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853章 西门芸

第3853章 西门芸

        段凌天,天龙宗内宗弟子,进帝战位面,第一次进神王战场,便杀了上百个敌对方太一宗的一百神王门人弟子。

        一百枚太一宗神王门人弟子的身份徽章送进和平城战功殿的那一刻,不只是战功殿内震动、哗然,当消息传开,天龙宗震动,太一宗震动。

        不同于天龙宗的惊喜,太一宗那边,却是愁云密布。

        特别是那些后辈子弟确认被段凌天杀死的太一宗高层,更是纷纷勃然大怒,要找昔日激怒段凌天,让段凌天夸下海口杀一百太一宗神王门人弟子的内宗长老‘黄云’算账。

        但,因为黄云在离开和平城,回到太一城后,第一时间就进了神皇战场,他们也是有气无处撒。

        一百枚太一宗神王门人弟子的身份徽章,在段凌天上交记录了战功之后,便被和平城战功殿的人送去了太一城,交到了坐镇太一城的太一宗太上长老手里。

        “钰儿。”

        原本满脸慈祥的老人,在发现一百枚身份徽章中的其中一枚身份徽章时,喉咙深处发出一阵低吼。

        那是他最疼爱的一个孙子。

        而现在,却死在了神王战场之内,还是被一个杀死了上百太一宗门人弟子的天龙宗内宗弟子段凌天杀死。

        “师兄。”

        在和平城战功殿来人离开后,老人离开了太一城,且在离开太一城后,发出一道传讯,“师兄,让龙翔出来吧……他在神王战场杀其他天龙宗门人弟子,没意义。”

        “不如让他出来,与段凌天约定进行一场生死对决!”

        “当然,如果没把握,或是天龙宗那边拒绝,我们便和天龙宗约定,日后段凌天和龙翔都不得再进神王战场,对他们设下神王战场禁足禁令。”

        他虽仇恨段凌天,但却也知道,在帝战位面之内,他不可能对段凌天出手。

        至于在外面,更是很难对段凌天出手,除非有把握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干掉段凌天。

        太一宗,是栽培他成才,以及他守护多年的宗门。

        亲孙虽重要,但宗门传承同样重要,神王门人弟子是宗门日后的根基,若是再这样被段凌天杀下去,除非宗门能诞生神帝强者,带领宗门更上一层楼,招收更出色的后辈弟子……

        否则,宗门将大幅度走下坡路。

        这已经不是历练,而是被屠杀。

        这一次,他虽然内心充满仇恨,却也没有丧失理智,知道孰轻孰重。

        “这件事,还是开个会决定吧。”

        另一边,片刻就有了回应。

        很快,太一宗的各大太上长老,还有其他地位等同于天龙宗黑龙长老的太一宗长老,齐聚一堂。

        清一色的上位神皇。

        当然,太一宗宗主也在。

        随着从太一城出来的太上长老开口,其他人也都纷纷认同,“段凌天和西门龙翔,进神王战场,确实是单方面屠杀……这样,不只我们太一宗的神王门人弟子得不到历练,便是天龙宗的神王门人弟子也得不到历练。我赞同,跟天龙宗那边约定,禁止段凌天和西门龙翔再入神王战场。”

        “附议。”

        “附议。”

        ……

        在场的一群太一宗长老,有不少人都有后辈子弟死在段凌天的手里。

        另外,他们还有一些后辈子弟还在神王战场,还活着。

        所以,于公于私,他们都不希望段凌天再进神王战场,屠杀他们太一宗的其他神王门人弟子。

        “那个段凌天,怎么会这么强?没理由啊!”

        也有人发出这样的质疑。

        “他,必定隐藏了实力!”

        “这很明显。”

        “真是一个阴险的小子,本以为他先前展现的实力,已经足够惊人,没想到还隐藏了实力。”

        “先让西门龙翔出来吧……他的孪生妹妹西门芸,若有危险,会有心灵感应传递,到时他会出来。”

        ……

        太一宗一群上位神皇的这一场会议,只持续了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便结束了。

        散会之后,偌大的会议大厅中,只剩下三人。

        太一宗宗主。

        太一宗太上长老洛奇湛。

        还有一个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老人。

        洛奇湛,也是过去太一宗最不支持帝战之人,因为他觉得,以他师兄门下弟子西门龙翔的天赋,日后必成神帝。

        但,后来从他师兄口中得知西门龙翔很快就将离开太一宗,再加上天龙宗出现了一个段凌天,他的想法也有了转变。

        “让西门龙翔出来之事,还要麻烦师伯祖您。”

        太一宗宗主看向最后一个仙风道骨、鹤发童颜的老人,恭敬道。

        “嗯。”

        老人闻言,淡淡点了点头,随即身形一晃之间,便彻底消失在太一宗宗主和太上长老洛奇湛的眼前。

        “真不知道,师兄为何要让龙翔离开太一宗……纵然太一宗给不了龙翔更好的未来,也不急吧?”

