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805章 惩罚

第3805章 惩罚

        虽然悬起的一颗心稍微放下,但段凌天在跟着蓝羽山回炎龙台的时候,还是传讯告诉了令狐人杰这件事情。

        “以我威胁你,让你不要进前十?”

        收到段凌天的传讯以后,令狐人杰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淡淡说道:“不用理会他……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现在不再是令狐世家家主,我正准备在家族好好闭关修炼。”

        “我对我令狐世家的护族大阵,还是很有信心的。”

        “另外,你不是也说了……主持潜龙大比的黑龙长老,都说应该是那些外来的神皇恶作剧,你更不用理会。”

        令狐人杰言语之间,随意而无惧。

        而听到令狐人杰的传讯,段凌天才算彻底放下心来。

        这时,他也跟着蓝羽山和东方延年两人回到了炎龙台附近,此时潜龙大比还在继续激烈进行着。

        不过,他们回来,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疑惑的目光。

        “怎么了?”

        面对丁炎和侯庆宁的询问,段凌天只是淡淡一笑,说了声‘没什么’。

        而面对令狐世家两个族老,令狐正兴和令狐桓的传音询问,段凌天却是如实说了自己的遭遇,而两人闻言,自然也是勃然大怒。

        不过,最后都劝段凌天不用理会,同时目光扫视周围的一群神皇,仿佛想要从一群神皇中找出威胁段凌天之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段凌天又上了一次场,仍然轻松击败对手。

        而杜破军、华天都等人,也是一样,一路强势。

        来自万花谷的那个女子,七姑娘,也展现出了不让须眉的实力,还没有人能在她手下走过三招。

        当然,这也是她目前遇到的对手,都比较弱的原因。

        不过,这里说的‘弱’,只是相对于她而言。

        “潜龙大比,会先决出前三十……目前来看,能进前三十之人,已是非常明朗。”

        侯庆宁看了段凌天一眼,“段凌天你进前三十,板上钉钉,不会有人质疑……不过,丁炎,怕是需要接受几场挑战。”

        潜龙大比,会按照天龙宗主持大比的十个内宗长老的安排,先决出排名前三十之人。

        当然,这三十人,还没决出具体排名。

        甚至于,他们彼此还没交过手,都是主持大比的天龙宗内宗长老认为实力比较强大的人,所以不曾安排他们对决。

        很快,三十个人的名额,便定了下来。

        这时,天色也已经进入黄昏。

        “接下来,我会宣读暂定的潜龙大比前三十之人的名单……现在,我叫到名字的三十人,明日守擂。”

        “彭东,秦远征,季武昌,司徒成,段凌天……”

        天龙宗主持潜龙大比的十个内宗长老中的其中一人,朗声宣读手中名单上的名字,段凌天和丁炎的名字,赫然在列。

        除了他们两人以外,东华宗少宗主华天都,万花谷的七姑娘,还有欧阳世家的欧阳剑辰,也都在。

        令狐世家,除了段凌天意外,再无一人进前三十。

        慕容世家,倒是有一人,名为慕容落枫,是慕容世家的嫡系子弟。

        “明日,这三十人守擂,先前被淘汰之人,有向他们起挑战的权力……如若挑战成功,便能将之取而代之。”

        “如若在百招内挑战失败,将被视为浪费潜龙大比的时间,会有相应惩罚。”

        “百招之内挑战失败之人,将被罚去一年神石薪俸,同时必须在宗门外围无偿巡逻一年。”

        “五十招内挑战失败之人,将被罚三年神石薪俸,同时在宗门外围无偿巡逻三年。”

        “三十招内挑战失败之人,罚……”

        ……

        一开始,还有不少不太清楚潜龙大比细则之人,想着明天多挑战几人,看是否能杀进前三十。

        可现在,随着内宗长老将细则一说,不少对自己实力不自信之人,顿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开什么玩笑!

        除非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否则贸然挑战,百招之内落败的人,是会遭受惩罚的,而且惩罚不轻。

        而且,自己挑战之人,越快击败自己,自己受到的惩罚也将越重。

        这一日的潜龙大比,也在一群人的叹息声中落幕。

        有人因为没进前三十而叹息。

        有人因为明天没勇气挑战而叹息。

        还有人因为自己的后辈子弟表现不如己意而叹息。

        “没再传音了。”

        而自从跟着黑龙长老蓝羽山回到炎龙台以后,直到现在,段凌天都没再听到先前威胁他那人的再度传音。

        念及蓝羽山的猜测,以及令狐人杰的无惧,段凌天也渐渐的不再将这件事当回事。

        然后,和丁炎、侯庆宁一起往临时住处走。

        他们这些新弟子,都是被安排在一个地方。

        路上,侯庆宁笑看向丁炎,“丁炎,明天段凌天应该不会被人挑战……但你,恐怕少不了要被人挑战。”

