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819章 她们……到底是什么人?

第3819章 她们……到底是什么人?

        “好好努力吧。”

        “我能帮你的,仅限于此。”

        传音入耳之后,便没再响起。

        但,段凌天却听得出来,这声音,正是先前胁迫天龙宗关闭护宗大阵,如若不从,便要灭掉天龙宗的那位女性神帝强者的声音。

        段凌天闻声,四顾张望,但却都没有发现来人的身影,甚至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将纳戒送到他手里的。

        正当段凌天还在四处张望的时候,一道声音,已是再次传遍了天龙宗上下,“走了。天龙宗的风景,还不错。”

        还是那位神帝强者的声音。

        而听到这声音,段凌天面露疑惑之色,而那好不容易从山壁中爬出来的令狐人杰却是一脸的心有余悸。

        至于那正在警告匡天正师徒二人的天龙宗副宗主薛明志,脸色也是瞬息一变,同时暗自松了口气。

        那位神帝强者既然离开了,那么说明对方真的没打算为难他。

        “走了?”

        “就这么走了?”

        “这位神帝强者,大张旗鼓闯入我们天龙宗,就是为了看风景?”

        “要不然呢?你不会觉得,他能有什么图谋吧?这等神帝强者,在我们天龙宗古往今来的历史上,都未必出现过。”

        “是啊,能无视我们天龙宗护宗大阵的神帝强者,绝非寻常神帝强者!”

        ……

        段凌天周围不远处,一群内宗弟子议论纷纷,语气间充满骇然。

        神帝强者。

        哪怕他们身在天龙宗这样的神帝级宗门,也不曾见过,因为天龙宗是一个当代没有神帝强者,只是历史上出现过神帝强者的神帝级宗门。

        这种神帝级宗门,放在众神位面,也被称之为过气的神帝级宗门。

        当然,哪怕是过气的神帝级宗门,也还是神帝级宗门,哪怕别的当代有神帝强者存在的神帝级宗门,如果没有完全的把握,也不敢轻易对这种神帝级宗门出手。

        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是过气的神帝级宗门,当代没有神帝强者,可谁知道他们昔日的神帝祖师是不是有什么好友存活于世?

        那些人中,要是有神帝,乃至神尊,说不定会看不过眼,为其好友昔日的宗门出头。

        在众神位面的历史上,也不是没出现过这种事情。

        就说玄罡之地,便曾经有一个当代有多位神帝强者的神帝级宗门,将一个过气的神帝级家族给灭族了。

        事后,一位神尊强者出手,将那个神帝级宗门的所有神帝抹杀,更牵连了所有对那个神帝级家族出手的人。

        那一次过后,那个神帝级宗门也彻底沦落。

        而且,类似的案例,不只一个。

        也正因为这些案例,哪怕是那些过气的神帝级势力,也没有哪个当代拥有神帝的神帝级势力敢轻易对他出手……

        至于神尊级势力,却是不屑于对付那些过气的神帝级势力。

        而且,神尊级势力真要出手,不管你神帝级势力过气不过气,在他们的眼里都是一样不堪一击。

        “她是谁?为何要给我纳戒?”

        “这纳戒里面,有什么?”

        正当一群内宗弟子议论纷纷之时,段凌天也将手中的纳戒认了主,随即神识延伸进去,看向纳戒里面的空间。

        纳戒空间很大,而里面也堆积了如同小山般的神石,比之他自己手里的神石,还要多上不少。

        他手里的神石,加上这里面的神石,绝对超过三百万两之数!

        “这么多神石……”

        心中震颤之余,段凌天的目光落在其它东西上面,不难发现,其它东西中,有神果,有神草,还有不少丹药瓶。

        而且,数量都不少。

        段凌天随便打开几个丹药瓶,除了有一两种丹药他还不认识以外,其余丹药,全部都是皇级神丹!

        而且,都是能辅助他修炼的皇级神丹。

        除此之外,还有几件神器,有刀有剑有枪有棍,清一色的上品神器。

        在纳戒空间的角落,还有一根周身缠绕着光芒的赤红色长鞭,神识延伸过去,段凌天可以感觉到其中的灵魂波动。

        “这是……器魂?!”

        段凌天面色一变,这赤红色长鞭,竟然是一件拥有器魂的上品神器!

        不过,这器魂,并不完整,类似于昔日吴枫得到的那件神器,还没有孕生完全。

        可以说,纳戒里面的其它东西,哪怕全部加在一起,价值都不如这件孕生出器魂半魂的上品神器。

        “她到底是谁?!”

        “为何要给我这些东西?!”

