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737章 我拒绝

第3737章 我拒绝

        雾隐宗四大太上长老,风雷云雾,代表了雾隐宗的最强武力。

        平时没什么大事,几乎看不到他们现身,便是在场的一些内宗长老、核心弟子,都是第一次同时见到风雷两大太上长老同时现身。

        “他们……应该会因为顾虑段凌天身后的背景,而对段凌天网开一面吧?”

        唐淳看着现身的风长老和雷长老,只觉得一阵头皮麻,这两位,可不是雾隐宗内一般的太上长老所能比拟的存在。

        他们在雾隐宗内杀一个人,不需要有任何顾虑。

        当然,如果那个人有什么大背景,杀了以后会威胁到他们,乃至雾隐宗的话,他们肯定还是会有所顾虑。

        “你就是段凌天?”

        身穿一袭青衣的瘦削老人,正是风长老,他锐利的眸子迸射出平静的目光,落在段凌天的身上,“为什么杀我门下弟子上官雄风?”

        几乎在风长老话音落下的刹那,一股强大的气机,也向着段凌天席卷而去。

        刹那之间,段凌天便感觉到一股压力袭身,但却还是咬牙扛住了。

        段凌天丝毫不惧的与风长老对视,淡淡说道:“我原本不认识上官雄风,他曾无故拦我去路,夺我两枚造化丹,而今日我将此事说出来,他便恼羞成怒,要杀我。”

        “我正当防卫,去没想到他那么不中用,一剑就被我杀了。”

        段凌天此话一出,唐淳面色大变,万万没想到段凌天在风长老面前还敢这样说话。

        而几乎在刹那之间,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现场突然吹起了一阵冷风,仿佛令得整个核心弟子修炼之地的温度都下降了许多。

        风长老身上青衣动荡,冷声道:“你有什么证据说我门下弟子上官雄风无故夺取你的造化丹?”

        “心魔血誓,算吗?”

        段凌天深深看了风长老一眼,嘴角随之泛起一抹揶揄。

        心魔血誓!

        段凌天此话一出,在场众人,都不由得小心翼翼的看了风长老一眼,毕竟段凌天连心魔血誓都拿出来了,说明他对自己说的一切有信心,不惧心魔血誓。

        一瞬之间,现场的冷风更大了,更冷了。

        风长老身上的一袭青衣,已经猎猎作响,而他的一双眸子,也逐渐的凌厉了起来。

        “那你为何杀我门下弟子龙霄?我听人说……他根本没对你出手,是你主动对他出手,乃至杀他!”

        在风长老突然安静下来的时候,雷长老开口了,声如炸雷,声波滚滚,凝聚而出,刺入段凌天的耳中,只震得段凌天的耳膜一阵震颤,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震颤了起来。

        不过,段凌天还是扛住了。

        若是一般下位神王,或许扛不住,但他却不是一般下位神王,他自身身体素质本就不差,再加上融合了七窍玲珑剑,以及昔日修成松柳神树的神相幻身,生命神树的力量也在一定程度上给他炼过体,所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之强,别说下位神王,就算是一般神皇也未必比得上。

        “龙霄?”

        段凌天目光转移到雷长老的身上,淡淡一笑,“雷长老怕是不知道,数月之前,龙霄找到我,让我跪走十里前往你的修炼之地,恳求拜你为师,言语之间,不乏威胁之意。”

        “我佯装答应他,出走雾隐宗,他得知我曾经出现在君临城,便去君临城探寻我的行踪,且在君临城待了许久,守株待兔。”

        “今日我刚回来,他便找上门来,说要杀我……”

        “既然他都要杀我了,我难道还要留着他,给他机会杀我吗?”

        说到这里,段凌天深深看了雷长老一眼,“我可以为我所说的这一切负责……可以立下心魔血誓。”

        “真假如何,想必雷长老你也心中有数。”

        段凌天面色平静的说道。

        而段凌天的平静,落在风长老和雷长老两人的眼里,却又是显得有些高深莫测。

        因为,除了段凌天真有什么大背景,否则他们想不通段凌天哪来这么大的底气。

        跟他们讲道理?

        那也得对方有足够的底牌。

        如若段凌天只是一般雾隐宗弟子,没什么背景,哪怕天赋、悟性再高,他们现在也已经出手将之抹杀,根本不会跟他废话。

        现在,之所以迟迟没有出手,还是因为忌惮段凌天身后有什么大背景。

        “段凌天。”

        风长老、雷长老两人,在跟雾隐宗宗主钱隐传音交流一阵以后,钱隐站了出来,淡淡的看了段凌天一眼,“你杀上官雄风,是他对你下杀手,情有可原。”

        “但,龙霄虽说要杀你,却没有付诸行动……那,或许只是一句戏言。”

        “而你,却因为他的一句话,主动出手杀他。”

        “这,已经违背了雾隐宗的规矩。”

        “所以,我和风长老、雷长老商量了一下,决定将你囚禁起来……便囚禁在风长老体内小世界里面。”

        “我这处罚,你可服气?”

