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994章 十年后,七府盛宴!

第3994章 十年后,七府盛宴!

        叶尘风在这边感慨,甄平凡却有些无奈的说道:“叶师叔,做人不要太贪心了。”

        “你自己妖孽也就算了,还想再培养出一个妖孽?”

        说到后来,甄平凡自己先摇起头来。

        叶尘风闻言,没好气的瞪了甄平凡一眼,“我这能叫贪心?按你这么说,段凌天和他的师尊怎么说?”

        “你看着吧……那位轻扬兄弟如若不夭折,日后必定是惊动各大众神位面的人物!”

        “其它方面我不敢肯定……剑道方面,段凌天想要超过他的师尊,很难很难,甚至几乎不可能。”

        没人比叶尘风更懂风轻扬的剑道,哪怕是段凌天也没他懂,那是一个他望尘莫及的剑道境界。

        而段凌天现在的剑道境界,在他看来,虽然不错,但却算不上高深,逆天,甚至连他都略有不如。

        至少,段凌天先前展现出来的,在他看来是这样。

        除非,段凌天有所保留。

        但他觉得那不太可能。

        昔日,段凌天在七杀谷击败万俟世家年轻一辈第一人万俟弘的时候,纯阳宗有不少人都录下了浮影珠,所以叶尘风已经通过浮影珠观摩过那一战。

        “还没步入神皇之境,剑道就那么强?”

        甄平凡闻言,也忍不住咂舌,同时眼中带着向往之色,“真是好奇,那是一位什么样的人物,竟然这般妖孽。”

        “连叶师叔你,在剑道上,都对他自愧不如。”

        同时,甄平凡似是想到了什么,压着声音问叶尘风,“叶师叔,据我所知,剑道也是可以成就至强者的……而且,对剑道要求还不低。”

        “段凌天的师尊,日后有可能成为至强者吗?”

        甄平凡心里非常清楚,想要掌握天地四道有多难……在众神位面,但凡掌握了天地四道的神尊,都被当作是至强者的预备役。

        也正因如此,对于段凌天那剑道惊人的师尊,他不得不展开如此联想。

        而听到甄平凡的话,叶尘风沉默了片刻,方才再次开口,“这个谁也不知道,你问我我也不知道。”

        “真要随便说,你甄平凡也有望成为至强者。”

        “不过,比起你甄平凡,比起我……我倒是觉得,那位轻扬兄弟,更有机会成就至强者!”

        话音落下,叶尘风又看向段凌天,说道:“便是段凌天,也比你我更有机会。”

        虽然,他觉得段凌天的剑道不如其师风轻扬。

        但,段凌天才多大?

        不足千岁而已!

        上一次跟着段凌天回诸天位面,叶尘风可是知道了不少东西,其中也包括了段凌天在下层次位面的传奇经历。

        最重要的是:

        段凌天的年纪,只有七百余岁!

        什么两千七百余岁,都是瞎扯!

        段凌天,用了隐匿骨龄的神丹。

        当然,他虽然已经知道这事,却也没点破,因为他觉得段凌天这样做肯定有自己的思虑,没必要去点破。

        “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甄平凡看了段凌天一眼,摇头无奈道:“我做梦都想掌握天地四道中的任何一道,哪怕只是雏形也行……但,直到现在,一万多年了,还是没有任何头绪。”

        “你这小子,不到三千岁,就掌握了剑道……七府盛宴后,怕是就连那些神尊级势力,都会留意到你。”

        以前,甄平凡也不是没听其他人说过,段凌天曾经在纯阳宗万象岛上带着不少人的面,说过志不在纯阳宗的话语。

        但,却也没怎么当回事,觉得段凌天是因为现在成就好,所以有些飘。

        然而,当他知道段凌天掌握了剑道之后,却又是不那样认为了。

        就现在的段凌天,已经值得那些神尊级势力拉拢。

        “运气而已。”

        段凌天摇头一笑。

        而听到他这话,甄平凡顿时没好气瞪了他一眼,“你这小子,就算想谦虚,就不能换个方式谦虚?”

        “你再说这话,我会忍不住想打死你的。”

        “剑道雏形,你说是运气也就算了……剑道,是运气好就能领悟的吗?”

        ……

        接下来的一路,甄平凡还在旁推测敲,想知道段凌天领悟剑道之路,是否可以复制,明显还是有些不太甘心。

        毕竟,剑道,太诱人了。

        “甄长老。”

        段凌天苦笑,“你真要感兴趣,也得等日后见了我师尊再说……我师尊现在正在其它众神位面。要不然,以后有机会,我介绍你们认识?”

