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040章 云雾之后的琼楼玉宇

第4040章 云雾之后的琼楼玉宇

        面对韩迪的再次提醒,段凌天心中自然是有些无奈。

        这个韩迪,明明是个大男人,看着也不像是婆妈的人,可到了这事情上,怎么会这么婆妈?

        不过,韩迪的建议,对他来说,其实也是好事。

        而且,不用担心韩迪阴他什么的,因为同样都是在爆发全力,如果双方任何一人来真的,对方也绝对能在第一时间差距,然后来个硬碰硬。

        这种情况下,十之八九会两败俱伤。

        他不觉得韩迪会那样做。

        “好。”

        段凌天应了一声,然后在韩迪动身而出的同时,也跟着动身而出,肆虐的空间风暴弥漫于体表,手中上品神剑闪现,神力法则奥义融入其中,剑道也在靠近韩迪的那一刻,展现了出来。

        而韩迪那边,在靠近自己的时候,段凌天也可以看到他周身血气缠绕,配合神力、神器和法则奥义,展现出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

        两人的身体,几乎在擦着掠过。

        而同一时间,两人出手的力道,被惯性带开的同时,也被他们及时的撤掉。

        全力爆发,只在眨眼之间。

        片刻之后,两人身形交错而过以后,换了一个位置立定,凌空而立,彼此直视对方。

        段凌天面色平静的看着韩迪。

        而韩迪,此时却不复先前的淡然,嘴角噙起一抹淡淡的苦涩。

        同一时间,在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韩迪已经苦笑出声,“我认输。”

        认输!

        随着韩迪话音落下,全场又一次陷入了一片死寂。

        倒是在场各府各大势力一些神帝之境的高层,此时盯着段凌天,脸上都是浮现出若有所思之色。

        刚才,两人出手,昙花一现,而且是向着空气去的。

        便是他们,也是认真盯着,才察觉到了端倪。

        要不然,现在看到韩迪认输,他们也同样一头雾水,难以理解。

        “没想到,真没想到……”

        不少老人摇头感叹,

        “段凌天,什么时候……”

        纯阳宗那边,甄平凡一脸震惊,而他身边的叶尘风,还有柳风骨,此时脸色也或多或少带着几分惊色。

        此时此刻,他们看着场中那一道紫色的身影,只觉得对方跟自己认知中的全然不同。

        他们认知中段凌天,没这样的实力。

        “韩迪其实很强了……只可惜,遇到了更加强大的段凌天。”

        各府不少势力的神帝强者,都在唏嘘。

        而此时此刻,在场看不出什么情况的各府各大势力天骄,还有一些还没步入神帝之境的高层,此时回过神来,仍然是一脸茫然。

        “怎么回事?”

        “韩迪怎么突然认输了?”

        “他们刚才好像都没交手吧?”

        ……

        这些人,原本茫然无比,可随着他们所在势力的神帝强者开口,他们也都知道了韩迪认输背后的事情。

        韩迪,还有段凌天,在身形交错而过的瞬间,爆发出昙花一现的全力一击。

        然后,韩迪觉得自己不如段凌天,便选择了认输。

        谁也没受伤。

        虽然有一定消耗,但稍后一轮下来,轮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早就恢复到全盛时期了。

        “韩迪,自认不如段凌天?”

        “老祖,他们真要一战,韩迪必输?”

        “不是必输?只是有很大可能会输?战局万变,这点实力差距,未必不能扭转局势?既然如此,为何要认输?”

        “韩迪,不想过多消耗实力,怕影响到最后争夺前三?所以,宁愿让出第一?”

        “这韩迪,不够自信啊!”

        “我觉得,他是觉得跟段凌天一战,胜算不大,所以才选择保存实力认输吧。”

        “我也觉得,韩迪是聪明人。”

        ……

        当各府各大势力之人,从他们势力的神帝强者口中得知,刚才段凌天和韩迪展现昙花一现的全力一击,段凌天更胜一筹后,反应也是各不相同。

        有人觉得韩迪聪明。

        也有人觉得韩迪不敢拼,要是一拼,未必不能保住一号位,且未必就会受伤或消耗过大影响实力,到时,有望夺得七府盛宴第一!

        不管众人如何说,这一战的结果,却是出来了。

        韩迪认输。

        段凌天胜!

        两人,互换序号令牌。

        段凌天,成为了新的一号。

        “段兄弟,果然名不虚传。”

        互换令牌之后,韩迪一脸的感慨和唏嘘,“真的难以想象,你才不到三千岁……真是好奇,再给你几千年的时间,你会成长到何等地步。”

        在韩迪看来,段凌天这个年纪步入中位神皇之境,就有如此战力,更胜他这个上位神皇中的佼佼者。

        再给他几千年,他的实力,肯定更加可怕!

