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891章 地冥长老之死

第3891章 地冥长老之死

        “杀我?”

        听到太一宗地冥长老黄云峰的话,面对黄云峰来势汹汹的一击,段凌天愕然。

        他看着,就那么像是软柿子吗?

        还真把他当普通下位神皇了?

        刹那间,段凌天目光一冷,随即抬手取出一柄上品神剑,隔空一指,顿时空间风暴凝聚压缩成一道剑芒,带着锋锐无匹的气息掠出。

        咻!!

        一剑杀出,仿佛能穿透一切,在空中留下一道清脆的剑鸣声。

        “螳臂当车!”

        眼光余光扫到段凌天出手,黄云峰心里只有这个想法。

        在他看来,只不过是一个下位神皇,哪怕再怎么拼命,也不可能抵挡得住他的那一击。

        他那一击,在下位神皇没能及时避开的情况下,足以杀死绝大多数下位神皇。

        砰!!

        直到一声巨响传来,他发现他那一击竟然被那个他看不起的下位神皇粉碎,并且后者在粉碎攻势,向着他掠杀而来的时候,他的脸色才彻底变了。

        “怎么可能?!”

        “你到底是什么人?!”

        也由不得黄云峰不色变,据他所知,在天龙宗,还没有听说哪个下位神皇,有媲美中位神皇的实力。

        就刚才这下位神皇施展的一剑,已经足以媲美中位神皇出手。

        ‘“难道是……”

        突然之间,黄云峰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名字:

        段凌天!

        “你是段凌天?!”

        看着向着自己飞掠而来的紫衣青年,黄云峰面色阴沉的问道。

        而段凌天听到黄云峰的话,也是淡淡一笑,“真没想到,太一宗的地冥长老,还能知道我段凌天的名字,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果然是你!”

        黄云峰瞳孔一阵急剧收缩,还没来及再次开口,东方延年的攻势,让得他只能闭上嘴。

        “黄云峰长老,当着我的面,还能那么轻松……看来,我给你的压力不够啊。”

        东方延年戏虐笑了一声,随即身上力量再次爆发,一时让得黄云峰更加手忙脚乱。

        特别是在段凌天也跟着出手,和东方延年联手对付他以后,他更是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内心一阵绝望。

        东方延年的实力,不弱于他。

        论单打独斗,他不怕东方延年。

        可现在,东方延年却并没有和他硬碰硬,更多的只是在牵制他,让得他有一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自始至终都在被东方延年带节奏。

        咻!咻!咻!咻!咻!

        ……

        段凌天加入战局,直接对黄云峰施展攻击,攻击强度也不用太夸张,就堪比一般中位神皇的攻势就行。

        然而,就是这等强度的攻势,令得黄云峰多次色变,更在抵御了多次后,出声厉喝威胁段凌天,“段凌天,你再敢出手,拼着被东方延年击伤,我也必杀你!”

        段凌天还没开口,东方延年已经冷笑出声,“黄云峰,你太高看自己了。”

        “你若对他出手,将后背交给我,你必死无疑!”

        东方延年语气间,带着几分不屑。

        东方延年的话,无疑是戳中了黄云峰的痛楚,一时黄云峰的脸色也是变得无比的难看,因为东方延年说的是事实。

        现在,他可以在和东方延年交锋的时候,找机会对段凌天出手。

        但出手的攻势强度,最多也就和先前相当,威胁不到段凌天。

        再强大的攻势,也不是不能施展出来,而是一旦施展出来,将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东方延年,以东方延年的实力,利用那个机会,十之八九能将他杀死!

        片刻之后,在段凌天和东方延年联手压迫下,黄云峰险象环生,脸色也变得苍白了许多,毫无血色。

        “云峰哥救我!”

        突然之间,一声急促的悲呼声从远处传来,极其的急切和凄厉。

        砰!!

        伴随而来的,还有一声巨响。

        当段凌天三人下意识看去,正好看到薛海川将那太一宗新晋地冥长老沙云杰杀死的一幕……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薛海川用的招数,不会超过十招。

        “云杰!”

