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782章 争锋相对

第3782章 争锋相对

        “段凌天!”

        段凌天刚跟慕容随风传音完,一道传音,在他的耳边响起,轻柔动听的声音中,俨然夹杂着几分欣喜之意。

        只听声音,不堪其人,段凌天也已经猜到了是谁。

        “你也来了?”

        段凌天的目光,透空而过,最后落在了雾隐宗一行人中的那一道倩影之上,如花似玉的美人儿,便是和慕容世家三小姐站在一起,也是毫不逊色。

        “嗯。”

        唐无烟轻声应了一声,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复杂中,带着几分哀怨,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本想着就那样忘了眼前之人,时间久了也很少想起,可当再次见到的时候,内心还是忍不住一阵震颤。

        埋葬在内心深处的那一份情感,仿佛又一次破土而出,连那沉寂许久的急促心跳,也再一次呈现了出来。

        “你……还好吗?”

        约莫几个呼吸之久,唐无烟传音轻声问道。

        “嗯,还好。”

        段凌天应了一声,随即便没再多言,让原以为段凌天会问她一声好的唐无烟也是一阵沉默。

        许久不见,便这般冷漠么?

        段凌天暗叹一口气,佯装没有看到唐无烟目光深处的那一丝希翼,转移目光到了其他人的身上。

        只是,他很快便现,雾隐宗的一行人,除了宗主钱隐、太上长老雷长老,以及唐无烟以外,他一个都不认识。

        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很随意的收回了目光,看向那因为刚才与自己的对话,对身边的慕容世家三小姐慕容银月不再那般疏远的侯庆宁。

        “就这样展下去……或许,侯庆宁,在他父亲去慕容世家提亲后,都不会对慕容银月兴师问罪。”

        段凌天暗道。

        与此同时,雾隐宗宗主钱隐,还有雷长老,也都带着雾隐宗的人踏空走了过来,跟慕容世家为的两人,以及令狐世家为的三人打招呼。

        作为相邻的几个神皇级势力,他们作为各自所在神皇级势力中的顶梁柱,彼此早就相识。

        慕容世家,以家主慕容云流和他身边的老人为。

        令狐世家,则以令狐正兴和恒桓二老为。

        三大神皇级势力的为之人,此时聚在一起,也是相谈甚欢,雾隐宗和令狐世家的几人,仿佛完全忘记了二十几年前的那一场风波。

        而事实上,在雾隐宗宣布将风长老逐出宗门,并且将风长老门下那一脉驱逐之后,雾隐宗和令狐世家,便再无矛盾可言。

        令狐世家,也再找不到借口怪罪雾隐宗。

        直到万魔宗之人的到来,雾隐宗为的宗主钱隐和太上长老雷长老,脸色才微微阴沉了下来。

        万魔宗为之人,是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老人。

        中年男子,对段凌天来说是生面孔。

        而老人,他却觉得有几分眼熟。

        当他看到老人身后紧跟着的两个青年中的其中一人时,嘴角不由得泛起一抹淡笑,“难怪觉得有些眼熟……原来,是万魔宗太上长老杜战!”

        杜战,万魔宗内实力最强的几个太上长老之一,在万魔宗的地位,跟雷长老在雾隐宗的地位差不多。

        段凌天早就听说过他。

        而且,更是和现在站在他身后的两个青年中的其中一人一起进过那秦武神帝留下的神府神藏。

        杜千军。

        杜战的次孙。

        至于杜千军身边那个长得和他、杜战都有些相似的青年,段凌天虽是第一次见,却也不难猜测他的身份。

        杜破军。

        杜战的长孙。

        万魔宗年轻一辈中,实力仅次于万魔宗宗主之子杨千夜的存在,据说虽只是上位神王,但一身实力之强,万魔宗神皇之下,少有人能是他的对手。

        在段凌天看杜千军三人的时候,三人也都在看他。

        当然,杜战和杜破军没见过段凌天,是在杜千军的提醒下,顺着杜千军的目光锁定段凌天的。

        不过,两人看了段凌天几眼,便收回了目光。

        只有杜千军,目光灼灼的盯着段凌天,传音沉声说道:“段凌天,没想到当年神府神藏一行,让你和那吴枫成了最后的赢家。”

        杜千军的语气间,带着浓浓的怨气。

        “只能怪你运气不好。”

        听到杜千军的传音,段凌天淡淡一笑,目带戏虐的看了他一眼,“我们分别到的地方,是一样的。”

        “就连开启神府神藏的方法都一样。”

        “只不过,你们那边慢了一步。”

        “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你们会慢一步吗?”

        段凌天笑问。

        “为什么?”

        这,也是杜千军这些年来一直疑惑的,凭什么是段凌天他们先开启神府神藏,而不是他们先开启?

