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755章 胁迫

第3755章 胁迫

        “你是谁?!”

        几乎在侯庆宁脸色大变,话音刚落的时候,他便看到眼前破门而入的黑袍人随手一挥,一股可怕的力量当头席卷而来,将他整个人束缚。

        他那躁动的神力,顷刻间被压迫得平静了下来,就奔腾的大海突然被定海神针给定住了一般。

        笼罩他周身的强大力量,不只是压迫了他的神力,甚至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向张嘴求救,但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一丝声音。

        甚至于,连眼皮都被强行压迫得闭合了起来。

        呼!呼!呼!

        ……

        耳边传来阵阵轻微的风声,侯庆宁知道,自己被带离了宿舍,甚至可能被带离了雾隐学院。

        这一刻,他只觉得浑身上下一阵冰冷。

        这到底是什么人?

        是他们万叶宗的仇敌?

        可是,他们万叶宗,什么时候有这么强大的仇敌了?

        就算是他们万叶宗第一强者,他的叔父,也没能力在不惊动雾隐宗那位院长的情况下,将他从宿舍里面掳走吧?

        要知道,他所在的十星学院宿舍,可是雾隐学院所有学院宿舍中,距离雾隐宗院长、老师住的地方最近的。

        那里,平时但凡有什么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们雾隐学院那些老师的法眼,就算老师发现不了,院长也肯定能发现!

        毕竟,院长是神皇强者。

        “他到底是什么人?”

        “我们万叶宗,绝不可能招惹这般强大的存在!”

        “上位神王?”

        “亦或者是……神皇强者?!”

        此时此刻,侯庆宁的心里充满了忐忑,同时脑子也开始迅速运转了起来,“这样的强者,杀我如杀鸡。”

        “但,他却没将我杀死,而是将我掳走。”

        “也就是说,他可能不打算杀我。”

        “或者说……在他眼里,我还有什么利用价值!”

        现在,侯庆宁的心里既急躁,又茫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这位强者为什么要将他从雾隐学院中掳走。

        他得罪谁了?

        又或者说,他身后的万叶宗得罪谁了?

        他想不通,完全想不通。

        砰!!

        正当侯庆宁还在茫然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巨响,然后他便只觉得自己的背部传来一阵剧痛,明显是撞倒了什么东西。

        当身体落地之时,他便发现,原本笼罩在他身上的那股强大的力量褪去,他体内的神力不再被压制,而眼皮也终于可以抬起。

        不过,虽然神力不再压制,但侯庆宁却没有任何调动神力的勇气,因为对方的强大,超出他太多太多。

        或许,对方只需要一根手指,就能将他碾死!

        不过,侯庆宁还是睁开了双眼,他想要看看将他掳走的是谁,到底是他不经意间得罪的人,还是万叶宗得罪的人。

        “前辈,却不知道……你将我带来此地,所为何事?”

        睁眼的刹那,侯庆宁便发现,自己被带到了一片荒原之中,而此时的他,正背靠大树坐着。

        刚才,眼前的黑袍人,显然就是将他扔到树干上。

        此时此刻,侯庆宁看着眼前正背对着他的黑袍人,脸上充满了疑惑和茫然。

        “看到前面那座城市了吗?”

        然而,黑袍人却没回应侯庆宁的话,他看着前方,语气略显沙哑的问道。

        虽然声音沙哑,但侯庆宁却还是听出,这是一个老人的声音。

        不过,听到对方的话,侯庆宁还是忍不住下意识的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向前方。

        只一眼,他便愣住了。

        “这是……万叶城?!”

        万叶城,对于侯庆宁来说,自然不会陌生,甚至可以说非常熟悉,因为他就是在万叶城中长大的!

        万叶城,正是他身后的万叶宗所完全掌控的城市,规模不如天风城,但却也算是一座还算繁华的城市。

        “从天风城到万叶城……”

        突然,侯庆宁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因为他想到了天风城和万叶城之间的距离。

        能以那么快的速度,带他来到这里。

        就算是再强大的上位神王,也不可能做到!

        除非是……

        神皇强者!

        “神……神皇强者?”

        侯庆宁再次看向黑袍人的时候,心里一阵抽搐,难以想象,这样的存在,为什么会盯上他,还将他从雾隐学院掳出来。

        而且,还带他回万叶城。

        他可不会觉得,对方是好心带他回家,对方将他带来,肯定有对方的用意。

        “前辈……”

        侯庆宁颤抖着声音问道:“您……您将我带出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我,乃至万叶宗,应该不至于得罪前辈您吧?”

