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004章 启程

第4004章 启程

        “有什么事便说,你打断了我修炼。”

        以前,杨千夜非常敌视段凌天,甚至在那和他一起长大的发小杜破军和杜千军相继因为段凌天而死后,起过杀段凌天为他们报仇的心思。

        可现在,他心中有更大的仇恨,为他父亲报仇。

        他现在一门心思针对的仇人,是天龙宗宗主龙擎冲,在龙擎冲这个杀父仇人面前,段凌天倒显得无足轻重了。

        “我刚传讯跟天龙宗宗主龙擎冲交流过。”

        段凌天开门见山道。

        “转告我的话了?”

        杨千夜目光有些冷。

        “嗯。”

        段凌天点头。

        “那就行了。”

        杨千夜淡淡应声,“敢杀人,就要做好被人杀的觉悟。他,不会等太久的。”

        言语之间,显然是对自己的实力进境非常有信心。

        段凌天没理杨千夜扫来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目光,自顾自说道:“龙擎冲宗主让我转告你,他没杀你父亲。”

        “他若真想杀你父亲,且想隐瞒身份的话,不可能留下那么明显的痕迹!”

        “而且,他说了,他现在的法则奥义,已经不是昔日所能比……杀你父亲之人展现的法则奥义,他多年前出手差不多是那样,但现在除非刻意,否则都不可能那般。”

        “他让我告诉你,你可以自己去辨认真假。”

        “另外,那枚记录了他杀你父亲的浮影珠,还有他隐瞒身份,却有意暴露身形一事……按照他的话来说,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怀疑?”

        “最后,他让我告诉你,如果你还是执意觉得是他杀了你父亲,想找他报仇,他随时恭候。”

        说到这里,段凌天顿了一下,淡淡说道:“杨千夜,按理说我没必要说什么……不过,我还想跟你说一句,最好是查清楚真相,再做决定。”

        “要不然,就算你日后杀了龙擎冲宗主,觉得为你父亲报了仇……可事实的真相,却不是如此呢?”

        “你,难道想让真凶逍遥法外?”

        说完这话,不等杨千夜回应,段凌天便转身离开了,他觉得自己说的已经够多了,至于杨千夜要如何想,是他自己的事情。

        段凌天就这样走了。

        而杨千夜自然也没送他。

        不过,在段凌天那一番话落下之后,杨千夜的脸色,却是一阵风云变幻。

        这一瞬间,非常诡异的,他发现自己那除了在修炼的时候能冷静下来的内心,竟然奇怪的冷静了下来。

        以往不愿意再勾起的那段回忆,也开始逐渐浮现在脑海。

        因为段凌天的提醒,他也开始琢磨那段记忆,他的父亲之死的过程……现在细想起来,好像确实是疑点重重!

        “如果不是那龙擎冲,又会是谁?”

        杨千夜虽然报仇心切,但并不代表他是疯子,他先前一门心思报仇,完全是因为太看重他父亲之死所致。

        现在,段凌天的一番话,总算是让他冷静了下来。

        ……

        杨千夜后面会如何,段凌天其实并不在意。

        因为他也知道,他无法改变什么,决定权在杨千夜的手上。

        不过,从杨千夜能修炼到今日来看,至少可以说明他不是蠢人,应该懂得如何抉择。

        接下来的几日,段凌天没再离开客栈,就待在客栈里面修炼,一直待到纯阳宗众人离开雪林城,出发继续前往那七府盛宴的举办之地,玄玉府。

        “接下来,不会再休息。”

        叶尘风的话,在众人耳边回荡,“都收一下心,特别是要参加七府盛宴的人,你们马上就要和七府天骄同台争锋!”

        “我不求你们每个人都能杀进前十,前三十……但,只要能杀进前百,都能得到不俗的奖励。”

        这一次,纯阳宗这边出发的年轻一辈弟子,足有六十六人,分摊到每一支脉,都超过了三人。

        而这六十六人,清一色都是纯阳宗万岁之下的仙皇。

        六十六个万岁之下的仙皇强者。

        这要是放在东岭府的一般神帝级势力,是根本不敢想的。

        如段凌天待过的天龙宗,里面就算有万岁之下的神皇强者,也不会有几人,绝对屈指可数。

        而放在同为神帝级宗门的纯阳宗,却超过了六十人!

        当然,六十六人,大多数都只是下位神皇。

        他们参加七府盛宴,更多是‘重在参与’,以及向七府其余势力看看,纯阳宗年轻一辈的底蕴!

