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867章 值得吗?

第3867章 值得吗?

        血脉之力,是众神位面原住民特有。

        匡天正也有。

        而且,匡天正的血脉之力,和大多数人的血脉之力不一样。

        很多人的血脉之力,都只有一个特性,而匡天正的血脉之力却并非如此,足足有两个特性。

        其中一个特性,是在内敛的情况下,提升自身的力量。

        另外一个特性,则是拼着碎裂体内一半天脉杀敌,可以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但一击之后,也会因此重伤,实力削减一半不止。

        后面这种特性,属于拼命打法,匡天正这一生活了几万年,也只用过两次,都是关键时刻、生死一线使用。

        而且,都运气好,拼死了对手,虽然自己也因此重伤,但花费了多年时间,还是将体内损伤的一半天脉给修复了。

        “没有别的办法了。”

        “只能拼死尽力杀他!”

        在段凌天躲过自己的第一击偷袭的时候,匡天正便知道,段凌天已经突破成就了神皇,若非如此,不可能及时瞬移躲过他那一击。

        而且,瞬移的段凌天,也暴露出了他那下位神皇之境的神力。

        那一刻,匡天正便明白,自己和薛明志赌输了,基本上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段凌天,果然突破成就了神皇!

        后来的又一次交锋,更让他意识到了一件惊人的事情:

        段凌天,不只突破成就了下位神皇,而且竟然已经巩固了一身下位神皇的修为,否则不可能那般从容应付他的全力一击!

        最后一个呼吸的时间。

        匡天正明白,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若这一击再失手,即便段凌天不是他的对手,他也会被赶过来的白龙长老擒拿!

        到时候,再无杀段凌天的机会。

        所以,他直接催动了自身血脉之力的第二种特性,碎裂体内一半天脉,爆发出比之前强大几成的力量。

        当然,这股力量持续不了多久。

        现在他这般爆发,更是只能保证接下来的一击有这等威力。

        “段凌天,你必死!!”

        浑身上下血气缠绕的匡天正,一声暴喝之间,身形一晃,随手一拉,一道璀璨的光刃,随着他手中上品神器绽放而出,在空气间荡过之时,更是仿佛能撕裂空间,令得空间都为之一颤。

        再然后,这一道光刃,分作四面八方,交织成一张巨大的刀王,仿佛遮天蔽日,向着段凌天当头笼罩而落。

        速度之快,段凌天想再次奋力瞬移,都有些来不及。

        “住手!!”

        “匡天正,你想死吗?!”

        ……

        在匡天正爆发的时候,远处几道愤怒的声音,也适时的传来,正是那几个白龙长老的声音,声音不只愤怒,而且充满了焦急。

        要是有人在他们负责巡视的区域内被杀死,率先出手之人必死无疑,他们也难辞其咎。

        特别是现在帝战位面开启。

        宗门,很可能会给他们下达不杀死一个实力等同于他们的太一宗长老,便不允许他们离开神皇战场的命令。

        而这,无疑是一件凶险万分之事。

        “竟然还有这手段。”

        段凌天惊叹一声,来不及再次瞬移的他,身上一道身影窜出,赫然是另外一个‘段凌天’。

        这‘段凌天’,冲天而起,然后化作一道炽热的光芒,爆散了开来。

        可怕的空间风暴,随之席卷开来。

        同一时间,段凌天本人,也急忙取出上品神剑,剑随心走,在体表之外形成一层防御,甚至连之前得到的战利品,一件中品防御神器,也被他祭了出来。

        砰!!

        一声巨响,却是段凌天的空间法则分身自爆产生的力量,一定程度上阻挡了匡天正拼命全力出手的一部分力量。

        砰!!

        又一声巨响,匡天正的余力拍打在段凌天的中品防御神器之上,顿时中品防御神器光芒湮灭,甚至铠甲上都出现了一道道狰狞的裂缝,完好的防御神器,刹那间被毁坏。

        再然后。

        轰!!

        轰隆隆!!

        ……

        段凌天最后的手段与匡天正的后继余力拼杀,短暂交锋后,还是败下阵来,但此时匡天正的力量,也已经所剩无几。

        正是这所剩无几的力量,落在段凌天的身上,‘砰’一声将段凌天狠狠的轰飞了出去。

        “哇——”

        段凌天张嘴吐出一大口淤血,好不容易顿住身形之时,也是只觉得一阵头昏眼花,浑身上下有种散架的感觉。

        “大意了。”

        段凌天心中叹息一声,他万万没想到匡天正有这等实力,就匡天正这最后一击,放眼偌大一个天龙宗,恐怕再无第二个内宗长老能施展出来。

        “不可能!!”

