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818章 薛明志

第3818章 薛明志

        此时此刻,薛明志内心只剩下绝望。

        虽然,眼前之人还没说出她的身份,但对方说徐同远死了,他便意识到,徐同远之死,十之八九跟着一次他让徐同远去办的事情有关。

        只是,他完全想不通:

        他不就是叫徐同远去杀一个连中位神皇都没有的神皇级家族的家主吗?

        为何会招惹到这位强大到令他心悸的神帝强者?

        此时此刻,薛明志还发现,他向外延伸求救的神识,完全被一股更加强大的神识所封禁……甚至于,就连他的传讯,也被阻拦,没办法传出去。

        这一点,从迟迟没人过来他这里就不难看出来。

        他的传讯,肯定是被拦下来了。

        “令狐人杰是我同父同母的兄长。”

        面对薛明志的忐忑询问,美妇人,也就是令狐人凤,语气淡淡的说道。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猜测到眼前的神皇强者十之八九是为令狐世家,为令狐人杰而来……可现在听到对方的话,薛明志心里一阵绝望。

        这位神帝强者,竟然是令狐人杰的亲妹妹?

        一个小小的神皇级家族,也能出现这等神帝强者?

        为什么他以前从未听说过?

        这一刻,薛明志内心满是不可思议的同时,也越发的惊惧了起来。

        ·他,让人去杀眼前这位神帝强者的亲哥哥。

        “能死在神帝大人手下,我薛明志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薛明志目露绝望,面色苦涩的说道。

        死定了。

        这次肯定死定了。

        他竟然让人去杀这位神帝强者的亲哥哥,换作自己是他,绝不可能放过自己这个始作俑者!

        至于对方为什么能找上门来,他不难猜测,肯定是徐同远卖了他。

        当然,他也不怪徐同远,因为换作他是徐同远,他为了活命,肯定也会供出幕后之人。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徐同远虽然供出了他,却还是死了。

        在这种情况下,他岂有可能活?

        “如果那丫头没有嫁给匡天正的那个弟子,如果我没有因为那丫头来求我而耳根软,插手这件事情……我也不会陷入这等境地”

        这一刻,薛明志心里满是后悔。

        当然,他也知道,没有后悔药可吃。

        现在,他甚至连求饶的心思都没有。

        对方连徐同远都杀了,又岂会放过他这个幕后之人?

        正当薛明志万念俱灰的时候,令狐人凤不急不缓的开口了,“谁说我要杀你?”

        一句话,令得薛明志先是呆若木鸡,随即满脸狂喜之色,“大人,您……您不杀我?”

        “我不管你和段凌天有何恩怨。”

        这时,令狐人凤淡淡的看着薛明志说道:“你如何对付段凌天,我不管,他只不过是令狐世家的外姓供奉,且现在已经离开了令狐世家,生死与我无关。”

        “但,你若再敢对令狐世家本姓子弟出手,我必杀你!”

        “听明白了吗?”

        令狐人凤说到最后,深邃的目光,盯着薛明志的双眼。

        现在的薛明志,满脸劫后余生的喜悦,听到令狐人凤的问话,慌忙应声,“听明白了,听明白了……大人放心,从今往后,但凡令狐世家复姓令狐之子弟,我定礼让三分,更不可能对他们出手!”

        “希望你说到做到,否则哪怕你藏得再深,我也能将你揪出来。”

        令狐人凤话音落下,便飘然无踪,消失在薛明志的眼前。

        这时,薛明志终于可以控制体内的神力,刚才他的神力完全被对方压制,无力动弹。

        身体一震,从地面深坑中出来以后,薛明志做的第一件事,便是随手掀起一旁的泥土,填平人形深坑。

        今日这般丢人的事情,他不想让第二个人知道。

        埋好坑后,薛明志一脸的心有余悸,劫后余生的他,看了看周围,只觉得这个世界是那么的美好,以前怎么就没这等感触?

        “幸好,幸好……”

        “听她那话的意思,只要我不对令狐世家复姓令狐之人出手就行……至于对付段凌天,她不会管。”

        薛明志松了口气的同时,眼中寒光一闪,“既如此,还是不能放过那段凌天。”

        “那段凌天,昔日与我无仇无怨……而这一次,因为他的缘故,我险些被那位神帝强者杀死。”

        “我不可能找那位神帝强者报仇,也不敢再找令狐世家的麻烦……但,不代表我不能找他的麻烦!”

        “神帝强者都不保他,我何惧之有?”

