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598章 钱家二少爷

第3598章 钱家二少爷

        围着铁家庄众人的一群段家庄之人,眼中充斥着怒火,虽然他们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但段浪之死,却显然和铁家庄的人脱不了干系。

        段浪,可以说是他们看着长大的。

        对于段浪,不只是段浪的父亲段一刀赋予厚望,哪怕是他们也对段浪赋予厚望,因为在段家庄的历史上,天赋有段浪这么高的存在,最后几乎都顺利成神了。

        而一位神灵的诞生,不只能让他们段家庄南庄扬名,甚至还可以带领段家庄南庄脱离整个段家庄,自立门户,甚至到那些城市里面去立足。

        走出大山,是每一个段家庄南庄之人的梦想。

        每次看到段浪,他们就好像看到了希望。

        然而,现在段浪却死了。

        “你们想干什么?”

        面对围过来的一群段家庄南庄之人,铁恒只是摇头叹了口气,而铁蓝玉,却是已经站出来,叉腰愤然说道:“你们以为段浪是我们害死的不成?”

        “你们以为我铁蓝玉想要嫁给段浪?可笑!”

        铁蓝玉话音落下,便有段家庄之人沉声问道:“段浪为什么会自杀?你们总该知道原因吧?”

        今日之事,对于在场的段家庄南庄之人而言,完全是一个谜。

        在他们看来,在铁家庄的人身上,他们可以解开这一道谜。

        “想知道原因,可以问你们庄主。”

        与此同时,铁恒淡淡开口了,“这件事情,与我们铁家庄没关系……真要追根究底,我们铁家庄也是受害者。”

        说到后来,没等段家庄南庄之人再次追问,铁恒的目光,已是落在了段家庄南庄庄主段青的身上,“段青庄主。”

        段青已经从段浪的自杀一事中回过神来,但脸色却仍然非常难看,听到铁恒的话,再看到围住铁家庄众人的一众段家庄南庄之人,他连声喝斥:“都回来!”

        “让铁恒庄主他们走!”

        段青一声令下,段家庄南庄众人却是都面露不甘之色,大多数人退了开来,也有少部分人没有动作,目露不甘的看向段青,“庄主,他们害死了段浪!!”

        “段浪之死,与他们无关。”

        段青叹息一声说道。

        “听到了吗?段浪的死,跟我们没关系!”

        铁蓝玉冷笑一声,随即便拉上铁恒,带着铁家庄的一群人离开了,转眼消失在段家庄众人眼前。

        因为段青的开口,段家庄众人都没再拦截他们。

        “庄主!”

        “庄主,为什么说段浪之死和他们无关?段浪,不就是他们逼死的吗?”

        “庄主,这件事情,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

        段家庄的一群人,纷纷不甘的看向段青这个庄主,他们的语气间,俨然都压抑着勃然怒意。

        “好,我给你们说法。”

        段青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刚才,铁恒跟我说……临山城钱家的二少爷钱飞,在不久前铁雨进城的时候,看上了铁雨,然后亲自带着一位神灵强者到铁家庄第二支脉求亲。”

        “铁家庄第二支脉,自然巴不得攀上钱家这条线,哪怕让铁雨做妾,他们也不会有意见。”

        “理所当然的,二者一拍即合。”

        “只不过,谁都没想到,那钱家二少爷钱飞在得知铁雨和段浪的婚约后,却是冷冷一笑……然后,便说要将铁家庄最难嫁的女人,嫁给段浪。”

        “当时,铁家庄第二支脉,有人提到了铁家庄第四支脉的铁蓝玉……钱二少爷,亲自带领神灵强者到了铁家庄第四支脉,下令让铁家庄四庄主铁恒将女儿嫁给段浪,在本该属于段浪和铁雨的成亲之日,将铁蓝玉送过去。”

        “钱二少爷放话:这件事,铁家庄第四支脉若敢违背他的意愿,他必将钱家庄第四支脉连根拔起。若是段家庄违背,他也将对付段家庄!”

        说到这里,段青本就不讨好看的脸色,进一步难看了起来。

        随着段青话音落下,段家庄众人恍然大悟之时,一个个面露愤怒之色,“那钱二少爷,欺人太甚!”

        “段浪自杀,一是不想被人摆布命运,二是不想拖累段家庄。”

        段青叹息说道。

        今日,段浪要么死,要么娶铁蓝玉,否则都无法让那钱二少爷感到满意。

        虽然段浪可以逃,但正所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段浪前脚刚走,那钱二少爷后脚可能就会对段家庄出手。

        段家庄不少人面露悲愤之色,“钱二少爷,地位高高在上,出行基本上都有神灵强者庇护……他,为何要这般与我们这些山野村民过不去!”

