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919章 万里送人头

第3919章 万里送人头

        “剑道,掌控之道……这两者,若是能完美配合使用,是否能让我的攻势更上一层楼呢?”

        “或者,试着将它们融入同一道攻势中?”

        广阔的石林中,中间最高的那一方巨石之上,一袭紫衣的段凌天盘腿坐在上面,闭目养神的同时,一脸的若有所思。

        片刻之后,在他的身体周围,小型空间风暴肆虐,时而律动震荡,时而化作一道道剑芒……

        就这样,小型空间风暴不断变幻。

        而段凌天的眉头,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越皱越深。

        “不行!”

        “不是这样。”

        “这样也不行。”

        ……

        在钻研剑道和掌控之道融合的过程中,段凌天花费了很多心思,甚至想到了种种不同的尝试,但最后却都失败了。

        最后,段凌天自己都有些烦躁了。

        此时此刻的段凌天,并没有发现,在他上方高空之处,正有一道身材中等的身影立在那里,俯瞰着他所在的整片石林。

        “果然是段凌天!”

        “真没想到,这小畜生那么快就步入神皇之境了。”

        “不过,也幸好他是刚突破不久……要是等他突破个几百年上千年,恐怕我黄云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此时此刻,立在石林上空的,不是别人,正是太一宗内宗长老,黄云。

        也是昔日段凌天还是神王的时候,第一次去和平城的时候,跟他发生口角,然后段凌天当着他的面,扬言第一次进神王战场,不杀一百个太一宗神王门人不出来的太一宗内宗长老。

        当时,对于段凌天的话,黄云嗤之以鼻。

        甚至于,在段凌天离开神王战场再次前往和平城的时候,黄云还特意找上门来,出言讽刺。

        只是,黄云万万没想到,段凌天第一次进神王战场,真的杀了上百神王门人。

        因为段凌天当时扬言,若非黄云,他不会杀那么多太一宗神王门人……所以,在他的话传出去后,那些被他杀的太一宗神王门人的高层长辈,没办法报复段凌天,都将怒火转移到黄云的身上。

        要不是你黄云最贱,段凌天又岂会杀我们太一宗那么多人?

        在这种情况下,黄云根本不敢离开帝战位面出去,因为他知道出去以后,可能不只他要倒霉,便是他的家人门下弟子可能都要倒霉。

        一开始,黄云是想着,进神皇战场,多杀几个天龙宗神皇门人,最后死在里面,便是他的归宿。

        只是,当他在神皇战场杀的天龙宗神皇门人越来越多,而他仍然活得好好的,他开始打消了寻死的念头。

        如果再多一些功劳,宗门未必不会庇护他黄云!

        “不过,还是要小心一些……毕竟,不能确认,这段凌天身边是否有强者庇护。”

        “天龙宗的白龙长老应该不太可能……就怕他身边有天龙宗的内宗长老。”

        现在,黄云虽然通过天龙宗下位神皇门人之口,找上门来,找到了段凌天,但却没有急着出手。

        因为,他需要确认段凌天身边没人。

        哪怕他恨段凌天入骨,却也没有失去理智。

        而这,也是他能在神皇战场活那么久的原因。

        前段时间,便是遇到两个天龙宗内宗长老联手,都被他逃了。

        当然,黄云心里也清楚,自己能好好的活到现在,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运气好,到目前为止都还没遇到过天龙宗白龙长老。

        “等着吧……只要这段凌天动身,我便跟在他的后面。”

        “跟着他一段时间,确认他身边没人后,再对他下手!”

        虽然恨不得立刻现身将段凌天杀之而后快,但黄云还是强忍住了心中的冲动,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同时,他也有意隐藏身形。

        段凌天他倒是不担心,一个下位神皇而已,只要他有意,对方难以发下他。

        他担心的,是可能隐藏在段凌天身边的天龙宗内宗长老。

        而如果段凌天身边有天龙宗白龙长老,现在肯定已经发现他,可到目前为止都没人现身在他眼前,说明段凌天身边不存在天龙宗的白龙长老。

        而且,他也不觉得,段凌天身边会有白龙长老随行在暗中为他护法。

        “等,等……”

        黄云心里念叨着,不断提醒着自己,因为他真的担心自己会忍不住现身。

        现在的他,就好像一匹饿了多天的饿狼,看到猎物,却又担心是猎人的陷阱,所以隐藏在暗中等待……等确认那不是猎人的陷阱后,再动身去扑食猎物。

        黄云的存在,段凌天确实不知道。

        他现在毕竟只是下位神皇修为,哪怕实力强些,靠的也是剑道和掌控之道,哪怕是他的法则分身,其实也最多和一些众神位面原住民的血脉之力持平。

        当然,那些血脉之力较弱的人,在他的法则分身面前,还是没任何优势的。

        段凌天的神识,跟一般下位神皇没区别。

        哪怕扫视周围,中位神皇有意隐藏的话,他也发现不了。

        而这一点,段凌天自己心里也清楚。

        不过,他并不担心。

        因为,就算他发现不了中位神皇隐藏在暗处,可如若对方对他出手,他还是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并且做出反应。

