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771章 尊贵的客人

第3771章 尊贵的客人

        “怎么了?”

        看到自己的亲弟这般失态,薛海山忍不住一怔,眼中充满了好奇之色。

        “大哥。”

        薛海川苦笑,“你说的那个段凌天,现在已经不是雾隐宗弟子了。”

        “不是雾隐宗弟子?”

        薛海山皱眉,“怎么回事?”

        对于昔日在天梯牢狱中遇到他,并且手下留情,没杀他的那个年轻人,他记忆犹新,且对对方充满感激。

        他一直想着,等出来以后,定要回报对方一个人情。

        他薛海山,有恩必报。

        “是这样……”

        哪怕薛海川现在贵为天龙宗白龙长老,一身实力之强,足以横推一方无敌,但在自己的这位亲大哥面前,却仍然只是一个弟弟,耐心无比。

        薛海川将他知道的有关段凌天的事情和盘托出,并且说到了后来,雾隐宗风长老为杀段凌天,自爆叠加了多重杀阵的体内小世界,毁掉了令狐城,残杀诸多生灵之事。

        听完薛海川的诉说,薛海山一脸懵逼,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当初他在天梯牢狱遇到那个小家伙,对方还只是上位神灵。

        这才十来年的时间,对方不只突破成就了下位神王,竟然还做了那么多让他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

        “当初就觉得他不简单,但却也没想到,他能闹出这等风波……”

        薛海山忍不住感叹,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微微皱眉说道:“不过,风长老确实有些过了。”

        “为了一己私欲,竟然将雾隐宗置于那等境地。”

        “不过,也幸好宗门悬崖勒马,果决壮士断腕……否则,日后雾隐宗将继续鸡犬不宁。”

        说到这里,薛海山再次看向眼前的弟弟之时,目光也变得有些复杂,“海川,我在天梯牢狱里面便预料,万年之后,你就算没成就神皇,肯定也是上位神王中的佼佼者……现在看来,还是大哥小看你了。”

        刚才,薛海川说起段凌天的所作所为和对雾隐宗的影响时,也一并说了自己这一次回来的所作所为。

        同时,也提及了他现在的实力,以及他现如今在天龙宗中的地位。

        “大哥,也是你当年被关押进了天梯牢狱,要不然,你今日的成就,绝对不比我低。”

        “毕竟,你擅长的,可是四大至高法则之首的时间法则!”

        “当年,你进去的时候,单论法则奥义的领悟,我也就和你相当而已。”

        薛海川说道:“不过,现在也不晚,以大哥你的天赋和悟性,不用万年,就足以追上现在的我。”

        “最多两万年,肯定能彻底追上我。”

        听到薛海川的话,薛海山感叹说道:“幸好当时被关押囚禁到天梯牢狱里面的时候,我还没成就神王。”

        “要不然,里面无法修炼和领悟法则,实力无法提升,就算能扛过前几次神王天劫,后面的天劫也扛不住。”

        神王以上的存在需要面临的天劫,千年一次,哪怕身陷天梯牢狱之中,神王天劫也会追进去。

        那是天地规则,在任何地方,任何位面,都躲避不了。

        而且,天劫千年来一次,且一次比一次强,不会考虑你最近千年实力是否有提升,更不会怜悯你是不是被关押进天梯牢狱那等万年不能提升分毫实力的位面。

        薛海山,因为进天梯牢狱之前,不是神王,所以也就无需担心要面临天劫。

        现在,等他突破到神王之境,才会来第一次天劫。

        哪怕蹉跎了万年时间,知道他的天赋和悟性还在,他万年后的成就,就算比不上他的亲弟薛海川,也差不了多少。

        毕竟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就算有差别,也差不到哪里去。

        “海川,我们去令狐世家,找那段小兄弟喝酒……然后,我再跟你回天龙宗。”

        薛海山看向薛海川,说道。

        薛海川闻言,笑着点了点头,“好!正好,我也想见见那个在雾隐宗掀起了诸多风云的段凌天,顺带当面感谢他,当年对大哥你的不杀之恩。”

        “大哥,离开雾隐宗之前,我要走一样雾师叔那边。你和我一起去,还是如何?”