        “霸道!太霸道了!”

        “天道不公!天道不公!”

        ……

        而现在,亲眼目睹眼前一切的段凌天,也总算知道,为什么段浪在听完段一刀说的话后,会突然自杀。

        原来,是因为被逼入了绝境。

        虽然和段浪相识没多久,但段浪的性格,他却再清楚不过,

        临山城,正是距离段家庄所在的无尽大山最近的那座城市,而他先前就听说过钱家,知道那是临山城的几个大家族之一,掌控了临山城内的不少产业,其中拥有的神灵强者不下于五人。

        据说,还有中位神灵存在。

        “夺人妻子,还想操控别人人生……”

        段凌天双眼眯起,他的情绪,在来到众神位面以后,第一次有了剧烈的波动,眼中更适时的闪过一抹杀意。

        前世今生,这一路走来,他的心早已千锤百炼。

        而这一刻,想到段浪生前为他忙前忙后的身影,还有那一张仿佛对未来充满乐观的笑脸,他的心里还是忍不住升起了勃然怒意。

        钱家二少爷?

        来到这众神位面以后,段凌天第一次对一个人兴起了杀意。

        “你我相识一场……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公道。”

        段凌天看了那仍然在抚摸着地上鲜血,显得有些失魂落魄的段一刀一眼,然后看着那遍地的鲜血,心中一阵喃喃。

        “浪儿!”

        伴随着一道凄厉的叫声传来,却是段浪的母亲,在得知消息以后赶了过来,跪伏在段浪留下的血迹面前,嗷嚎大哭。

        而身边的段一刀,也终于回过神来,将妻子拥在怀中,不断安慰。

        周围的段家庄南庄之人,包括段青在内,现在眼睛都有些红。

        段青,不只是他们段家庄南庄年轻一辈最出色的子弟,而且这一次自杀,更多的是为了保全段家庄南庄。

        接下来的几天,段家庄上下,都在忙碌段青的葬礼。

        原打算离开段家庄的段凌天,在这几天也没有离开,和段家庄的人一起,送段青最后一程。

        直到段青下葬以后,段凌天才打算离开。

        “凌天兄弟!”

        然而,在离开之前,段一刀却找了上来,令得段凌天忍不住一怔,“一刀叔,你有事?”

        段凌天和段浪平辈论交,段一刀是段浪的父亲,段凌天对他也如同对待长辈一般,客客气气。

        “凌天兄弟,这是你送我儿的贺礼,有心了,只可惜他无福消受这等贵重之物。”

        段一刀将段凌天之前给段浪的那枚纳戒递了过来,听他所言,显然是已经知道里面是一件帝品仙器。

        “一刀叔。”

        得知段一刀追上来是为了这个以后,段凌天却是摇了摇头,“这是我送给段浪的贺礼,不管他是否还在,我都不会收回。你,作为他的父亲,便将之收起来吧。”

        “以后,不管你将它给谁都行。”

        话音落下,不等段一刀再次开口,段凌天已是一个瞬移,消失在段一刀的眼前,再次出现,已是在段家庄之外的高空。

        又几个瞬移,彻底没影。

        “随手送出一件帝品仙器……看来,这位凌天兄弟,确实不一般。”

        段一刀叹了口气,随后才有些无奈的收起手中的纳戒,转身回去。

        段凌天离开段家庄以后,便循着之前了解的路线,向着附近的临山城行去……他原本就打算去临山城,了解一下周围的情况,然后决定下一步路该如何走。

        而现在,他去临山城,却还有另外一件是要做。

        给段浪讨回公道!

        而在段凌天前往临山城的时候,在他刚离开的无尽大山之中,铁家庄内,却又是并不平静。

        准确的说,是铁家庄第四支脉并不平静。

        “二少爷,我将我的女儿送去了段家庄,本想办成这件好事……但,谁知道,那段浪在得知真相后,选择了自杀,还在临死前说,没人能掌控他的命运。”

        铁家庄四庄主铁恒,站在一个身穿锦衣,面容冷峻,身材消瘦的青年男子面前,躬着身,面露敬畏之色的说道。

        锦衣青年,正是钱家二少爷,钱飞。

        在钱飞的身后,还站着一个身材修长的老人,老人白白眉,面容枯瘦,正背负双手,站在那里闭目养神。

        “没人能掌控他的命运?”

        听到铁恒的话,钱飞面露冷笑,“那个段浪,难不成以为……他死了,这件事便算了结了?”

        “他不娶你铁恒的女儿,便是忤逆我的意愿,他一人之死,难辞其咎!”

        “你,带一些好手,随我去灭了那段家庄!”

        钱飞看向铁恒,直言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