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806章 蓝羽山出手

第3806章 蓝羽山出手

        潜龙大比,只有名列前一百之人,才需要决出具体排名。

        当然,排名前一百之人中的第三十一名到第一百名,在潜龙大比中的奖励都是一样的,排名先后,其实也就挣个脸面。

        倒是排名前三十之人,排名越是靠前,奖励便越是丰富。

        特别是排名前十之人,奖励最是丰富,目前已知的,每一个人都能得到一枚通皇神果,可以让上位神王无视瓶颈突破成就神皇的神丹。

        不过,即便排名前一百的后面七十人,奖励都一样,排名之战,仍然是非常激烈,每个人都铆足了劲,想要往上爬。

        “看来,这些人都很聪明。”

        侯庆宁笑道。

        “那是自然。”

        丁炎理所当然的说道:“能修炼到他们这个地步,没有蠢人……虽说不管排名第三十一,还是排名第一百,奖励都一样,但只要风头出够了,没准就能被哪个黑龙长老看上,收入门下。”

        “有望拜入金龙长老门下吗?”

        侯庆宁问道。

        “基本不可能。”

        丁炎摇头,“金龙长老,天龙宗内也没多少位……每一位,放在天龙宗,地位都等同于雾隐宗的云雾雷三老。”

        “不说排名第三十一,便是排名第十一到排名第三十之人,地位高如金龙长老,也断然看不上他们。”

        “倒是前十之人,还有一线希望,但也不是绝对。”

        对于天龙宗的一些情况,丁炎还是清楚的。

        在天龙宗,黑龙长老,并非所有长老中地位最高的……在黑龙长老之上,还有金龙长老,那是天龙宗内最顶尖的强者,放眼整个天龙宗都是屈指可数。

        金龙长老,无一不是上位神皇中的绝顶存在。

        哪怕是天龙宗当代宗主,比之他们,也要略逊色一筹。

        现如今的天龙宗,以金龙长老实力最强,然后才是宗主、副宗主,再然后才是黑龙长老……当然,少数几个黑龙长老的实力,并不会比天龙宗当代宗主和那几个副宗主弱。

        “金龙长老……”

        段凌天立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丁炎和侯庆宁的对话,他也只是听说过天龙宗有几位金龙长老,实力都接近神帝。

        更有一两位,距离神帝,只差一步之遥。

        ……

        转眼之间,又是一天的时间过去。

        这一天,也是排名三十之人,决出具体排名的日子。

        至于对决的次序,谁跟谁对决,仍然是由十个天龙宗内宗长老排列……三十人,分十五场对决。

        都是强的对弱的。

        丁炎比段凌天早上场,败给了对手。

        击败丁炎的,正是慕容世家的嫡系子弟,慕容落枫,同时也是慕容银月的堂哥,在丁炎上场的时候,慕容银月便在私底下说,丁炎估计不是她这位堂哥的对手。

        一场对决下来,丁炎败了。

        慕容落枫领悟的法则奥义,不弱于丁炎,虽说血脉之力不如丁炎,但凭着远胜丁炎的一身上位神王修为,还是轻松击败了丁炎。

        而对于自己此番落败,丁炎也并不意外。

        他的一身修为,是他最大的缺陷。

        当然,能在他这个年纪,有一身下位神王的修为,其实也已经不错了。

        他不到三千岁,而慕容落枫,却近万岁了。

        而且,丁炎早有心理准备,知道以自己的实力,就算能挤进前三十,肯定也是前三十中垫底的。

        在丁炎落败的同时,另一边的华天都,也在十招之后击败了对手。

        现在华天都、丁炎一样在场中的七姑娘,同样击败了对手,不过却在二十招后才将对手击败。

        当然,这并不是说,华天都就比七姑娘强。

        两人的对手,实力相差也不小。

        七姑娘的对手,论实力,以段凌天的判断,杀进前二十没任何难度。

        至于华天都的对手,就算不垫底,也最多杀到第二十五名左右。

        “欧阳剑辰和季武昌也胜了……”

        在华天都和七姑娘之后,欧阳世家的欧阳剑辰,还有寒初宗的季武昌,也都相继取得了胜利。

        然后,另外五场对决,在一番缠斗之后,也有五人取得了胜利,只不过较为吃力。

        到现在,剩下的人,基本上实力都不俗。

        除了实力特别强的,其余人,实力相差都不多。

        “现在,有十人暂定为前十五名了。”

        前三十的名次之争,也将先定出排名前十五之人,而暂定为前十五之人,也将会受到暂时排在后十五之人的挑战。

        当然,挑战失败,也会按照之前的规则,遭受惩罚。

        除非有足够的自信,否则挑战便是找虐。

        “段凌天,到你了。”

        一共十个斗擂,在前面二十人决出十个胜利者后,剩下的十人,包括段凌天在内,也再次登上了斗擂。

        这一次,只有五场对决。

        而这五场对决中,最引人瞩目的,便是其中两场对决……其中一场,正是段凌天的对决。

        段凌天,在场之人并不陌生。

        甚至于,段凌天在天龙宗周边区域都可以算是赫赫有名之人,同时也是众人眼中潜龙大比前三的热门人选。

        最重要的是,段凌天不足三千岁!

