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929章 静虚长老?神帝强者?

第3929章 静虚长老?神帝强者?

        事实上,一个灵虚长老,在纯阳宗的存在感一般不强,在东岭府的存在感更弱。

        不过,秦武阳因为他的师门,属于纯阳宗内比较强势的一脉,以至于他虽然只是灵虚长老,却也比一般灵虚长老出名。

        但,即便如此,放在东岭府的范围内,秦武阳这个纯阳宗的灵虚长老,还真算不上有名。

        至少,在场的令狐人杰,还有令狐世家的大多数长老,都没听说过秦武阳。

        因为,他们对纯阳宗强者的理解,都停留在那些近年来有扬名的存在身上,还有就是那些纯阳宗内如顶梁柱一般的强者。

        如神帝强者。

        当然,纯阳宗的神帝强者,也不是一个个都声名在外,大多对于东岭府各方之人而言都是十分陌生,在东岭府名声不显。

        被人熟知的,基本上都是纯阳宗有意暴露的。

        神帝强者,哪怕是在纯阳宗,数量也算不上多,特别是其中强大的,更是纯阳宗的底牌,别说东岭府各方之人没听说过,甚至可能连纯阳宗本宗的很多人都没怎么听说过对方的存在。

        然而,令狐人杰等人没听说过秦武阳,并不代表令狐正兴、令狐恒和令狐桓三人没听说过秦武阳。

        秦武阳,岁数和他们差不多,是和他们一个时代的人物。

        在他们年轻的时候,就奉秦武阳为偶像。

        而今日,亲眼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偶像,他们因为年迈而沉寂多年的热血,仿佛重新沸腾了起来。

        “小阳阳,真是没想到,在这遥远的小小神王级家族,竟然都有人知道你。”

        在令狐正兴话音落下,秦武阳面露讶色,没想到这里都有人知道他的时候,立身于段凌天身边的甄平凡笑着开口了,“看来,你还真没骗我,你在外面还是有些名气的。”

        过去,秦武阳便多次在甄平凡面前说过,在纯阳宗外也有不小的名气。

        只不过,甄平凡却根本不信他。

        甄平凡话音刚落,又好像想起了什么,面露怀疑之色的问道:“不过……不会是你让段凌天找他们跟你演这一场戏的吧?”

        听到甄平凡这话,不只秦武阳一脸懵逼,哪怕是段凌天也忍不住一怔,连声苦笑,“甄长老,秦长老没让我这样做。”

        这时候,令狐正兴和恒桓二老三人,在听到段凌天身边的青年对秦武阳称呼后,也都懵了。

        在他们眼中,英明神武,地位崇高的纯阳宗灵虚长老秦武阳……在对方口中,竟然成了‘小阳阳’?

        这真的是他们年轻时崇拜的那个偶像吗?

        一时间,三人看向秦武阳的目光,都透露出了几分怀疑。

        与此同时,段凌天笑着看向令狐正兴,“正兴长老,我身后这位,确实是纯阳宗灵虚长老秦武阳长老……只是,不知你从何知道他?”

        在段凌天看来,灵虚长老,在纯阳宗,应该没太大存在感才对。

        更别说是在东岭府范围内。

        “真是灵虚长老秦武阳长老?”

        得到段凌天的确认后,令狐正兴双眼放光的说道:“我年轻时,秦武阳长老同样年轻……那时候,他是纯阳宗年轻一辈十大天骄之一,光彩照人,哪怕未曾见过他,但他的名声,于我等同辈之人而言,也是如雷贯耳!”

        “不说别人,就说我,令狐桓和令狐恒三人,那时候都是听着他的故事成长起来的。”

        “他,是我们那一辈很多人的偶像。”

        令狐正兴此话一出,再看到恒桓二老两人眼中的激动,段凌天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身为同一时代之人,再加上当年的秦武阳长老又是纯阳宗年轻一辈的十大天骄,知道也就正常了。

        隔多一代,恐怕就未必有人关注了。

        “十大天骄……感觉是很遥远的事了。”

        而听到令狐正兴的话,秦武阳也忍不住感叹一声,“岁月催人老……一转眼,几万年便过去了。”

        “不过,当年的所谓十大天骄,现在还活着的,除了我以外,也就另外三人了。”

        秦武阳唏嘘道。

        “什么?!”

        而秦武阳的话,也令得令狐正兴面色一变,“秦长老,纯阳宗乃是东岭府五大顶尖神帝级势力之一,谁敢杀纯阳宗天骄弟子?”

        秦武阳淡淡一笑,“纯阳宗,也就在东岭府强势一些而已……走出去,也就那样了。”

        随即,似是想到了什么,秦武阳又看向眼前的那一道青年的背影,“段凌天身边的这位,是我的师叔祖。”

        “纯阳宗静虚长老,甄长老。”

        秦武阳说道。

        而随着秦武阳话音落下,令狐正兴瞳孔陡然缩起,呼吸也在下一刻仿佛停滞了。

        而恒桓二老,还有令狐人杰等人,此时也是一个个傻眼了。

        完全被吓傻了!

