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882章 眼神杀人

第3882章 眼神杀人

        昔日销声匿迹多年的前寂灭天天帝风轻扬,于昔日旧部,天莽仙帝孟罗等人的拥护下,强势回归寂灭天天帝宫。

        已然换主的寂灭天天帝宫,但凡有人敢动身、出手阻拦,无一例外,全部身死道消。

        天莽仙帝孟罗,蛰伏多年,等待心中唯一的天帝大人归来的同时,也没放下修炼,实力较之当年更上一层楼!

        他一人,仿佛可挡千军万马。

        寂灭天天帝宫内出来之人,但凡露出了些许敌意的,无一人能在他手里活过一拳。

        砰!!

        又是一拳,孟罗拳上浮现的拳罡,打进一个仙帝体内,瞬间将其爆成血雾。

        “是天莽仙帝孟罗!”

        “前寂灭天天帝风轻扬麾下第一猛将,孟罗!”

        ……

        天帝宫山门之内,原本想要动身而出的一群仙帝,眼见孟罗如同杀神般降临,一拳杀一人,衣飘不染血,一个个都是心惊胆颤,许久不敢再有人走出去。

        “孟罗!”

        突然之间,天帝宫山门之内,一道厉喝声传来,“你杀我封号神殿仙帝,便是风轻扬归来,也保不住你!”

        伴随着这一声厉喝声御空走出的,是一个脚踩巨剑御空而出的魁梧中年,身材与孟罗相差不多,虎眉怒目,很是威风。

        “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便是封号神殿的天剑仙帝严天南吧?”

        孟罗看到来人,目光陡然亮起。

        天剑仙帝,也是寂灭天封号神殿分殿副殿主,名为‘严天南’,号称寂灭天第二剑仙,在寂灭天剑仙中的实力,仅次于昔日的寂灭天天帝风轻扬。

        而在风轻扬成神之后,他便被公认为寂灭天第一剑仙。

        当然,风轻扬的‘无敌剑仙’称号,他却是没资格获取。

        因为,寂灭天内或许没剑仙能胜他,但还是有那么几个剑仙,能和他战得势均力敌。

        不过,因为那几个剑仙凭借了很多其他手段,而他纯粹用剑,所以他还是被公认为第一剑仙。

        至于风轻扬,一人一剑,横扫寂灭天无敌手!

        这才被寂灭天之人公认为‘无敌剑仙’。

        “早就想和你严天南一战,但一直没有机会,今日正好见识见识你这位封号神殿副殿主的实力!”

        孟罗轻喝一声,眼中燃起战意,直接冲上前去,主动出手。

        而严天南,见孟罗杀来,也不敢怠慢,面色凝重的出手抵御……天莽仙帝孟罗之名,他也是早已如雷贯耳。

        呼!

        与此同时,风轻扬,也飘然落下,凌空立在最前面,带着火老等人,遥遥的观望着孟罗和严天南的一战。

        “孟罗这家伙,这些年估计也憋坏了。”

        风轻扬摇头一笑。

        紧跟在风轻扬身后的火老,笑着点头,“孟罗大人,一直都是这么干脆。不过,这天剑仙帝严天南,也不是简单人物。”

        两人开口之间,孟罗已和对方交上了手,且战得不分上下。

        转瞬之间,两人便交手上百招,无人露出败象,俨然势均力敌,而且看两人的出手,明显都是再无保留。

        “孟罗,回来吧。”

        这时,风轻扬开口了,语气淡然无比,“你和他,实力也就在伯仲之间,继续战下去,也无意义。”

        随着风轻扬话音落下,孟罗一个闪身,便脱离了战圈,然后回到了风轻扬的身后,同时遥遥的看着严天南,“天剑仙帝,果然名不虚传!”

        “天莽仙帝,确实有几把刷子!”

        见孟罗就这么不打了,严天南眸光一凝,随即收剑而立。

        话音落下,他又看向风轻扬,微微拱手道:“严天南,见过风轻扬大人。”

        他并没有称呼风轻扬为天帝。

        而听到他对风轻扬的称呼,孟罗面色一沉,便是火老等一众昔日寂灭天天帝宫旧部仙帝的脸色,也都变了。

        “你要阻我?”

        风轻扬目光平静的看着凌空立在寂灭天天帝宫山门前的严天南,语气之淡漠,就好像在说着再平常不过的话一般。

        “风轻扬大人。”

        严天南面色一凝说道:“寂灭天天帝宫,暂由我们封号神殿接手……你想回归寂灭天天帝宫,重新执掌寂灭天,需要等我封号神殿主殿殿主的命令。”

        “现如今,寂灭天当代天帝,还有我们封号神殿寂灭天分殿殿主,已经去主殿,告知殿主有关你回归至事。”

        “所以,还请风轻扬大人稍等。”

        严天南此话一出,风轻扬忍不住一怔,听封号神殿主殿殿主命令?

        就那吴鸿青?