        他自问他在那个雕像所在的大殿中,所有地方都探查过了,却没有现开启神府神藏的机关和阵法什么的。

        “想知道?”

        段凌天深深看了杜千军一眼,“可以……你给我十万两神石,我告诉你。”

        十万两神石!

        段凌天这一开口,气得杜千军面色一变,再次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仿佛能喷出火来一般,“段凌天,你耍我!”

        “我可没耍你。”

        段凌天传音笑道:“怎么?你这堂堂雾隐宗太上长老之孙,连十万两神石都拿不出来?”

        “真是可悲。”

        “不然给你打个五折,给我五万两神石就行。”

        段凌天说到最后,眼中戏虐之色越浓郁了起来。

        杜千军面色阴沉无比,若非知道自己不是段凌天的对手,以及知道在这种场合不可能对段凌天出手,他现在都已经忍不住冲上前去对段凌天出手了。

        所以,现在哪怕知道段凌天在玩自己,他也只能默默的承受着,但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却是如刀如剑。

        他的心里,一边狠,一边安慰着自己,“没必要跟将死之人计较。”

        “反正,他进了天龙宗,也是必死无疑。”

        “师伯祖他老人家,不只是内宗长老,现在更是和天龙宗的薛副宗主结成了亲家,要弄死一个刚进天龙宗的内宗弟子,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想到这里,杜千军的脸色渐渐缓和了下来,同时不再去看段凌天,深怕又被对方气到。

        “慕容家主,正兴长老。”

        这时,万魔宗为的中年男子,也笑着跟慕容云流和令狐正兴打招呼,但扫过雾隐宗宗主钱隐和雷长老的目光,却异常的不善。

        随着慕容云流和令狐正兴跟中年男子回了一声招呼,段凌天也知道他是谁。

        万魔宗宗主,蓝青。

        至于蓝青、杜战和钱隐、雷长老之间的剑拔弩张,他并不觉得奇怪,因为他昔日就是雾隐宗的人,知道雾隐宗和万魔宗是世仇。

        “钱隐宗主。”

        蓝青面露讽笑的看向钱隐,“你们雾隐宗这一次,好像没什么杰出的弟子参与天龙宗的潜龙大比吧?”

        “我劝你,让你们雾隐宗的一群弟子参加参加入宗考核就行了,最好别参加潜龙大比。”

        “否则,我怕我们万魔宗门下弟子一个不小心,下手狠了,就将你们雾隐宗门下弟子给宰了!”

        说到后来,蓝青笑得非常灿烂。

        在雾隐宗众人勃然大怒之时,钱隐冷笑说道:“蓝青宗主,潜龙大比还没开始,你就在这里大放阙词了?”

        “潜龙大比之上,你还是好好担心你们万魔宗弟子,别死在我们雾隐宗弟子手下。”

        面对蓝青的挑衅,钱隐毫不相让。

        “是吗?”

        蓝青笑了,随即抬手一指身侧后面站着的杜破军,“这是我们万魔宗核心弟子,杜破军。”

        “要不然,在天龙宗的入宗考核开始之前,你我二人打个赌?”

        “我万魔宗派出一个杜破军,你们雾隐宗出两人,杜破军以一敌二……要是你雾隐宗输了,便给我万魔宗一百万两神石。若我万魔宗输了,也给你雾隐宗一百万两神石。”

        “如何?”

        说到后来,蓝青嘴角讽笑更浓,眼中更充满了蔑视之色。

        而听到蓝青的话,立在令狐世家阵营中的段凌天,心里却是一阵惋惜,可惜自现在是令狐世家之人,不能代雾隐宗出战,否则便能轻松赚取一百万两神石了。

        在这种场合,为雾隐宗争光,想来雾隐宗也不会吝啬万魔宗拿出来的这一百万两神石赌注。

        可惜啊可惜。

        “钱隐宗主,你不会是不敢吧?”

        眼见钱隐目光闪烁,没有应声,蓝青咧嘴一笑,声音也变得高昂了几分,“我可是让你们雾隐宗出两人联手战杜破军一人……你们雾隐宗,莫非真的无人了?”

        蓝青,进一步激将钱隐。

        这时,在场的一群雾隐宗弟子,目光却又是分别落在了两道身影之上,赫然是一个身穿灰衣的青年男子和一个身穿绿衣的青年男子。

        两人,都是上位神王,也是雾隐宗核心弟子中实力可以排进前三的存在。

        昔日,上官雄风还没殒落之时,便是和这两人并列核心弟子前三。

        甚至于,上官雄风的实力,较之他们当中任何一人,都有所不如……不过,那也是因为上官雄风只是中位神王,而这两人都是上位神王。

        “雾隐宗今日若是不应战,怕是要丢脸了。”

        段凌天扫了周围一眼,现不远处有不少人,仿佛察觉到了这里争锋相对的火药味,纷纷聚拢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