        薛海川问道。

        “一起去吧。”

        薛海山说道:“正好,我也万年没见雾师叔了。”

        当年,薛海山和薛海川兄弟二人,是拜在同一个师尊门下,在天梯牢狱里面的万年间,薛海山也常向参与天梯争锋考验的宗门弟子,打听外面的消息。

        所以,他虽身在天梯牢狱之中,但却也知道自己的弟弟进了天龙宗,以及他的师尊被天劫轰杀,身死道消之事。

        后面的几千年,他没再遇到参与天梯争锋的宗门弟子,所以也就无从打听。

        最近几千年的事情,对他而言,无异于一场空白。

        ……

        令狐城。

        令狐世家。

        因为一身修为遇到瓶颈,无法进一步突破,所以段凌天也是暂时将心思转移到炼丹之上。

        渐渐的,他对皇级神丹的炼制也更加熟练、成熟,只不过还是有一些瑕疵,需要时间积累经验。

        “既然修为难有寸进,法则奥义领悟也进入了缓慢期……花点功夫在这神丹一道上,倒也不负光阴。”

        现在,距离上次出关,已经过去了整整半年的时间。

        这半年来,沉迷于丹道的段凌天,每天的生活倒也是过得充实,如果真要说遗憾,那便是久久难以寻到一身修为突破的契机。

        神丹之道,越来越熟悉,距离完美炼制寻常皇级神丹,也是已经不远。

        而一旦能完美炼制寻常皇级神丹,便也意味着,他可以炼制出那些寻常皇级神丹的极限神丹!

        而炼制极限皇级神丹,在众神位面,至少也是顶尖帝级神丹师的标志。

        甚至于,有一些尊级神丹师,都难以炼制出极限皇级神丹!

        “段凌天!”

        这一日,段凌天正在炼丹,突然被来自令狐世家家主令狐人杰的传讯惊醒。

        “家主?有事?”

        段凌天疑惑问道。

        “来了两位客人,其中一人身份尊贵,我现在已经陪着他们在大殿等你过来。”

        令狐人杰传讯说道。

        “谁啊?”

        段凌天好奇问道。

        “另外一位客人,说等你到了,自然能认出他。”

        令狐人杰说道,俨然是帮着对方卖关子。

        段凌天闻言,自是有些无语,但却也好奇,令狐人杰口中的尊贵客人是什么人,而且对方这是想要见他?

        “难不成,是令狐世家在天龙宗的族老?”

        段凌天忍不住这样猜测。

        因为好奇,也因为令狐人杰催得急,所以段凌天也是放下了手里的事情,第一时间走出房门,离开自己的府邸,去了大殿。

        大殿之中,除了令狐人杰以外,还有另外两人。

        一个身穿一袭胜雪白衣,气质超群的俊朗青年,还有一个面容刚毅,眸光如电的高大青年。

        两人并肩而立,眉宇之间,有三四分相似,且两人的脸的脸型,也是大同小异。

        身高一般无异。

        “这人……”

        段凌天走进来以后,目光便在眼前的高大中年男子的身上,只觉得这张脸有些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薛海川长老,这位便是我们令狐世家的段供奉,段凌天。”

        与此同时,段凌天看到令狐人杰微笑着对高大中年身边的白衣青年介绍他。

        而随着令狐人杰话音落下,段凌天的目光,瞬间离开高大中年,转移到对方身边白衣青年身上。

        薛海川?

        他,就是薛海川?

        对于‘薛海川’这个名字,段凌天自然不会陌生,甚至于当年在刚到雾隐宗不久后,就有很多人说他是雾隐宗内的第二个薛海川。

        后来,更有很多人拿他跟薛海川做比较。

        甚至于,在他当初杀死上官雄风和龙霄以后,那围观的一群雾隐宗长老、弟子,更在窃窃私语之间,觉得薛海川在他这个年纪取得的成就远不如他。

        总而言之,薛海川这个名字,他没见到对方之前,就听得耳朵都快长茧了。

        当然,也是薛海川现在不知道段凌天的想法,否则说不定会给段凌天一个白眼,并且来一句,“你段凌天的名字,我薛海川也听到耳朵都快长茧了。”

        “段凌天。”

        在向薛海川介绍完段凌天后,令狐人杰又接着向段凌天介绍薛海川,“这位,便是天龙宗最年轻的三位白龙长老之一的薛海川长老,薛海川长老,昔日也是雾隐宗弟子,想来你过去在雾隐宗的时候,也听说过。”

        “段供奉,久仰大名。”

        薛海川微笑着对段凌天点了点头,目光中的友善,在段凌天看来,却又是有些过了。

        薛海川,作为昔日的雾隐宗弟子,哪怕现在已经在天龙宗,也属于雾隐宗一脉。

        按理说,就算不仇视自己,也不至于这般友善才对。

        “薛海川长老,久仰。”

        段凌天心中暗自警惕了起来,觉得这薛海川应该也是‘笑面虎’一流的人物,要不然为何会在自己面前表现得这般友善?

        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哈哈……”

        在段凌天和薛海川两人相互打了一声招呼后,薛海川身边的高大中年,看着段凌天哈哈一笑,“段小兄弟,这才十来年的时间,你莫非就完全将我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