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712章 你没得选择

第3712章 你没得选择

        吴枫的实力,在下位神王中,算是佼佼者。

        不弱于杜千军。

        而楚寒的实力,虽然比杜千军强一些,但却也强得不多,他的天赋悟性或许比杜千军强,但毕竟比杜千军小了几百岁近千岁。

        如果同龄,他可以碾压杜千军。

        而吴枫的年纪,甚至比杜千军都要大。

        “段师弟,你被小觑了。”

        在楚寒展现出他擅长的冰系法则的时候,吴枫便知道,楚寒的真正实力,不弱于他。

        而且,楚寒这种神帝级宗门内宗长老门下的弟子,手里肯定有中品神器。

        那一刻,他忍不住庆幸,幸好昔日回宗门的第一时间就是换了一件中品神器。

        否则,现在还真未必是楚寒的对手。

        另外,段凌天的实力,他虽然没见识过,但却也听说过段凌天杀死同为雾隐宗内宗弟子的屠峰之事。

        屠峰,和他吴枫同为下位神王,实力不比他弱多少。

        也正因如此,他几乎可以断定:

        这位段师弟的实力,跟他比,只强不弱!

        “那不是更好?吴枫师兄,你便与他纠缠一番……等我解决了他的同伴以后,再来帮你。”

        听到吴枫的传音,段凌天适时的传音回应说道。

        而吴枫,在听到段凌天的传音后,目光也忍不住亮了起来。

        他心里非常清楚:

        当初屠峰那么容易就被段凌天杀死,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因为小看了段凌天。

        要不然,也不是没机会撑过十个呼吸的时间开口认输。

        而现在,不管是楚寒,还是楚寒身边的那个红衣青年,自始至终都没认真看段凌天一眼,明显是没将段凌天放在眼里。

        “幸好段师弟是站在我这一边的。”

        吴枫暗自松了口气。

        “陈师弟!”

        而与此同时,楚寒看向红衣青年,“你去将吴一山的那个上位神灵师弟解决了,然后来帮我。”

        “楚师兄放心,杀一个上位神灵,一个照面足矣。”

        红衣青年自信一笑。

        然后,一个闪身,身上火焰肆虐,如同化作一颗火球,直掠段凌天而去。

        不过,毕竟是生死之局,哪怕他看不起对方,也还是取出了自己的神器,一根长锥,似剑非剑,剑身有些类似于段凌天前世地球的那种‘西洋剑’的剑身。

        “吴一山!”

        而在红衣青年动身的刹那,楚寒轻喝一声,身形一晃,便凌空向着吴枫的所在走去。

        他每走一步,虚空之中,都凭空出现了一道冰色莲花,步步生莲,绚丽而璀璨。

        他的身形动作,看似缓慢,但实际上却快得离谱,转眼就到了吴枫的附近。

        而吴枫,也适时的身形一晃,后撤开来,一身神力席卷而出,在周身肆虐。

        正当楚寒目光一凝,面色一冷,准备对吴枫出手的时候。

        “不可能!!”

        一道充满难以置信的惊呼声,夹杂着几分颤抖,陡然响起,令得楚寒身形一颤,下意识的看向声音传来处。

        下一刻,在楚寒的目视之下,他那陈师弟,竟是拦腰被那个他一直看不起的上位神灵斩成了两截。

        同一时间,一阵可怕的空间风暴,随着那个上位神灵一抖手中神剑,猛然肆虐开来,将他那陈师弟的两截身体彻底湮灭,化作漫天血水飘落而下。

        一个实力不比他弱多少的下位神王,就此身死道消!

        “两……两种空间法则的三奥义融合?!”

        只觉得浑身上下一阵冰冷的同时,楚寒看了一眼那肆虐的空间风暴之力,可以察觉到其中蕴含的可怕法则之力。

        “那是……剑道?”

        同时,楚寒察觉到了一丝凌厉的气息,而据他所知,只有那天地四道中的兵器之道,才会给人这种感觉。

        虽只是剑道雏形,但展现出来的威力,却也是非同小可。

        再加上空间法则的两种三奥义融合……

        即便修为差了一些,也已经不弱于他这样的下位神王,更不弱于实力比他还要差些的他的那个陈师弟。

        “怎么会……即便他的实力如此,也不可能这般轻易杀死陈师弟!陈师弟,应该还是能和他分庭抗礼才对!”

        虽然,眼前的这个上位神灵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他心惊,不弱于他和他那陈师弟。

        但,即便如此,对方也最多压过他们一些,想要击败他们,乃至杀死他们,难之又难。

        可现在,却将他的陈师弟直接杀了。

        那么短的时间内,绝对是一剑斩杀。

        “对了!”

        突然,楚寒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不管是他,还是他的那个陈师弟,自始至终都没将这个上位神灵放在眼里,存了轻视之心。

        在这种情况下,又岂会一开始,便动用全力?

