,继而怒视原离宗之人,只觉得自己被原离宗害死了!

        从今往后,怕是不好再乱冒头了。

        或许,离开玄罡之地才是正道?

        要不然,迟早死在霓裳凤阁的那位神尊强者手里!

        他们可是记得,霓裳凤阁的那些老女人,都是很护短的……

        而在一旁看热闹的一群玄玉府神帝强者,一个个也都面面相觑,从彼此看重看到了震撼和不可思议之色。

        地冥府倾尽一府之力栽培出来的那位女性天骄,不只是被霓裳凤阁的人主动邀请加入霓裳凤阁,而且还将拜入神尊强者门下?

        回过神来,顿时一个个面带笑容,向地冥府的一群神帝强者贺喜。

        ……

        “拓跋秀,被霓裳凤阁的强者邀请加入霓裳凤阁了?”

        段凌天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多日之后,为此他也同样惊讶,万万没想到那个女子,一转眼会成为霓裳凤阁的人。

        要知道,两天前,他还在看着甄平凡给他的关于霓裳凤阁的介绍。

        “那大名府原离宗,怕是要完了吧?”

        段凌天是从甄平凡口中得知这件事的,一时也是不由得感慨问道。

        甄平凡这边,面对段凌天的这个询问,语气复杂的说道:“原离宗那边,原本是要解散了……只是,当原离宗的人想要散去之时,却发现自己无法离开,原离宗驻地所在,被一座大阵笼罩,哪怕是原离宗的一群中位神帝联手也难破!”

        “听叶师叔说,应该是霓裳凤阁那位阵法大师出手了……也只有那位神尊之境的阵法大师,才能使出这等手笔,囚禁原离宗一宗之人!”

        听到甄平凡这话,段凌天自然又是免不了一阵阵震撼。

        以一己之力,囚禁原离宗的所有人?

        其中,还有一群神帝强者?

        “霓裳凤阁那边,明显是没打算亲自出手为拓跋秀报仇……看这架势,是想等拓跋秀成长起来,自己报仇。”

        “现在可以断定,收拓跋秀为徒的,要么是霓裳凤阁那位神尊之境的阵法大师,要么是那位阵法大师的师妹。”

        听完甄平凡所言,段凌天也忍不住咂舌。

        万万没想到,那个他原以为有性命之忧的女子,转眼间不只入了霓裳凤阁,而且霓裳凤阁的神尊强者还亲自出手帮她囚禁仇人。

        “可惜了……”

        甄平凡叹了口气,“你说,你要是没带把子,没准那霓裳凤阁的神尊强者更愿意收你入门下。”

        “要不然,你考虑考虑……切了?”

        甄平凡说到后来,语气也多了几分玩味。

        话音落下,没等段凌天开口,又道:“也不对……也不知道,人家会不会收这种男变女的人。这应该也不算是女人吧?”

        “甄长老,你要是有兴趣,可以先试试。”

        段凌天没好气说道:“我想,霓裳凤阁,到时候也绝对不会拒绝你的加入。”

        说到后来,段凌天自己先笑了起来。

        两人,自然都知道彼此在开玩笑。

        不过,这玩笑一开,顿时两人都乐了起来。

        “对了。”

        而玩笑开过以后,甄平凡似是想到了什么,语气一转,“你最近这段时间,就先别闭关修炼了……如果我没猜错,那神尊级势力的人,应该也快到了。”

        “到了那时,不管你如何选择,都是要出一下面。”

        “他们身后的任何一个势力,都不能得罪。”

        听到甄平凡的话,段凌天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起来,应了一声,同时也想着,会有哪几个重量级神尊级势力的人回来。

        至于一般神尊级势力,他现在是真的没太大兴趣。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得知自己会得到重量级神尊级势力的看重,乃至邀请,他自然是不会想要加入一般的神尊级势力。

        那种势力,各方面不如重量级神尊级势力,能给他的东西也有限。

        而他,是要和时间赛跑的。

        “到时候,就看都是哪些势力邀请我,以及他们提出的条件了……有诚意的,尊重我的,倒是都可以考虑。”

        “没诚意的,或是不尊重我的,则是不需要考虑。”

        至于甄平凡说的不能得罪那些势力,这个他自然是心中有数,要不然即便自己能入其它势力明哲保身,纯阳宗这边恐怕也会有麻烦。

        纯阳宗,在东岭府算是一方巨头。

        可在重量级神尊级势力的面前,却只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小宗门!

        只要重量级神尊级势力想,随时都可以轻易覆灭纯阳宗!

        ……

        而在段凌天和甄平凡交流的时候,正有一道道身影,凭虚御风向着纯阳宗方向而来。

        呼!

        呼!

        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