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868章 执法殿

第3868章 执法殿

        在第三次催动禁忌血脉之力对段凌天出手,却没杀死段凌天的时候,匡天正便知道,他失手了。

        没杀死段凌天,却仍然要搭上自己的性命。

        他心中不甘、愤懑,却又无可奈何。

        “值得吗?”

        听到段凌天的话,匡天正面色一阵变幻。

        现在,他都不敢说,他想杀段凌天,是为了给昔日殒落的那个门下小弟子楚寒报仇,还是因为担心段凌天日后成长起来秋后算账。

        或许,后者更多吧。

        毕竟,在此之前,他也曾经后悔过,昔日不该在明知道令狐世家的护族大阵不俗的情况下,还在令狐世家对段凌天出手。

        那一次,不只没有伤到段凌天分毫,还彻底和段凌天结下了死仇。

        “匡天正长老。”

        眼见匡天正脸色变幻,却没有理会自己,段凌天眼中浮现几分戏虐之色,同时传音说道:“实话告诉你吧……你那弟子楚寒,确实是死在我的手里。”

        听到段凌天这话,匡天正却只是看了段凌天一眼,心如死水的他,也没因为段凌天的这话,而兴起任何波澜。

        因为,自始至终,他虽然不敢确认自己门下弟子楚寒是否死于段凌天之手,但却一直当是段凌天杀了楚寒。

        所以,听到段凌天承认,他不只没有愤怒,同时也没有惊讶。

        与此同时,段凌天继续说道:“你应该不知道……我和他是如何结仇的吧?”

        这一刻,匡天正的目光,终于有了些许变化。

        见此,段凌天直言不讳道:“我和他,其实并无仇恨,哪怕在他死在我手里的那一刻,我和他也没有仇恨。”

        “当时,我和他,同时找到了一处机缘……只是,那机缘,我们二人,注定只有一人能获得。”

        “我想杀他,他也想杀我……不过,我侥幸技高一筹,所以,死的是他,不是我。”

        说到这里,段凌天不难看到匡天正眼中闪过的厉芒,他也不理会,继续说道:“也正是因为那一次从楚寒手中夺得的机缘,让我能在突破到上位神王没多久之后,突破成就下位神皇。”

        “要不然,我虽然迅速突破到了上位神王,且服用过通皇神丹,接下来没有十几年几十年的时间,还是不可能步入神皇之境。”

        “匡天正长老……说起来,我还要感谢楚寒,若非他技不如我,我还得不到那机缘。”

        “而如果我得不到那机缘,今日你出手,我必死无疑!”

        “可惜,可惜啊……”

        段凌天一番话说到后来,原本因为知道自己必死,已经万念俱灰的匡天正,被气得双眸瞪直,死死盯住段凌天,传音厉吼道:“段凌天,就算这一次我匡天正栽了,你也活不了多久。”

        “不用多久,你也得来陪我和楚寒!”

        在万念俱灰的状态下,匡天正还被激怒,可见段凌天一番话对他的刺激有多大。

        “你们恐怕是没机会等到了。”

        段凌天不屑一顾的说道。

        这时,气恼了一阵的匡天正,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再也奈何不了段凌天,也没再和段凌天纠缠,传音将刚从段凌天口中知道的事情,传讯告知了副宗主薛明志。

        “他曾经和楚寒一起遇到一场机缘,杀了楚寒,得到了那机缘,所以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突破到神皇之境?”

        刚才,得知段凌天突破到神皇之境后,薛明志便知道,匡天正很可能要失手。

        最后,果然如他所想的一般。

        不过,得知匡天正最后动用了禁忌血脉之力以后,他却又是没有责怪匡天正,因为他知道匡天正尽力了。

        在那种情况下,少有下位神皇能挡住那一击。

        可段凌天却挡下了。

        这也说明,段凌天虽然是刚突破到神皇之境,却不是一般的下位神皇,实力就算不如中位神皇,也直追中位神皇!

        “我还以为他能炼制极限皇级神丹……不是就好。”

        薛明志松了口气。

        他还真担心,段凌天能炼制出极限皇级神丹,一旦段凌天能炼制极限皇级神丹的消息传扬出去,恐怕东岭府三大顶尖神帝级势力的领袖,都得亲自过来邀请段凌天。

        甚至于,东岭府外的更强大的势力,如若收到消息,也可能会来邀请段凌天。

        到时候,只要段凌天一句话,哪怕他是天龙宗副宗主,也必死无疑!