        “韩兄过奖了。”

        段凌天谦虚一笑,然后对着韩迪点了一下头,方才转身回了纯阳宗阵营。

        而此时此刻,段凌天和韩迪相继回去的时候,在场之人的目光,九成九上,都锁定在段凌天的身上。

        哪怕大多数人都没看懂刚才是怎么回事,可当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他们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同样是充满了复杂和震惊。

        “段凌天,太强了!”

        “东岭府当代年轻一辈第一天骄,名不虚传!”

        “昔日只以为是东岭府没人,才让他扬名……可现在看来,是我小看他了。”

        “他步入中位神皇之境好像没多久吧?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他就彻底巩固了一身修为?怎么做到的?”

        “难以想象,不可思议!”

        “他,肯定是有什么奇遇……要不然,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巩固中位神皇修为。别说在东岭府,就算在那些神尊级势力中,再出色的年轻天骄,正常情况下,即便有神尊级势力全力相助,也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巩固一身刚突破不久的中位神皇修为。”

        “有奇遇,是肯定的……毕竟,他才不到三千岁。”

        ……

        段凌天,又一次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所在。

        先前,大多数人,只是因为听说过他,所以对他多有关注。

        而现在,亲眼见到段凌天出手,虽然大多数人都看得一脸茫然,但有他们各自所在势力的神帝强者开口解说,他们却又是深信不疑。

        “该死!”

        不同于其他人的震惊,万俟世家那边,万俟弘从万俟世家的金座长老万俟宇宁口中确认了段凌天的实力后,脸色极度难看。

        这段凌天,竟然也巩固了一身中位神皇修为?

        要知道,这一次,他之所以敢和段凌天叫板,甚至想着在七府盛宴上击败段凌天,乃至击杀段凌天,一雪前耻,便是因为他的一身修为在万俟世家的帮助下彻底巩固了。

        对于自己的修为能巩固,他不意外,毕竟已经上百年,在极限皇级神丹帮助下巩固,也是顺理成章。

        可段凌天才突破到中位神皇几年?

        他,竟然也巩固了一身中位神皇修为?

        当初,段凌天击败他的时候,他和段凌天都还没巩固修为……这一次,他也觉得自己巩固了修为是优势。

        可现在,得知段凌天巩固了一身修为,他原本建立起来的信心,轰然崩塌。

        当年,修为都没巩固的时候,他败给了段凌天。

        现在,修为都巩固了。

        他,真能胜段凌天吗?

        这一刻,万俟弘的内心深处,对自己产生了质疑。

        脸色一阵忽青忽白。

        万俟弘现在的脸色,段凌天自然是没去关注,现在的他,回到纯阳宗阵营后,正在应付甄平凡的多番询问。

        “段凌天,你什么时候巩固的中位神皇修为?”

        “怎么巩固的?这怎么可能?你才突破多久?”

        “是不是有什么奇遇?放心,告诉我,我不会告诉别人……而且,你的奇遇,也不一定适合其他人,其他人未必会因此起什么心思。

        ……

        现在的甄平凡,心中充满了各种询问,因为段凌天刚才的出手,真的是惊到他了。

        也可以说是惊艳到他了。

        现在,回想起先前,安慰段凌天,说段凌天不要有压力,拿个前十就行之类的话……他只觉得有些无地自容!

        这实力,如果只拼前十,简直暴殄天物!

        “这一次,前三肯定有你一个名额!甚至有望第一!”

        现在的甄平凡,信心膨胀无比。

        “甄长老。”

        段凌天摇头淡然一笑,“我可记得,你之前让我不要有太大压力……你给我定下的目标,只是前十吧?”

        “那不是我定下来的!是叶师叔给你的目标!”

        甄平凡先是神色一滞,随即甩锅给叶尘风。

        ……

        虚空之上,众人看不到的地方,一座琼楼玉宇悬挂天际,周围淡淡迷雾缠绕,在云雾之后显得若隐若现。

        “哥哥他……这么强了?”

        面容姣好的少女,俯瞰着下方,目光穿过云雾之后,落在那一道紫色身影之上,俏脸一阵激动。

        “丫头,既然他已经走到这一步,距离你们再见之日,也是已经不远了。”

        不远处,一个老妪端坐在这一尊琼楼玉宇的内的木桌之后,一脸溺爱的看着背对她的少女,微笑说道。

        而在老妪的身后,则是立着一个年轻女子,以及一个中年男子。

        两人,毕恭毕敬立在老妪身后,宛如仆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