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794章 匡天正门下二弟子,钟灿!

第3794章 匡天正门下二弟子,钟灿!

        有些事情,是段凌天没办法控制的。

        就拿令狐人杰为他做的事情来说,他并不知道他在令狐世家法则密室的那三年,让令狐世家损失那么大,而且足以影响到令狐人杰的家主之位。

        要是他知道,他肯定不会继续待在里面。

        哪怕令狐人杰跟他说,他也能理解,也不会拖累令狐人杰。

        可问题是

        自始至终,令狐人杰就没跟他说过自己的难处!

        这种人情,换作薄情寡义之人,或许会觉得是令狐人杰自作多情,但段凌天却做不到那般。

        这份情,他承。

        所以,才有了他跟令狐世家长老会的百年之约。

        “百年之内,不惜一切代价,我必让他重回家主之位。”

        段凌天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坚定。

        片刻之后,他才在薛海川疑惑的目光下回过神来,因为薛海川并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又为什么走神。

        不过,薛海川也没多问,而是话题绕回了眼前镜像画面显现的内宗弟子入宗考核。

        “小天,你这一次的对手,应该就这些人了。”

        薛海川对段凌天的称呼,也在两人的交情进一步加深的情况下,有了转变。

        现在,薛海川所伸手指着的人,正是万魔宗核心弟子杜破军、东华宗少宗主华天都和欧阳世家三少爷欧阳剑辰之流。

        “这个女子,倒也是不俗。”

        自始至终,很少有人让薛海川惊讶,不过,最后他的目光,还是被一个女子给吸引了。

        段凌天看过去,一眼就认出了对方,“这个女子,听他们说,好像是神网综宗门万花谷谷主门下七弟子,人称‘七姑娘’。”

        “万花谷?”

        段凌天也就随口一说,万万没想到,薛海川在听到他的话后,原本淡然的神容,顷刻间陷入了呆滞。

        就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一般。

        “怎么?海川哥你和那万花谷还有旧?”

        段凌天看出了一些端倪。

        薛海川回过神来,摇头一叹,“以前,倒是有个朋友,是那万花谷之人……不过,很久没见了。”

        话音落下之时,薛海川再次落在那万花谷七姑娘身上的目光,也变得柔和了不少,“像……太像了……”

        虽然薛海川的声音有意压低,但段凌天却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看来,这位海川哥,和万花谷渊源不浅。

        接下来,薛海川的情绪似乎都有些低落,而段凌天也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内宗弟子入宗考核的进展。

        一层层考核筛选下来,相继有不少人被淘汰。

        自始至终,薛海川的注意力,都在那名为‘七姑娘’的万花谷弟子身上,沉醉中显得有些痴迷的目光,让段凌天都忍不住怀疑,这位海川哥,不会是跟这七姑娘的什么人有一腿吧?

        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七姑娘,薛海川应该也是第一次见到。

        而之所以有那怀疑,也是因为薛海川已经说过很多次‘像,太像了’之类的话。

        随着时间的流逝,内宗弟子的入宗考核适时的结束。

        而侯庆宁和慕容银月两人,也在东方延年有意无意的照顾下,顺利通过了考核,成为了天龙宗的内宗弟子。

        “结束了。”

        当内宗弟子的入宗弟子考核结束后,镜像画面也就消失了,这时薛海川才回过神来。

        段凌天发现,就在这一瞬间,在薛海川的眼角,竟然出现了一道细微的泪痕,只是转眼间就被神力蒸发。

        若非段凌天眼尖,还发现不了。

        这,也越发让段凌天确信,薛海川和那七姑娘的什么人有一段故事,且对方十之八九也是一个女子,甚至跟七姑娘长得很像!

        “不过,这七姑娘是戴着面纱的……海川哥说的像,应该是身形像,还有外露的双眼、额头和鼻梁像。”

        段凌天暗道。

        “小天。”

        薛海川并不知道段凌天在想什么,眼见内宗弟子入宗考核结束,他看向段凌天,微笑说道“我要守着大哥,所以接下来的潜龙大比,我便不跟你一起去现场了。”

        “不过,我会用过阵法镜像远程观摩。”

        “争取把第一拿下……那第一的奖励,即便是现在的我,都为之心动。”

        说到后来,薛海川再次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深意。

        段凌天闻言,目光也是忍不住亮了起来,他自然知道薛海川并非无的放矢之人,他都这么说,那潜龙大比的第一名,除了通皇神丹以外,肯定还有其它不俗的奖励。

        “我会尽力。”

        段凌天谦虚一笑。

        “还有一件事……”

