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608章 不是误会?!

第3608章 不是误会?!

        “秋爷爷,你说那天耀宗弟子发什么疯?我连他的面都没见过,他找我算什么账?”

        离开铁家庄第二支脉,回临山城的路上,钱飞皱眉询问身边的老人。

        老人,正是钱家的几个下位神灵之一,钱秋。

        钱秋,是收到钱家家主钱跃进的传讯之后,第一时间带上钱飞往回赶的,至于钱飞在铁家庄第二支脉纳的那个小妾,也就是铁家庄二庄主之女铁雨,却又是没跟着他们回去。

        铁雨之所以没跟着一起回去,其实是钱飞的决定。

        因为,钱飞觉得,就算这件事情只是一个误会,自己势必也要在那个天耀宗弟子面前低头,他不希望自己的女人看到自己在别人面前卑躬屈膝的样子。

        所以,他让铁雨暂时留在娘家,就他和钱秋回临山城,回钱家去见那天耀宗弟子。

        “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应该是有什么误会。”

        钱秋摇头说道:“毕竟,二少爷你手里是有他的画像的,可不只二少爷你没见过他,便是我也没见过他。”

        “真是莫名其妙。”

        钱飞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二少爷。”

        听出钱飞语气间的不高兴,钱秋面色一正,目光严肃的盯着他,告诫道:“我知道这件事你不痛快,但你可千万记住……在那天耀宗弟子的面前,绝对不能露出不痛快的神色!”

        “即便是误会,你也要笑脸以对。”

        “天耀宗,那是我们钱家招惹不起的庞然大物……而天耀宗弟子,也一样是我们招惹不起的庞然大物。”

        钱秋说到后来,语气越发凝重。

        “秋爷爷,你放心吧,我也就趁着现在还没见到那天耀宗弟子,发发牢骚……等见了他,我知道该如何做,装孙子嘛,谁不会?”

        “我就算以前没装过孙子,但见过太多人在我面前装孙子了,看都看会了。”

        钱飞不以为意的说道。

        不过,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钱飞的目光中,却还是夹杂着几分不甘的,因为他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

        以前,只有别人在他钱飞面前装孙子的份。

        可现在,竟然要他钱飞在别人面前装孙子?

        当然,虽然不甘,他也知道自己必须那样做,因为天耀宗弟子不是他惹得起的,甚至临山城四大势力任何一个势力的人都惹不起。

        想到这里,钱飞心里才有些似然。

        “二少爷你能这么想就好。”

        听到钱飞这话,钱秋这才放下心来。

        毕竟,他还真担心钱飞因为这件事是误会,而顶撞那天耀宗弟子,乃至兴师问罪。

        “到了。”

        没多久,钱秋和钱飞两人,便都回到了临山城,并且回到了钱家府邸附近。

        刚靠近钱家府邸,他们两人,便发现不只他们钱家的人在,还有那临山城另外三大势力的人也都在。

        现在,包括他们钱家的人在内,还有三大势力的人,正围着一个老人。

        “那是……”

        钱秋靠近之后,看清了老人的容貌,目光陡然亮起,“是老祖宗!”

        “老祖宗?”

        钱飞愣住,“秋爷爷,哪位老祖宗?”

        他们钱家有不少老祖宗,只不过都已经离开了钱家,离开了临山城。

        “是钱树桓老祖宗!”

        钱秋传音提醒钱飞。

        钱飞闻言,目光也亮了起来,“就是那位万年前,就已经是上位神灵的钱树桓老祖宗?”

        钱树桓,钱飞没有见过,因为在钱树桓离开钱家,离开临山城的时候,他还没来到这个世上。

        只是,没见过,不代表没听过。

        在钱家,他经常听人提起钱家那些已经离开的老祖宗,大多数都是成就上位神灵以后离开的,而其中,也包括这个名为钱树桓的老祖宗。

        不过,离开钱家的老祖宗,却很少有再回来的。

        至少,他出生至今几千年,从未听说过有哪个老祖宗回来。

        而现在,却有一个老祖宗回来了?

        而且,还是万年前就已经是上位神灵的老祖宗?

        “二少爷和秋长老回来了!”

        钱飞和钱秋的出现,也吸引了不少钱家人的注意力,顿时一些钱家人的目光,从钱树桓这个老祖宗给的身上,转移到钱飞两人的身上。

        这时,钱家家主钱跃进,也看向了钱飞,同时喝斥出声,“孽子,还不快过来跟段少爷解释清楚?”