        “算了,暂时放弃,继续走着,再猎杀几个太一宗神皇门人,便先离开吧……这一次进来,倒也得到了不小的历练,我的修为想要进一步突破,有极限神丹辅助的话,应该不会再存在瓶颈。”

        先前修为上遇到的瓶颈,在昔日杀了天龙宗白龙长老刘隐之后,便有了松动的迹象。

        后来,又遇到了一个太一宗的内宗长老,他在不动用剑道和掌控之道的情况下,与对方交手上千招,彻底将瓶颈打破!

        而在瓶颈被打破后,他便动用掌控之道强势出手,将对方杀死。

        那个太一宗的内宗长老,直到身死之前的那一刻,目光还是茫然不解的,显然是万万没想到,一个和他战了上千招还不分胜负的天龙宗神皇门人,能够在千招之后一击碾碎他的攻势,并且将他重伤,让他失去再战之力。

        “走吧。”

        虽然没打算继续融合剑道和掌控之道,但段凌天还是在原地凭借极限神丹修炼了几天,让体内的神力恢复到全盛时期后,方才睁开双眼,御空离开了石林。

        御空离开石林后,段凌天便开始向着天龙城神皇战场出口处往回走,准备在回去的路上碰碰运气,看是否能再遇到几个太一宗的神皇门人。

        “这段凌天,是打算回去?”

        暗处,在段凌天动身的同时,黄云也跟着动身了,紧跟在他的后面,心里暗自猜测道。

        天龙宗神皇战场出口所在的方向,他还是知道的。

        当然,距离那边越近,便越危险,这个他也知道,所以不管是他,还是太一宗的其他神皇门人,都不会轻易靠近那边。

        相对的,天龙宗的神皇门人,也不敢轻易靠近他们太一宗的神皇战场出口。

        “等几天……只要几天后,还没发现有人跟着他,便出手,将他抹杀!”

        已经等待了几天的黄云,在这个时候,反而是没一开始召集了,耐心的跟着段凌天,目光虽然锐利,但却没有一直盯着段凌天,时而扫向别处。

        这,也是担心段凌天察觉到他的目光。

        而段凌天,却并不知道这一切。

        一直到,六天以后。

        六天后,段凌天进入一片沙漠,入眼尽是金黄一片,看不到任何建筑物,也看不到任何除了黄沙以外的自然景象。

        “嗯?”

        进入沙漠约莫几个小时后,段凌天突然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猛然顿住身形,然后化作一道虚影。

        轰!!

        一声巨响,段凌天的虚影,直接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轰碎,随即一道身影,也随之显现而出,出现在段凌天瞬移落地的身侧。

        嗡!!

        一柄刀,宛如鬼魅一般,向着段凌天呼啸而来,转眼便笼罩在段凌天的身上,锋锐的刀芒,绽放出璀璨的光泽,在这黄沙遍地的沙漠中,仍然显得绚丽至极。

        这一瞬,段凌天来不及瞬移,身形一荡之间,迅速后撤,同时发出一声惊咦,“是你?”

        虽然及时撤离,但段凌天胸前的衣袍,还是被斩开了一条缝,就连健壮完美的胸膛处,都出现了一道血色刀痕。

        被斩伤了。

        不过,伤得不重,随着神力泛起,便愈合了,先是出现一道淡淡的刀痕,然后彻底消失,仿佛要从未出现过一般。

        只是皮肉伤。

        后撤之后,段凌天看着顿住身形,没再出手的中年男子,眼中闪过惊讶之色。

        “段凌天,没想到你的实力这么强!”

        忍耐了十余天,终于现身的黄云,目光冷冽盯着段凌天的同时,脸上也浮现出几分意外之色。

        若是天龙宗一般的下位神皇门人,如果只是一人,没人帮忙的话,面对他刚才的突袭,必死无疑!

        可段凌天这个刚突破成就下位神皇一年之人,面对他的突袭,却是只受了一点皮肉伤。

        “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段凌天也有些意外的看着眼前之人,对于这人,他印象深刻。

        “哼!我已经跟了你万里之遥!”

        黄云冷哼一声,“段凌天,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万里?”

        段凌天咧嘴一笑,“万里送人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