        突然,薛海川像是想起了什么,看向段凌天,面色微微凝重了起来,“你要是在潜龙大比上,遇到那万花谷的七姑娘……你占据上风,而她又不愿认输的话,希望你能手下留情。”

        话音落下,他又补充了一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是我的故人之后。”

        故人之后。

        薛海川的话,进一步验证了段凌天的猜想,而段凌天对于薛海川的这个请求,自然也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对他来说,这不过举手之劳。

        “你就在我这里再与我先聊一阵,稍后,东方师兄会过来,到时他会带你们这些新晋内宗弟子去你们在炎龙山脉的临时住处。”

        薛海川的修炼之地,并不在炎龙山脉,在毗邻炎龙山脉的另外一座山脉之中。

        不过,二者相距很近,甚至不远处就是两座山脉的交叉点。

        约莫半个时辰过后,东方延年来了。

        在薛海川的有意推动下,一番闲聊之下,段凌天和东方延年之间的关系也拉近了许多。

        东方延年对段凌天的称呼,也变成了‘小天’,而段凌天则称呼其为‘延年哥’。

        原本,段凌天是叫他‘东方大哥’的,可他却嫌这个称呼太生疏,偏要让他像叫薛海川那样称呼他。

        段凌天也是真没想到,这一位堂堂天龙宗的白龙长老,中位神皇中的佼佼者,竟然也这般孩童心性。

        不过,一番闲聊下来,东方延年的率性和随意,也让段凌天感觉到非常舒服,进一步认可了这个人。

        约莫几个时辰后,天色渐晚,段凌天才和东方延年一起离开薛海川的修炼之地,前往新晋内宗弟子在炎龙山脉的临时住处。

        新晋内宗弟子的临时住处,位于一座山谷之内,而山谷四周半山腰上也有一些建筑,各大神皇级势力的高层,还有一些新晋内宗弟子的长辈,都暂住在那里。

        潜龙大比,需要等到三天后才开始。

        “小天,那我们便三日后再见。”

        东方延年一路将段凌天送到山谷上空,笑着向段凌天告辞。

        “好。”

        段凌天应声。

        而在东方延年离开的时候,段凌天可以察觉到下方扫来的不少目光,赫然是一些新晋的内宗弟子,还有一些神皇级势力的高层。

        “段凌天。”

        在段凌天的目视之下,侯庆宁踏空而起,转眼就到了他的身边,“那位东方长老,你早就认识?怎么感觉跟你很熟的样子。”

        侯庆宁的眼中,充满了好奇。

        “延年哥是海川哥的朋友,今日你们进行内宗弟子入宗考核,我都在海川哥那边。”

        段凌天笑着说道“你们去办理内宗弟子入宗手续的时候,直到刚才,他都跟我、海川哥在一起。”

        “原来是这样。”

        侯庆宁恍然大悟,在过去的传讯闲聊中,他也知道段凌天和薛海川认识,并且知道段凌天跟薛海川关系不错。

        侯庆宁很快便岔开话题,感叹说道“今日的考核,还真是凶险,那最后一个考核,我差点就没通过。”

        “不过,幸好最后我运气还算不错,顺利通过了。”

        侯庆宁说到后来,语气间俨然还带着几分得意。

        而见此,段凌天也只是笑了笑,向他贺喜了一声,并没有跟他说薛海川让东方延年帮忙,适当给他和慕容银月减少了一些考核难度之事。

        在段凌天看来,这些都只是小事,没必要提。

        朋友之间,也没必要去计较这些。

        ……

        正当段凌天等新晋内宗弟子在炎龙山脉临时住处住下的时候,同样身在天龙宗驻地之内的内宗长老匡天正,也得知了段凌天今日在海选中的所为。

        “那个小畜生,竟然突破成就中位神王了?”

        匡天正的脸色,要么难看有多难看,若非他门下今非昔比的二弟子就在眼前,他都已经忍不住拍碎身前石桌了。

        此时此刻,匡天正正坐在一个大院里面的石桌前,而在石桌对面,还坐着一个身穿碧青色长袍的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身材高大壮硕,容貌冷峻,眉宇英武,剑眉凌厉,给人一种凌厉果决的感觉。

        而他,正是匡天正门下二弟子,钟灿。

        也是天龙宗薛副宗主的乘龙快婿。

        “当年,如若死的不是寒儿,而是他……换作寒儿得到那一场造化的话,现在耀眼夺目的将是寒儿,而不是他!”

        匡天正的眼中,怒火和仇恨交杂在一起,戾气逼人。

        “灿儿,你应该不会忘了……寒儿,昔日是将你当亲哥哥一般对待的吧?”

        匡天正的目光略微柔和下来,直视眼前的钟灿,压着声音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