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935章 救命之恩

第3935章 救命之恩

        段凌天永远忘不了,当初自己来这众神位面玄罡之地的‘路上’所遇到的困境。

        那时候,他从诸天位面那边的九幽战场,于五行神灵的帮助下,强行打破空间壁障,抵达了位面战场。

        在位面战场,他一个连神灵之境都没步入的人,如履薄冰,一路担惊受怕,但因为找不到路,也只能煎熬的一步步走着。

        那个时候,他最担心的,不是被人发现。

        而是在被人发现以后,对方见他弱小,随手将他抹杀。

        当时的他,只是半神,连下位神灵都不是,而位面战场随便走出一个人,都是神王、神皇,弹指就能杀他。

        正是在那种忐忑中,他煎熬了许久,看不到希望,心中仿佛有一块大石一直在悬着。

        直到,遇到一个好心的老人。

        在他说自己误入位面战场以后,在他的恳求下,老人答应帮他一把,亲自将他送去了位面战场里面的军营所在。

        然后,他通过军营的传送阵,来到了玄罡之地,算是在位面战场内保住了小命。

        “天耀宗,叶北原!”

        这是当初,那个老人留下的有关他的信息。

        而在到了玄罡之地以后,他来到的东岭府,正是天耀宗所在的一府之地,同时他也知道了那位恩人的具体身份。

        叶北原,天耀宗月影谷谷主。

        而天耀宗,是一个神帝级宗门,虽然现在没有神帝强者坐镇,但历史上却曾经出现过多位神帝强者。

        可以说,在东岭府,天耀宗便是一个和天龙宗差不多的宗门。

        昔日,段凌天不是没想过,日后要去天耀宗找叶北原,回报大恩。

        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他,别说报恩,甚至不敢在东岭府范围内乱闯,深怕有人对他出手,而他无力抵挡。

        然而,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会在这个时候,这种场合,再次见到昔日位面战场内的那位救命恩人。

        在纯阳宗内,遇到了对方!

        “段凌天,你认识他?”

        甄平凡看向段凌天,有些惊讶,万万没想到一个来纯阳宗的外人,而且也不是天龙宗的人,段凌天竟然认识。

        而那个给叶北原带路的纯阳宗之人,此时也是一脸愕然,显然是没想到眼前这位静虚长老身边的青年认识自己身后之人。

        虽然,他过去从未见过静虚长老身边的紫衣青年。

        但,能站在静虚长老的身边,与其并肩而立,可见静虚长老对他的看重。

        所以,这时,他原本针对叶北原的那份冷漠,也渐渐的淡化,对着段凌天点头尴尬一笑……现在,他也看得出,眼前的紫衣青年,明显对自己身后的天耀宗之人有些恭敬。

        “凌天小兄弟,真……真是你?!”

        这时,叶北原也从段凌天的一声‘前辈’中回过神来,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脸上布满惊骇之色,“你……你是纯阳宗门人?”

        “嗯。”

        面对叶北原的询问,段凌天点头一笑,“当年遇到前辈的时候还不是……不过,现在是了。”

        凌天小兄弟?

        而随着叶北原开口称呼段凌天,立在他身前的中年,瞳孔陡然一缩。

        这个紫衣青年,难道就是天龙宗的那位妖孽?

        如果是的话,那也就可以解释,为何他会和秦武阳长老,还有眼前的这位静虚长老一起回来了。

        自从段凌天在天龙宗以刚入下位神皇不久的修为,连杀两个偷袭他的中位神皇死士的消息传回纯阳宗,纯阳宗上下,只要不是消息特别闭塞之人,基本上都知道了段凌天的存在。

        当然,很多人都觉得,肯定是天龙宗那边的人夸大其词,就那个现在连神帝强者都没的神帝级宗门,能出这样的妖孽?

        不可能!

        当然,也有一些人半信半疑。

        其中,也包括中年自己。

        如果说,过去他对段凌天的传闻还有些半信半疑的话……那么,现在,却是不再怀疑了!

        若那传闻是假的,静虚长老会亲自出马,去将段凌天接到纯阳宗来?

        “原来是凌天兄弟。”

        中年深吸一口气,连忙微微拱手向段凌天行礼。

        段凌天对着中年点头一笑后,才重新看向叶北原,对甄平凡说道:“甄长老,这位是天耀宗月影谷谷主,叶北原前辈。”

        “当年,我误入位面战场,是叶北原前辈送我去了位面战场的军营,我这才能平安无事出来。”

        这一点,段凌天没隐瞒,“叶北原前辈,算是我的救命恩人。”

        段凌天此话一出,叶北原目光复杂的看了段凌天一眼,心中震撼久久难以平复……难道是他记错了?

        眼前的青年,几十年前不是只是半神吗?

        几十年的时间,成就神皇?