        直到这一刻,段凌天才算是让甄平凡闭上了嘴,没再提剑道之事。

        “段凌天。”

        与此同时,叶尘风对段凌天说道:“如果可以的话,你争一下七府盛宴第一……要是能争到第一,我们纯阳宗,将可以得到四个进入那个地方的名额。”

        “到了那时,我可以牵头,让纯阳宗倾尽一宗之力栽培你,给你所有你需要,而纯阳宗又力所能及的……哪怕你最后没打算一直留在纯阳宗。”

        叶尘风此话一出,段凌天目光也亮了起来。

        纯阳宗,可不是一般的宗门,身为东岭府最强大的神帝级势力之一,其能调动的资源是非常庞大的,不乏对自己有帮助之物。

        如果纯阳宗真愿意如此付出,他可以说是大赚特赚!

        “叶长老,我会尽力。”

        虽然击败了那个号称东岭府万岁之下第一天才的万俟世家万俟弘,甚至不用多久,可能就会取代对方,获得东岭府万岁之下第一人的殊荣,但段凌天却也没想过自己一定能夺得七府盛宴第一。

        甚至于,哪怕是前三,他都不敢说十拿九稳。

        七府盛宴,是七府共同举办的一场盛宴,东岭府只是其中一府……另外六府,谁能说就没有天才妖孽?

        ……

        在段凌天和叶尘风、甄平凡一起回到纯阳宗的半个月后,有关叶尘风杀上万俟世家,杀了万俟世家金座长老万俟绝,夺回半魂上品神器的事情,便传遍了整个东岭府。

        这个消息一出,东岭府上下震动。

        哪怕是纯阳宗内,也是一片哗然。

        “叶尘风长老,竟然孕生出了全魂上品神剑?只一剑,就斩杀了那同为中位神帝的万俟世家金座长老万俟绝?”

        “据说,叶尘风长老现在的实力,不弱于一般上位神帝!”

        “真没想到,我们纯阳宗,出了这样一位人物。”

        ……

        纯阳宗上下,各处都是纯阳宗弟子在说着类似的话语。

        而纯阳宗的那些高层人物,则在谈论着另一件事,“叶尘风长老如此实力,七府盛宴后,只要有名额进入那地方……上位神帝,恐怕十拿九稳了吧?”

        “我也觉得十拿九稳。”

        “如果是那样,我们纯阳宗,也将诞生一位上位神帝了!”

        “叶长老现在就有不弱于一般上位神帝的实力,一旦步入上位神帝之境,必定是上位神帝中的佼佼者!”

        ……

        不同于纯阳宗上下的惊喜,七杀谷、龙武天门,还有任意联盟等几个东岭府的顶尖势力,却都是倍感压力。

        他们都没想到,纯阳宗的叶尘风,会突然孕生出全魂上品神剑!

        “那叶尘风,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只是中位神帝修为,就孕生出了全魂上品神器?全魂上品神器,不是上位神帝才能孕生出来的吗?”

        “倒也不是没有类似的案例……只不过,那些中位神帝修为就孕生出全魂上品神剑之人,哪一个不是遇到了大奇遇之人?”

        “叶尘风,绝对有不小的奇遇!”

        ……

        东岭府五大势力,因为叶尘风的存在,本就是纯阳宗最为强势。

        现在,叶尘风的实力更上一层楼,顿时压得另外四个势力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但同时,他们对于十年后的七府盛宴,也更重视了。

        “十年后的七府盛宴,哪怕段凌天能为叶尘风争夺到一个名额,叶尘风也未必能突破成就上位神帝!而若我们这边得到机会,没准能诞生一两位上位神帝!”

        “接下来的时间,尽全力栽培最出色的年轻弟子,哪怕是揠苗助长,付出一些代价,也在所不惜!”

        “如果不把握这一次机会,东岭府内,怕是唯纯阳宗独尊了!”

        ……

        东岭府四大势力,这一刻都铆足了劲,为十年后的七府盛宴准备着。

        而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在东岭府的某个偏僻峡谷之内,虚空裂缝之后,一方仿佛独立的小型空间位面中,正有一人在承受着前所未有的痛苦。

        “七府盛宴,我必须杀进前十!”

        “我的目标,是杀死段凌天,杀死天龙宗宗主龙擎冲!”

        “杀!杀!杀!”

        ……

        小型空间位面中,肆虐的风暴危机之下,一个青年浴血而战,恍若癫狂,韧性之强,常人根本难以想象。

        一次次倒下,一次次站起。

        不知道多少次,都没有殒落。

        而峡谷之内,虚空裂缝之外,一个老人立在那里,目光异常闪亮,“没想到,没想到他的韧性这么强……”

        “看来,他真有可能成功!”

        “他若成功,实力恐怕将提升到一个全新的境界!”

        “到时,或许能和段凌天争锋?”

        想到那个在七杀谷表现惊人的段凌天,老人的脸色,却又是变得有些沉重,“真没想到,那段凌天竟然掌握了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