        而先前就已经听过风轻扬说,杀封号神殿主殿殿主如杀狗的孟罗和火老,此时脸色也是非常精彩。

        孟罗看向严天南,冷笑出声,“严天南,你们那封号神殿主殿的殿主,还没资格对天帝大人发号施令!”

        严天南怒视孟罗,“孟罗,我虽然很难胜你,但你亵渎我封号神殿主殿殿主大人,我不介意再与你拼死一战!”

        “你以为我怕你?”

        孟罗冷笑。

        就在孟罗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风轻扬已经微微抬手,制止了孟罗,而孟罗这时也没再出声。

        “你要阻我?”

        风轻扬目光平静直视严天南,仍然是这么一句询问的话语,但此刻风轻扬的目光深处,却隐约跳动起一缕寒意。

        被风轻扬这般注视的严天南,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但却还是面色一正,一动不动,“还请风轻扬大人等候殿主大人的命令。”

        几乎在严天南话音落下瞬间,风轻扬的一双眸子,陡然掠出两道精光,于前方虚空隐于无形。

        下一刻。

        众目睽睽之下。

        原本被严天南背负在身后的巨剑,顷刻间破空出鞘,然后竟是对着严天南当头落下。

        而在这个过程中,严天南整个人都是一动不动。

        下一瞬。

        砰!!

        一声巨响,严天南的仙器巨剑对着他本人当头落下,如同巍峨巨山轰然而落,顷刻间将其整个人轰杀,化作漫天血雾。

        更加可怕的是……

        严天南的仙器巨剑,一件帝品仙器,竟然在虚空中猛然爆裂开来,同时里面传来一声绝望的悲呼,“大人饶……”

        这,显然是仙剑剑灵的声音。

        然而,剑灵话没说完,仙剑便已经支离破碎,至于剑灵明显也是不可能继续活着。

        “咕噜。”

        看到这一幕,火老忍不住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心下一阵发寒。

        想当年,他便曾经是一件名为七宝玲珑塔的帝品仙器的器灵,严天南的帝品仙剑剑灵顷刻间被杀死,让他感受到了作为器灵的无奈。

        仙器毁,器灵灭。

        除非出手毁掉仙器之人,愿意为其另寻仙器作为其中宿主。

        但,那样的强者,又岂会在乎一个小小器灵的生死?

        一时间,火老再次看向眼前青年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感激,正因为对方,他才能从那七宝玲珑塔脱身而出,重塑肉身,不再为仙器器灵。

        “风天帝手下留情!”

        而几乎在严天南殒落的瞬间,一道急促的声音,自寂灭天天帝宫深处遥遥的传来,且在声音传来的同时,两道身影闪现而出。

        正是刚从封号神殿主殿所在位面回来的寂灭天现任天帝,还有封号神殿寂灭天分殿殿主。

        此时此刻,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他们都没想到,自己刚通过传送阵过来,便正好赶上了风轻扬对严天南出手,他们第一时间开口求情,但却还是晚了。

        转瞬之间,严天南身死道消。

        更可怕的是,便是严天南的那柄拥有器灵的帝品仙剑,也被彻底毁掉,连器灵都没能幸免。

        “你们二人,也要阻我去路?”

        风轻扬深深的看了眼前寂灭天天帝宫山门前虚空中的两人一眼,语气淡淡的问道。

        而听到风轻扬这话,两人脸色瞬息大变,然后慌忙闪让到一旁,让开了一条路。

        同时,寂灭天现任天帝,来自封号神殿主殿的封号仙帝,慌忙高声开口,声音传遍寂灭天天帝宫上下,“从今日起,寂灭天天帝宫,重新由无敌剑仙风轻扬天帝执掌!”

        “所有封号神殿之人,撤离寂灭天天帝宫!”

        “这,也是主殿殿主大人的命令!”

        他这一开口,顿时寂灭天天帝宫内一群人蜂拥而出,纷纷离开。

        开什么玩笑!

        连他们封号神殿主殿殿主都亲自开口,要将寂灭天天帝宫还给昔日的寂灭天天帝风轻扬,他们岂敢继续鸠占鹊巢?

        而且,他们前一刻也收到了消息,连他们封号神殿寂灭天分殿的副殿主,人称‘天剑仙帝’的严天南,都被风轻扬一个眼神杀了,连帝品仙剑连带剑灵也毁了。

        刚才,他们正是因为听说风轻扬眼神能杀人,才发了一下呆。

        现在,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寂灭天现任天帝,他们‘队长’的话,顿时也是慌忙回过神来,慌忙离开了寂灭天天帝宫。

        寂灭天现任天帝,是封号神殿主殿位面的一支巡逻队的队长,现如今在寂灭天天帝宫的人,都是他手下的人。

        “风天帝。”

        在人都出来以后,寂灭天现任天帝,看向风轻扬,脸上挤满笑容,“我也是奉命行事,为风天帝暂时代管寂灭天天帝宫。”

        “现在,风天帝回来了,一切物归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