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003章 龙擎冲被冤了?

第4003章 龙擎冲被冤了?

        杨千夜转身先一步回了客栈后,段凌天仍然有些茫然。

        这杨千夜,怎么回事?

        不过,眼见杨千夜的背影消失在客栈大门口,进入了客栈,段凌天一边往客栈里面走,一边发出了一道传讯。

        “宗主,现在方便吗?”

        段凌天正是给天龙宗宗主龙擎冲去的传讯。

        “方便。”

        而龙擎冲那边,很快便给了段凌天回信,“怎么?有事?”

        “现在,按照时间推算,你应该快要前往玄玉府,参与那七府盛宴了吧?”

        七府盛宴,天龙宗虽然没资格参与,但却还是知道的,也知道这一次的七府盛宴将在那玄玉府举行。

        “已经在路上了。”

        段凌天说道。

        “在路上了?”

        天龙宗内,收到段凌天传讯的龙擎冲,目光陡然一亮,随即笑道:“段凌天,以你的实力,不出意外的话,这一次的七府盛宴,前三应该没有问题。”

        “十年前的事,宗主也听说了?”

        段凌天其实并不惊讶,但却还是客套问了一句。

        毕竟,现在连青州府内神皇级家族的一个长老,都知道了十年前他在七杀谷的作为,身为东岭府神皇级宗门天龙宗的宗族,龙擎冲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当然,有一种情况,龙擎冲可能不知道。

        那便是,最近十年,龙擎冲都待在帝战位面里面,今日才出来。

        这样,龙擎冲或许还不知道。

        当然,这也不太可能。

        毕竟,即便是在那帝战位面里面,也是有和平区的,如天龙城,如和平城,在那里,龙擎冲一样可以得知外界的消息。

        除非龙擎冲今日才出帝战位面里面的准帝战场。

        “听说了。”

        龙擎冲笑道:“这要是没听说,那我这个天龙宗宗主,也做得太孤陋寡闻了。”

        这时,龙擎冲的目光也变得有些复杂。

        虽然,昔日就知道段凌天不一般,哪怕到了纯阳宗,也是极其出色的天骄,有望代表纯阳宗参与七府盛宴,在其中夺取前十席位。

        当然,也只是有望,并非绝对。

        让他没没想到的是,段凌天去了纯阳宗没多久,竟然就在纯阳宗的大力支持下,步入了中位神皇之境。

        更在突破成就中位神皇的两年后,在七杀谷强势击败了万俟弘!

        万俟弘,对龙擎冲而言,更不陌生。

        东岭府五大顶尖势力之一万俟世家有史以来最天才的人物,也是万俟世家的骄傲,更是东岭府当代年轻一辈第一人!

        万岁之下第一人!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物,却被段凌天击败了。

        从他们天龙宗走出去的天骄,击败了万俟弘。

        段凌天闻言,笑了笑,然后才步入正题,“宗主,万魔宗那边,你最近有关注吗?万魔宗宗主,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段凌天没直接提杨千夜让他转告的话,而是先一步旁推测敲。

        “你也听说了?”

        听到段凌天的话,龙擎冲的语气,突然有了些许变化,“不对,你要是听说了,不可能这样问我。”

        “万魔宗宗主蓝青,已经死了。”

        龙擎冲此话一出,段凌天面容一凝,难道正是因为万魔宗宗主蓝青之死,杨千夜才会发生那么大的变化?

        “段凌天,你怎么会突然问这个?”

        龙擎冲问道。

        段凌天闻言,一时也没再顾虑,直接将刚才遇到的事情说了出来,告知了龙擎冲。

        “杨千夜找上你,让你转告我,终有一日,会亲手为他父亲报仇?”

        龙擎冲闻言,重复了一声,然后淡然一笑,“看来,他也以为,是我杀的他的父亲。”

        “宗主,怎么回事?”

        段凌天微微皱眉问道。

        “蓝青被杀,万魔宗那边,都在传是我杀的蓝青。”

        龙擎冲说道。

        “如果我告诉你,不是我,你信吗?”

        龙擎冲问道。

        “宗主,这到底怎么回事?万魔宗那边,怎么会说是你杀的万魔宗宗主?”

        段凌天更加疑惑了。

        “据说是有一枚浮影珠,里面的浮影镜像记录了我杀蓝青的情景……可问题是,那浮影珠内的人,并没有显露出真容,只显露出衣袍下的身形,以及出手的法则之力。”

        龙擎冲又道。

        “如果是一般人,看过我以前出手的浮影珠镜像,或许都会以为那是我本人……因为,那人出手,跟我以前的出手,极其相似。”

        “但,只有了解我的人才知道,我现在出手,已经不会再如过去一般张扬了……我自的法则奥义之路,是从张扬,到内敛。”

        “不过,那人既然那样做,明摆着是想要装作是我,杀了那万魔宗宗主蓝青……至于目的,我这段时间也有去查,却查不出来。”

        “污蔑我杀万魔宗宗主,有意义吗?”

