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675章 极武台

第3675章 极武台

        随着齐宇一声厉喝,现场的气氛,顿时又是陷入了一片死寂。

        浓重的火药味,升腾而起,让每一个人的心都下意识的悬了起来,同时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个当事人,段凌天和齐宇。

        “找死?”

        而在齐宇一声厉喝以后,段凌天不急不缓的看了他一眼,目光深邃,“你确定,你有那个本事?”

        “嗤!”

        齐宇嗤笑一声,眼中满是讽刺之意,“段凌天,你真以为你因为运气好,登上了天梯第九层,成绩比我齐宇还好,便能不将我齐宇放在眼里了?”

        “天梯争锋的排名,从来都不代表实力的排名。”

        “也是,你一个刚进宗门没多久的愣头青,不知道这个也正常。”

        说到后来,齐宇的嘴角上,也适时的噙起了一抹讽笑的弧度。

        在齐宇看来,眼前这段凌天,在天梯第七层都花费了那么长的时间,肯定不可能闯过天梯第八层,可他偏偏很快闯过了天梯第八层,说明是守关者放水了。

        守关者,如果是那种被终身囚禁的内宗弟子,有意放水也很正常。

        毕竟,就算他们取胜,也没办法减刑。

        而段凌天,在天梯第九层,他自己也说了,被一个照面击败……

        虽然在天梯第九层待了不短的时间,但却是因为跟守关者聊天花了很长时间。

        因此种种,即便段凌天在这一次天梯争锋中的成绩超过了齐宇,齐宇也没将他放在眼里,不过是一个一时运气好的幸运小子而已。

        “运气好?”

        段凌天深深的看了齐宇一眼,“你可以试试。”

        “试试就试试!”

        齐宇冷笑,“现在,你敢跟我去极武台一较高下吗?”

        极武台,是雾隐宗之人进行对决的地方。

        在极武台上进行对决,你可以认输,且认输后对手不能再故意要你的命……但,如果你没及时认输,即便被对手杀了,也是白死。

        在雾隐宗,是不存在不死不休的生死台一类的擂台的。

        如果只是切磋,雾隐宗的人,会去会武广场,就在极武台之下。

        极武台,乃是凌空擂台,位于会武广场上空。

        “极武台?齐宇师兄,竟然要跟段凌天上极武台?”

        “天呐!一旦登上极武台,那可就是刀剑无眼,要是没及时认输,即便被杀死了,也是白死。”

        “多大仇多大恨?齐宇师兄,真的有意跟段凌天进行生死对决?”

        ……

        周围的一群内宗弟子,纷纷回过神来之时,基本上都是面露骇色,而有一些唯恐天下不乱之人,更是双眼放光,脸上充满了期待。

        “段凌天!”

        与此同时,唐无烟连忙传音制止段凌天,“段凌天,不要冲动……那极武台,一旦登上去,要是没来得及认输,哪怕死了,宗门也不会惩戒出手之人。”

        “我知道,《内宗弟子手册》里面有提到极武台。”

        段凌天看了唐无烟一眼,微微一笑。

        而这一幕,落在齐宇眼中,更是令得齐宇妒火中烧……看到段凌天突然对唐无烟说出这么一番话,他不难猜测,肯定是唐无烟传音劝段凌天不要答应和他的极武台之战。

        “段凌天,天风城雾隐学院来的天才……你,敢吗?”

        齐宇满脸讽笑的看着段凌天,语气间不乏挑衅之意。

        “段凌天,不要冲动,没信心就不要答应。”

        段凌天的耳边,突然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让他大感意外,因为这一道传音,来自于天梯之外守着的那个雾隐宗内宗长老。

        “长老放心,我段凌天不会轻易做没把握的事情。”

        段凌天回予对方一声传音,然后看向齐宇,淡淡说道:“带路。”

        带路。

        这,便是段凌天的回应。

        在齐宇愣了一下,随即脸上冷笑连连,转身带路的时候,周围的一群内宗弟子,也都跟着沸腾了起来,“答应了!答应了!”

        “真想不通,这段凌天为什么要答应?齐宇师兄既然敢提这要求,肯定是有把握战胜他。”

        “一个中位神灵,竟然也敢应战上位神灵?”

        ……

        在一群内宗弟子的哗然声中,段凌天跟上了齐宇的步伐,前往极武台的所在。

        “这家伙……”

        见段凌天不听劝,唐无烟忍不住皱起眉头,但随后还是跟了上去,不忘传音对段凌天说道:“要是有危险,及时开口认输。”

        “只要你开口认输,齐宇便不敢再对你下杀手,到时极武台的当值长老也会保你。”

        唐无烟说的这些,段凌天都知道。

        不过,对于唐无烟的关心,段凌天还是传音道了一声谢。

        天梯之外,除了看守天梯的那个内宗长老以外,但凡知道段凌天答应了齐宇的极武台挑战的人,都跟了上去。

        看守天梯的内宗长老,倒也想跟上去,但这一次毕竟是他当值看守天梯,他没办法离开。

        “咦?人呢?”

