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947章 少女

第3947章 少女

        虽然和赵路相处不久,但赵路的为人却让他舒服,再加上甄平凡在他第一次见到赵路的时候,便让赵路多照顾他,可见对赵路的信任。

        所以,对赵路这个人,段凌天发自内心认可。

        正因如此,对于赵路的提醒,再加上他自己的一些感触,他深信兰西林不是那种胸怀广阔之人。

        “叶前辈。”

        深吸一口气,段凌天想到了一个人,第一时间发出一道传讯。

        虽然,他觉得,兰西林不太可能在对付自己之前,对叶北原师徒二人下手,但他还是决定提醒叶北原一下。

        再怎么说,叶北原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

        他难以想象,当初他刚到玄罡之地和另一个众神位面毗邻的位面战场的时候,如果不是遇到了叶北原,自己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

        在遇到叶北原之前,自己没事,固然有运气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当时他没有遇到太多人。

        在位面战场里面,越是靠近军营的位置,人便越多越杂,说不定什么时候会遇到一个嗜杀之人,随手将他抹杀。

        那个时候的他,甚至还没成神。

        而位面战场中,再弱,基本上都是神王之境的存在,一根手指就足以碾死他!

        “段小兄弟?”

        而叶北原那边,也很快来了传讯,“你在纯阳宗可安置好了?”

        叶北原是知道段凌天刚到纯阳宗的,所以才会这样问。

        “嗯。”

        段凌天笑着应声,“安置好了。”

        “入了云峰一脉?”

        叶北原笑问过后,又补充了一句,“我是看你和甄长老和秦长老关系不错,甄长老更因为你而帮我,所以觉得不可能入了云峰一脉。”

        事实上,叶北原先前对纯阳宗内的各大支脉也不太了解。

        直到这一次他门下弟子被兰西林掳走,在他找了不少人一番询问之下,也是对纯阳宗各大支脉有了一定的了解。

        同时也知道,掳走他门下弟子左中棠的兰西林,乃是纯阳宗正明一脉的‘太子’。

        正明一脉唯一的神帝强者,也就是正明一脉的老祖,是他的曾祖。

        同时他也是正明一脉老祖唯一还存于世的后人。

        当时,在打听到兰西林的来历后,叶北原几乎绝望,但为了门下弟子,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冒着生命危险去了纯阳宗。

        然后,被兰西林拒绝、轰走,在被人送出纯阳宗的路上,遇到了段凌天。

        他也是做梦都想不到,当年在位面战场随手救下的年轻人,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帮上自己这样的大忙。

        他心里很清楚,若非段凌天,他门下弟子左中棠几乎是必死无疑!

        “对。”

        段凌天笑道:“看来叶前辈对纯阳宗也颇为了解,还知道云峰一脉。”

        “先前为了救我门下弟子,特意打听过。”

        叶北原叹道。

        “他没事了吧?”

        段凌天问道。

        “没事了。”

        叶北原应声,“说起来,还是多亏了段小兄弟你。这份大恩,我们师徒二人,真的是无以为报。”

        “叶前辈太客气了,当年要不是你,我都未必能走出位面战场。”

        段凌天连声道,同时不等叶北原开口,直奔主题,“叶前辈,我这次来找你,主要是想要提醒你……如果可以的话,你和你门下弟子,这段时间最好还是待在天耀宗,不要轻易外出。”

        这一次,叶北原那边沉默了一阵,方才再次开口,“你是担心,你们纯阳宗那正明一脉的兰西林找我们麻烦?”

        “是。”

        段凌天应声,“那兰西林,我也是刚听说他是睚眦必报之人,就担心在甄长老面前,他放了你们,心有不甘,事后去找你们麻烦。”

        “好,我会小心。”

        叶北原闻言,脸色也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事实上,在先前他那弟子落难的时候,他就打听到,纯阳宗正明一脉的太子兰西林,为人极其睚眦必报。

        原本,在纯阳宗静虚长老出面帮他以后,他觉得对方应该不敢冒着得罪静虚长老的风险对他下手。

        可现在段凌天一提醒,他又觉得,对方真要有意对付他和他门下弟子,完全可以在不惊动那位静虚长老的情况下对他们出手。

        “段小兄弟,多谢提醒。”

        叶北原郑重道,要不是段凌天提醒,他还真没太在意这个。

        “叶前辈客气了。”

        段凌天道。

        “段小兄弟。“

        正当段凌天原以为他和叶北原之间的传讯要结束的时候,叶北原却突然招呼了他一声,“我回到天耀宗后,听说了天龙宗出了一位天才神皇之事……不足三千岁,便已经是下位神皇,且和你同名。”

        叶北原,其实刚从位面战场回来不久,所以对于最近外面发生的事情都不太清楚。

        再加上,刚出来,就得知自己门下弟子闯下大祸,自然没心情去管顾其它。

        直到后来,从他门下弟子口中听说天龙宗妖孽弟子段凌天,他便在想,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是我。”

        段凌天听出叶北原的疑问,直言应声。

        “真是你!!”

