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907章 突如其来的袭杀

第3907章 突如其来的袭杀

        看到交战中的其中一人,顺着力量余威向着这边掠来,不管是段凌天,还是周围的其他人,都下意识的避让开来。

        当然,都没避让多远距离。

        哪怕是段凌天,也是如此。

        “这两人的实力,比之一般的内宗长老,恐怕都还要强些。”

        段凌天看着眼前不远处的中年,心里暗道。

        而不远处面容冷峻的中年,目光直视那落在远处的同样面容冷峻的青年,沉声喝道:“再来!”

        “好!”

        面容冷峻的青年闻言,身形一晃,便如同化作一道光,向着中年所在的这边急速掠来。

        片刻之后,已是距离中年没多远。

        这时,中年也动身了。

        轰!!

        在中年的身上,强大的神力席卷开来,融合了法则奥义的神力,铺散开来,如同刮起了一场龙卷风,肆虐八方。

        距离较近的修为较弱之人,都被这一阵风给吹飞了出去。

        修为较强的,也都往后退了几步。

        只有少数几个如段凌天一般的神皇,方才没有受到印象。

        然而,中年下一刻爆发的动作,还有那原本杀向中年的青年的动作,却又是令得包括段凌天在内的几个神皇一怔。

        砰!砰!

        伴随着两声仿佛惊天动地的巨响,不管是中年,还是青年,竟然齐齐转向,目标直指段凌天而去。

        原本交手没用任何神器的他们,在这一刻,一个取出了一柄上品神刀,一个取出了一柄上品神剑,齐齐杀向段凌天。

        他们的目光坚定,自始至终没有丝毫犹豫,动作也是如同行云流水,仿佛这一幕已经排练过许多遍一般。

        “他们要杀我!”

        段凌天率先回过神来,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随即就想要瞬移离开,但很快便发现,面容冷峻的中年擅长的也是空间法则,已经扰乱空间,让他没办法瞬移离开。

        “这两个家伙,恐怕早有预谋!”

        “他们是为杀我而来!”

        这一刻,如果段凌天还意识不到这一点,那他也就真的白活这么多年了。

        两个同一天进入天龙宗的中位神皇,现如今在天龙宗对他下杀手,明显是抱着必死之心……

        “上一次,他们看了我一眼,我还以为他们只是因为看延年哥,顺带看了我一眼……毕竟,那个青年,是延年哥亲自带来这帝战门人修炼之地的。”

        “现在看来,他们当时是在看我!”

        现在,段凌天没办法瞬移,而且哪怕他身负九十九条天脉,现在调动神力躲闪,恐怕也来不及,而且对方的攻势一样可以转向。

        “事发突然,哪怕是在场的黑龙长老和金龙长老,也要有时间反应……不等他们了,想杀我的人,我自己解决!”

        段凌天的目光,骤然转冷。

        这十年来,他的修为虽然没有太大进步,但空间法则,却已经更进一步……便是掌控之道,现在他也能更加完美的以空间法则的形式显现出来。

        神帝不出,无人能看出其中端倪。

        而天龙宗,显然是没有神帝的。

        “怎么回事?!”

        “天呐!他们这是要杀他?”

        “他们要杀这人?!”

        ……

        与此同时,附近的几个下位神皇,不只没有支援段凌天的意思,反而是纷纷后退开来,深怕两个中位神皇对段凌天出手的时候,殃及池鱼。

        他们都是在帝战期间加入天龙宗的帝战门人,都是下位神皇,且都没见过段凌天,所以不认识段凌天也正常。

        咻!!

        面容冷峻的青年一剑杀来,虚空震颤,如同流星般破空而过的剑芒,直指段凌天的眉心,且延伸出一股气机锁定了段凌天。

        嗡!!

        中年横刀而出,几道空间刀芒呼啸,令得段凌天身周四面八方的空间一阵摇曳,在干扰空间的同时,空间刀芒聚拢起来,如同化作刀芒牢狱,将段凌天困在里面。

        两个中位神皇,原本在切磋。

        可转眼间,却转移目标,突然向段凌天杀去。

        “那是段凌天!我在帝战位面和平城见过他!”

        “我们这些帝战门人中的两个中位神皇,竟然要杀段凌天?”

        “他们疯了吗?这里,不只有黑龙长老坐镇,还有金龙长老坐镇!”

        ……

        与此同时,那些早就后退的神王帝战门人,仓促间回过神来以后,脸色也是纷纷大变,显然都没想到眼前的局势会在转眼间发生如此夸张的变化。

        这种变化,用‘天翻地覆’来形容也不为过。

        “段凌天只是下位神皇,恐怕要被杀了!”

        “天妒英才!”