        七府盛宴,一开始的时候,只是各府各大神帝级势力天骄弟子争夺名额,可到得后来,除了名额之外,也为了展现其年轻一辈的风采、底蕴。

        一个强大的势力,只有年轻一辈接得上,才能强盛。

        要不然,就算诞生了上位神帝强者,也就只能多庇护其所在势力几千年,乃至万年……如果在这期间,没有诞生新的上位神帝强者,那个势力也会走向衰退。

        “段凌天,叶奇才,还真的跟那付家有关?”

        段凌天身边,甄平凡走了过来,好奇传音问道。

        这个时候,段凌天也刚好在看叶奇才,现在的叶奇才,盘腿坐在飞船角落,没有闭目养神,处于双目失神的状态,仿佛丢了魂一般。

        跟他在付家,在段凌天等人面前的状态比,差了太多太多。

        “叶奇才,找到他的亲生母亲了。”

        段凌天传音对甄平凡说道:“当时,是他的孪生兄长现身,在雪林城大街上拦下了我们。”

        “他知道真相了?”

        甄平凡眉头一挑,问道。

        “肯定知道了。”

        段凌天说道。

        “这事情,应该确实是叶师叔安排的。”

        甄平凡说道:“我这几天想了一下……叶师叔,为何偏偏让我在雪林城附近提醒他,进雪林城休息。”

        “甚至于,我都怀疑,叶奇才能和他的母亲兄长团聚,都是叶师叔在暗中推波助澜。”

        甄平凡的话,段凌天深以为然,但却也没多说什么,因为不合适。

        “不过,叶师叔来这么一手,倒也算是奇妙……日后,就算那仁义联盟知道叶奇才这小子知道了真相,也没办法怪责叶师叔,怪责纯阳宗。哪怕他们也怀疑,是叶师叔故意的。”

        甄平凡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又皱起了眉头,“不过,叶师叔在这个时候给叶奇才揭露他的身世做什么?”

        “这不是给他压力吗?”

        “段凌天,你能想到吗?”

        甄平凡传音说到后来,问了段凌天一句,自始至终,明面上是在跟段凌天传音交流,但实则却是自言自语。

        “或许是为了给他压力,让他更上进?”

        段凌天猜测道,这也是他之前的猜测。

        “如果是这样,这压力也太大了吧?”

        甄平凡苦笑,“对方可是仁义联盟……而且,这件事情,叶师叔,乃至宗门,肯定是不可能为他出头的。”

        “毕竟,他出事的时候,还没入纯阳宗。”

        “而仁义联盟当年饶他一命,也算是给了叶师叔,给了我们纯阳宗面子。”

        甄平凡这番话,其实段凌天之前也想到了。

        “甄长老,我觉得你要真是好奇,便问问叶长老。”

        段凌天笑着传音道。

        眼看段凌天眼珠子一转,甄平凡没好气道:“我看你这小子也好奇得很吧?不过,我也真是好奇……我问问他吧。”

        片刻,甄平凡便看向叶尘风。

        约莫十几个呼吸以后,甄平凡的目光,重新回到一直都在盯着他的段凌天的身上,而段凌天也下意识问道:“怎么样?”

        甄平凡此时的目光有些古怪,但却也没有藏着掖着,“按照叶师叔话中的意思,是叶童那家伙的主意。”

        “当然,叶童出主意,叶师叔也答应了,这才会有今日发生的事情。”

        “而叶童之所以起这心思,说起来跟一个人有关……那个人,你也认识。”

        甄平凡说道。

        “谁?”

        段凌天下意识问道。

        甄平凡眸光一闪,“平生一脉的杨千夜!”

        杨千夜!

        听到甄平凡的话,段凌天忍不住一怔,“跟他能有什么关系?”

        “叶师叔说,叶童跟他说……杨千夜,正是在他父亲被人所杀后,才奋发图强,并且在前不久顺利突破到了中位神皇之境!”

        甄平凡说到这里,忍不住感叹一声,“我先前虽然也看到了那杨千夜,但却还真没好好留意他……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步入了中位神皇之境。”

        “说起来,我们纯阳宗当代,包括叶师叔和我在内,无人能超越你和他从上位神王突破到中位神皇的速度。”

        “太快了。”

        “要不是你,他便是我们纯阳宗当代最快从上位神王突破成就中位神皇之人!”

        甄平凡一番话下来,段凌天也愣住了。

        杨千夜,突破到中位神皇之境了?

        难怪先前见面,总觉得杨千夜变化不小,不只是气质的变化,还给他一种玄之又玄的变化。

        没想到,竟然突破了?

        难怪那么自信,觉得自己日后一定能杀死天龙宗宗主龙擎冲,为他父亲报仇!

        “杨千夜领悟的法则奥义不弱,他突破到了中位神皇之境,实力怕是比之叶奇才那小子,也是差不到哪去了。”

        甄平凡说到这,又看了那仍然在走神的叶奇才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