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865章 两年就憋不住了?

第3865章 两年就憋不住了?

        “薛副宗主,你许诺给我的东西,该给我了吧?”

        一道浑身笼罩在黑袍下的身影,出现在天龙宗副宗主薛明志的住处,对薛明志说道。

        额现在的薛明志,脸色略微有些难看,“是不是你搞鬼,提醒了那薛海川,让他护送段凌天去司空供奉那里?”

        司空供奉,哪怕是对薛明志这个副宗主而言,也是神秘的。

        他只知道,那司空供奉是宗主亲自邀请回来的,且宗主和他的关系似乎不错,哪怕只以黑龙长老的身份示人,应当也就实力堪比黑龙长老。

        但,即便如此,如果可以,他也不愿轻易招惹对方。

        毕竟,对方身后是那位宗主。

        “薛副宗主,你觉得,我做这种事情,有意义吗?”

        黑袍下的身影,冷声回应,“你让我做的,我都做了……现在,薛副宗主你再三迟疑,可是想要反悔?”

        说到后来,黑袍人的身影越发的冰冷。

        “哼!”

        薛明志冷哼一声,随即弹指射出一枚纳戒,而黑袍人随手接过,将之认主验证一番后,黑袍之下,发出一阵满意的笑声,“薛副宗主,谢了。”

        “今日之后,你我一如过去,毫无瓜葛。”

        黑袍人身形一晃,便离开了,来去如风。

        在黑袍人离开后不久,薛明志发了一道传讯出去,“段凌天现如今在司空供奉那里,我会让人监视那边,一旦段凌天身边无神皇在,我便通知你过去截杀他。”

        这一道传讯,是给内宗长老匡天正的。

        “坐等薛副宗主佳音。”

        匡天正语气淡淡,兴趣乏然的回应。

        回应过后,他的嘴角,适时的噙起了一抹讽笑,“你真以为,那段凌天是蠢人?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明显是打算等突破到神皇之境后,才出门。”

        “以他的天赋,再加上他可以轻易炼制出极限王级神丹……还有,他服用过通皇神丹。”

        “恐怕不用百年,他就已经突破成就神皇,并且巩固一身修为了。”

        在匡天正看来,一旦段凌天突破成就神皇,他出手便没有了意义,因为到时他没把握做到对段凌天一击必杀。

        而要是做不到一击必杀,一旦被巡视周边的黑龙长老盯上,他也难逃一死!

        ……

        段凌天在供奉司空夜这边待了两个月后,便有一道倩影上门找他。

        正是司空夜的女儿,司空悦。

        司空悦,是司空夜的独女,司空夜对她的宠爱,在段凌天昔日听到司空夜对他的许诺之后,便感觉到了。

        “段凌天,没想到你来了我们这里。”

        再次看到段凌天,司空悦不复过去的强势,一双美丽的秋眸之中,隐约闪烁着几分欣喜。

        “司空小姐。”

        段凌天微笑着跟司空悦打招呼,“我来此,不过是丁炎帮忙,让我有一个安稳的栖身之所。”

        “也多亏司空供奉愿意收留我。”

        段凌天说道。

        “丁炎?”

        司空悦微微挑眉,随即摇头说道:“段凌天,你便是不找丁炎,只要你开口,我也可以请求我父亲让你过来的。”

        “我父亲,可是很欣赏像你这样的天才的。”

        “如薛海川长老,也是他比较欣赏的人之一。”

        “甚至于,在你出现之前,薛海川长老是他在天龙宗最欣赏的人……不过,你的出现,却是让薛海川长老有些黯然失色了。”

        司空悦说道。

        “我暂时是不敢跟海川哥比的。”

        段凌天摇头一笑,随即开门见山问道:“司空小姐,你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

        “看在司空供奉收留我的份上,但凡我力所能及,我绝不会推辞。”

        段凌天说道。

        “真的?”

        司空悦眼中闪过一抹喜色。

        “除了神丹一道。”

        在司空悦还没继续开口之前,段凌天先一步说道:“当然,这不是我藏私。”

        “而是我想告诉司空小姐你,我在神丹一道上的水平,其实很一般……能炼制出极限王级神丹,也就是我天生对天地灵气中的生命之力感应敏锐,没别的原因。”

        “天龙宗内,在神丹一道上造诣比我高深的神丹师,比比皆是……如若司空小姐真想要觅得良师,老宗主倒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我听闻司空供奉和宗主关系不错,有宗主帮忙,想必老宗主对你会不吝指教。”

        段凌天一开口,便封死了司空悦接下来想要说的话。

        司空悦轻蹙眉头,“你怎么会知道我想找你请教神丹一道?我父亲告诉你了?”

