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926章 人情

第3926章 人情

        “人情?”

        龙擎冲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令得段凌天忍不住一怔,片刻回过神来后,微笑道:“宗主请说。”

        “但凡我段凌天力所能及,绝不推辞。”

        虽然,他和龙擎冲没见过几次面,但这个宗主在第一次跟他见面之前,对他的照顾,他也都记在心里。

        现在,对方想要一个人情,不妨听听。

        若是力所能及,送对方也没什么。

        “你先随我去一个地方吧。”

        龙擎冲笑道:“等到了地方,我再跟你说我要跟你要一个什么人情……当然,你也别为难。”

        “如若你不愿,我也不会强迫你。”

        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段凌天现在今非昔比,龙擎冲对段凌天说话的语气,比之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明显又和善了不少。

        当然,不是说他第一次见段凌天不客气,当时也和善,只是不如现在和善。

        “好。”

        段凌天点头,然后便跟着龙擎冲走,至于纯阳宗的两人那边,他也传讯打了一声招呼,说自己稍后会过去和他们一起离开天龙宗。

        紧跟着,段凌天便跟着龙擎冲,来到了昔日见龙擎冲的地方。

        也是龙擎冲的住处,修炼之地。

        在这里,段凌天见到了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现在正站在院中等待,脸色虽然平静,但目光却明显带着几分忐忑。

        “宗主,这位是?”

        段凌天跟着龙擎冲落地后,疑惑问道。

        龙擎冲跟他说的人情,莫非跟这人有关?

        “他是薛明志。”

        龙擎冲直言说道。

        而段凌天的脸色,也在龙擎冲道出对方名字的时候,脸色‘唰’一下变了,瞳孔也随之微微一缩。

        当初,那万魔宗一脉的内宗长老匡天正对他下杀手,他便怀疑是薛明志逼迫对方对他出手。

        还有后来的那两个中位神皇死士,他都怀疑可能是薛明志的手笔。

        “原来是薛副宗主。”

        现在,段凌天大概猜到,龙擎冲口中的人情是什么了,十之八九是想要化解他和薛明志之间的矛盾。

        “段少。”

        听到段凌天语气间带着的几分讽刺,薛明志心中一颤,随即脸上挤出一抹有些尴尬的笑容,尊呼了段凌天一声。

        “说吧。”

        这时,龙擎冲开口了,看着薛明志,淡淡说道。

        薛明志闻言,深吸一口气,看着段凌天说道:“段少,你我之间的矛盾,都是因为我那女婿而起。”

        话音落下,薛明志一抬手,在他的手里,已是多出了一个人头,看人头脖子断处的血迹,明显是刚死不久。

        这是一个俊朗青年的人头。

        “他是我的女婿,钟灿。”

        一开始,段凌天还在皱眉,可当听到薛明志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脸色,还是不由得有了微妙的变化。

        他虽然是第一次见薛明志,但却也知道,薛明志只有一个女儿,且在爱屋及乌之下,对他唯一的女婿,万魔宗一脉的钟灿照顾有加。

        “我瞒着我的女儿,亲手将他杀死,概因为我得知,那两个中位神皇死士的出现,跟他有关。”

        薛明志看向段凌天,面色一正,大义凛然的说道:“当然,他没有足够财富去买两个中位神皇死士的命。”

        “这后面,是万魔宗。”

        “万魔宗那边,因为匡天正的死,对你怀恨在心。”

        “不过,我前段时间,已经奉宗主之命,走了一趟万魔宗,将万魔宗一众与此事有关的高层,尽皆屠戮一空。”

        “并且,我亲手杀了我女婿钟灿。”

        “这,也是我在向段少你赎罪。”

        说到后来,薛明志这个天龙宗副宗主,竟是对着段凌天跪伏下来,趴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不顾额头上鲜血直流。

        “赎罪?”

        段凌天深深的看了薛明志一眼,“薛副宗主,何罪之有?”

        薛明志闻言,深吸一口气,说道:“匡天正在宗门内冒死对段少出手,在一定程度上,有我的授意。”

        听到薛明志这话,段凌天一脸平静,因为他早就猜到了,要不然匡天正也不太可能貌似在宗门内对他出手。

        而且,万魔宗一脉的两个白龙长老,也没能力胁迫匡天正。

        且不说他们对他段凌天没深仇大恨,便是匡天正有薛明志这一层关系,那两个白龙长老便不可能胁迫匡天正。

        所以,只能是薛明志。

        “看来,薛副宗主很想让我死。”

        段凌天笑道。

        “段少,我那都是因为我女婿是匡天正门下弟子,怕你日后成长起来,怀恨在心,对付我女婿的同时,一并对付我。”