        纯阳宗静虚长老?

        纯阳宗静虚长老,好像无一例外全是神帝强者吧?

        “神帝强者?!”

        当令狐人杰等人的目光,再次落在甄平凡身上的时候,吓得双腿都开始打颤了,神帝强者,那可是站在东岭府最顶尖的存在。

        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存在也不为过。

        这种存在,恐怕随便吹一口气,便能让他们整个令狐世家,乃至整个令狐城灰飞烟灭!

        “见……见过甄长老。”

        最后,还是令狐正兴率先回过神来,恭敬向甄平凡行礼,但同时额头上也已经冒汗。

        哪怕是恒桓二老,跟着行礼的身后,也不例外。

        令狐人杰,也很快回过神来,慌忙向甄平凡躬身行礼,他现在的状态,也是令狐世家一群人中最好的。

        因为,他的妹妹令狐人凤也是神帝强者。

        作为曾经接触过神帝强者的他,自然是没有令狐正兴等人失态。

        至于一群令狐世家长老,不少人都被吓得一个趔趄,差点神力走岔,一头栽落下去。

        “见过甄长老!”

        “见过甄长老!”

        ……

        而面对令狐世家众人的行礼,甄平凡却是微微蹙眉,同时瞪了秦武阳一眼。

        他这一次跟着段凌天过来,主要是为了来看戏。

        可现在,好像成了他的主场一样。

        这不是他想要的。

        “段凌天,跟着他们回令狐世家,然后办正事吧。”

        甄平凡看向段凌天,笑道。

        “好。”

        段凌天点头,然后便看向令狐人杰,“家主,你将令狐世家长老会的长老们都召集起来吧。”

        “现在,我们先回家族,等他们人都到齐。”

        虽然不知道段凌天想做什么,但令狐人杰在看了纯阳宗的两位长老,特别是甄平凡这个纯阳宗的静虚长老,神帝强者以后,连忙应声。

        紧跟着,令狐人杰等人,便簇拥着段凌天三人到了令狐世家府邸,进了里面。

        令狐世家府邸周围,令狐世家的一群巡逻子弟,看到眼前的一幕,都被吓懵了,“宗主和老祖他们……竟然毕恭毕敬的跟在后面。段凌天身边的两人,便是那纯阳宗的人?”

        “也不知道,这两位纯阳宗的强者中,有没有中位神皇以上的存在。”

        “就算没有,也至少是下位神皇。但,即便如此,他们的身份,代表着他们在外面,地位不会比天龙宗那样的神帝级宗门的白龙长老、黑龙长老差。”

        ……

        令狐世家议事大厅,段凌天三人,还有令狐人杰,全部走了进来。

        紧跟着,在令狐城内各处,还有令狐城周边区域,不断有令狐世家的长老赶回来……

        得知纯阳宗的神帝强者降临,并且让他们回去,他们心中激荡之余,都是第一时间放下手里的事情,赶了回来。

        “神帝强者……没想到,我们令狐世家有一日也能接触到神帝强者!”

        “纯阳宗的静虚长老,那可是传说中的人物,没想到我有幸能见上一面。”

        “这次见到那位纯阳宗的静虚长老,足够我吹嘘一辈子了!”

        ……

        也就约莫半天的时间,但凡身在令狐城内和令狐城周边的令狐世家长老,几乎全部赶了回来。

        而这些令狐世家长老,已经占据了令狐世家当代所有长老的九成以上。

        “除了那些有事外出,去了极其遥远之地的长老以外……其余长老,全部赶回来了。他们,足以代表整个长老会。”

        令狐人杰对段凌天说道。

        “好。”

        段凌天应声点头。

        而这时,令狐世家后面赶来的一群长老,在恭声向甄平凡和秦武阳两人行礼后,目光也都落在段凌天的身上。

        此时此刻,他们的目光都非常复杂。

        同时,想到当年为了令狐人杰给段凌天开‘方便之门’,任意进法则密室消耗神石矿藏一事,而罢免了令狐人杰,并且答应了段凌天的赌约,肠子都快悔青了。

        要是早知道段凌天有今日,别说损失不足以让令狐世家伤筋动骨的神石资源,便是损失让令狐世家伤筋动骨的神石资源,他们也不会眨一下眉头。

        “各位长老。”

        在众人的目视之下,段凌天跨步而出,同时一抬手,丢出了纳戒。

        而在下一瞬间。

        哗!!

        哗啦啦!!

        ……

        大量充斥着浓郁天地灵气,并且晶莹剔透的神晶,仿佛不要钱一般的洒落在议事大厅之内,转眼铺满了小半个议事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