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032章 排位战最后环节

第4032章 排位战最后环节

        “这么狠?”

        得知昔日的七府盛宴,曾经在这个阶段,有人对别的势力的天骄下手,哪怕是段凌天,也是忍不住咂舌。

        这里,可是七府盛宴举办之地,各方势力云集,在这里出手,一旦被发现,是需要付出极大代价的。

        可以说,这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情。

        不过,想到七府盛宴前十后面代表的含义,他却又是可以理解一些人的这种冒险……

        冒险之下,或许能让自己势力的年轻天骄杀入前十,在这种情况下,他所在的实力,能得到至少你两个进入圣地秘境的资格!

        而一旦进入圣地秘境,中位神帝有成就上位神帝的可能。

        要是能成就一个上位神帝,这种风险,似乎也变得不值一提了。

        “看来最近这几天不能乱出门。”

        段凌天暗道。

        原本,他还在想,接下来的十来天时间,他也不用修炼,完全可以在周围逛逛,看看,可现在看来,这不是一个好的想法。

        现在的他,对于一些势力之人而言,无异于眼中钉。

        如果能将他淘汰掉,前十名额,将多出一个。

        “师尊,我明白。”

        这时,杨千夜也在袁汉晋的再三告诫之下,应了一声,表示不会外出。

        而事实上,他也没打算外出。

        “段凌天,好好准备一下……不要有太大压力,你的目标是前十,不是前三。”

        当段凌天随着纯阳宗大部队回去,叶尘风等人都离开以后,独剩甄平凡一人,看向段凌天,再次提醒说道。

        “我明白。”

        对于甄平凡的再三提醒,段凌天倒是没觉得烦什么的,反而心存感激,毕竟甄平凡完全可以不必如此。

        从一开始,他和甄平凡相处,就不像是前辈和晚辈之间的相处,更像是朋友。

        对于甄平凡昔日到现在的种种帮助,段凌天都铭记于心。

        日后若有机会,他必有厚报。

        ……

        十来天的时间,一切风平浪静。

        毕竟,昔日的七府盛宴出过一些事情,而有了前车之鉴,现在的年轻天骄,有长辈的提醒,也都不敢轻易出去。

        而十来天过去以后,七府盛宴排位战最后环节到来,三十个种子选手却又是随着各自所在势力大部队一起前往七府盛宴现场,根本不用担心路上遇袭。

        这种情况下,傻子才会出手。

        因为不只不可能得手,而且十之八九会被逮住,而一旦被逮住,那便彻底完了!

        “今日人倒是来得挺早的。”

        段凌天随纯阳宗众人一起入场的时候,发现各府各大势力的人,大半都来了,只有几个势力的人还没到。

        这在过去,是他不敢想象的。

        因为,过去,纯阳宗也是差不多在每天早上的这个时候过来,可每一次,来的人最多只有一半,没现在这么齐。

        “三十个种子选手,有几个势力,都占了两个名额……这也意味着,有那么少数几个势力,门下或家族内没人进入前三十名。”

        段凌天暗道。

        “不过,如果不能进入前十,进入前三十名,和没进入,其实也没太大区别,都不能得到进入那圣地秘境的资格。”

        “就是名声好听一些。”

        “但,即便如此,还是让不少人趋之若鹜。”

        很多时候,名声这种东西,很多人都看重。

        当然,不一定是看重虚名。

        如这一次的七府盛宴,一些势力的年轻天骄,知道自己不可能杀入前十,但却还是往前面挤,为的其实就是让身后势力看到自己的价值。

        你在七府盛宴上,表现越好,越能展现你的价值。

        哪怕不能杀进前十,能杀入前三十,你也能得到宗门或家族的看重。

        “哪怕是叶长老,当年也是如此……据甄长老说,叶长老是在那一次七府盛宴杀入前二十名后,才得到纯阳宗大力栽培的。”

        想到甄平凡跟他说的话,段凌天又是完全可以理解在场一些天骄的上进之心。

        有时候,不是他们想往前挤。

        而是命运让他们不得不往前!

        前进一步,可能日后的命运就从此不同。

        而如果不争,日后可能又是另外一段庸碌的命运……

        “都到齐了。”

        段凌天等纯阳宗之人过来约莫一刻钟后,在场所有小型空中岛屿,还有空中岛屿周围,都坐满了人,站满了人。

        显然,人都到齐了。

        “那位林长老,也该现身了。”

        段凌天的耳边,适时的传来不少纯阳宗弟子的窃语之声。

        这一次七府盛宴,几乎所有人都习惯了这一幕……

        人到齐以后,负责这一次七府盛宴的玄玉府炎啸宗长老林东来,都会适时的现身,宣布当日七府盛宴的开始。

        而这一次,也不例外。

        呼!