        当天梯中有人走出,发现周围除了当值的内宗长老,再无一人以后,也有些纳闷。

        而当他从当值长老口中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顿时也向着极武台赶了过去,“齐宇师兄要和那个新进宗门的段凌天在极武台对决?这可是一场好戏,不能错过!”

        一个个从天梯中走出的内宗弟子,在得知段凌天和齐宇的极武台对决后,都纷纷向着极武台赶。

        以至于,去极武台的人越来越多。

        “彭长老!”

        而在天梯之外当值的内宗长老,终究是按耐不住,传讯跟一个和他关系还算不错的长老打了一声招呼,“如果我记得没错……你最近当值极武台?今天在吗?”

        对方很快有了回应:“在,怎么了?”

        “等下那齐宇会和慕容副宗主举荐提前进入宗门的段凌天在极武台一战,你随时将进度告诉我……嗯,要是段凌天有危险,你传音提醒他认输,这小家伙还挺有礼貌,而且天赋悟性都不错,他活着,对宗门有益而无害。”

        天梯之外的内宗长老说道。

        “什么?!齐宇和段凌天要来极武台对决?”

        “看到他们了……放心,我也不希望这样的天才夭折。”

        在极武台当值的彭长老,看到远处浩浩荡荡来的一群人时,看到了为首的其中一人,正是他们雾隐宗内宗的齐宇。

        至于段凌天,他虽然没见过,却也听说过那是一个一身紫衣打扮的俊逸青年,明显是跟在齐宇身后之人。

        极武台,一共有十九座,位于雾隐宗会武广场的上空。

        只不过,平时十九座极武台是没人的,最热闹的,还是雾隐宗会武广场,那里有很多雾隐宗内宗弟子和外宗弟子在切磋。

        雾隐宗的会武广场,还有极武台,并非属于内宗,而是内宗外宗共用。

        而它们所在的位置,也正是在内宗和外宗之间。

        “怎么那么多人?”

        “好热闹!”

        ……

        会武广场之内,人本来就多,当段凌天和齐宇,还有跟来凑热闹的一群内宗弟子浩荡而来的时候,也惊动了不少会武广场上的人。

        而当他们看到为首之人时,都是目光一亮,“是齐宇!内宗弟子中实力排名前十的存在!”

        “齐宇师兄这是……要上极武台?”

        “他要和谁对决?”

        “他身后的那个紫衣青年,是谁?”

        ……

        会武广场内,一群在看热闹的内宗弟子、外宗弟子,纷纷因为好奇踏空而起。

        而眼见周围转眼没了人,原本在切磋的内宗、外宗弟子,也都纷纷默契的停下了手,跟了上去。

        “这位师兄,这是怎么了?齐宇师兄要和谁在极武台对决?”

        不少人问着从天梯那边跟过来的一些内宗弟子。

        而当他们得到答案后,也是纷纷面露骇色,“竟然是那个新进宗门的段凌天?他不是中位神灵吗?区区中位神灵,也敢和齐宇师兄在极武台对决?”

        “我听说过他,虽然领悟了空间法则的三奥义融合,但齐宇师兄也领悟了风系法则的三奥义融合……再加上齐宇师兄的修为比他高一个层次,他必败无疑!”

        “真想不通他为何会答应这一场实力悬殊巨大的对决。”

        ……

        虽然一群雾隐宗弟子都想不通段凌天为什么会答应这样的对决,但却并不影响他们凑这热闹。

        “天才,很多都是因为大意而夭折的。”

        不少人面露怜悯的看着走向极武台的那一道紫色背影,摇了摇头。

        在一群人的目视围观下,段凌天跟着前面带路的齐宇,落在了十九座极武台中最中央的那座极武台上,这座极武台,也是最大的。

        周围的十八座较小的极武台,如众星拱月般围着它。

        齐宇落地以后,便转身看向同样跟着落地,一脸平静的看着他的段凌天。

        眼见段凌天的脸色,在这个时候,还如此平静,齐宇心里忍不住一蹬。

        如果说,段凌天之前在天梯之外,还能故作轻松,那么,现在到了极武台,他按理说不可能还能这么轻松。

        毕竟,他齐宇的实力,比他强不少。

        可现在……

        最终,齐宇还是忍不住,将神识延伸出去,笼罩段凌天。

        下一刻,他瞳孔陡然一缩,心中满是骇然:

        “他……竟然突破到上位神灵之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