        同一时间,见段凌天没死的匡天正,脸色瞬间苍白一片,同时口中也不断咳血,体内一半天脉被碎,他现在相当于身负重伤。

        再无能力去追杀段凌天。

        当然,现在即便他有能力去追杀段凌天,也没机会了。

        呼!呼!呼!

        三道身影,出现在匡天正的周围,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这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便是他们的腰间,都悬挂着一枚白龙长老身份令牌,显然都是天龙宗的白龙长老。

        他们先是看了一眼重伤的匡天正,然后又回头看了一眼同样重伤的段凌天,其中一人眼中多出了几分不可思议。

        刚才,他们只认出了匡天正,并没有认出匡天正在对谁出手。

        现在,看到段凌天,他们当中的一人,却是认出了段凌天……

        “这是段凌天!”

        这个白龙长老认出段凌天后,传音对另外两个白龙长老说道。

        而两人在听说眼前的紫衣青年是段凌天以后,也都有些发懵,“段凌天?!”

        在他们的印象里,段凌天虽然是天龙宗内最强大的神王,但神王毕竟只是神王,再强大,也最多直追下位神皇。

        刚才,匡天正最后一击的威力,哪怕是天龙宗内的下位神皇,也未必有人能正面接下。

        除非是那种可以越阶对敌的下位神皇,否则,绝对很少有下位神皇能在那一击之下全身而退。

        可现在,段凌天却退下了。

        虽然明显受了伤,但仍然是全身而退。

        呼!

        一道劲风扫过,紧跟着一个身穿天蓝色长袍的白发老人现身,这个老人一出现,先一步到场的三个白龙长老,便纷纷向他躬身行礼,“黄长老。”

        这个老人,腰间悬挂着的身份令牌,正是黑龙长老令牌。

        而他,也正是最近当值负责巡视游龙山脉和旁边另外一条山脉的黑龙长老,至于三个白龙长老,则算是他的副手。

        “把他们两人擒下,带去执法殿。”

        白发老人现身之后,目光冷漠的扫了匡天正一眼,然后又看了段凌天一眼,随后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对三个白龙长老说道。

        “是。”

        三个白龙长老应声,然后两人走向匡天正,最后一人则走向段凌天。

        走向段凌天的白龙长老,也是之前认出了段凌天的白龙长老,“段凌天,你当初公开炼制极限王级神丹的时候,我也在场。”

        白龙长老对段凌天说话的时候,语气非常客气。

        他也是一个神丹师。

        当初,段凌天公开炼丹,他也去了。

        只不过,因为现场还有另外两个黑龙长老在,以至于他虽然是白龙长老,却也没多少人注意到他。

        “长老如何称呼?”

        段凌天服下一枚疗伤神丹后,微笑问道。

        同时,段凌天的目光淡淡扫了远处踏空离去的黑龙长老一眼,心中想法万千……三个白龙长老,慢些赶过来也就算了,他一个黑龙长老,竟然还在三个白龙长老后面才来?

        若说是巧合,段凌天不太相信。

        他更愿相信,这是匡天正的安排。

        或者说,是匡天正身后之人的安排。

        而能安排一个黑龙长老的人,还是匡天正身后之人,对方是谁,不言而喻……

        只可能是那副宗主薛明志!

        当然,段凌天心里也清楚,就算他心里这样想,没证据的话,他也奈何不了对方,且可能被对方反咬一口污蔑。

        “这一次,恐怕也只能解决匡天正。”

        段凌天暗道。

        当然,这也跟他想的一样。

        要是能一次解决匡天正和那身为副宗主的薛明志,他还觉得不现实,匡天正只是内宗长老,就此被他解决倒也罢了,那薛明志身为副宗主,绝不可能是省油的灯。

        在天龙宗,副宗主的地位,甚至还在凌驾于白龙长老之上的黑龙长老之上!

        “我叫岳骆。”

        白龙长老微笑说道,同时传音道:“段凌天,你如何得罪了这匡天正?他竟然冒死在宗门内杀你……这可是万劫不复之举!”

        “不管他得没得手,他都必死无疑。”

        岳骆显然有些疑惑。

        “匡天正长老,一直怀疑是我在入宗之前,杀了他门下弟子。”

        段凌天传音回应,“他仇视我我知道,只是却没想到,他竟然会在宗门之内对我出手,不惜一死。”

        “匡天正长老。”

        在被三个白龙长老带着前往执法殿的路上,段凌天看向匡天正,淡淡一笑,“为了一个已经死去之人,拼上自己的性命,值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