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931章 追问

第3931章 追问

        令狐世家一群长老的心思,段凌天现在也算是看出来了。

        而且,对方一群人的坚持,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一副他不收下这遍地的神晶,便是不给他们面子,不给令狐世家面子的架势……哪里还有半点当年责怪令狐人杰给段凌天开法则密室方便之门的姿态?

        见段凌天仿佛不愿收,令狐世家长老会,又将目标转移到令狐人杰的身上,一个个传音说道:“家主,当年的事情,是我们有眼无珠,看轻了段凌天……这些神晶,你让他收下吧。”

        “家主,段凌天若不收这些神晶,我们于心难安。”

        ……

        一群昔日咄咄逼人的令狐世家长老,传音给令狐人杰的时候,语气中都多了几分恳求的意味。

        令狐人杰心中暗自叹了口气。

        他心里清楚,他们令狐世家的这些长老如此,无非是看上了段凌天即将成为纯阳宗门人,可以给令狐世家带来受益匪浅的关照。

        说实话,他本人,是真希望令狐世家收下这些神晶,那样便一笔勾销,可以少去一些羁绊。

        可现在,想到这些长老,哪怕有些死心,但总体来说却还是为了令狐世家好,他还是心软了。

        “段凌天,收下吧。”

        令狐人杰笑着对段凌天说道:“这些神晶,家族收下了……不过,现在,由家族转赠给你,作为你将入纯阳宗的礼物。”

        “正如奇长老所言,你是我们令狐世家历史上,第一位进入纯阳宗之人,理应享有这份待遇。”

        话音落下的同时,令狐人杰适时的传音给段凌天,“段凌天,这些老家伙的心思,以你的聪慧,肯定不难看出来。”

        “他们,无非就是想继续把你绑在令狐世家这艘船上,日后享受你所带来的一切殊荣。”

        “甚至于,关键时刻,找你帮忙,为家族出力。”

        “今日,你不收下这些神晶,恐怕他们还会有别的心思……所以,你还是收下吧。”

        “即便收下,我也可以跟你保证,日后,令狐世家,不会有人乱用你的名头在外面搞事。”

        听到令狐人杰的传音,段凌天可以听出他语气间的无奈,想来令狐世家长老会的一群长老,也在给他施压。

        最终,段凌天收下了神晶,“既然如此,便多谢各位长老。”

        “日后,即便我段凌天去了纯阳宗,我也会一直记得……我段凌天,是从令狐世家走出去的。”

        段凌天说道。

        而令狐世家长老会的一群长老,等的就是段凌天的这句话,闻言都是眉开眼笑,随即一个个连声向段凌天贺喜:

        “段凌天,恭喜加入纯阳宗。”

        “段凌天,你入纯阳宗,将成为我们令狐世家的骄傲!”

        “若是我家那小子,能有你段凌天的万一,我做梦都能笑醒。”

        ……

        在段凌天收起堆积如山的上百万神晶以后,一群令狐世家长老态度也变得不同了,一个个热情洋溢,一副我们和你段凌天是一家人的模样。

        对此,段凌天虽然心中觉得现实,但却也知道,这一切都是环境所造就。

        或许,换作他站在这些令狐世家长老的角度,遇到同样的事情,也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正如令狐人杰所言,这些令狐世家长老,即便有些私心,但也是建立在为令狐世家好的基础上的……

        他们都是聪明人,知道只有令狐世家好了,他们和他们的后人才会更好。

        此时此刻,看到令狐世家一众长老的嘴脸,纯阳宗静虚长老甄平凡却是摇了摇头。

        他本想看段凌天狠狠的打这些令狐世家长老的‘脸’的场面。

        却没想到,对方不只不在乎段凌天的打脸,还将脸凑上来,随段凌天抽,最后更像舔狗一样,往段凌天身边靠。

        郑平凡这一生,更多的时间花在修炼上,与人接触较少,所以对很多东西都充满好奇。

        但,眼前的一幕,却颠覆了他的个人认知。

        这一点,他甚至不如他的师侄孙秦武阳。

        至少,现在,秦武阳看到眼前的一幕,一脸的平静,就好像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一般。

        “家主,我有些话想单独跟你聊聊。”

        段凌天传音对令狐人杰说道:“纯阳宗的两位长老,你安排一下。”

        话音落下,段凌天又传音跟甄平凡和秦武阳两人打了一声招呼,秦武阳第一时间应声,而甄平凡看到结果后,也觉得继续待在这里没意思,很快便也应声。

        “各位长老,我还有事跟段凌天私下说,各位这便散了吧。”