        洛奇湛叹息一声说道。

        “师叔祖,如果我是师伯祖,也会跟他一样选择。”

        太一宗宗主摇头说道:“西门龙翔,不该被太一宗束缚。你或许觉得,以他的天赋,日后成就神帝不在话下。”

        “但,然后呢?”

        “要是在太一宗耽搁了太多时间,日后即便他成就神帝,应付当前的千年天劫,恐怕也吃力吧?”

        “我觉得……师伯祖对西门龙翔的期望,或许不止一般的神帝那么简单。甚至可能,期待他成就神尊!”

        太一宗宗主此话一出,洛奇湛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神尊?

        可能吗?

        ……

        太一宗驻地。

        一座僻静而雅致的山谷之外,终年云雾缠绕,而这里平时也不允许太一宗门人弟子靠近,且周围有太一宗一支巡逻队伍监视。

        呼!

        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老人,无声无息穿过云雾缠绕的山谷。

        事实上,山谷周围缠绕的云雾,都是阵法所凝聚,但此时老人身形穿透阵法,却如入无人之境,没有遭受到任何阻碍。

        僻静雅致的山谷之内,只有一座小木屋,其它都是原生态,没有遭受过任何破坏的那种原生态。

        老人凌空而立,俯瞰着小木屋的院子。

        院子里面,正有一个身穿鹅黄色连衣长裙,看起来约莫十六、七岁的少女,端庄的坐在石桌前,她双手握着装满热气腾腾的热水的杯子,略显苍白的脸色,在看到院中两只小动物翻滚嬉戏的时候,绽放出一抹惨白的微笑。

        她虽是坐在那里,却仍然显得娇弱无比,仿佛迎风即倒。

        呼!

        老人踏空而落,看着少女的目光,满是柔和之色。

        当老人落地时,少女才回过神来,看向老人,一双美眸之间,流露出喜悦之色,“师尊。”

        话音落下,她便要立起身来,但却显得有些吃力。

        哗!

        随着老人随手一伸,一股柔和的力量,将少女按回了石凳上,“芸儿,不是早跟你说了吗?你身子弱,见到我无需行礼。”

        话音落下,老人也坐在了少女的对面,微笑问道:“在这里,会不会太无聊了?”

        “不会。”

        少女轻轻摇头,“师尊,芸儿天生绝脉,无法修炼,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侥幸,该感天谢地,又岂会觉得无聊?”

        老人叹了口气,“或许,有尊级神丹,可以助你打通绝脉,开启修行之路……但,为师怕是没机会为你取得那等神丹。”

        “你哥他,倒是有希望。”

        老人说道。

        少女再次摇头,“师尊,其实我从不奢望能打通绝脉,开启修行之路……如果可以选择,我更希望哥哥他懈怠一下,不要那么拼命。”

        “我知道的……他有今日,更多还是因为我。”

        说到后来,少女眼中,带着几分哀色,“如非担心我一死,会对哥哥的修炼有影响,乃至影响哥哥的前途……我,早已一死了之。”

        老人面色瞬间严肃起来,“此事,不可再提!”

        在少女神色怯然之时,老人脸色再次柔和下来,“芸儿,我这次来,是想让你找你哥出来……接下来,你睡一觉。”

        话音落下,在少女还没回过神来之时,老人便已随手将其击昏,然后将其送入木屋里面的床榻之上。

        再然后,老人一抬手,一道厉芒,破空而过,落在少女的心脏处。

        刹那之间,少女娇躯微震。

        下一刻,老人收手,身形一晃,便离开了木屋,并且到了山谷之外,遥望着那位于太一宗驻地之内的帝战位面出入口所在的方向。

        负手而立,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同一时间。

        帝战位面,神王战场之内,俊朗如玉,面容清冷的青年,猛然顿住迅疾的身形。

        下一瞬,他一手扣住胸口,脸色大变,“芸儿!”

        话音落下之时,他人已经宛如鬼魅般,向着身后方向疾驰而去。

        “那是……西门龙翔师兄?他也在神王战场?不……他还在我们太一宗?”

        “真是西门龙翔师兄!他的脸色好像不太好看。”

        ……

        神王战场通往天一城的出口附近,不少人看到了行色匆匆的青年,一时也是不由得驻足观望,同时疑惑万千。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让他们太一宗的天之骄子这般失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