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666章 《内宗弟子手册》

第3666章 《内宗弟子手册》

        这一路走来,唐无烟都在非常耐心的跟段凌天介绍。

        而且,除了介绍以外,她没跟段凌天说任何话题,甚至段凌天也可以感觉到,唐无烟对他没什么兴趣,想来更多的还是因为长老唐淳的嘱咐。

        对此,他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坦然接受了唐无烟的引路。

        “小事而已,你没必要放在心上。”

        唐无烟浅浅一笑,却没有伸手去接段凌天的魂珠,仿佛没有任何再联系段凌天的打算。

        “收着吧……保不准,你什么时候,会找我帮忙。”

        段凌天笑道,他并不喜欢欠人人情。

        虽然,这一路走来,对唐无烟而言,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但段凌天却有自知之明,知道一般人不可能劳烦到唐无烟亲自引路。

        这一路上,他也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唐无烟骨子里的傲气。

        这是他历经两世所见过的女人中,傲气最高的几人之一。

        当然,他知道,让唐无烟引路,更多的是长老唐淳有心撮合他们,但显然不只他不配合,便是唐无烟这个唐淳的侄孙女,也同样不配合。

        “好吧。”

        最终,唐无烟收下了段凌天的护住,但看她的样子,仿佛是无奈而为之。

        对此,段凌天心里也忍不住暗自苦笑,自己难得亲手送出自己的魂珠,竟然还差点被人拒接了?

        “那我就先走了。”

        唐无烟临走前,对段凌天说道:“你尽快翻阅一下在你刚才办理手续的地方领取到的记录了《内宗弟子手册》的记忆玉简,那可以让你少走弯路。”

        “好。”

        段凌天点头应声,然后目视唐无烟远去,方才转身向着内宗弟子修炼之地所在的丘陵踏空而落,然后找了一处蛛网遍布的石屋,选为自己接下来修炼的地方。

        哗!!

        哗啦啦!!

        ……

        段凌天随手一扫,神力牵动,一阵狂风肆虐,顿时将原本蛛网遍布的石屋打扫得一尘不染,哪怕是再顽固的灰尘,也挡不住他的神力掀起的风。

        扫完石屋后,他便进了石屋,同时取出了在刚才办理手续的地方领取到的一方阵盘。

        这阵盘,是每一个内宗弟子都能领取的,用来放在自己的修炼之地,既可以防止他人打扰修炼,又可以保护自己。

        这阵盘布置的阵法,只有神王以上的存在才有能力打破。

        而即便是被打破,也会惊动负责内宗弟子修炼之地安全的内宗长老,内宗长老被惊动以后,会第一时间赶来阵盘阵法被打破之处。

        “《内门弟子手册》。”

        在木屋里面的石床坐下后,段凌天取出了刚才领取的记忆玉简,神识延伸而出,融入玉简之中,顿时大量的内容,充斥他的脑海。

        而他,也认真详细的翻阅着。

        这《内门弟子手册》,主要介绍的是一些很基本的东西,如雾隐宗的规矩,还有内宗的一些规矩,一旦触犯,会遭受什么惩罚,里面都有记述。

        这就像是段凌天前世地球的法律。

        只不过,法律针对一国之地,而雾隐宗的规矩,仅限于针对雾隐宗内,针对一众雾隐宗弟子和长老。

        《内门弟子手册》记载的东西很多,段凌天花费了几个时辰的时间,才算翻阅完,同时也对雾隐宗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雾隐宗,只是一个神皇级宗门,便如此财大气粗……一个内宗弟子,每个月都能领取十两神石,而且没有任何门槛。”

        “另外,当月没领取的,可以累积到下个月领取。”

        段凌天忍不住感叹。

        虽然,他的手里也有十几万两神石,看不上一个月十两神石,但想到雾隐学院的内宗弟子数量,他还是忍不住一阵头皮麻。

        一个月,雾隐学院给内宗弟子放出去的神石,就要几万两。

        只是一个月。

        而且,还没算那些核心弟子,外宗弟子,以及那些内外宗长老、护法、太上长老等等。

        “不过,这里的修炼环境,确实是比雾隐学院强……另外,在这里,每半年,内宗弟子都会有一场‘天梯争锋’,分别针对神灵级别的内宗弟子,以及神王级别的内宗弟子。”

        “排名前列之人,都能得到丰厚的奖励。”

        “而且,都是对参与之人非常实用的奖励,且可以在多种东西中挑选其中一样……或是要求等价值的东西。”

        仔细看了一下雾隐宗针对内宗弟子设立的半年一次的‘天梯争锋’,段凌天的目光顿时亮了起来。

        “现在,距离雾隐学院针对核心弟子的考核,还有半年的时间……在那之前,我应该还嫩赶上一次天梯争锋。”

        想到这里,段凌天有些迫不及待的离开了石屋,走了出去。

        然后,看到远处有一道身影从一座木屋中飞身掠出,他顿时迎了上去,拦住了对方的去路。

        “有事?”

