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804章

第3804章

        突如其来的传音,让段凌天的一颗心瞬间沉下。



        这人,竟然威胁他?



        而且,是拿令狐人杰的性命威胁他?



        “是谁?”



        段凌天下意识的左顾右望,企图从周围的人群中找出传音之人,但却一无所获。



        对方非常高明,虽然给他传音,但却给他一种难以寻找传音方向的感觉,就好像是凭空在他耳边响起的一般。



        “不用看了,我能看到你,你看不到我。”



        声音再次传来,语气冷漠无比。



        正因为段凌天看不到对方,所以完全没办法传音跟对方交流,而这,也让段凌天的脸色越发的有些难看了起来。



        对方是谁?



        是在故弄玄虚,还是真的在威胁他?



        一道传音,想让他段凌天舍弃前十?他当他是谁?



        深吸一口气,段凌天退出斗擂光圈之时,第一时间传音给东方延年,将刚才收到的传音告诉他。



        而东方延年,在听到他的传音后,脸色也是瞬息大变。



        潜龙大比,虽说在天龙宗算不上多大的盛事,但对天龙宗而言也是意义不凡,威胁参与潜龙大比的新入宗弟子,这无异于在挑衅天龙宗的威严!



        “蓝长老。”



        在从段凌天口中再次确认之后,东方延年没有任何迟疑,第一时间将这件事情告知了黑龙长老蓝羽山。



        蓝羽山,作为这一次潜龙大比的总负责人,听到东方延年的传音,脸色也是瞬息大变。



        然后,他目光如电的看向段凌天,传音沉声问道:“段凌天,你说的可当真?有些话,你说出口了,便要对其负责。”



        “长老若不信,我愿立下心魔血誓。”



        段凌天沉声说道。



        对方传音,正常来说,只有他一人能听到。



        但,众神位面,却是至强者的体内小世界,在里面进行传音,至强者就算不会留意,他体内小世界的天地大阵,也会记录下来。



        要不然,如何确认一个人是否曾经收到过某些传音?



        在众神位面,心魔血誓,可以针对任何事情,只要你心中无鬼,便不会有事,一旦乱立血誓,等待你的,将是灭顶之灾!



        也正因如此,在得到段凌天的确认之后,蓝羽山的神识,第一时间向着周围席卷而出……



        能在段凌天发现不了踪迹的情况下传音给段凌天的,必是超越段凌天一个大境界的存在,至少也是下位神皇。



        而在场虽然神皇不少,但除了天龙宗长老以外,也就各大神皇级势力的高层,以及某些年轻天才的长辈。



        “你告诉蓝羽山也没用。”



        在蓝羽山扫视周围的同时,段凌天的耳边,再次传来对方的声音,“我人已走,他发现不了我。”



        “记住我的话。”



        “不想让令狐人杰死,便不要进潜龙大比前十。”



        对方的传音,到此戛然而止。



        段凌天面沉如水。



        很显然,对方已经发现了蓝羽山的反应,并且适时的离开了……



        深吸一口气,段凌天将那人再次传音说的话,告知了蓝羽山,而后者也没再搜查周围,身形一晃之间,便到了段凌天的身侧。



        然后,在除了东方延年以外的一群人愕然的目视之下,段凌天被蓝羽山带走了。



        自始至终,蓝羽山没跟任何人打任何招呼。



        “段凌天?”



        “这是怎么回事?”



        ……



        段凌天突然被蓝羽山这个黑龙长老带走,吸引了在场大多数人的目光,此时众人的目光中,充满了疑惑。



        在这一刻,段凌天甚至收到了侯庆宁、丁炎、令狐桓等人的传讯。



        “我没事,就是有些事蓝长老要找我私底下谈。”



        段凌天对蓝羽山说道。



        而蓝羽山跟着段凌天前脚敢走,东方延年便第一时间跟了上去,一路跟着段凌天两人,来到炎龙山脉一座比较矮的山峰之巅。



        对于东方延年的到来,蓝羽山也没说什么,他看向段凌天,沉声说道:“事关重大,你当着我的面,立个心魔血誓。”



        “否则,我无法完全信任你。”



        段凌天闻言,目光闪烁一下,却没有在第一时间立下心魔血誓,而是询问东方延年,蓝羽山属于天龙宗的哪一脉。



        当然,段凌天想确认的,还是蓝羽山是不是万魔宗一脉的人。



        万魔宗一脉的匡天正,做梦都想杀他。



        “蓝长老并非来自任何外来势力,他从小就因为天赋异禀,而被收入天龙宗,是天龙宗土生土长的弟子,属于天龙宗本宗一脉。”