        此时此刻,侯庆宁心里要多忐忑,有多忐忑。

        以眼前这位强者的实力,要杀他,乃至灭万叶宗,都不费吹灰之力。

        “你,万叶宗,并没有得罪我。”

        黑袍人背对着侯庆宁,语气缓慢的说道。

        “那前辈这是……”

        侯庆宁闻言,松了口气的同时,忍不住诱惑。

        “你和段凌天是朋友?”

        刚松了口气的侯庆宁,听到黑袍人这话,脸色瞬息大变,同时心里也恍然大悟,原来眼前之人是为了段凌天而来。

        段凌天。

        能认识段凌天,并且与之成为朋友,一直都是侯庆宁引以为豪的事情。

        哪怕后来,段凌天离开雾隐宗,去了令狐世家,雾隐宗上下都在骂段凌天忘恩负义,天风城雾隐学院上下也都是质疑段凌天人品的声音,但他却没有动摇过对段凌天的信心。

        虽然和段凌天相处不久,但他却知道,段凌天绝不可能是忘恩负义之徒!

        而且,他本身家世就不俗,对于宗门中的一些事情,再了解不过。

        段凌天杀了上官雄风和龙霄,雾隐宗的那两位太上长老,风长老和雷长老,绝不会善罢甘休!

        段凌天能顺利去令狐世家,肯定是那风长老和雷长老没有留下他。

        后来,雾隐宗又有消息传出,宗主钱隐亲自辟谣,是段凌天并非忘恩负义之徒,雾隐宗祝福段凌天在令狐世家前程似锦。

        那时候,他便知道,段凌天和雾隐宗之间的恩怨,算是告一段落了。

        至少,雾隐宗,不再公开明着和段凌天为敌了。

        “段凌天牛逼!”

        那个时候,他只有这个想法,同时心里也困惑,不知道雾隐宗为何突然改变对段凌天的态度。

        直到数月之后,一个来自令狐城的消息传来,他彻底恍然大悟。

        段凌天,炼制出了极限神丹。

        虽只是极限灵级神丹,但那等丹道手段,便是雾隐宗这样的神皇级势力中的神丹师,也望尘莫及。

        “至少也要是皇级神丹师中的佼佼者,才可能炼制出极限灵级神丹!”

        侯庆宁非常清楚这一点,也正因如此,他理解了雾隐宗的‘退让’,这是不想和段凌天渐行渐远,乃至走向对立。

        说白点就是:

        雾隐宗,怂了。

        得知这件事的时候,他发自内心为段凌天感到高兴,因为在段凌天去令狐世家以后,他还为段凌天担忧。

        本想传讯问问段凌天现在的情况,但想到段凌天今时今日的成就和地位,再看看自己,他终究是打消了传讯的念头。

        传讯过去,也只能是闲聊几句,他侯庆宁也帮不了什么忙。

        不知不觉之间,昔日那个感觉距离还不远的朋友,已经将他彻底甩在了后面,让他望尘莫及。

        “算不上什么朋友。”

        面对黑袍人的询问,侯庆宁心生警惕,随即摇了摇头说道:“他去雾隐宗前,也是我们雾隐学院的十星学员,我只不过是和他比较聊得来而已。”

        “是吗?”

        黑袍人的语气骤然一变,变得有些不善,“那你的手里,可有他的魂珠?”

        “没有。”

        侯庆宁摇头,现在看出眼前的黑袍人有针对段凌天的意思,他自然是小心翼翼。

        对方,明显是想找他做对付段凌天的帮凶。

        “再给你一次机会。”

        黑袍人再次开口了,声音中,又露出几分阴冷,“这一次,你若不如实回答……一刻钟后,我让你见到你的父亲,万叶宗宗主的项上人头!”

        黑袍人此话一出,侯庆宁脸色瞬息大变,万万没想到这个神皇强者如此下作,竟然拿他的父亲来威胁他。

        他不怀疑对方的实力。

        对方,有能力杀死他的父亲,甚至有能力灭掉整个万叶宗!

        “说吧。”

        黑袍人语气淡淡的催促道。

        “有。”

        最终,哪怕侯庆宁心中再不愿,也还是如实说了。

        不知何时,他的一双拳头,已经死死的握在了一起,心中愧疚无比……

        段凌天,对不起,我没办法。

        “很好。”

        黑袍人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又道:“接下来,你随我走一趟令狐城。”

        “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保证不会动你万叶宗之人的一根汗毛……可如若你不配合,我不介意灭你万叶宗满门!”

        说到后来,黑袍人的语气也是骤然转冷,给人一种如坠冰窖的感觉,也令得侯庆宁面色一颤,瞳孔急剧收缩,浑身上下汗毛竖起。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到底想干什么?”

        侯庆宁面色阴沉的看着黑袍人,寒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