        只是,叶北原又自问,自己应该没记错……

        可这是怎么回事?

        别说眼前的青年,是刚进的纯阳宗,哪怕他原本就是纯阳宗弟子,也不可能在短短几十年内,从连下位神灵都不是的半神,步入神皇之境吧?

        “原来如此。”

        甄平凡恍然一笑,“没想到这么巧,你刚到纯阳宗,便遇到了你的恩人……看来,我们纯阳宗,和你有不错的缘分。”

        这时,叶北原的注意力,才从段凌天身上移开,继而转移到甄平凡的身上,躬身恭敬对其行礼,“天耀宗叶北原,见过静虚长老。”

        “见过灵虚长老。”

        静虚长老的身份令牌,叶北原不认识,但秦武阳这个灵虚长老的身份令牌,他还是认识的。

        而段凌天身边的人,刚才给他引路的纯阳宗长老,便跟他说了是静虚长老,所以现在跟对方行礼的时候,他也是牢牢的将对方腰间悬挂的身份令牌记住,免得日后不长眼,遇到纯阳宗静虚长老而不自知。

        “嗯。”

        甄平凡点头,随即好奇问道:“你一个天耀宗的人,来我们纯阳宗做什么?有事?”

        这时,段凌天也看向叶北原,“是啊,前辈……你怎么会到纯阳宗来?”

        在甄平凡询问的时候,叶北原脸色明显有些挣扎,直到段凌天开口询问,他挣扎的脸色,明显多了几分意动之色。

        与此同时,在叶北原还没来及开口的时候,给他引路的纯阳宗长老先开口了,“静虚长老,凌天兄弟,叶谷主来纯阳宗,是想求西林少爷,饶他门下弟子一命。”

        “他门下弟子,冒犯了西林少爷,现在被囚禁在西林少爷那里,受尽折磨,恐怕不用多久,便会殒落。”

        说到后来,这纯阳宗长老叹了口气。

        如果是平时,他是不会主动说这些话的。

        只不过,现在有静虚长老在场,而且明显是站在段凌天那边的,而且跟段凌天的关系明显不错。

        再加上,叶北原是段凌天的救命恩人。

        他都担心,如果他不主动将事情说出来,而是由叶北原说出来的话,他可能都会迁怒于眼前的静虚长老。

        听到这纯阳宗长老的话,段凌天皱眉。

        秦武阳的眉头也皱起。

        只有甄平凡,语气淡淡的问道:“他如何冒犯了西林小子?”

        纯阳宗长老闻言,下意识转头看向叶北原,“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得问叶谷主……叶谷主,这一次来纯阳宗,正是找西林少爷求情,只不过被扫地出门了。”

        “正好我今日在附近当值,西林少爷身边的刘晖长老,便让我将他逐……嗯,送出来。”

        随着纯阳宗长老话音落下,叶北原看向甄平凡,恭敬道:“静虚长老,是我门下弟子在外看上一样东西,先付了神晶,东西还没入手,被西林少爷看上,他不识趣不愿转手,所以和西林少爷起了冲突。”

        “这件事,是他不长眼,没眼力劲,得罪了西林少爷。”

        “现在,西林少爷也狠狠的折磨了他一顿,让他受尽折磨,想来他也是长了教训,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我此来,是希望西林少爷饶他一命。”

        “但,西林少爷却说,等他玩够了,我门下那个不懂事的弟子,要是没死的话,他会将之丢出纯阳宗。”

        叶北原说到后来,脸色略微有些涨红,显然是有些气血涌脑,但却还是被他强行压下来了。

        “就这事?”

        甄平凡淡淡开口问道。

        “是。”

        叶北原郑重点头,“在静虚长老您的面前,借我叶北原几个胆子,我也不敢撒谎。”

        而段凌天的眉头,这时也微微皱了起来。

        就因为这点小事,纯阳宗的那个名叫‘西林’的人,将叶北原前辈门下弟子带回纯阳宗,往死里整?

        这一瞬,段凌天也觉得自己的情绪有些躁动。

        觉得对方有些过分了!

        “你对段凌天有救命之恩。”

        甄平凡看向叶北原,开门见山道:“今日,我救你门下弟子一命……段凌天欠你的救命之恩,从此两清,如何?”

        甄平凡此话一出,段凌天神容一震,“甄长老……”

        “静虚长老。”

        不过,段凌天刚开口,叶北原也适时的开口了,面色端正的看着甄平凡认真道:“我当年帮凌天小兄弟,也只是举手之劳,断然不敢说对他有什么救命之恩。”

        “不过,若是长老能救我门下弟子,日后长老但凡有事需要我叶北原,只要不违背我叶北原做人行事原则,哪怕让我叶北原去死,我叶北原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说到后来,叶北原欠身,对着甄平凡深深的鞠了一个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