        对方看着段凌天,眼中闪过一抹警惕之色。

        “你好。”

        段凌天知道拦住对方去路不对,所以有些尴尬,“我就是想问问你……下一次天梯争锋,在什么时候?”

        “天梯争锋?”

        现在,被段凌天拦住去路的,是一个容貌剖通,身材中等的青年男子,听到段凌天的话,他皱了皱眉,“你是新入内宗的内宗弟子?”

        在他看来,内宗弟子,他就算不认识,肯定也有印象。

        但,眼前之人,却一点印象都没有。

        当然,仅凭这个,他不能确认对方是新入内宗的内宗弟子……他,是因为段凌天询问天梯争锋的时间,才会这样认为。

        “是。”

        段凌天点头。

        “下一次天梯争锋,在四个月后。”

        青年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现在,你想知道的我告诉你了,能让开不拦路了吗?”

        “抱歉。”

        毕竟理亏,面对对方的不耐烦,段凌天连声道歉,让了开来,但心思却已经完全转移到四个月后的天梯争锋上去。

        “还有四个月的时间……在这四个月的时间里,争取步入上位神灵层次。”

        “要是能步入上位神灵层次,即便抢到了天梯争锋的第一,也不至于太过引人瞩目。”

        虽然,段凌天有信心,凭借中位神灵的修为,夺得天梯争锋的第一,但他却也还是觉得那样太高调了,到时或许连雾隐宗宗主都会被他惊动。

        而相对的,他也会引人嫉妒、猜忌,导致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甚至于,可能有人会对他下死手。

        毕竟,像雾隐宗这样的宗门,虽然拥有丰富的修炼资源,但再丰富也有一个度,多了他一人分一杯羹,肯定会有人不爽。

        同为内宗弟子之人,他不惧。

        但,如果是对方身后的长辈呢?

        明面上,对方身后的长辈肯定是不敢对他出手,可背地里呢?

        “如果可以的话……看来还是要在雾隐宗内找一座靠山。拜其为师,是不可能了,毕竟我已经有师尊,不可能再拜第二个师尊。”

        想到这里,段凌天又忍不住有些头疼。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段凌天回到石屋里面,便开始修炼,一直修炼到,有人惊扰他。

        “嗯?”

        虽然来人没有强行攻击阵盘阵法,但却还是惊醒了他的修炼,一时间段凌天也是从修炼中醒转了过来,走出了石屋。

        石屋之外,两道身影并肩而立,赫然是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青年男子。

        中年男子,身穿一袭碧青色长袍,面容俊朗,但眉宇间却透露出一股阴霾,给人一种阴沉的感觉……

        青年男子,身穿一袭蓝色长袍,容貌普通,乍一看,甚至显得有些木讷,但他的一双眸子,却炯炯有神,宛如火炬。

        “你们找我?”

        段凌天看着眼前两个完全陌生之人,微微皱眉问道。

        “你是新来的?”

        中年男子看着段凌天问道。

        “你有事?”

        段凌天反问。

        “这石屋,是我大哥的修炼之地,再过一段时间,他就要回来了……念在你不知情,我不与你计较,你搬出去吧。”

        中年男子淡淡说道。

        “你大哥的修炼之地?”

        如果是刚到这边,没有翻阅《内宗弟子手册》,段凌天或许会觉得抱歉,然后搬离现在的石屋,可现在,他却没打算走。

        因为,《内宗弟子手册》,明显有说明一点:

        内宗弟子修炼之地中,但凡蛛网遍布的住处,谁都可以用,没有谁抢占谁的一说。

        “不错。”

        中年男子点头,随即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这是我大哥亲手堆砌的石屋,你一个新来的,最好还是赶紧搬走。”

        “凭什么?”

        段凌天深深看了中年男子一眼,再次反问。

        对方既然是雾隐宗的内宗弟子,想来不可能不知道雾隐宗内宗的规矩,可现在竟然不顾规矩乱来,让他也不得不遐想万千。

        而且,他刚来没多久,对方就上门找茬。

        他总觉得,这背后没那么简单。

        “怎么?你不想搬?”

        中年男子面色一寒,眼中冷光闪烁,“你一个小小的中位神灵,莫非想和我这个上位神灵较量较量?”

        这时,中年男子身侧显得木讷的青年,看着段凌天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戏虐之色,嘴角也适时的噙起了一抹讽笑。

        “较量?”

        段凌天面色不变的看着中年男子,又一次反问道:“你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