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069章 战王雄!

第4069章 战王雄!

        哗!!

        众目睽睽之下,王雄身上金光绽放,转眼之间,整个人仿佛化作了一轮金色烈日,周身燃烧金色的火焰。

        当然,这不是火焰,只是金系法则和神力融合在一起的体现。

        反观段凌天那边,身上一袭紫衣虽然也开始无风自动,但却没有王雄一般的浩荡声势,他立在那里,更像是一个朴实无华的强者。

        嗡!!

        突然之间,在众人目视之下,一道金色光影,如同斩天之刃,横扫虚空,划破空气,将段凌天一分为二!

        这一道光影,就好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

        而下一瞬,众目睽睽之下,王雄的身体,竟是化作了虚影,逐渐消散。

        而另外一边,段凌天的身影,也化作了虚影,先是一分为二,然后也迅速溃散。

        咻!!

        而在很多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瞬间,一道剑啸声,已是迅速在他们的耳边响起。

        下一瞬,又是一阵类似空气灼烧的声音。

        嗤!嗤!嗤!

        ……

        众目睽睽之下,王雄追赶上了瞬移避开他刚才那一击的段凌天,手中上品神剑绽放出璀璨的金色剑芒,不断杀向段凌天。

        而他刚掌握不久的剑道雏形,也在这一刻展现了出来。

        反观段凌天那边,至今还没有出剑,更别说是展现剑道,在他的周身,空间风暴肆虐,灰蒙蒙的空间风暴,每一次动荡之间,仿佛都能令得虚空一颤,直接影响空间。

        王雄剑芒所至,空间风暴肆虐横推,硬生生将之拦了下来!

        当然,围观众人看到这一幕,倒也并不意外,因为只要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王雄至今未尽全力!

        或许,连一半手段都没用上。

        在这种情况下,段凌天不出剑能应付也正常,要是不能应付他们才觉得不正常,毕竟是灵犀府齐天门天骄韩迪都自愧不如的东岭府当代年轻一辈第一天骄!

        咻!咻!咻!咻!咻!

        ……

        王雄的剑,越来越频繁,也越来越快,从一开始的试探,到进一步的猛烈进攻,让人只觉得目光飘忽,应接不暇。

        这时候,可以想象段凌天承受的压力。

        而段凌天,也在王雄进一步出剑的时候,跟着出剑了!

        咻!!

        清脆的剑鸣声响起,段凌天手中上品神剑一出,顿时盖过了王雄手中剑的锋芒,带着凌厉剑气的剑芒,破空而出,给人的感受,不只是视觉的享受,而且让人心中一凛,仿佛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凌厉剑意。

        “这就是剑道?”

        “王雄只是初悟剑道雏形,而段凌天,却是早就跨过了剑道雏形这一步,掌握了真正的剑道!”

        “论剑道,王雄拍马赶不上他。”

        “今日,也是段凌天只是中位神皇……如若段凌天是上位神皇,哪怕领悟的法则奥义不如王雄,凭借剑道,也至少能和王雄战成平手,没准还能击败王雄!”

        “真是妖孽……不足三千岁,便有如此成就,在七府之地的历史上,闻所未闻!”

        “天才!真正的天才!”

        ……

        虽然,在场之人,都觉得段凌天这一战没有任何胜算,但这却并不影响众人对段凌天实力和天赋的认可。

        一个不足三千岁的年轻天骄,在七府盛宴上走到这一步,放眼七府之地过往历史,绝对可以说是‘前无古人’!

        “只可惜,他出生太晚了……若是早出生个千年,这一次七府盛宴第一也稳了。”

        “是啊……以他的天赋和悟性,再给他一千年的时间,实力肯定超过现在的王雄!”

        “这就是命。”

        ……

        很多人,都为段凌天感到可惜,觉得段凌天没有在最好的年纪,遇上这一次的七府盛宴。

        要不然,他绝对是这一次七府盛宴上最闪亮的那颗‘星’。

        而现在,虽然同样闪亮璀璨,但却被王雄遮盖了绝大多数光芒!

        “领悟的金系法则,造诣竟然强到这等地步……最重要的是,他领悟的土系法则,也是丝毫不弱!”

        和王雄多番交锋,王雄逐渐展现出更强的实力,而段凌天也进一步展现实力,一直和王雄处于僵持状态。

        在这个过程中,段凌天多次想要寻找王雄的破绽,顺势将他压入下风,乃至将他击败……但,却一直没有机会。

        王雄,看似在疯狂进攻,但其实防御得也非常好,让段凌天找不到丝毫破绽。

        最让段凌天感慨的是,在他寻找王雄破绽的时候,王雄也在寻找他的破绽,战斗经验之丰富,根本不像是一个不足万岁的众神位面原住民。

        “这个王雄,没那么简单。”

        “他在进大名府寒山邸之前,应该经历过很多战斗。”

        在段凌天这般猜测的同时,王雄那边,同样也在十分震惊,“这段凌天,不足三千岁的小年轻,战斗经验怎会这般丰富?”

