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580章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第3580章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凰儿,是七窍玲珑剑的剑魂。

        而七窍玲珑剑,是神器,且是上品神器!

        如一般神器,至少也需要九星战神才能初步显露出其的真正威力一样,七窍玲珑剑也是如此。

        在段凌天体内仙元力孕生出神力特性,成就九星战神之时,其实实力提升最大的不是他,而是平时藏匿于他体内的七窍玲珑剑。

        七窍玲珑剑实力的提升,最直观的体现在凰儿这个剑魂的身上。

        “凰儿的实力……”

        刚才凰儿出手的一幕,至今还在段凌天脑海中回荡,那封号神殿万兽天分殿殿主,九星战神岳超群,连躲闪都来不及,拼死抵挡,最终还是被一剑杀死。

        这可是九星战神,不是什么阿猫阿狗!

        哪怕说他,虽然有把握杀死这岳超群,但也是需要借助松柳神树的神相法身,以及生命神树和七窍玲珑剑的力量。

        可现在,凰儿催动本体七窍玲珑剑,轻松杀死岳超群,比他设想中他自己出手还要迅速,夸张。

        “这……”

        眼前的一幕,连段凌天都震惊了,更别说是其他人。

        现在,其他人再次看向凰儿的目光,不再是惊艳,而是骇然和惊恐,万万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婀娜多姿美丽的年轻女子,出手竟如此果决可怕。

        那可是岳超群,封号神殿万兽天分殿殿主,九幽战场内的老牌九星战神。

        现在,被她如踩死一只蚂蚁般杀死。

        整个过程,轻描淡写,令人有一种好像在做梦的感觉。

        “不是在做梦!”

        不过,很多人很快又回过神来,意识到这不是在做梦,一切都是真的。

        “她……称呼段凌天为主人?”

        很快,有人想到了这一点,脸色瞬息大变,再次看向凰儿的时候,目光也在凰儿和她脚下悬浮的七窍玲珑剑上不断交错,“她……不会是这剑的剑灵,或者说是剑魂吧?”

        “神器器魂?!”

        意识到凰儿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以后,全场都震惊了。

        而在场之人,也不乏见多识广之人,看到凰儿展现的实力以后,忍不住一阵喃喃,“正常来说……半神手中的神器器魂,能有如此实力的,只可能是上品神器器魂!”

        “上品神器?你的意思是……段凌天的这柄剑,是一件上品神器?!”

        “天呐!上品神器,特别是拥有器魂的上品神器,哪怕放在众神位面也是至宝吧?足以让人为之抢破头……段凌天,他怎么会有这等神器?”

        ……

        意识到段凌天手中的神器是上品神器以后,在场的一群人,全被吓到了。

        便是段凌天此时的对手纪影,还有楚刀客,也不例外。

        两人在看到岳超群被杀死的时候,便已经有了莫大的危机感,现在意识到段凌天手中的那柄剑是神器,而且神器器魂有秒杀九星战神的实力以后,他们的内心深处只剩下惊恐。

        “段凌天。”

        楚刀客立在远处,面露苦涩的看向段凌天,“今日之事,我并非有意与你为敌,是纪影威逼利诱于我……放过我,我欠你一个人情。”

        楚刀客低头了。

        甚至可以说是求饶了。

        段凌天的神器器魂的实力,让他心颤,他并不觉得自己能在对方的眼皮子底下逃出生天。

        听到楚刀客的话,段凌天淡淡扫了他一眼,没有出声。

        而其他人,再次看向楚刀客的时候,也都忍不住摇头,“这楚刀客,要是不出手,也就和我们一样的旁观者……可现在,他一插手,便相当于将自己往绝路上送。”

        “有时候,一个选择,真的是决定一生。”

        “楚刀客,可惜了。”

        ……

        这一刻,几乎没人觉得楚刀客能活下来。

        这可是一个九星战神,既然已经为敌,可以杀死,自然是应该将之杀死,免得日后成为莫大隐患。

        而下一刻,他们的猜想,也被验证了。

        咻!!

        凰儿再次出手,即便楚刀客催动手中神器拼命抵挡,却仍然是难挡凰儿的攻势,转眼楚刀客便步上了岳超群的后尘,又一老牌九星战神殒落。

        转眼之间,相差仅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两个九星战神殒落。

        周围一片死寂,鸦雀无声。

        不少人的身体,都在微微震颤,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这一生,能亲眼目睹这一幕。

        “现在,我便是死了,也不枉此生了……两大九星战神,就在我眼皮子底下被杀了。”

        有人这样感叹。

        而他的话,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人这一生,能有幸目睹一位九星战神的殒落,已经是天大的运气……而今日,转眼之间,我们就目睹了两大九星战神的殒落。就是在诸天位面的历史上,在九幽战场的历史上,也从来没有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吧?”