        薛明志连声说道:“这件事,是我昏了头了。”

        “所以,我现在杀了钟灿,以他之死明志,断绝和万魔宗一脉和匡天正的任何联系、往来……如此,我和段少你,也不会再有任何矛盾关联。”

        薛明志说道。

        “当然,若段少执意要我死,我也不会有二话……只希望,段少放过我那女儿。她,完全是因为钟灿,才会昏了头,想要对付你。”

        薛明志提起他那女儿的时候,目光明显柔和了不少。

        “段少若让我死,我死后,宗主会下令,说我和钟灿参与了买凶杀你段凌天一事,处死了我们,然后将她逐出宗门。”

        薛明志说道。

        段凌天闻言,微微蹙眉,随即看向一旁的天龙宗宗主龙擎冲,“宗主,你先前跟我说的人情……可是他的性命?”

        “是。”

        龙擎冲点头,“薛明志的师尊,我的那位师叔,昔日对我有救命之恩,如果可以,我也希望能保他一命,算是还我那师叔当年的救命之恩。”

        “当然,你若执意要他死,我也不会怨你。”

        “只希望,你能如他所言的一般,放过他那女儿。”

        “我可以担保,他的女儿不可能再报复你……当然,她若主动报复你,日后便是死了,也是活该。”

        “便是这薛明志,你今日饶他一命,我也可以做担保,他日后不可能再针对你,否则我会亲自杀他!”

        龙擎冲一口气将自己的想法都说了出来。

        段凌天闻言,目光闪烁了一下。

        而在这一瞬之间,薛明志再次开口,“段少,还有一件事。”

        “昔日,潜龙大比时,我曾出现过,并且出言传音威胁段少。”

        薛明志此话一出,段凌天脸色陡然大变,“是你?!”

        昔日的那一道威胁,他至今还印象深刻。

        只不过,后来令狐人杰没事,所以他只以为是有人恶作剧……可现在,听薛明志这么说,他便知道不是恶作剧。

        只是,既然不是恶作剧,为何令狐人杰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令狐人杰的魂珠,至今仍然躺在他的纳戒里面,安然无恙。

        “是我。”

        薛明志苦涩一笑,“当时,也是我那女儿受了钟灿的蛊惑,说你若得了通皇神丹,将可以很快步入神皇之境,那对我们来说不是好事。”

        段凌天闻言,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这事没什么,毕竟你没付诸行动,只是随口威胁了我一句而已。”

        在段凌天看来,以薛明志的能耐,真要杀令狐人杰,轻而易举。

        而现在令狐人杰没事,说明他只是威胁他,并没有真的付诸行动。

        “不。”

        只是,让段凌天没想到的是,薛明志却摇起头来,“这件事,我付诸行动了。”

        “什么?!”

        段凌天原本刚平静下来的脸色,再次大变,看向薛明志的目光,也在刹那间锋锐了起来。

        对付他,他能理解。

        可若动其他不相干的人,他却不能理解。

        至少,他觉得,如果是他的仇人,他不会去动对方跟自己没有任何矛盾和仇恨的朋友。

        如果说,薛明志之前所言,他可以理解。

        哪怕是针对他。

        可现在,薛明志说的,却触及了他的底线。

        与此同时,立在一旁的龙擎冲也叹了口气,其实这件事他有跟薛明志说过,可以不说,因为可能彻底激怒段凌天。

        当然,如若日后段凌天知道实情,要算账,薛明志肯定还是要倒霉。

        “后来为何没得手?”

        段凌天心中怒火升腾的同时,沉声问道。

        薛明志闻言,深吸一口气,“是因为一位神帝强者插手了。”

        “神帝强者?!”

        听到薛明志这话,段凌天眉头皱起,片刻之后,脑海中适时的闪过了一道声音,想起了那个在他进天龙宗没多久后,现身于天龙宗的神帝强者。

        而且,对方明显不是一般的神帝强者。

        对方,能够迫得天龙宗撤去护宗大阵,这一点,哪怕是那纯阳宗静虚长老甄平凡,在不依仗身份背景的情况下,单以实力,恐怕也未必做得到。

        “是。”

        薛明志点头,随即一股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道出:“当初,我和一个黑龙长老达成协议,他出手杀令狐人杰,我给他报酬。”

        “谁知道,他死在了令狐世家,被神帝强者杀死。”

        “后来,那神帝强者,降临天龙宗,教训了一顿……不过,听她话中的意思,却好像不在乎我对付你,只不过不许我对付令狐人杰和令狐世家。”

        “也正因如此,我羞愤之下,也将一部分怒火洒在你的身上。”

        说到这里,薛明志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之色。

        “这个神帝强者,是令狐人凤?”

        段凌天眼中精光一闪,直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