        “我过去是散修,在战斗中成长,后来更进入位面战场,一路厮杀过来……直到离开位面战场后,才进入大名府寒山邸。”

        对于自己的实战经验,王雄自信不会输给七府之地老一辈之人,更觉得在同辈中难逢敌手。

        先前,包括林远在内,他都觉得实战经验一般,对方更多凭借的还是一身硬实力。

        可到了段凌天这里,他却有一种跟位面战场里面那些实力和他相当,战斗经验非常丰富的老怪物交手的感觉。

        这段凌天,一直在寻找他的破绽!

        他甚至有一种感觉,一旦他的破绽被段凌天抓住,自己十之八九会被顺势击败!

        “这段凌天,真的不到三千岁?”

        “从诸天位面来的人,就算战斗经验丰富,可这个年纪……就能有这样的战斗经验?”

        王雄想不通,完全想不通。

        不过,段凌天给予他的压力,却也让他没再和段凌天继续僵持下去,很快便进一步展现了实力。

        “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还有什么手段!”

        “今日,我王雄,便以最强的姿态,将他击败,登顶这一次七府盛宴!”

        想到这里,王雄原本还在和段凌天僵持交手的身形,突然冲天而起,然后周身光芒大涨,宛如一轮烈日散发出炽热光辉。

        反观段凌天,在王雄冲天而起的同时,也是一个瞬移闪身到远处,遥遥的盯着王雄。

        他的脸色,在这一瞬,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热身,结束了。

        接下来,便是定胜负的时候!

        而这个时候,在场之人,也都看成了王雄的决心,在王雄的身上,神力进一步升腾而起,金系法则的奥义,也逐渐展现而出。

        他手中上品神剑没动,但上面闪烁的剑芒,却带着凌厉的剑道真意,给人一种锋锐无匹的感觉。

        “王雄,这是打算不再和段凌天墨迹,要直接定胜负了?”

        “很明显。”

        “你们说……现在王雄认真起来后,段凌天能撑几招?”

        “我觉得,至少能撑个三十招吧?毕竟,这可是东岭府当代年轻一辈第一天骄!”

        ……

        先前,段凌天和王雄僵持交手,让很多人都觉得不过瘾,看得有些郁闷、憋屈。

        现在,见王雄似乎要爆发了,顿时现场的情绪也被彻底调动了起来。

        “段凌天。”

        而随着周身金光大涨,王雄的声音,也适时的从中传出,“热身正式结束。接下来,你我便定一下这次的胜负吧!”

        “正合我意。”

        而听到王雄的话,段凌天也是淡然应声,周身空间风暴随之升腾而起,手中的上品神剑,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始,化作了一道剑芒,环绕他身体掠行,宛如护身神剑一般。

        “接我一剑!”

        王雄低喝一声,然后身形一晃,宛如一尊金色巨人从高空破空踩过,一脚落下之时,虚空震荡。

        同一时间,伴随着一道震动耳膜的轰鸣声响起,一道巨大无比的金色剑芒,如同天空划过的长虹,直掠段凌天而去。

        这一剑出,天地仿佛都为之变色,哪怕是抵挡这股力量逸散的林东来,此时脸色也微微凝重了起来。

        “好强的一剑!”

        看到王雄这惊人的一剑,围观众人的脸色都变得凝重了起来。

        “好!”

        而段凌天这边,也适时的开口王雄的那一声低喝,你让我接你一剑,那我便接你一剑!

        呼!

        段凌天身形一晃之间,已是瞬移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到了王雄的身后。

        而王雄的那一剑,却是向着身前斩出的。

        正当不少人以为,王雄这一剑可能要落空的时候……

        “等的就是你的这个瞬移!”

        王雄哈哈一笑,随即身后仿佛长了眼睛一般,反手一推,手中上品神剑便爆发出万丈金芒,向着段凌天呼啸杀出。

        咻!!

        这一剑出,声势比之他先前斩出的一剑,只强不弱!

        就如同在最关键的时刻,放出了杀手锏一般。

        “厉害!”

        “这时机抓得好!”

        ……

        看到王雄的这一出手,哪怕是在场的一群神帝强者,不少人的目光也亮了起来,更有人忍不住赞叹王一声。

        而纯阳宗那边的一群人,这时候,大多面露紧张之色,纷纷为段凌天捏了一把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