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078章 重量级神尊级势力

第4078章 重量级神尊级势力

        不过,虽然甄平凡没说,但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段凌天翻阅甄平凡给的那枚玉简里面记录的内容的时候,还是感觉到了甄平凡的用心良苦。

        玄罡之地十几个重量级神尊级势力,每一个势力,甄平凡都记载得很清楚,包括其中的一些细节。

        哪怕是他不可能加入的神尊级势力,也记载得清楚。

        如霓裳凤阁。

        这是一个玄罡之地的重量级神尊级势力和巨头神尊级势力中,唯一一个只接纳女性门人的宗门势力。

        这个宗门势力,规模其实并不算大,而它之所以能屹立多年不倒,更多的是依靠其宗门内的中坚力量。

        霓裳凤阁,历来不缺上位神尊强者坐镇,也正因如此,它在玄罡之地的地位一直都是非常超然。

        另外,霓裳凤阁门人弟子,并不禁婚嫁。

        不过,婚嫁之后,却只能算是霓裳凤阁的外阁弟子。

        然而,即便是外阁弟子,但凡从霓裳凤阁走出去的弟子,却少有忘本之人,几乎每一个离开霓裳凤阁后,都会念着想着霓裳凤阁。

        而这些优秀的霓裳凤阁女性门人弟子,他们的婚嫁对象,一般也都是非常出色的存在,对方背后要么有一个强大的家族,一个强大的宗门。

        哪怕对方只是散修,也是非常强大的散修。

        而在这些人的眼中,霓裳凤阁,便是他们妻子或妾室的娘家,若有人欺负妻子妾室的娘家,他们自然难以袖手旁观。

        哪怕有心袖手旁观,也未必能挡得住枕边风。

        就算挡得住枕边风,如若妻子妾室自己一人前往帮娘家找场子,他们最后还是没办法袖手旁观。

        “当然,这霓裳凤阁屹立不倒,靠的不是外面的裙带关系……靠的,终究是自身的底蕴和实力。”

        “如果只靠裙带关系,它恐怕早就倒了。”

        继续翻阅下去,段凌天对霓裳凤阁也多了一些认知。

        霓裳凤阁,非常强大。

        或许,其中门人弟子数量远不如其他重量级神尊级势力,但其中的顶尖战力,却一点都不输给其它重量级神尊级势力。

        而当看到介绍完霓裳凤阁后,最后甄平凡自己添加上去的一段话,段凌天先是一怔,随即一脸的哭笑不得。

        原话是:

        段凌天,你可以考虑考虑,拐一个霓裳凤阁的媳妇回家。霓裳凤阁,对每一个婚嫁在外的门人弟子,仍然保留着情分,若遇到了事情,只要占理,霓裳凤阁一般都不会袖手旁观。

        看完这段话,段凌天是真的哭笑不得。

        甄长老,这是让自己去吃软饭?

        片刻,段凌天的注意力,转移到下一个重量级神尊级势力上面去……

        一个个重量级神尊级势力,他都了解了一下。

        这些神尊级势力,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拥有上位神尊之境的强者,至强者不出,他们在众神位面便是可以横着走的存在。

        到了那个修为境界,没人的实力会差。

        开什么玩笑!

        要是天赋悟性不够的人,能一路扛着千年天劫走到那一步?

        一身修为到了上位神尊之境,那些人领悟的法则奥义,绝对都是非常高深的,甚至于可能有少人还有别的底牌……

        如天地四道。

        如五行神灵。

        又或是别的段凌天暂时还不知道不了解的手段。

        “这十几个神尊级势力,也就两个家族……而且,甄长老也说了,这两个家族,十之八九不会派人来。”

        甄平凡的原话是,一个强大的家族,就算对外面的天才动心,也不太可能将之招入家族之中。

        要是家族内的后辈子弟被对方压着,传出去也不好听。

        可不是所有的后辈子弟,都能在外姓子弟的压迫下知耻而后勇,变得更强,乃至超越对方……更多的人,会被直接压废!