        钱跃进没有第一时间让钱飞过去跟钱树桓这个钱家老祖宗行礼,是因为他知道,便是他们钱家的这位老祖宗,面对天涯宗弟子,也不敢怠慢。

        更何况,对方还是天耀宗月影谷谷主叶北原门下弟子,在天耀宗弟子中,都算是非常尊贵的存在。

        所以,即便他这样做对自家老祖宗有些无礼,但也知道老祖宗不会因此而怪罪他。

        毕竟,事有轻重缓急之分。

        “钱秋,拜见老祖宗。”

        而在钱跃进对钱飞喝斥出声的时候,钱秋已经先一步来到钱树桓的面前,躬身行礼。

        “钱秋。”

        钱树桓满脸笑容的看着钱秋,“不错,也成就下位神灵了……你,没让你祖父失望。”

        钱秋的祖父,是和钱树桓同一辈的人物,不过在还是中位神灵的时候,就在一次外出中,被人杀死了,甚至都不知道是谁出售的。

        “段少爷?怎么回事?”

        跟钱秋打过招呼以后,钱树桓的目光带着疑惑落在钱跃进的身上,毕竟钱跃进刚才的话,可以说是对他非常失礼。

        他,好歹也是钱家老祖宗。

        可钱跃进的儿子到了,钱跃进不先让他过来行礼,反倒是让其跟另一个什么段少爷道歉?

        这个什么段少爷,莫非身份比他在钱家当代家主眼中更加尊贵?

        正当钱树桓这个钱家老祖宗对钱跃进这个钱家家主做出询问的时候,钱家二少爷钱飞,已是在钱跃进的示意下,来到了段凌天的身前。

        “段少爷。”

        钱飞虽然刚才路上说得无畏,但在段凌天的面前,却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怠慢,甚至看着段凌天淡漠的一张脸,内心深处还有些畏惧。

        毕竟,这是天耀宗弟子。

        而天耀宗,是他们东岭府出了名的神帝级宗门,虽然当代没有神帝,但神皇强者却还是有一些,不是他们钱家所能比的。

        甚至于,他们钱家的那些老祖宗,就算离开钱家,离开临山城去了外面的大地方的,除非突破成就神王,否则想进入天耀宗这样的神帝级宗门打杂都难。

        最多只能进一些神皇级势力,而且是在里面打杂的那种。

        想要混得好一些,除非是进那些神王级势力,否则根本不可能。

        在众神位面,完全是靠实力说话的。

        “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钱飞面色忐忑的看着段凌天,问道。

        与此同时,不管是孟家的人,还是云晨宗和天武宗的人,看向钱飞的时候,眼中都带着幸灾乐祸之色,一副看热闹的架势。

        钱家,是他们的竞争对手。

        他们巴不得钱家因为得罪了天耀宗弟子而完蛋。

        “误会?”

        段凌天深深看了钱飞一眼,一脸冷笑,“我既然亲自上门来找你了,自然不会是误会!”

        不是误会?!

        段凌天这一开口,顿时吓得钱飞脸色大变,刹那间脸色变得无比苍白,如同一张白纸般。

        而钱家家主钱跃进的脸色,也瞬间变了。

        不是误会?

        这么说来,他这孽子,真的得罪了对方?

        “老祖宗。”

        这时,钱家的其他人,已经在跟钱树桓这个许久没回钱家的老祖宗,介绍着段凌天,“那一位身穿紫衣的青年,是天耀宗弟子。”

        “他今日上门,好像是因为家主膝下二子钱飞得罪了他。”

        听到钱家人的话,钱树桓瞳孔急剧一缩,脸色骤然大变,“天……天耀宗弟子?!”

        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钱家家主钱跃进,会将他排在对方后面了……原来,对方竟然是神帝级势力天耀宗的弟子!

        天耀宗弟子,哪怕只是最普通的,也不是钱家,乃至他能惹得起的。

        天耀宗招收弟子,要求非常苛刻,至少都是神王的底子,且但凡能成为天耀宗弟子之人,再差的,基本上都能成就神王。

        还没听说过天耀宗弟子成就不了神王的。

        神王,哪怕只是下位神王,跟神灵之间,也是天壤之辈。

        如他钱树桓,万年前就成就了上位神灵,可时至今日,万年过去,却仍然没能摸到成就神王的门槛,一直止步不前。

        且他在他现在所在的那个神皇级势力跟随的大人物跟他说过,以他的资质,这一生除非有大奇遇,否则不可能成就神王!

        更何况,天耀宗弟子,身后是天耀宗。

        像天耀宗那个级别的宗门,都是非常要脸面的,同时也非常护短。

        “听家主说……这位段少爷,还不是一般天耀宗弟子。”

        一个钱家的老人,对钱树桓说道:“家主说,这位段少爷,是天耀宗月影谷谷主叶北原大人门下弟子,在天耀宗的弟子,非寻常弟子所能比!”

        “天耀宗月影谷谷主叶北原大人门下弟子?”

        原本面露忌惮和惶恐之色的钱树桓,听到这,却是愣住了,“叶北原大人?他门下唯一的那个弟子,不是在三十年前殒落了吗?”

        “后面,也没听说他再收过新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