        “难不成,就是为了让杨千夜记仇,为他父亲报仇?又或许,想让杨千夜身后的纯阳宗强者,替他杀我,为他报仇?”

        说到后来,龙清场虽然语气保持着平静,但段凌天还是能从他的语气间,听出他的恼怒。

        段凌天听完他的话,自然也能理解他的心情。

        “不是我龙擎冲说大话……我龙擎冲,若真想杀那万魔宗宗主蓝青,根本用不着藏头藏尾!”

        “而且,我真要藏头藏尾杀那蓝青……你觉得,我会那么张扬的出手?会让所有人都能猜到我的身上?”

        “最近我都在查,到底是谁在冒充我……只不过,到现在都没什么有用的线索。”

        “还有那枚所谓的记录了我杀万魔宗宗主蓝青的浮影珠,其实细想一下,也有问题……既然没第三者在场,为什么会有那么一枚浮影珠?”

        “是蓝青自己留下来的?他事先知道自己会死,所以用浮影珠录下了那一切?”

        “如果是蓝青留下来的,对方会发现不了?”

        “对方既然藏头藏尾,会让那么一枚记录了他杀蓝青的浮影珠留下?”

        “反正,若我真是那人,我不会留下那么一枚浮影珠……当然,我也不可能发现不了那一枚浮影珠。”

        说到这里,龙擎冲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而如果那浮影珠不是蓝青留下,难道是出手杀他的人留下的?”

        “那人都藏头藏尾了,显然是不想暴露身份,在这种情况下,他会留下一枚那样的浮影珠,让人猜测他的身份?”

        “这件事情,漏洞太多了,只要冷静下来一想,不难想清楚。”

        “段凌天……”

        “你也帮我给杨千夜带一下话,我龙擎冲清者自清,说没杀他父亲,便是没杀他父亲……他若是不信,可以到天龙宗找我,以他的眼里,我可以当着他的面出手,解除他心中疑惑。”

        “另外,你告诉他,这件事我会继续查下去……我龙擎冲在东岭府虽然算不上什么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但却也不会平白无故给人背锅!”

        龙擎冲说到这里,再次顿了一下,方才继续说道:“当然,他若不信,执意要为他父亲报仇,也大可自便……我龙擎冲,不主动惹事,却也不代表我怕事!”

        而段凌天,也一口答应了下来。

        片刻,段凌天便停下前往自己住的客房院落的脚步,准备去找杨千夜,当面转告他,龙擎冲让他转告的话。

        不过,往回走的时候,段凌天才想起,自己不知道杨千夜住在哪个客房。

        他只知道,这一次跟着叶尘风走的一群纯阳宗弟子,住的是客栈进入后院的右手边,而跟着柳风骨走的,则是住在客栈进入后院的左手边。

        现在,他来到左手边方向,却不知下一步该如何走了。

        他,不知道杨千夜住哪。

        不过,看到前方客房院落突然走出一人,段凌天目光顿时一亮,随即走上前去。

        “段凌天?”

        而对方,见了段凌天,也是忍不住一怔,旋即便是目光炙热的看着段凌天,“你找我?”

        当然,话音刚落,他便觉得不可能。

        他跟段凌天不认识,段凌天找他做什么?

        “这位师兄。”

        段凌天微笑跟对方打招呼,“你可知道,平生一脉的杨千夜,住在哪个客房院落?”

        “段凌天,你可别称呼我为师兄,我可担当不起。”

        被段凌天拦下的纯阳宗弟子,是一个青年,听到段凌天称呼他为师兄,连忙摆手制止,“在纯阳宗内,强者为尊,若非同在一脉门下,即便你我同辈,也该由我称呼你一声师兄。”

        话音落下,青年直接给段凌天指路,同时看向前方不远处的一座客房院落,“杨千夜,就住在那个客房。”

        “多谢。”

        段凌天连声道谢,然后便在对方的注视下,走向了那边。

        “段凌天去找杨千夜?”

        青年有些纳闷,“不是说,段凌天在天龙宗的时候,就跟杨千夜先前所在的那万魔宗不和吗?他们不可能是朋友吧?”

        另一边。

        对于段凌天的上门,杨千夜同样意外,但态度却仍然冷漠,“找我有事?”

        “不请我进去?”

        段凌天淡然一笑。

        而杨千夜,在皱了皱眉后,打开了院门,随即自己先走了进去,一点都没有迎接客人的觉悟。

        当然,他也没将段凌天当作是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