        “这两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不惜一死,也要在天龙宗杀段凌天?这是要用他们自己的性命,换取段凌天的命!”

        “两个中位神皇用命换段凌天一个下位神皇的一条命,听着是亏本买卖,可实际上却是大赚特赚!”

        ……

        不少回过神来的帝战门人的心里,齐齐闪过类似的念头。

        咻!!

        被刀芒牢狱囚禁的段凌天,同时也迎来了青年那仿佛汇聚一身力量于一点的剑,直掠他眉心而来,明显是想要将他一击杀死的剑。

        “死!!”

        中年低吼一声,刀芒进一步肆虐,向着段凌天围杀而来。

        与此同时,两声暴怒的惊喝声,也在段凌天腹背受敌的同时,适时的响起,传遍了大半个天龙宗。

        “住手!!”

        “你们找死!!”

        这两道声音,一道是坐镇帝战门人修炼之地的黑龙长老的声音,一道是坐镇帝战位面入口的金龙长老的声音。

        对于先前两个中位神皇的切磋,他们其实都没怎么关注,只是神识扫过,没察觉异样,便没再理会。

        而且,这两人,最近几年,经常一起切磋,也没出过什么问题。

        也正因如此,不管是坐镇帝战门人修炼之地的黑龙长老,还是坐镇帝战位面入口处的金龙长老,都没想到两人会突然转变目标,齐齐杀向刚经过帝战门人修炼之地的段凌天。

        段凌天到的时候,他们便都发现了,还关注了一下,方才转移注意力。

        毕竟,周围一带都需要他们巡视,不可能一直将注意力放在段凌天的身上,哪怕段凌天的出色,让他们也对段凌天充满好奇。

        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刚转移注意力没多久,两个原本在切磋中的中位神皇,突然向段凌天下杀手。

        一切来得太快,快得他们都完全来不及反应过来。

        金龙长老距离更远,但因为实力比黑龙长老强,所以还是在黑龙长老反应过来的同时,齐齐反映了过来。

        砰!!

        轰!!

        然后,两人几乎在同时出手,两道威势凌人的力量,破空袭来,特别是金龙长老的手段,从天而落,仿佛遮天蔽日,继而凝聚成两道剑芒,杀向对段凌天下杀手的两人。

        此时此刻,他们虽然同时出手,但眼中却流露出了几分不忍之色。

        因为,他们都觉得,来不及了。

        他们反应虽然算快,但出手却还是晚了,哪怕他们顺利杀死了两人,两人也足以在让他们的攻势降临之前,顺利杀死段凌天。

        哗!!

        哗啦啦!!

        ……

        在金龙长老和黑龙长老反应过来,出手之前的刹那,段凌天体内的神力,便已经破体而出,空间法则奥义如影随形而至,一柄上品神剑,也适时的出现在段凌天的身前。

        同时,一道铠甲虚影,显现而出,正是段凌天催动的一件中品防御神器,虽然不可能拦下眼前两人的攻势,但却也足以缓冲一些。

        “掌控!”

        然后,在刀剑覆身,千钧一发之际,段凌天心中念头一动,顿时他身体周围的空间,一阵剧烈震荡起来。

        空间,更以微乎其微的痕迹在律动,且律动的频率之快,哪怕是现如今在关注战场的金龙长老,也没察觉。

        更别说是黑龙长老和两个对段凌天下杀手的中位神皇。

        “死!!”

        中年青年两人此刻不只面容冷峻,眼中也没不蕴含任何感情,仿佛不管是段凌天死,还是他们被杀,都无所谓一般。

        至于金龙长老和黑龙长老后面的攻势,他们也是完全无视。

        仍然全身心投入击杀段凌天!

        仿佛不杀死段凌天,便不会善罢甘休一般!

        轰!!

        轰隆隆!!

        ……

        阵阵巨响,很快便在处于空间风暴中的段凌天身体周围传扬,震耳欲聋,同时在场旁观之人一个个心中都暗自叹了口气。

        “段凌天,天龙宗当代最耀眼的绝世天才,今日要殒落了。”

        “段凌天这等天才,哪怕放在东岭府层面上,也是一等一的顶尖天才……只可惜,天妒英才,今日却死在了这里。”

        “这两人,完全是在拼命杀段凌天……这是有多大仇?”

        ……

        此时此刻,不只是在场旁观的一群人,哪怕是金龙长老和黑龙长老,也都觉得段凌天必死无疑。

        “小家伙,我能为你做的,便是杀了他们,为你报仇。”

        金龙长老,一个身穿道袍的鹤发童颜老人,身形显现在虚空之中,目视下方,轻声叹了口气。

        在他的身后,一个腰间悬挂着黑龙令牌的黑衣中年,也适时的显现出身形,几乎在同时叹息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