        天龙宗本宗一脉,也是天龙宗最强大的一脉,而天龙宗内最强的存在,也基本上都是本宗之人。



        这里说的天龙宗本宗一脉之人,指的是非半路出家的天龙宗子弟、长老。



        得知这黑龙长老蓝羽山是本宗一脉之人后,段凌天不再迟疑,第一时间便当着蓝羽山和东方延年的面,立下心魔血誓。



        而在段凌天立下心魔血誓后,蓝羽山的脸色,也阴沉得可怕。



        “长老,接下来我该如何做,还请明示。”



        段凌天看向蓝羽山,叹息说道:“我不确认对方只是在吓我,还是来真的……令狐人杰是令狐世家家主,对我有知遇之恩,我不愿拖累他。”



        “不用理会他。”



        蓝羽山深吸一口气,眼中寒光闪烁,“那人的声音,你过去可曾听说过?”



        “没有。”



        段凌天摇头,“而且,传音也是可以改变自己的声音的。”



        “你在天龙宗有仇人?”



        蓝羽山又问。



        这件事情,很显然就是天龙宗的人干的,而且能来到炎龙台附近,至少也是内宗弟子……而如果只是内宗弟子,他刚才神识可以轻易探查到。



        既然探查不到,说明对方至少也是神皇。



        而且,那令狐世家家主令狐人杰他也知道,是一个下位神皇,敢用令狐人杰的性命威胁段凌天,如果不是在开玩笑,说明他有杀死令狐人杰的实力。



        “算有。”



        段凌天点头。



        “谁?”



        蓝羽山问。



        “内宗长老,匡天正。”



        段凌天将自己和匡天正之间的冲突说了出来,当然,没说他杀了匡天正门下弟子的事情,有些事情,虽然是自己做的,但不认总比认了好。



        而且,他杀匡天正门下弟子楚寒的时候,还不是天龙宗弟子,而楚寒当时却是天龙宗弟子。



        “还有吗?”



        蓝羽山微微皱眉之后,又问。



        “还有一人……便是雾隐宗前任宗主,我也不知道他什么名字,只知道薛海川长老的大哥,当年是因为杀了他的独子,他才离开雾隐宗去了万魔宗,后来也进了天龙宗。”



        “而薛海川长老的大哥薛海山,我曾经在天梯牢狱中遇到他,没杀他。”



        “就是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因此而迁怒于我。”



        “而且,薛海山出来以后,曾和薛海川长老找过我,算是我的朋友。”



        段凌天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方才继续说道:“当然,论嫌疑,我觉得匡天正的可能性更大!”



        “不可能是匡天正。”



        蓝羽山摇头说道:“我刚才问过炎龙台周围的巡逻长老,他的修为不弱于匡天正,如若匡天正来过,他不可能发现不了对方,哪怕对方有意藏匿身形。”



        “也许……只是现场的某个神皇故意那样传音给你,想让你放弃前十之争。那样一来,他们的后辈子弟,便更有机会杀进前十。”



        蓝羽山说出自己的猜测。



        虽然段凌天也觉得有这个可能,但还是进一步追问:“有没有可能是……匡天正背后的人在威胁我?”



        而段凌天此话一出,蓝羽山身后的东方延年瞳孔一缩。



        蓝羽山,也深深的看了段凌天一眼,“匡天正长老的背后,只有一人,有能力在巡逻长老难以察觉的情况下,到炎龙台附近传音威胁你……那人,要么是亲自过来,要么是派了黑龙长老过来。”



        “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谁吧?”



        蓝羽山此话一出,段凌天只能沉默,要不然他能说什么,说他怀疑是天龙宗的那个什么薛副宗主?



        “长老,能通过阵法镜像,查到刚才有谁出现在炎龙台附近隐匿吗?”



        段凌天问道。



        这种阵法镜像,令狐世家都有,昔日自己离开令狐世家府邸,当场没被人发现,后来才被人通过阵法镜像发现。



        “我已经问过了。”



        蓝羽山说道:“炎龙台周围,在我带你离开的前后,并没有人到场。”



        “也就是说……传音给你的人,应该就在现场。”



        “而我刚才看过,现场除了我和两个白龙长老以外,也就另外十几个内宗长老在场,且都不是万魔宗一脉的人,且和万魔宗一脉都没什么交集。”



        “所以,应该是其他外来的神皇传音故意威胁你,想让你放弃。”



        “那些人中,实力强大的,诸如东华宗宗主等中位神皇,应该不屑于做这种事情……十之仈jiǔ是其他人,对自己的后辈子弟没信心,故意传音吓唬你。”



        蓝羽山说出自己的猜测。



        “故意吓唬吗?”



        听到蓝羽山的判断,再加上蓝羽山有意问过掌管阵法监控之人,现在,段凌天悬起的一颗心,也稍微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