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825章 十枚限复脉神丹

第3825章 十枚限复脉神丹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薛金,是天龙宗副宗主薛明志门下弟子,同时也是从小被薛明志收养的孤儿,跟薛明志姓,算是薛明志的义子。

        至于黄庭,则是天龙宗另一个副宗主何赵明门下弟子。

        两人,都是内宗弟子中的佼佼者,实力就算不如段凌天和华天都两人,也差得不远,是天龙宗当代神王弟子中的翘楚。

        原本,黄庭确实是因为段凌天对他的轻视而恼怒,更一度敌视段凌天。

        可现在,薛金一开口,他反而没那么怒了。

        他黄庭,可不给人当枪。

        “你给我做嫁衣?”

        而听到黄庭的话,薛金却是笑了,“你黄庭这话说得,好像你能是那段凌天的对手一样。依我看,你黄庭,在段凌天的手下,怕是连一招都接不下来。”

        说到后来,薛金脸上的笑,也越灿烂了起来。

        “你……”

        正当黄庭面色一沉,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刚开口,话却被人打算了。

        开口打断他的人,正是原本已经走远的段凌天。

        此时此刻,段凌天转过身来,目光平静的看着薛金,“薛金是吗?莫非你觉得,你能在我手下撑过一招?”

        原本,段凌天没打算掺和薛金和黄庭之间的事。

        可现在,这薛金却拿他拉仇恨,他自然无法坐视不理。

        而且,前段时间,他还收到了来自令狐世家的令狐人杰的传讯,令狐人杰在传讯中提醒他,说调查过天龙宗副宗主薛明志,对方非常疼自己的独生女,只要薛明志的独生女想针对他段凌天,薛明志不会袖手旁观。

        在那个时候开始,段凌天就对作为天龙宗副宗主的薛明志多了几分警惕,同时对他也没什么好感。

        他现在对薛金不客气,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个。

        既然早就和那天龙宗副宗主薛明志走向对立面,他又有什么可顾虑的?

        黄庭原本还因为段凌天打断他的话,而有些恼怒,可现在听到段凌天对薛金说的话,却是怒意全消,脸上挂满笑容。

        他突然觉得,这个段凌天,也没那么讨厌了。

        与此同时,黄庭不忘看向薛金,讽笑道:“薛金,你想证明一下,你是否能在段凌……段师弟的手下,撑过一招吗?”

        这一刻,黄庭对段凌天的称呼都变了。

        现在的薛金,却完全无视黄庭,他目光阴沉的盯着段凌天,冷声说道:“段凌天,你的实力确实不错,我也承认不是你的对手。”

        “可你想要一招击败我,怕也是不可能。”

        现在,薛金的脸色不太好看。

        “赌一万贡献点。”

        段凌天淡淡扫了薛金一眼,语气平静的说道:“只要你能在我手下撑过一招而不败,我送你一万贡献点。”

        “而我若一招将你击败,你给我一万贡献点。”

        “敢吗?”

        说到后来,段凌天的目光也变得深邃了起来。

        一万贡献点!

        随着段凌天话音落下,围观众人一阵哗然。

        一万贡献点,对他们来说,算是豪赌。

        “你这话当真?”

        而现在,薛金虽然因为被段凌天轻视而恼怒,但却也被一万贡献点的赌注给吸引了,要知道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哪怕是他,在天龙宗多年,现如今积累的贡献点,也不过近两万点。

        这,还是因为他有一个身为天龙宗副宗主的师尊兼义父。

        “自然是真的。”

        段凌天淡淡说道。

        “如果我没记错……”

        而这时,薛金也冷静了下来,“你段凌天,数月之前才刚入宗门,你有一万贡献点吗?”

        “当然,听说你和薛海川长老关系不错,你要是找他借,应该也能借到一万贡献点。只是,借的贡献点,可是要还的。”

        说到后来,薛金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就好像是在看一个身无分文的穷鬼。

        “一万贡献点而已。”

        段凌天淡淡说道:“我还用不着去跟人借。”

        几乎在段凌天话音落下的同时,便有围观之人开口提醒薛金,“薛金师兄,段凌天刚才接取了朱飞宇长老布的那个寻找极限复脉神丹的任务,并且当场拿出了一枚极限复脉神丹。”

        仿佛在衬托着此人之言一般,在他话音落下的同时,一道迅疾的身影,已是宛如鬼魅般进入了内务殿。

        “有人完成了我寻找极限复脉神丹的任务?”

        “嗯,确实是极限复脉神丹,谁完成的任务?”

        此刻,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那个帮段凌天办理任务接取完成手续的内务殿长老面前,一手拿过对方手里的神丹,仔细大量一阵后,问内务殿长老。

        “朱飞宇长老。”

        这时,内务殿长老才回过神来,同时看向段凌天,“是段凌天完成的任务。”

        “段凌天?”

