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761章 望春楼

第3761章 望春楼

        听说了令狐人杰的多手安排以后,段凌天总算是放下心来。

        接下来的两天,段凌天安心炼制皇级神丹的同时,心中也忍不住感叹。

        首先是没想到自己会突然成为神丹师。

        其次,是没想到,成为神丹师后,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是抽离生命之力,这对于体内拥有生命神树的他而言,无疑是再轻易不过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他一接触神丹之道,第二次炼丹,就炼制出了极限甲乙丙神丹。

        按照令狐世家家主令狐人杰刚才的话来说,他炼制出来的极限甲乙丙神丹,哪怕是神皇强者都会为之心动。

        这一次,找人帮忙,更是可以直接用极限甲乙丙神丹抵人情。

        原本,段凌天还担心,会让令狐世家欠那些强者人情,这样一来他欠令狐世家的人情就更大了。

        现在,总算松了口气。

        “神丹师,在这众神位面,还真是一个好职业。”

        段凌天感叹。

        也是段凌天这一声感叹只有他自己听得到,要是被别人听到,肯定忍不住给他一个白眼。

        你以为哪个神丹师,都能似你这般随手炼制极限灵级神丹?

        两天的时间,转眼过去了。

        白天也很快过去了。

        傍晚时分,段凌天主动传讯给侯庆宁,“忙完了吗?定好在哪吃饭了吗?”

        同时,段凌天忍不住心里一动。

        令狐城内,最好的几家酒楼,都是令狐世家的产业……要是侯庆宁没有被挟持,应该会约自己去令狐世家的那几家酒楼。

        而现在,他怀疑侯庆宁被挟持了,所以几乎可以断定,侯庆宁不会选择那几家酒楼。

        段凌天一道传讯过去,侯庆宁那边没有回复。

        一时间,他越发确认侯庆宁被人挟持了,“估计我的魂珠,都在挟持他的人的手上。”

        魂珠传讯,正常都是心里默念,但却也可以明着开口说话传讯,并且收到的传讯内容,也能外放。

        就像是地球电话的‘免提’。

        而事实,也正如段凌天所猜测的一般。

        他的传讯,侯庆宁没收到,被侯庆宁身边的黑袍人收到了,黑袍人第一时间取出魂珠,递给侯庆宁,“跟他说,一个时辰后,望春楼的天字二号包厢见。”

        侯庆宁闻言,适时的通过魂珠告知段凌天吃饭的地点。

        望春楼。

        收到传讯后,段凌天的嘴角,适时的亲自一抹淡笑,果然跟他想的一样,不是令狐世家下属的那几家酒楼。

        虽然,段凌天到了令狐世家以后,便没有出去过,但平时却没少和令狐世家家主令狐人杰膝下第四子令狐云闲聊。

        先前给令狐云的那个故事,令狐云已经看完了,后面没少找段凌天要其它故事,同时因为和段凌天聊得来,时常找段凌天谈天说地。

        正因如此,虽然没在令狐城逛过,但段凌天却能知道令狐城有几家上得了台面的酒楼。

        望春楼,只能算普通酒楼,是令狐城内的一个神王级家族下属的产业。

        而那个神王级家族,是令狐世家的附属家族。

        “望春楼?”

        段凌天笑着传讯说道:“我说,你侯庆宁,这是在给我省钱呢?望春楼,在令狐城,可不算什么好酒楼。”

        “最好的酒楼,还是令狐世家麾下的那几家。”

        段凌天说道。

        而侯庆宁收到段凌天的这道传讯后,愣了一下,随即看向眼前的黑袍人,脸上充满疑惑。

        他是第一次来令狐城,对于令狐城有什么好酒楼,并不清楚。

        不过,黑袍人反应也快,在他的传音提醒下,侯庆宁笑着传讯对段凌天说道:“我可知道,你现在是令狐世家的供奉,而且炙手可热……你去令狐世家下属的酒楼吃饭,他们敢收你的钱吗?”

        “所以,我专门选了这个不是令狐世家下属的酒楼。”

        侯庆宁说的这些,正是黑袍人教他这么说的。

        “哈哈……”

        而段凌天那边的回应,则是一阵大笑,“你这家伙,看来是非要看我放血才行。”

        “行,就望春楼,天子二号包厢对吧?我一个时辰后到。”

        段凌天跟侯庆宁传讯完以后,便联系上了令狐世家家主,令狐人杰。

        在令狐人杰的指引下,段凌天在令狐城以北的一片森林上空,和恒桓二老会合。

        再次见到恒桓二老,段凌天也发现,在他们的身边,另外还有七人。

        其中一人,他并不陌生。

        正是昔日在君临城见过的那个令狐青泽,也是令狐世家的神皇强者。

        “你这小子,没事乱往外面跑做什么?不怕死吗?”