        而叶北原则直接被吓到了,哪怕早有心理准备,也仍然如此。

        上一次在纯阳宗见段凌天,他便知道段凌天是神皇,当时还震惊了许久,毕竟几十年前在位面战场遇到段凌天的时候,段凌天还只是一个半神。

        只是,那一次虽然知道了段凌天是下位神皇,但却也没想到,是那么可怕的下位神皇。

        曾经在天龙宗内,杀死两个中位神皇死士。

        叶北原呆滞半晌,自己都忘了自己是如何跟段凌天终结的传讯,一直处于一种失魂落魄的状态中。

        “不到百年的时间,从半神到下位神皇?”

        “在各大众神位面的历史上,出现过这样的人物吗?”

        叶北原心中震颤,久久难以平复。

        “不足三千岁的下位神皇?”

        “他真有三千岁?”

        想到段凌天这几十年来的修为进境,叶北原不得不怀疑,段凌天的年纪,可能都不是真的。

        可能更年轻!

        “毕竟,有藏匿骨龄的神丹存在。”

        ……

        纯阳宗驻地之外。

        一片空旷之地。

        虚空之中,两道倩影一前一后立在那里。

        而如果仔细看,却又是可以发现,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高空,正有一道魁梧的身影立在那,时而左顾右望。

        这是一个容貌普通的中年男子,甚至看起来有些老实,但他立在那里,却给人一种如同铁塔的感觉,仿佛难以撼动。

        前方,一前一后的两道倩影,前面之人,是一个少女。

        而后面之人,是一个美妇人。

        此时的少女,正目带不舍的看着纯阳宗所在的方向。

        “小姐,我们该走了。”

        美妇人柔声开口,对少女说道。

        “萱姨,我想再看看哥哥现在待的地方。”

        少女一边说着,一边向着纯阳宗驻地所在的方向靠近。

        “小姐,不能再往前了,纯阳宗的人会发现的!”

        美妇人见此,微微蹙眉,但却还是跟了上去。

        而几乎在美妇人话音落下的瞬间,一道强大的气息,自纯阳宗驻地之内席卷而出,片刻一道身影仿佛从远处虚空凭空出现,转眼便到了少女和美妇人的眼前。

        “你们是何人,为何在此窥伺我们纯阳宗?

        来人,是一个老人,腰间悬挂着一枚灵虚长老的身份令牌,正皱眉盯着眼前的两个女子。

        同时,他的神识延伸而出,直接扫向二女。

        然而,在他的神识即将触及二女,却还没触及二女之前,却又是直接崩碎,仿佛被什么无形之力给绞碎了一般。

        “放肆!”

        一道如同洪钟般的声音,猛然响起,宛如炸雷。

        下一瞬,那一个立在后方远处虚空的魁梧中年,一个闪身,已是如同鬼魅般出现在少女的前面,将少女护在身后。

        “神帝强者?!”

        而那个神识被崩碎的纯阳宗灵虚长老,面色苍白瞬间,再次看向中年男子的时候,脸上布满忌惮之色。

        眼中,更露出由衷的惧意。

        他只是上位神皇而已。

        神帝强者,杀他如屠狗!

        没有任何迟疑,这个灵虚长老,第一时间传讯回纯阳宗,直接传讯给纯阳宗决策层中,负责宗门巡逻这一块的负责人,一位纯阳宗的静虚长老。

        “神帝强者,在外窥伺我纯阳宗?”

        而这个静虚长老,在收到传讯后,第一时间冯虚御风而出,只两个呼吸的时间,已经现身于纯阳宗驻地之外。

        “见过师伯祖。”

        而这个静虚长老一现身,那个灵虚长老便连忙躬身行礼。

        静虚长老淡淡点头,随即目光直视立在不远处虚空中的魁梧中年,微微皱眉说道:“阁下,你等在我纯阳宗外窥伺,意欲何为?”

        刚才发生的事情,他也从灵虚长老口中听说了。

        总得来说,灵虚长老神识探查有些冒昧。

        对方三人,只是出现在纯阳宗驻地之外,眺望纯阳宗驻地所在的方向,且其实什么都看不到……

        他们的神识,也不曾延伸过去。

        正因如此,现在他也比较客气。

        “怎么?你们纯阳宗的人,便如此霸道,还不允许旁人在这里透气?”

        美妇人站出来,语气淡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