        如果段凌天知道薛明志现在的想法,虽然不意外,却仍然会嗤之以鼻。

        炼制极限皇级神丹,自然能让他扬名立万。

        但,同时也可能遭来莫大灾劫。

        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神皇,空有一身逆天的炼丹手段,若所有人都对他礼敬倒也罢了,就怕一些强者想要将他囚禁,视为奴隶,强迫他炼丹。

        在众神位面,不乏一些炼丹手段高深,却被人奴役的‘丹奴’。

        这些丹奴,往往都是一身实力跟不上炼丹手段的存在。

        正因为不想成为丹奴,所以,段凌天刚才在展现实力之后,也在和匡天正的交流中,有意无意透露出,自己是因为昔日和楚寒争抢的机缘,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突破到神皇之境。

        否则,肯定会有人怀疑他能炼制极限皇级神丹。

        “副宗主大人。”

        匡天正传讯沉声郑重说道:“到了执法殿,我便命不久矣……在这里,我有几句话,希望副宗主大人能重视。”

        “你说。”

        薛明志耐心开口,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也想知道,匡天正在临死之前,想对他说些什么。

        与此同时,匡天正继续说道:“段凌天此人,虽年轻,但行事却极其老辣,哪怕寻常万岁之人,都未必能在这方面及得上他。”

        “从上次我设计丁炎诱他出去,他只是分身出去,随后分身殒灭后,便果断去了薛海川那里避难,便不难看出来。”

        “他对危机,仿佛有着一种敏锐的直觉。”

        “而如果只是直觉,倒也罢了,毕竟直觉不可能一直这么准……而我觉得,那应该不是他的直觉,而是他的猜测、推算。”

        “后来,你虽然想方设法引走了薛海川,他也没跟着薛海川进帝战位面,却还是给自己留了后路……去了司空供奉那里,让我们对他无可奈何。”

        “这一次,他独自一人大摇大摆出来,再见到我现身对他下杀手后,也没有丝毫的惊讶和慌乱……我怀疑,他猜到了我会对他出手!”

        “或许,他这一次出来,就是为了诱我出手。”

        说到后来,匡天正的语气,也变得阴沉了许多,“听闻他是从诸天位面来的……就他的行事来看,他不是诸天位面中的那种有大背景的宗门弟子或世家弟子,更像是一个一路摸爬滚打才有今日的没什么背景之人。”

        “说这么说,我其实也没别的意思……”

        “我就是想提醒副宗主大人你,日后除非有十足把握,否则最好不要轻易对他出手,要不然可能会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一次,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匡天正说完这些话后,便没再多发一言。

        而薛明志,则陷入了沉默。

        他能成为天龙宗副宗主,论聪慧,就算不说比匡天正高多少,却也绝对不会低。

        听完匡天正的一番话,他甚至在刹那之间兴起了和段凌天化敌为友的念头……但,转念一想,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现在的他,好像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今日之事,虽说是匡天正出手,他自始至终都没现身。

        但,以段凌天的聪慧,眼见当值那一片区域的黑龙长老迟迟没有现身,不难猜测到是他在暗中做了一些小动作。

        “刚突破成就神皇,便有这等实力……再给他一些时间,或许连我都奈何不了他了。”

        “甚至于,再多给他一些时间,我都将被他甩在后面。”

        “匡天正劝我不能轻举妄动……但,一日不轻举妄动,两日不轻举妄动,何时才能除掉他?”

        “有时候,不是轻举妄动不轻举妄动的问题,而是不能不动的问题。”

        “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机会击杀他!”

        在段凌天和匡天正两人被带到天龙宗执法殿的同时,薛明志也发了一道传讯出去。

        这传讯,并非传给天龙宗驻地内的任何一人,而是发向天龙宗驻地之外,发给他当年在外面结识的一位好友。

        “我需要两个中位神皇之境的死士……你帮我想想办法。”

        这是薛明志发出去的第一道传讯。

        然后,薛明志又发出了第二道传讯,“哪怕代价再大,只要我薛明志出得起,我都要。”

        ……

        执法殿。

        段凌天和薛明志被带到执法殿后,执法殿的人,便开始查阅天龙宗护宗大阵内蕴含的镜像阵法,将当时的情景重新看了一遍。

        然后,发给了暂时不在执法殿的一位副殿主,一个黑龙长老。

        至于执法殿殿主,是天龙宗的几位金龙长老之一,最近正在帝战位面天龙城当值,并不在场。

        “宗主……”

        而执法殿的这位副殿主,在确认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后,第一时间传讯找上了天龙宗宗主,龙擎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