        顿时,朱飞宇的目光,跨过众人,落在了段凌天的身上,目光灼灼,“段凌天,先前就听闻你在令狐世家的时候,便能炼制出极限灵级神丹……这极限复脉神丹,莫非也是你炼制的?”

        早在朱飞宇现身的时候,段凌天就看到了他腰间悬挂的白龙长老令牌,面对他的询问,段凌天点了点头,“是。”

        一时间,朱飞宇的目光更加炙热,“你手里可还有极限复脉神丹?如果有,我想再换取两枚,还是一枚一万贡献点!”

        顿时,一道道目光齐齐落在段凌天的身上。

        更多人眼中夹杂着好奇之色。

        这段凌天,到底还能不能再拿出极限复脉神丹?

        “正好还有几枚。”

        众目睽睽之下,段凌天笑了笑,随即便从纳戒中取出了一个丹药瓶,从里面倒出了九枚神丹,然后从中拿起两枚,随手以神力托着送到了朱飞宇的身前。

        同时,段凌天收起其它极限复脉神丹,将自己的身份令牌也递送到了朱飞宇的面前。

        “给我三枚吧,我给你转三万贡献点。”

        朱飞宇刚才也只是随口问问,心里却是觉得,只要段凌天能再拿出一枚极限复脉神丹,对他来说都是莫大的惊喜。

        却没想到,段凌天直接拿出了九枚极限复脉神丹。

        一时间,想到自己儿子的天脉伤势,他暗自一咬牙,又多跟段凌天要了一枚极限复脉神丹……四枚极限复脉神丹,足以让他儿子的天脉伤势,在帝战来临之前,彻底痊愈。

        三枚,倒是不够保险。

        “好。”

        听朱飞宇这样说,段凌天自然也不会拒绝,这可是赚取贡献点的好机会,也就这朱飞宇长老现在继续极限复脉神丹,一般时候,他手里的极限复脉神丹,还真不一定能卖出这样的‘价钱’。

        三枚极限复脉神丹,便是三万贡献点。

        一时间,段凌天的身份令牌里面的贡献点,也从原来的一万点,暴涨到了四万点。

        “段凌天,我还有事,便先走了……日后你若还在天龙宗,有事没事都可以到我那去坐坐。你的到来,我朱飞宇不胜欢迎。”

        朱飞宇现在急着将四枚极限复脉神丹送回去给自己的儿子服用,跟段凌天打了一声招呼后,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在朱飞宇离开后,现场仍然是一片死寂。

        十枚极限复脉神丹。

        段凌天,竟然拿出了整整四枚极限复脉神丹!

        即便卖给了朱飞宇四枚,他的手里,也还有十枚。

        “真是他自己炼制的?”

        “天呐……以前只是听说他炼制极限灵级神丹,跟吃饭喝水一般简单,却没想到,他竟然还能炼制出极限王级神丹?”

        “哪怕是能炼制出寻常极限王级神丹的神丹师,也未必能炼制出极限复脉神丹……极限复脉神丹,号称王级神丹中最难炼制成极限神丹的几种神丹之一!”

        “这段凌天,在神丹一道上的天赋,感觉比他的一身修炼天赋更加逆天!”

        “真是他炼制的?我怎么不太相信呢?若说是他师尊炼制的,我还信……他,我真的不太敢相信。别忘了,他还不足三千岁!”

        ……

        不足三千岁的段凌天,在一身修为和空间法则上的造诣,已经足以令人震撼。

        他们真的难以相信,段凌天能一心二用,在神丹之道上也取得如此逆天的成就。

        “就算极限复脉神丹不是他炼制的,是他的师尊炼制的,他的师尊在神丹一道上的成就,也堪称惊人……毕竟,哪怕是老宗主,都不曾炼制出极限复脉神丹。”

        在众人的瞩目之下,段凌天收起自己的身份令牌,看向那脸色阴晴不定的薛金,“要不然,我们赌四万贡献点?”

        而薛金闻言,瞳孔陡然一缩。

        片刻,他深深看了段凌天一眼,然后不一言的转身离开了。

        “哈哈……薛金,怂了?”

        看到薛金转身离开,黄庭哈哈大笑起来,语气间充满了揶揄之意。

        “黄庭,你若有本事,便与我签下生死状,我可以给你机会,让你与我一战。”

        薛金顿住身形,回头看了黄庭一眼,令得黄庭不屑一笑,“薛金,你还不就是仗着比我年纪大些……你在我这个年纪,能是现在的我的对手?”

        “哼!”

        眼看薛金冷哼一声直接离开,段凌天一脸的愕然。

        这算怎么回事?

        他的四万贡献点,就这么泡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