        黄云峰脸色大变,瞳孔急剧收缩,面露悲凄之色。

        沙云杰,和他是同一批被太一宗招入门下的门人弟子,而他们两人,也是那一批‘云’字辈孤儿弟子中走出来的最出色的两人。

        一路走来,他和沙云杰的关系,与亲兄弟无异。

        帝战位面开启后,他便跟刚成为地冥长老的沙云杰约好,一起进帝战位面神皇战场去猎杀天龙宗门人弟子。

        然而,帝战位面开启后,沙云杰却正好在闭关,而他闲不住,便约了一个资历较老且和他关系较好的白龙长老同行。

        那一次同行,遇到了薛海川,本以为两人联手能杀死薛海川,却没想到被薛海川反杀一人,而他也只能逃走。

        这是他第二次进神皇战场。

        这一次,正是和沙云杰一起进来的,且在进来之前,就想着这一次要多杀几个天龙宗神皇门人,为上一次死在薛海川手里的那位地冥长老报仇。

        一开始,还算顺利,他们遇到了一个天龙宗的下位神皇门人,顺利将他杀死。

        本以为接下来的一路,都能那般顺利。

        却没想到,再次遇到了薛海川,而且薛海川的身边还有另外一个实力不弱于他的白龙长老东方延年。

        另外,还有一个实力足以堪比中位神皇的下位神皇门人,段凌天。

        现在,亲眼目睹沙云杰被杀死,薛海川连战利品都没去收取,直接向着而自己这边掠来,黄云峰脸色一变再变。

        最后,他面色狰狞道:“既然你们执意要将我赶尽杀绝,那我在死前,便拉一个垫背的!”

        黄云峰爆吼一声过后,身上神力席卷而起,法则奥义融入其中,同时一件神器铠甲虚影也显现而出。

        下一刻,他不再搭理东方延年,直接向着段凌天杀去。

        而面对来势汹汹的黄云峰,段凌天一个瞬移,便向着薛海川来的方向移了过去,两个瞬移之后,便到了薛海川的身后。

        “不——”

        眼见段凌天没有再像之前一般傻傻的立在那里,瞪着他攻势的降临,反而是往薛海川身后逃,黄云峰眼中露出浓浓的不甘之色。

        然而,再不甘也没用。

        在段凌天瞬移到安全处以后,薛海川动身,转眼便到了黄云峰的身前,向黄云峰发起攻势。

        面对来势汹汹的薛海川,再察觉到身后迅速赶来的东方延年,黄云峰便知道,他今日凶多吉少,除非现在有太一宗的其他地冥长老到来,他或许还能留下一名。

        而且,必须是那种实力比较强大的地冥长老,而非沙云杰这种新晋地冥长老。

        只可惜,黄云峰最终还是没有等来救星。

        他,在薛海川和东方延年的联手之下,只坚持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便被东方延年一击重伤,然后死在了薛海川的手下。

        “同为太一宗的地冥长老,这差距也太大了。”

        后来一直在旁观的段凌天,眼看黄云峰身死道消,心里也忍不住感叹,“若是那沙云杰,我底牌尽出,有十足把握杀死他。”

        “可这黄云峰……哪怕我底牌全出,也不一定能顺利将他杀死灭口。”

        今日,段凌天才算是真正见识到太一宗的地冥长老的实力,而在天龙宗内,应该也有不少白龙长老有不弱于对方的实力。

        不说别人,就说薛海川和东方延年,便不弱于黄云峰。

        “小天,你收着,到时一起去换取战功。”

        这一次,杀死两个白龙长老,他们的身份徽章换取的战功,由段凌天三人平分,而薛海川两人的暂借给段凌天。

        至于他们留下的神器、纳戒,却是归薛海川和东方延年所有。

        不过,两人拿下两人的纳戒后,还是取出了里面的东西,问段凌天是否有需要的……

        段凌天看了一眼,沙云杰的纳戒里面的东西,他都不感兴趣。

        倒是黄云峰的纳戒里面的东西,有一株药材,正是段凌天急需的一种炼制皇级神丹的主药材。

        这株药,不只和平城换不到,便是天龙宗也没有。

        却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了。

        “海川哥,这株药借我。”

        段凌天指着他需要的药材,说道。

        “这是……汨罗花。”

        薛海川看了段凌天手指的药材一眼,随即有些惊讶的问段凌天,“小天,你都能炼制皇级神丹了?”

        汨罗花,是一些珍稀皇级神丹的主药材,也可以作为地级神丹的辅药。

        “嗯。”

        段凌天点头。

        “哈哈……那我可要恭喜你了。”

        薛海川笑道:“至于这汨罗花,直接给你就行了,无需说借……”

        眼见段凌天似乎想拒绝,薛海川又道:“说起来,刚才你也不是没出力。那黄云峰,不是对你出手了吗?你还挡下了他的攻击。”

        “后来,他还要追杀你,可以说是给你造成了不小的心理负担。”

        “这株汨罗花,便算是你的战利品。”

        薛海川说到这,看向东方延年,“你没意见吧?”

        东方延年闻言,没好气的瞪了薛海川一眼,“你要是答应小天借给他,我还觉得你小心眼……小天要,给他便是。”

        “这东西,留在我们手里也没什么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