        “陈师弟,肯定是因为大意,才被他一剑斩杀……或许,哪怕换成是我,也难逃这等命运。毕竟,我与他交手,也不可能一开始就拼尽全力!”

        想到这里,楚寒只觉得后背一阵凉嗖嗖的,冷汗直流。

        “段师弟,以前只是听说过你的实力,今日一见,却是比传闻中更加强大。”

        吴枫双眼放光的看着段凌天,哈哈一笑说道。

        段凌天淡淡一笑,随即身形一晃,便又是已经到了那山洞洞口的附近,拦住了想要撤退的楚寒的后路。

        楚寒,在他那陈师弟死后,回过神来,便知道自己不可能是眼前两人的联手。

        吴一山,或许比他弱上一些,但却也足以和他战成平手,最多稍微被他压一头。

        而这个上位神灵,却能压他一头。

        两人联手,他必死无疑!

        段凌天立在洞口附近,拦住楚寒的退路,而另外一边,吴枫也踏空上前,和段凌天一前一后将楚寒堵在中间。

        “楚寒,恐怕不能如你所愿了。”

        吴枫咧嘴一笑。

        “吴一山,你们若敢杀我,我师尊不会放过你们……你应该知道,天龙宗内宗长老的怒火,不是你们雾隐宗能承受得住的!”

        楚寒面色难看的盯着吴枫,沉声说道。

        “哈哈……”

        吴枫哈哈一笑,“楚寒,就算将你杀了,你那师尊能知道是我们杀的你?”

        “你在开玩笑吗?”

        “在这神府神藏之内,别说对外传讯,甚至连对身在里面的人都无法进行传讯……你,如何告诉别人是我们杀的你?”

        刚才,进来后不久,吴枫和段凌天便试了一下,发现这里无法进行传讯。

        只能进行近距离的传音。

        魂珠传讯,完全被隔绝。

        显然,这神府神藏之内,专门有阵法隔绝传讯信息。

        “你若不是神灵,还没成神,你那师尊还能在你身上留下神魂印记,在你危险的时候显现出来,得知你的遭遇……可你不只已经成神,还是神王,神魂印记根本附不到你的身上。”

        “你告诉我,你的师尊,如何知道是我们杀的你?”

        吴枫说到后来,看向楚寒的目光,如同在看着一个白痴一般。

        楚寒脸色难看,“吴一山,正所谓‘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你们今日若饶我楚寒一命,算我楚寒欠你们一个人情。”

        “日后,我楚寒定有厚报。”

        “你们若不信,我可以马上立下心魔血誓。”

        楚寒话音刚落,吴枫已经嗤笑出声,“心魔血誓,只有在众神位面立下才有用……这里,不是众神位面。”

        “我可以出去立心魔血誓。”

        楚寒连忙说道。

        “出去以后,你第一时间恐怕就是给你的师尊发传讯吧?你觉得,我会傻得冒这个险?”

        吴枫一脸讽笑。

        “就算我不出去,除非你们也将杜千军两人杀了……否则,他们出去以后,将消息告知我师祖,我师尊一样会怀疑到你们两人的身上。到时,他会去雾隐宗揪出你们。”

        楚寒眼中冷光一闪。

        而正当吴枫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段凌天开口了,“吴师兄,他说得有道理。”

        “段师弟?”

        吴枫一怔。

        而楚寒,听到段凌天的话,目光陡然亮起,因为这意味着有转机,他未必会死。

        不过,他的心里,却是杀意凛然。

        只要他不死,这两人必死无疑!

        出去立下心魔血誓?

        不可能!

        只要能离开这神府神藏,到了外面,他的速度不会比两人慢,配合冰系法则,他有很大的机会在两人眼皮子底下逃出生天。

        这个地方太小,再加上唯一的出路被堵住,他难以施展手段。

        “吴师兄,那杜千军两人,跟我们选了另外一条不同的路,后面我们能遇上他们,自然可以灭口。但,问题是我们不确定是否能遇上他们。”

        “遇不上,那杜千军,肯定会将事情告诉这楚寒的师尊,那天龙宗内宗长老。”

        “依我看,便饶这楚寒一命。”

        段凌天一边说着,一边看向楚寒,双眼微微眯起,“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们不杀你的话,你是不是该拿出一点诚意?”

        “比如你,你手里的神器,还有你的纳戒。”

        段凌天的脸上,浮现一抹贪婪的狂热。

        “这些身外之物,自然可以给你们……但,我怎么知道你们不会食言?若我死了,我的纳戒将自毁,你们什么都得不到。”

        楚寒显然也不蠢,“我怎么知道你们不是在骗我解除纳戒的认主,在我将我的财富都留给你们后,再对我下杀手?”

        而段凌天听到楚寒这话,忍不住笑了,双眼适时的眯成一条缝,“你没得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