        令狐桓见到段凌天,第一时间冲上前来,咧嘴就是一顿斥责,如同在长辈在教训晚辈。

        感受到令狐桓语气间的关心,段凌天尴尬一笑,没有说话,这个时候不说话无疑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果然,令狐桓见段凌天不说话,也没再继续喝斥下去,招呼段凌天一声,便到了其余人面前。

        然后,便是介绍除了他的孪生兄长令狐恒以外的另外七人。

        “青泽丫头,就不用我跟你介绍了,听她说,你们过去早已见过面。”

        令狐桓看了一眼另外七人中唯一的一个老妪,对段凌天说道。

        “青泽长老。”

        段凌天微笑跟老妪打招呼,仿佛全然忘了昔日之事。

        只是,令狐青泽表情却有些不太自然,因为她也是万万没想到,昔日在君临城教训了一番的晚辈,竟然会加入他们令狐世家,而且还成为了他们令狐世家的供奉。

        更是一位可以炼制出极限灵级神丹的神丹师!

        此时,在令狐世家,论地位,她都未必比得上对方。

        “段供奉。”

        令狐青泽脸上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跟段凌天打招呼,“过去多有得罪,还望勿怪。”

        “我早就忘了。”

        段凌天笑道。

        紧跟着,令狐桓又向段凌天介绍剩下的六人,其中两人,也是令狐世家的神皇强者,其中一人,是令狐世家的另外一个族老,也是令狐世家当代唯一一个辈分能跟恒桓二老相提并论的存在。

        甚至于,在令狐世家,如果恒桓二老不联手,单打独斗的话,他的实力,更胜令狐桓和令狐恒两人中的任何一人。

        他,名为‘令狐正兴’。

        令狐正兴,并非年迈模样,是一个身穿宽松青色长袍的中年男子,身材高大魁梧,眉宇威严,剑眉入鬓,看起有些严肃。

        “正兴长老。”

        段凌天恭敬跟对方打招呼,而对方严肃的一张脸上,也难得露出一抹笑容,硬生生挤出来的笑容。

        不过,对方的目光却还是透露着友善。

        至于剩下的四人,都是令狐桓找来的外援,都是他们兄弟早年结实的朋友,至于具体来历,令狐桓没多说,只说了他们的名字。

        不过,这四人,却都是清一色的下位神皇。

        “望春楼。”

        段凌天跟九个神皇强者确认了跟侯庆宁约定的地点后,便由令狐正兴带队,带着令狐青泽等六人,先一步前往望春楼附近潜伏。

        恒桓二老则暗中跟在段凌天的身后,保护段凌天。

        到目前为止,谁都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

        而段凌天,也在令狐振兴等人离去后,驻足等待了半个多时辰,然后才不紧不慢的踏空而出,从令狐城东边进入了令狐城。

        而令狐城的东城门,其实也是令狐世家府邸的其中一座大门,段凌天畅通无阻进入其中。

        然后,穿过令狐世家府邸,从另外一个大门上空飞掠而出,就如同刚从令狐世家府邸里面出来一般。

        “这小家伙,倒是够谨慎的。”

        段凌天的身后,暗中潜伏的令狐桓,对自己的孪生兄长令狐恒传音说道。

        “天赋高,还谨慎……他的未来,不可限量。”

        令狐恒传讯回应。

        而听到自己这孪生兄长的话,令狐桓也有些惊讶,因为他是第一次听他的这位兄长这般夸赞一个人。

        不过,想到段凌天的表现,以及天赋、悟性,他又释然了。

        只要段凌天不半途夭折,日后别说是令狐世家,哪怕是天龙宗,乃至东岭府那几个顶尖神帝级势力,也难以容下他。

        他的‘舞台’,应该更加广阔。

        东岭府,太小了。

        “望春楼。”

        之所以选择穿过令狐世家府邸,也是段凌天担心对方有人守在令狐世家府邸附近,盯着从里面出来的人。

        要是他直接从令狐城外回来,被对方的人发现,难免会让对方生疑。

        毕竟,他没跟侯庆宁说他不在令狐世家。

        “到了。”

        在令狐桓的暗中提示之下,段凌天终是来到了一座名为‘望春楼’的酒楼大门口。

        就有大门敞开,进出客人不少,里面的大堂也几乎都坐满了,还有人在大堂一侧的一排座椅上坐着等位置。

        生意很火爆。

        “客人,您是来吃饭的吗?”

        段凌天刚进来,便有小厮上前询问。

        “我朋友定了包厢,天子二号。”

        段凌天说道。

        “客人贵姓?”

        小厮语气恭敬了不少,天字包厢,是他们望春楼最顶尖的包厢,一顿饭的最低消费,就顶得上他在望春楼打工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