        “今天你进了前三十,明天可别阴沟里翻船了。”

        而听到侯庆宁这话,丁炎轻轻摇头,“正常来说,应该不会有问题。”

        “不过,前三十虽然应该是稳了……但想要杀进前二十,却还是极难。毕竟,我修为还是太低了。”

        丁炎叹了口气。

        “今日暂定的前三十,三十人中,就你一个下位神王。”

        段凌天笑道:“你这成绩,想必就算是你那位伯伯,也该欣慰了。“

        “司空伯伯倒只是让我尽力而为,没给我定下什么目标。”

        丁炎说道。

        “没给你定个前十的目标?”

        侯庆宁瞪眼,“前十,可是有一枚通皇神丹的。通皇神丹,一旦服用,上位神王到下位神皇之间的瓶颈,将直接被破掉。”

        “日后修炼,只要积累够了,直接就能从上位神王之境步入下位神皇之境!”

        提起‘通皇神丹’的时候,侯庆宁目光闪亮,哪怕她现在离上位神王还远,却也还是期待那等神丹。

        现在服下,日后便无需担心神王之境和神皇之境之间的瓶颈。

        “这个我不急。”

        丁炎笑着摇头,“司空伯伯跟我说了,我这次想进前十,几乎不可能……就算这一次没得到通皇神丹,等我上位神王之时,他也会去找宗主给我要一枚通皇神丹。”

        侯庆宁的脸色瞬间凝固。

        哪怕是一旁的慕容银月,现在也是一脸羡慕的看着丁炎。

        “丁炎。”

        侯庆宁回过神来,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要不然,你回头跟你那个伯伯说一声,让他顺带再搞两枚通皇神丹给我和三小姐?”

        “这个……等潜龙大比结束以后,我跟他说下。”

        丁炎迟疑了片刻,便答应了下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哈哈……”

        还没等慕容银月开口婉拒,侯庆宁已经哈哈大笑起来,“丁炎,跟你开玩笑呢。”

        “无功不受禄。”

        “你有这份心就够了。”

        刚才,就连段凌天都觉得,侯庆宁有些强人所难,毕竟那不是丁炎他爹,而是丁炎的一个叔伯。

        现在,听到侯庆宁后面的话,顿时摇了摇头。

        他就说,侯庆宁怎么突然变得不客气了,要知道,在他面前,可是非常客气的……原来,是在逗丁炎。

        “你这家伙……”

        丁炎无奈一笑,但心里却已经决定,回去以后,还是要跟他的那位司空伯伯提一下,毕竟侯庆宁是他少有的朋友之一。

        至于慕容银月,如无意外,肯定和侯庆宁是一对,帮她要一枚,跟帮侯庆宁要没什么区别。

        当段凌天几人回到住处的时候,夜幕也适时的降临了。

        一夜无话。

        ……

        第二天,段凌天、丁炎等暂定为潜龙大比前三十之人,作为擂主,接受其他人的挑战。

        当然,每个人,只有两次挑战机会。

        而且,一旦挑战,百招之内落败的话,将受到惩罚。

        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有人挑战,但却不多,只有十来人,都是对自己的实力有一定自信之人……在这个过程中,丁炎也被挑战了好几次。

        不过,每一次,丁炎都顺利击败了对手。

        有两人,撑到百兆之后。

        其余人,都被丁炎在百招之内击败,而他们也都将遭到惩罚。

        一个上午过去,暂定排名前三十的擂主,有一人被淘汰,然后再无人被淘汰,到了正午的时候,也无人再起挑战。

        下午,则是暂定排名第三十一到排名第一百的七十人,作为擂主,接受其余人的挑战。

        规矩细则,也都一样。

        一个下午,夜幕降临之前,便有了结果。

        也是一人被淘汰替换,其余人稳如……泰山。

        “天龙宗的这十位内宗长老,眼光太毒辣了……经由他们安排进入前一百的人,只有两人被淘汰替换。”

        眼前的一幕,让不少人出了感叹。

        段凌天对此并不意外。

        天龙宗的这十位内宗长老,再怎么说也是中位神皇,看一群神王交手,能有这么精准的判断也正常。

        自此,这一次的潜龙大比,排名前一百人定下……后面,则是排名前三十之人,以及排名前一百中的后七十人,决出具体排名。

        “再过几天,潜龙大比就该结束了。”

        段凌天心里一动之间,不知道为什么,他又忍不住想起了那一天威胁他的传音。

        “希望真的只是吓唬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