        段凌天茫然了,完全想不到对方是谁,为何给他这么多东西,而且都是好东西,特别是孕生出了器魂的上品神器,放在众神位面,哪怕是一群寻常神帝,恐怕都会为之抢破头。

        “真倒霉。”

        不知何时,侯庆宁回到了段凌天和丁炎的身边,苦笑着说道:“神帝强者,也那么小气的吗?”

        “幸好她手下留情,不然她刚才那一巴掌,恐怕直接就将我给拍死了。”

        侯庆宁一边说着,一边看了自己的右肩膀一眼,那里赫然印着一个纤纤玉手留下的掌印,衣袍碎裂,皮肤完全充血。

        “难怪我说你突然就没了……原来是那位神帝强者出的手。”

        丁炎大惊失色,“你这家伙,还真是捡回了一条命。”

        “谁说不是呢?”

        侯庆宁叹息,脸上、眼中仍然心有余悸。

        “都散了吧!”

        这时,在天龙宗驻地上空,一道洪亮的声音传来,仿佛能传遍天龙宗驻地上下。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笼罩天龙宗驻地的护宗阵法,重新升起。

        但,这一刻,在众人的眼里,这护宗阵法,不如过去一般神秘、神圣,它也不是无坚不摧的。

        只要是实力足够的神帝,完全有能力轻易将之击溃!

        “副宗主大人,徐同远长老殒落了。”

        在天龙宗副宗主薛明志的修炼之地,内宗长老匡天正收到了消息,脸色一变,继而看向徐同远。

        “徐长老殒落了?”

        薛明志眉头一挑,脸上适时的流露出意外之色,“不会这么巧吧……我刚才还传讯联系他,让他回来,这在回来的路上就出世了?”

        薛明志一边说着,一边从纳戒中取出了一堆魂珠碎片,随即目光一冷,“到底是什么人,竟敢杀我们天龙宗的黑龙长老!”

        话音落下的瞬间,薛明志站了起来,浑身上下杀气腾腾。

        “这件事,必须查!”

        “我现在就去找宗主!”

        没等匡天正回过神来,薛明志一个闪身,便离开了。

        只剩下匡天正,以及他身边的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正是匡天正门下二弟子,也是薛明志的女婿,钟灿。

        “灿儿,你觉得……这是巧合吗?”

        薛明志离开以后,匡天正传音问钟灿,“薛副宗主,前脚刚说,刚从一个好友口中得知,令狐世家令狐人杰先祖与他那好友关系莫逆,让我们不要再起对付令狐人杰,乃至令狐世家之人的心思。”

        “后脚,徐同远长老便死了。”

        “徐同远长老,不会是被他那好友给杀了吧?”

        匡天正猜测道。

        “师尊,这猜测,你我私下说说也就算了,切不可跟其他人说……这话,若是被我那岳父得知,怕是会不高兴。”

        钟灿郑重说道:“而且,一个黑龙长老之死,对于我们天龙宗而言,可不是小事。”

        “这个为师自然明白。”

        匡天正点头,随即眼中冷光一闪,“反正薛副宗主,只让我们别对付令狐世家的本性之人……段凌天,还是可以对付。”

        “而且,看薛副宗主刚才的表态,他显然自己都想杀了段凌天,不再像之前一般,要靠薛家小姐去游说他。”

        “不过,这也让人奇怪……段凌天,怎么突然就成了薛副宗主的眼中钉了?”

        此刻,匡天正显然疑惑万分。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好事。”

        钟灿笑道:“岳父大人想杀段凌天,对我们来说,是好消息。至于令狐世家的本姓之人,只要不主动招惹我们,我们也无需针对他们。”

        “那倒是。”

        匡天正点头。

        ……

        侯庆宁本以为,自己因为口无遮拦,以至于被那位神帝强者教训了一顿,就这事,段凌天肯定会取笑他。

        然而,段凌天却没有取消他的意思,且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段凌天,你怎么了?”

        侯庆宁疑惑问道,而丁炎也觉得现在的段凌天有些失常。

        “没事。”

        段凌天闻声回过神来,摇了摇头,但心里仍然是疑惑万分。

        那位神帝强者,到底是什么人?

        为什么突然给他一枚纳戒,而且纳戒里面还有那么多珍贵之物!

        “是那个于秋萱吗?”

        段凌天突然想起了昔日在天风城认识的少女段乔雨,还有段乔雨身边的那个名为‘于秋萱’的美妇人。

        只不过,这个念头刚起,却又是被他掐灭了。

        刚才那道声音,跟于秋萱的声音全然不同。

        而且,于秋萱应该不是神帝。

        另外,对方如果真想给他这些东西,当初就能给他,根本不需要等到现在。

        “她们……到底是什么人?”

        想到段乔雨当时面对自己之时的熟络、亲密,以及毫无防备,段凌天内心深处,其实并不觉得自己只是和对方的哥哥长得像。

        对方给他的感觉,就好像认识他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