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019章 再下狠手

第4019章 再下狠手

        “哈哈……”

        甄平凡也忍不住哈哈一笑,同时看向不远处的段凌天,“段凌天,这个骚字,比之你上一次拿到的丑字,都还要更胜一筹。”

        “就是不知道,哪两个倒霉孩子,拿到了这个骚字。”

        “玄玉府这边,准备这些字的人,绝对是个天才。”

        甄平凡笑得灿烂,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而其他人,现在目光也都在四处扫视,好奇谁拿到了这个字……

        骚!

        很快,在一群人的目视之下,地冥府其中一个势力,走出了一个看起来有些腼腆的青年,此时被一群人注视着,面色通红。

        他,拿到了一个骚字。

        而且,在他拿到骚字,显现在同门之人眼前的时候,就已经被笑过很多次了。

        只不过,先前只是被同门之人关注,而现在却是被在场所有人关注。

        “你运气不错。”

        林东来看着上场的青年,微微一笑说道。

        “多谢林长老夸奖。”

        青年腼腆的笑了笑,明显有些拘谨。

        而面对青年的道谢,林东来嘴角却又是不易察觉的抽动了一下……也不知道,要是这小家伙知道骚字是自己加进去的,是否还会感谢他。

        “另外一人呢?”

        与此同时,林东来的目光,再次扫视周围,高声说道:“半刻钟后,如若无人上场,拿到另外一个骚字之人,将被视为弃权!”

        一时间,周围不少人也扫视着周边,好奇另一个拿到骚字的人是谁。

        而就在这时。

        一道身影,踏空而出。

        转眼间,已是进了场中,和那满脸腼腆笑容的青年对峙。

        而这个时候,在场众人,盯着这突然入场的身影,却又是短暂无声……

        “是他?!”

        “又是他!!”

        ……

        现在上场的,不是别人,正是从纯阳宗那边踏空而起入场的段凌天。

        没错。

        另一个骚字令牌,在他手里。

        而这事,其实他昨天回去以后就知道了。

        当时,看到令牌上的字的时候,他都一度怀疑,是不是玄玉府有人要整自己……

        只不过,想到这令牌是自己选的,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过,这运气,实在是让他有些无力吐槽。

        先是一个丑字。

        然后,又来一个骚字!

        新秀组之争,一个丑字,贯穿始终,论特别,再没有一个字能及。

        而现在,精英组之争,一个骚字,如无意外,在精英组之争的过程中,怕也是无第二个字能及。

        “假的吧?”

        纯阳宗那边,众人一片死寂以后,也是哗然了起来。

        甄平凡,更是直接立起身来。

        同时,他的嘴角,也开始抽搐了起来,“刚才,也没见段凌天取出令牌,将神力注入其中显化上面的字。”

        “很显然,他昨天回去以后,就看过了。”

        “不过,这家伙……运气就这么好?先是一个丑字,然后又来一个骚字?”

        想到这里,甄平凡忍不住笑了起来。

        而纯阳宗的一众年轻天骄,此时一脸震惊后,也是忍不住一阵哗然,“天呐!段凌天这运气,太背了吧?”

        “论选令牌,我就服段凌天。”

        “如果这是巧合,也太巧了……那么多人,那么多令牌,偏偏就段凌天先后都选中了比较特别、引人瞩目的。”

        “其实,这对段凌天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可为什么,我就是有些想笑呢?”

        “我也一样。”

        ……

        纯阳宗这边,不少人都忍不住想笑,不过顾忌场合,都在忍着,嘴角抽搐得厉害。

        他们可不是甄平凡甄长老。

        甄长老能那般笑,他们可不行,且不说不合适,便是被段凌天看到,没准还会被段凌天记仇。

        笑一次,倒也罢了。

        接接二连三的笑……就有些过了。

        不过,纯阳宗这边的人在忍着笑,但其它势力之人,却没那么多顾虑,不少人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纯阳宗的这个段凌天,运气也太背了吧?”

        “先是一个丑字,又来一个骚字……我都服了。”

        “他不会是被人针对了吧?”

        “令牌是他自己选的,如何被人针对?除非至强者插手……但是,你觉得,至强者会为了整他,而来这么一出吗?”

        ……

        大多数人都笑了起来,笑声汇聚在一起,哗然一片,也清晰的落入了段凌天的耳中。

        不过,因为段凌天早有心理准备,面对众人的笑,倒也是并不在意。

        他看着立在对面的腼腆青年,却见对方正一脸感激的看着他,一时心里忍不住暗自吐槽……

        这家伙,不会是在感激我为他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吧?