        钱隐和风长老、雷长老传音交流一阵以后,虽然后者两人恨不得将段凌天杀之而后快,但却也想顾全大局。

        所以,他们决定将段凌天囚禁起来,不杀段凌天。

        这样一来,若是段凌天有什么大背景,自然会传讯通知他的长辈过来救他。

        而如果没人来救段凌天,等过一段时间,再出手将之杀死,为上官雄风和龙霄两人报仇也不迟。

        “这……”

        围观的一群核心弟子、内宗长老,都愣住了,完全没想到最后会是这个结果。

        段凌天杀了上官雄风和龙霄,竟然只是被囚禁?

        在他们看来,段凌天是会被直接处死的。

        “怎么可能?”

        雾隐宗二长老伍风殷一脸的难以置信,下意识想要插嘴,但想到他没资格在眼前的三位面前插嘴,质疑他们的决定,顿时又紧紧的闭上了嘴。

        “嗯?”

        段凌天也愣住了,他原以为,他杀了上官雄风和龙霄两人,风雷二老肯定会出手抹杀他。

        到时,令狐世家的恒桓二老会出手将他救下,他从此脱离雾隐宗,转投令狐世家。

        却没想到,风雷二老并没有出手杀他。

        而且,只是决定囚禁他。

        这是怎么回事?

        段凌天有些想不通。

        现在,他仔细观察风雷二老一双眸子,不难现,他们眸间蕴含的针对自己的冰冷杀意。

        既然想杀他,为何不出手?

        有什么顾虑吗?

        难不成,他们现了恒桓二老隐藏在暗处?

        那恒桓二老,藏匿的水平那么差的吗?

        “段凌天!”

        正当段凌天听到钱隐的话,为之一怔,还没来得及回应钱隐的身后,一道传音,已是适时的传入了他的耳中。

        是唐淳的传音。

        “宗主和风雷两位太上长老这样决定,是想给机会让你通知你的长辈……你的长辈,要是足以让他们低头,他们肯定会放了你。”

        “要是你身后的背景,他们无需忌惮的话……你,会被他们无情的杀死!”

        “所以……现在,通知你的长辈吧。”

        这是唐淳的原话。

        “长辈?什么长辈?”

        段凌天一怔,“唐淳长老,你这话是何意?”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唐淳闻言,差点被气个半死,“段凌天,都到了这时候了,你也就别藏着掖着了。”

        “我已经从重家之人那边得到消息了,你的背景不一般。”

        “昔日在天风城周家拍卖会上,那和你举止亲密的少女,身边有一位神皇强者随身庇护。”

        “据当时在场的慕容副宗主所言,那个神皇强者的实力,怕是不弱于我们雾隐宗风雷云雾四大长老中的任何一人。”

        “先前得知上官雄风和龙霄要对你下杀手,我第一时间就找了慕容副宗主,让他传讯让宗主通知风长老和雷长老,制止上官雄风两人对你下杀手。”

        “却没想到,你不只没被他们杀死,还将他们反杀了……而且,是在那么短的时间内。”

        说到后来,唐淳都有些无语了,亏他之间还担心段凌天被杀死,现在看来,他该担心的不是段凌天,而是上官雄风和龙霄两人。

        “原来如此。”

        唐淳一番传音下来,段凌天终是恍然大悟,原来风长老、雷长老,乃至雾隐宗宗主钱隐,之所以没处死他,是因为昔日在天风城意外遇到的那个叫他哥哥的少女段乔雨。

        跟重家一样。

        雾隐宗的这三大高层,也都忌惮段乔雨身后的背景。

        “若是他们知道,我跟段乔雨只是萍水相逢,根本不知道她有什么背景的话……或许,会毫不犹豫下杀手,将我杀死吧。”

        段凌天暗道。

        “段凌天,这是宗门对你的处置,你可满意?”

        见段凌天半天不搭理自己,雾隐宗宗主钱隐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了,甚至有意沉声提醒道:“这,是宗门的底线!”

        段凌天这才重新看向钱隐,目光淡然,一脸平静的说道:“宗主,从今日起,我不再是雾隐宗弟子……所以,我段凌天,拒绝你们雾隐宗对我的处置。”

        被风长老囚禁在他的体内小世界里面?

        开什么玩笑!

        这种事情,他自然不会答应。

        他可没什么可以让钱隐、风长老和雷长老三人忌惮的背景,一旦进去,即便是令狐世家的恒桓二老,怕也是难以将他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