        “十几个呼吸之间,两大九星战神殒落……这,注定将载入史册!”

        “或许……今日还要殒落一个九星战神!”

        ……

        在围观众人窃窃私语一阵以后,一道道目光,仿佛商量好的一般,落在那脸色铁青,目露慌乱之色的梵天盟盟主纪影的身上。

        现在,但凡明眼之人,一眼就能看到,此时纪影的额头上,正大汗淋漓。

        显然,岳超群和楚刀客的相继身死,也给他带去了极大的压力。

        咻!!

        在纪影饱受煎熬的时候,凰儿再次出手了,但却没有如众人所想的一般,一击将纪影杀死。

        只因为,纪梵天天帝纪攸现身了。

        准确的说,是纪攸在纪影身上留下的神魂印记,为其挡下了必杀一击,但神魂印记的痕迹,也变得非常的黯然,想要抵挡第二次,显然是不可能了。

        纪攸的神魂印记幻身现身以后,没有去看凰儿,而是看向段凌天,因为他知道段凌天才是掌控他弟子兼养子纪影之死的人。

        “段凌天。”

        纪攸开口了,虽然脸上带着怒意,但语气却压得非常低,“今日,你放过我这弟子……从今往后,你我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

        “我那二弟子武隆之死,我也不再与你计较!”

        纪攸作为一方诸天位面的天帝,而且是《诸天天帝榜》排名第一的天帝,现在的姿态可以说是摆得非常低,让周围围观的一群人也是纷纷骇然。

        “这位纪梵天天帝,在段凌天面前妥协了?”

        众人对此都觉得不可思议。

        “师尊!”

        然而,纪影在脸色一阵风云变幻后,却是面色涨红的沉声说道:“师尊,您没必要在他面前妥协!他段凌天,还不配您低头!”

        “闭嘴!”

        纪攸一声冷喝,吓得纪影慌忙闭上了嘴,哪怕只是一缕幻身,但他这师尊兼义父的威严,早已深入他的内心,令得他不敢再发一言。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段凌天会给纪梵天天帝纪攸面子的时候,段凌天开口了,“凰儿,杀了他。”

        话音刚落,凰儿便动了。

        而那纪梵天天帝纪攸的脸色,也终是面露勃然怒意,继而暴喝出声,“段凌天,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

        咻!!

        七彩剑芒闪过,纪梵天天帝纪攸的神魂印记幻身被摧毁,然后纪影在全力出手之下,还是被秒杀。

        凰儿凭借自己的本体展现出来的力量,现在段凌天差不多也有一个概念,应该是半神巅峰,神灵之下,能与她抗衡的,纵观各大诸天位面,乃至各大众神位面,恐怕都没有几人。

        杀九星战神,如杀鸡屠狗,简单至极。

        “我的仙元力孕生神力特性,恐怕是让凰儿彻底觉醒了……”

        段凌天不难猜到凰儿之所以这般强大的后面的原因,肯定跟他那孕生出神力特性的仙元力有关。

        神器,之所以被称为神器,是因为它是神灵的兵器。

        只有神灵,才能发挥出它的最强威力。

        而神灵的力量,则是神力。

        现在,他虽然还没成神,但仙元力中孕生而出的神力特性,却也足以提前激活神器的真正威力!

        随着纪影身死,周围的一群人,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

        刚才,纪梵天天帝纪攸的神魂印记幻身现身,在段凌天面前低头妥协,众人都以为段凌天本着不愿与纪攸为敌的念头,应该不会再对纪影下杀手。

        却没想到,他根本没有搭理纪攸,直接就让他的神器器魂出手抹杀了纪影。

        自此,今日联手对付段凌天的三大九星战神,尽数殒落。

        一日之间,殒落三大九星战神。

        这件事,在九幽战场之内,别说前无古人,就算说是后无来者,都不会有人有意见。

        哗!

        众目睽睽之下,凰儿融入七窍玲珑剑内,后者化作一道七彩光芒,在众人羡慕无比的目光注视下,窜入了段凌天的体内。

        上品神器。

        而且,是拥有器魂的上品神器。

        这等至宝,在他们看来,足以拼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去争夺。

        但,他们现在却还是不敢妄动。

        因为他们知道,如若贸然出手争夺,注定十死无生。

        明知必死,还冲上去,那是莽夫所为。

        在围观众人的注视下,段凌天收起七窍玲珑剑后,环视周围一眼,“从今往后,这梵天盟驻地我段凌天要了,从此为我段凌天的修炼之地。”

        “一日之后,我不希望在这里看到任何人。”

        “违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