        而这时,青年开口了,“段师兄,我是地冥府源方宗的薛听涛,我自问不是您的对手,我认输。”

        话音落下,也不等段灵体暗反应过来,他掉头就走。

        一时间,场中只剩下段凌天一人。

        不战而胜的段凌天一人。

        而这个时候的段凌天,原本还想着出手解一下气,可没想到对手直接就认输了,一时也是有些无语。

        不过,既然对方认输,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直接转身回去。

        回到纯阳宗这边后,段凌天扫了看向他,好像想对他说什么的甄平凡一眼,然后直接取出一块阵盘,布置隔音阵法,盘坐在虚空中闭目修炼。

        根本不给甄平凡说话的机会。

        而见此,甄平凡,还有纯阳宗的人,也都没再笑和忍笑了,注意力也随着又有两人上场,而转移了过去。

        便是其它势力之人,在刚上场的两人开始交手的时候,注意力也离开了段凌天。

        有些东西,笑过了也就过去了。

        无伤大雅。

        就如先前,段凌天拿到那个丑字,也就一开始有人笑,后面他和他的对手交手以后,却少有人再拿这个说事。

        再后来,更是差不多忘记了。

        直到段凌天现在拿到骚字令牌。众人才又想到了先前的那件事情。

        当然,这一切对段凌天而言,也就七府盛宴的调味剂而已,没太大影响……至于现在修炼,则是感觉到体内天脉,好像又有一条快能蜕变了。

        经脉蜕变一次,修为提升一分。

        现在的段凌天,已经在五行神灵的帮助下,彻底巩固了一身中位神皇修为……

        而想要冲击上位神皇之境,则是需要开始蜕变体内的天脉,只有九十九条蜕变完成,才能步入上位神皇之境!

        到了那时,段凌天的神力,也会比一般的上位神皇强。

        因为天脉多。

        “真是没想到,天脉的优势,除了运转神力迅速以外,在上位神皇之境,又有新的体现。”

        段凌天心中感叹,“不过,这对我来说,是好事。”

        确实是好事。

        意味着,即便不论领悟的法则奥义,单凭借神力,他也比大多数同修为境界之人强。

        ……

        场中,七府盛宴的精英组之争继续。

        当天,又一个纯阳宗弟子,遇到了仁义联盟的弟子,又一次被重伤,失去了被淘汰后发起‘复活’挑战的机会。

        这一次,纯阳宗门人,自然又是一阵愤怒。

        但,愤怒之余,也只能无奈。

        “明天,精英组之争的第一阶段,就要结束了……而下一阶段,落败之人,可以挑战精英组内的任何一人。”

        一个纯阳宗弟子眼中冷光闪烁,“我现在还没上场,肯定是明天上。”

        “明天,只要对手不是仁义联盟的人,我便认输。”

        “等挑战的时候,我会挑战仁义联盟之人!”

        这个纯阳宗弟子,名为‘云烨巍’,是纯阳宗万岁之下年轻一辈最出色的几人之一,是和叶英才齐名的存在。

        他,出自纯阳宗浪迹一脉,是浪迹一脉老祖云浪迹的玄孙。

        云烨巍此话一出,顿时有人苦笑说道:“云师兄,你这样做的话,就怕对方被你挑战的人会认输……他们,可都认识你。”

        “如果认输,也没办法对他们如何。”

        “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我还就不相信,他们仁义联盟的人就运气那么好,每一次都能遇到实力我们纯阳宗实力不如他们之人。”

        “我们这边,还有几个实力强的人没上场呢。”

        ……

        纯阳宗和仁义联盟的矛盾,随着仁义联盟的人再出手,进一步激发。

        而段凌天听说仁义联盟做的事情以后,眉头也微微皱起。

        叶英才和仁义联盟之间的仇恨,是他们的事情……现在,竟然还牵扯到了纯阳宗其他人的身上?

        当然,这也不能完全怪仁义联盟的那些天骄。

        或许,对方也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看叶英才下手狠,所以才没让步。

        但,仁义联盟的那些高层,会都不知道真相?

        特别是那仁义联盟盟主,任铁秋,要说他不知道叶英才的事情,他绝对不相信,也不可能。

        但,对方却没有劝阻盟内弟子别下狠手。

        “仁义联盟……”

        段凌天眼中,一抹冷光闪过,“仁义联盟高层默认盟内天骄这样做,是真的不担心他们盟内之人死在场上?”

        当然,段凌天现在虽然有些气愤,但精英组之争,接下来基本上与他无关了。

        以他的实力,基本上不会有人挑战他。

        ……

        一夜过去。

        第二天,也是精英组之争的最后一天。

        前面几场,都是外府之人。

        第五场,仁义联盟那边一人破空而出。

        而下一刻上场之人,则是……纯阳宗这边的人。

        “杨千夜!”

        段凌天眼中精光一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