        薛明志的眼中,杀机一闪而过。

        他修炼到今时今日,还是第一次这么丢人,被人按在地坑之中,但实力不如人,他只能认,且因为对方强大,不敢兴起报复的念头。

        但,想到这件事的起因,再念及那位神帝强者无意庇护段凌天,他的心里,不由得升起了针对段凌天的杀意。

        “而且,就算我不杀那段凌天……这件事情,他肯定也会从令狐世家的令狐人杰口中知晓。”

        “他,肯定能知道是我想杀他。”

        “如此一个潜力十足的年轻天才,他若不死,日后成长起来,死的便是我!”

        “必须将他扼杀在摇篮之中!”

        ……

        想到这里,薛明志眼中的杀意,进一步升腾而起。

        同时,他一到传讯,给了自己的那个女婿,也就是内宗长老匡天正门下二弟子,“你找你师尊一起来我这,我有事跟你们说。”

        神帝强者降临的事情,薛明志没打算告诉任何人。

        毕竟,这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情。

        但,他却还是要警告匡天正师徒二人,日后针对段凌天可以,切不可再有动令狐世家之人的心思!

        他可不希望,日后那位神帝强者,因为匡天正师徒二人针对令狐世家之人的愚蠢行为,而迁怒于自己。

        他可不觉得自己下次还能这般走运。

        ……

        天龙宗驻地,发生‘地震’,除了那些正在闭死关之人,其余人都被惊动。

        段凌天,也被惊醒。

        走出房间,来到院中,段凌天不难发现空中正聚集了一群内宗弟子,且这些人现在正在议论纷纷。

        “是神帝强者降临?”

        “好像是……神帝强者,太可怕了,直接出手强行击破我们天龙宗的护宗大阵,而且扬言不收阵法,将灭我们天龙宗满门。”

        “现在阵法明显已经收了。”

        “那位神帝强者,恐怕还不是一般的神帝强者……据说,我们天龙宗的护宗阵法,便是一般神帝强者,也无力破之。”

        ……

        听到这一道道议论声,段凌天也想起了刚才响彻整个天龙宗的那一道声音,声音的主人,明显是一个女子。

        虽是女子,却比男子更加霸道、凶猛。

        一句话,让天龙宗收了阵法。

        而现在,天龙宗驻地上空,还在回荡着天龙宗一众高层的声音……这些人,都在招呼对方,但好像对方根本不搭理他们。

        呼!

        段凌天一个瞬移,便出现在空中的两人身边,正是侯庆宁和丁炎两人。

        “段凌天,神帝强者!是神帝强者!”

        现在,侯庆宁显然有些激动,语气间满是兴奋之意。

        “听到他们说了。”

        段凌天有些无语,“你那么激动干嘛?不知道的,还以为那神帝强者是你什么人呢。”

        侯庆宁闻言,尴尬一笑,“就是有些激动失态了……神帝强者,对我来说,便是传说中的存在。”

        “虽然听她的声音年轻,但她要是愿意认我这个干孙子,我肯定立刻跪下来叫干奶奶……神帝强者啊,我要是能认这样一位干奶奶,日后在这东岭府,谁敢惹我?”

        侯庆宁说到后来,一脸的向往。

        而一旁的丁炎,则有意退开几步,一副我不认识这家伙的姿态。

        段凌天也是一脸的鄙夷和嫌弃。

        这家伙,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他这么没节操呢?

        啪!

        突然,段凌天只觉得眼前一闪,侯庆宁整个人没了影子,随即耳边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

        砰!!

        一声巨响,吸引了包括段凌天在内的一群人的注意。

        他们向着声音传来处看去,只一眼,就看到了那被镶嵌在山谷一侧的山壁之内,嘴角溢血的侯庆宁。

        而现在,侯庆宁整个人镶嵌在山壁之内,眼中除了惊恐以外,便只剩下惊动。

        因为,就在刚才,他的耳边传来了一道传音:

        “这次给你一个小教训,再敢妄言,一巴掌拍死你!”

        这道声音,他并不陌生,正是刚才降临天龙宗,击溃天龙宗护宗大阵,让天龙宗不敢再开启护宗大阵的那位女性神帝强者的声音。

        这一刻,侯庆宁内心惊慌万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随口的一句玩笑,竟然让得那位神帝强者对他出手。

        神帝强者,都这么小心眼的吗?

        “怎么回事?”

        “谁出的手?”

        ……

        正当一群内宗弟子疑惑于侯庆宁被谁击入山壁的同时,神识席卷而出,确认侯庆宁只是受了一点轻伤的段凌天,也松了口气。

        而几乎在他松了口气的刹那。

        “嗯?”

        段凌天只觉得掌心一沉,好像有什么掉落,下意识的将之抓住,凝眸一看,才看出是一枚纳戒。

        同一时间,他耳边,也传来了一道女子的传音。

        “是那位神帝强者!”

        听到传音的刹那,段凌天瞳孔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