        就在人到齐片刻之后,一道身影,便如同自天外飞来,转眼到了场中,冯虚御风而立。

        正是炎啸宗长老,林东来。

        今日的林东来,脸上不复之前的严肃之色,带着淡淡的笑容,不知道是因为纯粹自己心情好,还是七府盛宴即将结束,他为之高兴。

        毕竟,七府盛宴的主持人,虽然不难当,但却容易让人心神疲惫。

        “各位。”

        林东来到来以后,便朗声开口说道:“今日开始,将进入七府盛宴的最后阶段,排位战也将进入最后的环节。”

        “三十个种子选手,没有辜负我们玄玉府的看重,都顺利的通过了其他人的挑战,无一人被取而代之。”

        “这,哪怕放眼七府盛宴的历史上,也没几次能做到这样。”

        林东来现在说的这一点,段凌天倒是听甄平凡提起过。

        昔日的七府盛宴,虽然也出现过类似这一次的三十个种子选手无一人被淘汰的情况,但却也就只有寥寥几次七府盛宴如此。

        至少,最近十万年来的七府盛宴,也就这一次出现了这种情况。

        这,足以说明玄玉府的眼光之毒,以及情报能力之强。

        “而现如今,这前三十之争的规矩,想必各位也都已经了然于心,我就不多说了……给各位一刻钟的时间缓口气准备,一刻钟后,便将开始夺取序号令牌。”

        林东来朗声说道。

        而随着林东来此话一出,包括段凌天在内,在场的一群年轻天骄,眼中纷纷闪过一抹精光。

        七府盛宴最后阶段排位战的最后环节,前三十人决出最终排名,规矩比较奇特,那便是由众人夺取序号令牌。

        序号令牌,会展现在他们的眼前。

        三十枚序号令牌,从一号到三十号,每个人都看得到。

        而后面,拿到对应号数的令牌,也将是暂时的前三十排名……

        往后,由三十号开始,向前发起挑战。

        三十号,只能挑战二十一号到二十九号,甚至二十二号往后之人,最多也只能挑战到二十一号。

        二十一号,可以挑战二十号,但却不能越过二十号挑战更前面之人。

        二十号,可以挑战十一号到十九号。

        而十二号往后之人,最多也只能挑战到二十一号。

        前面十号,也差不多是这样。

        不过,三号跟四号也是一道坎。

        十号,最多挑战四号,只有挑战四号成功,成为新的四号,才能挑战三号……也只有成了三号,进入前三,才能挑战更前面的二号和一号。

        前三,是一道坎。

        前十,也是一道坎。

        前二十,同样是一道坎。

        而想要拿到几号令牌,都要靠自己。

        当然,这不是单纯的实力比拼,其中也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如果自己想要的那个序号令牌,距离自己比较远,可能因为失去了先机,而没拿到那枚令牌。

        总而言之,抢夺序号令牌,只是排位战最后环节一开始的一道‘开胃菜’,真正精彩的,还在后面。

        拿到前面序号之人,和拿到后面序号之人,都有各自的好处和坏处,算是有利有弊。

        有人想要前面的号数,有人想要后面的号数。

        但,总体来说,大多数人,肯定都是想要前面的号数。

        毕竟,能成为种子选手之人,无一不是各自所在势力年轻一辈的顶尖天骄,都心怀傲气,不甘屈居人下。

        “段凌天,你准备拿个几号令牌。”

        甄平凡笑着问段凌天。

        而纯阳宗的其他人,闻言也都看向段凌天,眼中带着几分好奇之色。

        段凌天闻言,却是淡淡一笑,“我无所谓。顺手拿吧,几号都行。”

        而事实上,这个环节,对于对自己实力有自信的人而言,也确实是无关紧要……

        就算拿到三十号令牌又如何?

        只要你有足够的实力,先杀上二十一号,然后杀上二十号,再杀上十一号,十号,不就能更进一步了?

        干掉四号,可以挑战三号。

        再干掉三号,那就可以挑战一号,顺利挑战成功后,便能登顶第一!

        “拿到一号,还是有很大优势的……至少,可以先休息。前面阶段,没几个人,有资格挑战你。”

        甄平凡传音提醒说道。

        段凌天闻言,点了点头,这个道理他自然也懂,“那就到时候看情况吧……毕竟,序号令牌的分布,也是分散的,还是距离这边较远,或是我盯着的那一片区域没一号令牌,失了先机,我也难将它拿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