        而且,据说比另一个杀进前三十的不足三千岁的丁炎都还要小上百余岁!

        原本,丁炎的风头就已经足够强盛。

        可段凌天的风头,却完全压过了他,甚至有不少人都在私下窃语,觉得丁炎倒霉,风头完全被段凌天抢了。

        这些窃语,作为当事人的丁炎自然也听到了,但却并不在意。

        在他眼里,段凌天就是一个变态,他才不跟段凌天比!

        “丁炎,你说段凌天这一次,能够几招解决对手?”

        侯庆宁笑问。

        这,也是段凌天第二次上场出手,自上一次出手之后,段凌天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主持潜龙大比的十个天龙宗长老直接给了段凌天一个前三十的名额。

        这待遇,只有少数十来人才有。

        而这十来人,在被暂定为排名前三十人之后,也没人挑战他么,一是都知道他们的实力强大,二是都在一定程度上相信十个天龙宗内宗长老的眼光。

        “段凌天这次的对手,出自神皇级宗门罗刹宗,是罗刹宗宗主门下关门弟子,也是罗刹宗年轻一辈最出色的两大天骄之一……如果他先前没隐藏什么底牌的话,段凌天十招内胜他没悬念。如果有什么底牌的话,应该能撑久一点。”

        丁炎言语之间,显然是对段凌天充满了信心。

        两人的对话,声音并不小,也被立在不远处旁观的罗刹宗几个弟子听到了,顿时对方的脸色都不太好看,狠狠瞪了两人一眼。

        “失败者,也有脸谈论我沙正虎门下弟子?”

        罗刹宗当代宗主,沙正虎,一个身材壮硕,面容坚毅而冷峻的中年男子,淡淡扫了丁炎和侯庆宁两人一眼,面露讽笑说道。

        “你门下弟子,马上也将成为如我们一般的失败者。”

        不同于侯庆宁略显忌惮的皱眉,丁炎却是直接怼了回去,一点都没有因为对方是一方神皇级宗门的宗主,而给他们面子。

        这时,侯庆宁也给丁炎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牛!

        有后台,就是不一样。

        这一刻,侯庆宁觉得丁炎威风的同时,心里也一阵失落,怎么我就没有一个在天龙宗有黑龙长老身份的供奉作为靠山呢?

        在天龙宗,即便是外来的供奉,想要拥有黑龙长老的身份,至少也要有黑龙长老的实力。

        否则,不可能给这么高的身份。

        丁炎的那个叔伯的实力,不难猜测,至少也是上位神皇。

        而上位神皇,哪怕只是一个再普通的上位神皇,也不是只有下位神皇修为的罗刹宗宗主所能比的。

        “小子,你找死!”

        被一个下位神王层次的小子挑衅,沙正虎勃然大怒,再次看向丁炎的时候,眼中寒光闪烁,语气间也布满杀意。

        砰!!

        而几乎在沙正虎话音落下的瞬间,一声巨响传开,令得原准备动手的五方斗擂内的十人,都暂时停下了动作。

        “噗——”

        在段凌天等人的目视之下,沙正虎这个罗刹宗宗主,整个人倒飞而出,口中鲜血狂喷,飞出数百米后,方才勉强顿住身形。

        “这只是一个警告……若我再听到谁敢妄言杀我天龙宗门下弟子,我不介意送他上路。”

        黑龙长老蓝羽山的声音,适时的响起。

        对沙正虎出手之人,正是他,

        沙正虎面色阴沉如水,眼中闪过一抹惊惧忌惮之色,这才想起,那大言不惭之人,已和他门下关门弟子一般,是天龙宗内宗弟子。

        而他,竟然当着天龙宗黑龙长老的面,说要杀天龙宗内宗弟子。

        这一刻,他心里只剩下后悔,不该逞口舌之利。

        “师尊!”

        而段凌天的对手,沙正虎门下弟子,一个身穿赤红色长袍,面容冷峻的青年男子,此时脸色也是陡然大变。

        当然,他不敢将内心的怒火宣泄到出手的黑龙长老蓝羽山身上。

        他,在冷冷的扫了丁炎一眼后,目光也重新落在段凌天的身上,眼中冷光闪烁,“段凌天,看来你朋友对你很有信心。”

        “我倒是要看看,你如何击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