        “其他的,九成以上都是宗门。”

        “有意识的是……竟然有一个学宫。”

        如果说,甄平凡介绍的十几个重量级势力,段凌天对哪个重量级势力最感兴趣,莫过于其中唯一的学宫。

        万法学宫。

        万法学宫,类似宗门,却也不算宗门。

        因为,加入其中,是绝对自由的,不像宗门一般,有条条框框束缚着你。

        学宫,类似于段凌天以前接触过的学院。

        而这万法学宫,作为玄罡之地最强大的学宫,桃李遍布天下,甚至有不少巨头神尊级势力、重量级神尊级势力的后辈子弟在其中进修过。

        当然,那些人,为的不是进万法学宫学什么东西,不过是想要享受、体验那里的气氛。

        在万法学宫之内的人,只有三个身份:

        学宫老师。

        学宫学员。

        学宫劳役。

        老师,负责传道解惑,负责巡查学宫,负责驻守保卫学宫。

        学员,负责学习,完成学宫乃至学宫老师发布的教学任务,修为高的,会被派出去,作为学宫代表,与其余重量级神尊级势力,巨头神尊级势力争夺一些资源。

        至于劳役,则是万法学宫内负责打扫卫生,负责栽花种草之人,负责照顾学员饮食起居之人。

        “有点意思。”

        段凌天目光一闪,笑了笑。

        这万法学宫,其实就是一个他眼前接触过的学院那样的存在,不过层次更高,站在玄罡之地的金字塔顶端。

        万法学宫之内,也有上位神尊之境的强者。

        而且,据说万法学宫的诞生,起源于一位散修至强者的门人,那人感念自己师尊的恩德,创立万法学宫,遍收桃李,以纪念自己的师尊。

        至于为什么要纪念他的那位至强者师尊,有人说是出了意外殒落了,也有人说是闭死关去了,后面没再见自己的那个创建起万法学宫的门人弟子。

        版本很多,但都没得到证实。

        “就算是至强者的门人弟子,能将一个学宫创办到这等地步,也足够惊人了。”

        段凌天忍不住感慨。

        “不过,按照甄长老的话来说,万法学宫也是除了霓裳凤阁以外,最不可能派人来邀请我加入的重量级神尊级势力。”

        “不只是我……在万法学宫的历史上,也没人有过这样的待遇。”

        这些,甄平凡留下的玉简里面都有说。

        即便是霓裳凤阁,在它存在的悠久的历史上,也曾经多次主动邀请天才加入……当然,那都是女性天才!

        有的人,甚至还不如现在的段凌天。

        可问题是,段凌天是男人,不是女人!

        说直白一点就是:

        人家不要带把子的!

        因为万法学宫不可能派人来,所以,甄平凡直言,让段凌天不用考虑万法学宫,因为万法学宫不可能派人要邀请他加入……

        除非,他自己前往万法学宫!

        而万法学宫,面对这样的天才,自然也不会拒绝对方的加入。

        不过,甄平凡不建议如此。

        另外,他还给段凌天说了不少,“万法学宫虽然看是不错,其实也是一个宗门,只不过相比于一般宗门,要公平公正一些。”

        “如果万法学宫能给你不差于其它重量级神尊级势力能给的资源,我肯定是建议你入万法学宫。”

        “可问题是……万法学宫不可能这样。”

        “其它重量级神尊级势力,若能许诺你足够资源,以及让你在其中享有最高等的待遇……进入其中,哪怕是对你而言,也可以少奋斗几千年!”

        ……

        甄平凡每一句对段凌天的告诫,都可以说是用心良苦,而段凌天也能清晰的察觉到他的用心,心中难免一阵震动。

        “甄长老……”

        虽然,自己给甄平凡赢得了一件半魂上品神器,但却从没想过邀功什么的,因为甄平凡先前帮过他不少,他只不过是在还人情。

        现在,甄平凡如此,让他也难免有些心理压力。

        他这人,最不喜欢的便是欠人人情。

        他的师尊风轻扬帮他,他没心理压力,因为那是他的师尊,他也会无偿为他的师尊做一切力所能及的事情……

        叶尘风帮他,是因为他的师尊给了叶尘风人情,他的心理压力也不大。

        可甄平凡……

        却让他感到压力了。

        当然,他心里清楚,对甄平凡而言,也并非是有意给他人情,或许只是想着还他送半魂上品神器的人情。

        但,在他看来,当日若非叶尘风出手,那件半魂上品神器也不可能抢得回来。

        摇了摇头,段凌天叹息一声,也不再多想。

        罢了。

        这份人情,以后有机会了,慢慢还便是。

        “赤明天宫……”

        “九溟谷……”

        “一元神教……”

        ……

        心情重新平静下来的段凌天,继续看着甄平凡给的玉简中,对其它重量级神尊级势力的介绍。

        另外也着重点名了几个神尊级势力,十之八九会派人前来!

        这几个神尊级势力,都是当代年轻一辈较之其它神尊级势力较为弱势的存在,而甄平凡也建议段凌天加入它们!

        进了这样的神尊级势力,可以直接成为他们的‘门面’,在这情况下,他们肯定会不遗余力的栽培段凌天!

        “甄长老倒是想得长远……”

        段凌天再次叹息一声,越发的感觉到了甄平凡的用心良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