        段凌天沉默。

        “看来真是父亲说的。”

        司空悦摇头说道:“段凌天,我对神丹一道,不曾有分毫涉猎……我,只是想找一个能领我入门之师,不是要找一个多么出色的老师。”

        “所以,我觉得,你做我入门之师,绰绰有余了。”

        司空悦笑道。

        司空悦说到后来,眼中闪过一抹狡黠之色,一副将一切掌握在手中的姿态。

        “恐怕还是不行。”

        段凌天苦笑,“司空小姐,我最近都在忙着修炼,近来更在冲刺神皇之境的紧要关头……所以,恐怕是帮不了你。”

        “你,另寻良师吧。”

        段凌天婉拒了司空悦的请求。

        而司空悦,在听到段凌天这话后,原本雀跃的脸色,终于是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段凌天,你想拒绝就直说,何必照这样的借口。”

        “还冲刺神皇之境的紧要关头……你突破到上位神王之境才多久?”

        “便是我,比你早突破到上位神王之境许久,都还远没有到那一步。”

        “你说你走到那一步了……你觉得,我司空悦便那么好欺?”

        话音落下,司空悦转身,气冲冲离去。

        “司空小姐。”

        而在司空悦将要出门之际,段凌天叫住了她。

        司空悦身形顿住,背对着段凌天的她,还以为段凌天反悔了,一张原本怒气冲冲的俏脸,浮起一抹喜悦之色。

        刹那之间,两种矛盾的情绪翻转。

        当然,段凌天看不到。

        “还有什么事?”

        司空悦问道,语气轻柔了不少,不再像先前一般盛气凌人。

        “其实也没什么事。”

        段凌天耸耸肩说道:“我就是想跟司空小姐说……我段凌天的心,能容纳的女人有限,现在已经满了。”

        “我,不会再去喜欢,或再去爱别的女人。”

        如果是平时,段凌天肯定会比较委婉。

        可经由先前司空夜那么一提醒,段凌天却又是没打算委婉,直接开口,丝毫没去顾及司空悦的心情。

        在他看来,快刀斩乱麻,这样做,能更好的完成司空夜所托。

        段凌天话音落下,司空悦身体一震。

        片刻之后,司空悦转过头来,一双美丽的眸子,在这一刻,仿佛覆盖上了一层寒霜,“段凌天,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吧?”

        “你真以为,我司空悦是因为喜欢上了你,才对你这般纠缠?”

        “你太高看自己了!”

        “我司空悦,这一生便是孤独至死,也不会看上你段凌天!”

        话音落下,司空悦踏空离去,满脸羞愤。

        当然,没有人能看到,在她的一双秋眸深处,隐约夹杂着几分痛苦之色,但很快便又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坚决。

        刚起的情愫,刚刚发芽,就被她自己直接掐断了。

        “多谢。”

        而在司空悦离去以后,段凌天的耳边,传来一声叹息和道谢声。

        正是司空悦的父亲,司空夜的声音。

        “我欠你一个人情。”

        司空夜说道。

        在司空夜的声音退去以后,段凌天面露苦笑,同时叹了口气,“还是抓紧时间,突破神皇之境吧。”

        “等突破成就了神皇,也就无需继续待在这里,寻求司空供奉的庇护了。”

        现在,完全和司空悦撕破脸,再继续待在这里寻求司空夜的庇护,段凌天自己都觉得尴尬和不自在。

        段凌天却不知道,自他对司空悦说出一番狠话后,司空悦便离开再次进入了帝战位面,进入神王战场尽情厮杀。

        仿佛在发泄着什么,逃避着什么一般。

        当然,这一切段凌天并不知道。

        段凌天,在拿到让天龙宗宗主搜寻的最后一种药材后,炼制好神丹,便又继续开始了他的闭关修炼。

        修炼中,完全忘记了时间。

        ……

        时光飞逝,春去秋来,春又去秋又来。

        转眼之间,两年过去。

        帝战位面内的厮杀,越演越烈。

        神王殒落,已经成了常态。

        便是神皇殒落的速度和规模,也在不断提升、增加。

        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聚焦在帝战位面之中。

        而在帝战位面之内,神王战场,少了段凌天和太一宗的西门龙翔,也变得‘公平’了许多,你来我往,谁也没能占到过多的便宜。

        天龙宗驻地。

        某处。

        “段凌天已经离开司空供奉的修炼之地,现在正独自一人往帝战位面入口的方向走。”

        在天龙宗副宗主薛明志的勒令下,一直想进帝战位面却进不了的内宗长老匡天正,收到了一道传讯,来自薛明志的传讯。

        “段凌天出来了?”

        “而且是独自一人?”

        匡天正懵了,一脸的难以置信,这跟他想象的不一样啊!

        那段凌天,两年就憋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