        现在的令狐人杰,重新成为了令狐世家的家主,一声令下,顿时一群令狐世家长老都有些依依不舍的盯着段凌天,然后才相继离开。

        “三位老祖,纯阳宗的两位前辈,你们安排一下。”

        紧跟着,令狐人杰又跟令狐正兴和恒桓二老三人打了一声招呼,最后才看向甄平凡和秦武阳,“两位前辈,在令狐世家,你们但凡有什么需要,我令狐世家若力所能及,一定第一时间给两位解决。”

        然后,甄平凡和秦武阳两人,便和令狐正兴三人一起离开了。

        一时间,偌大的议事大厅,只剩下段凌天和令狐人杰两人。

        “段凌天,真没想到,转眼几十年后,你都要去纯阳宗了。”

        令狐人杰感叹说道。

        段凌天笑了笑,“宗主,你就别取笑我了。”

        “据我所知,令妹,不只是神帝强者,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神帝强者,哪怕放在纯阳宗,实力可能还在静虚长老之上……你的心理承受能力,应该比其他人强得多吧?”

        而听到段凌天这话,令狐人杰脸色陡然凝起,“你……你怎么知道?”

        令狐人杰惊讶了。

        因为,他的妹妹令狐人凤在离开之前,还让他不要将一些事情告知段凌天,其中包括她是神帝强者的事情。

        却没想到,再次见到段凌天,段凌天自己说出来了。

        “宗主,当年天龙宗黑龙长老到令狐世家杀你,你为何没跟我说?”

        段凌天再次开口的时候,面色严肃问道。

        这件事,他至今响起,仍然在意。

        因为,令狐人杰身陷险境,都是因为他。

        “你都知道了?”

        令狐人杰苦笑,“当初没告诉你,也是不希望你担心。而且,我不是没什么危险吗?”

        “对了……你怎么会知道,我妹人凤是神帝强者?”

        令狐人杰问道。

        “天龙宗副宗主薛明志说的。”

        段凌天说道:“当初,令妹在杀死天龙宗那个想杀你的黑龙长老后,去了天龙宗一趟,教训了薛明志一顿。”

        “那一次,她的动作不小,甚至迫得天龙宗不得不关闭护宗大阵。而那,即便是天龙宗的静虚长老,都未必能仅凭实力做到。”

        段凌天到现在还记得,当初令狐人凤去天龙宗,迫得天龙宗关闭护宗大阵,并非依赖身份背景,而是仅凭实力。

        他甚至怀疑,令狐人凤很可能是中位神帝以上的存在。

        “薛明志?”

        令狐人杰皱眉,显然是没想到对方会将他的妹妹暴露。

        “他已经死了。”

        段凌天说道。

        令狐人杰听到段凌天这话,先是一惊,随即想到段凌天今时今日享受的来自纯阳宗的待遇,一时又释然了。

        有纯阳宗作为后台,区区一个天龙宗副宗主,根本算不了什么。

        “宗主。”

        突然,段凌天面色一正,面色凝重的看着令狐人杰,“令妹现如今在什么地方?”

        “你是想找她,问初音的事情?”

        令狐人杰问道。

        “是。”

        段凌天点头,这件事情,不搞清楚,他始终不太甘心。

        “她在当初去了天龙宗一趟后,便带着初音离开玄罡之地了。”

        令狐人杰叹息一声说道:“她们是从位面战场走的。”

        段凌天闻言,脸色微变。

        不过,听到令狐人杰后面的话,他的脸色才重新缓和下来。

        “不过……有关初音和你的妻子长得像的事情,我问过她了。”

        令狐人杰说道。

        “她怎么说?”

        段凌天目光大亮。

        “初音,不是你的妻子。”

        令狐人杰直言道。

        “不是?”

        听到令狐人杰的话,段凌天原本亮起的目光,激动之色难掩的一张脸,瞬息凝住,片刻回过神来,一脸的难以置信,“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不是!”

        “就真的有那么多巧合?”

        喃喃低语到得后来,段凌天仍然有些不甘心的追问道:“家主,你确定她说令狐初音不是我的妻子?”

        “确定。”

        令狐人杰点头,同时眉头微微蹙起,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这,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

        虽只是显现片刻便收敛,但却还是被段凌天看出来了,“宗主,你还有事瞒着我?”

        面对段凌天灼灼的目光,和那一张略显焦急的脸色,令狐人杰叹了口气,“初音虽然不是你的妻子,但我却也听说了你的妻子现在的处境。”

        “处境?”

        段凌天愣住,可儿现在的处境?

        可儿怎么了?

        “家主,我的妻子……现在什么处境?”

        段凌天深吸一口气,心中隐约升起不祥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