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577章 九星战神‘楚刀客’

第3577章 九星战神‘楚刀客’

        梵天盟中,几乎没人觉得段凌天是上门来送死的。

        开什么玩笑!

        要是没有足够的实力,段凌天会轻易送上门来?

        梵天盟驻地一方山门之前,段凌天凌空负手而立,面色平静,无喜无悲。

        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梵天盟这一方山门之外,一道道身影从梵天盟驻地内走出,其余方向,也都有人在靠近,远远的立定,遥遥的凝视着那一道紫色身影。

        “他就是段凌天?”

        “看着年轻也就算了……他现在真的不足七百岁?”

        “这消息是多方验证的,难道你觉得会有假?”

        ……

        段凌天,对于现在围观的众人而言,并不陌生。

        寂灭天天帝风轻扬门下唯一真传弟子。

        不久前诸天位面天才战夺得第一的年轻天才,当时展现出七星战神实力。

        前不久,刚进九幽战场,就杀了九幽战场昔日的九星战神之下第一人,武隆,也就是梵天盟的第二盟主。

        取代武隆,成为九幽战场之内新的九星战神之下第一人。

        也正是在那以后,梵天盟在九幽战场大费周章寻找段凌天的行踪,但却都一无所获,直到今日,段凌天主动找上门来,且一副神情自若的模样。

        “看来,这位寂灭天天帝的高徒,已经跨过了那道坎,成就了九星战神!”

        现在,从其它方向过来的人,基本上都是收到消息赶来的。

        一开始过来的,都是和梵天盟之人相熟之人,收到消息赶来的同时,他们又传讯通知了其它朋友,所以越来越多人聚了过来看热闹。

        “段凌天此行,来者不善……就是不知道,他和梵天盟的那位纪影盟主比,孰强孰弱。”

        “围观的人还在不断增加……也不知道,中部的其他九星战神,会不会过来看热闹。”

        “我觉得会。不过,前提是,他们来得及赶过来。”

        ……

        一群人立在远处,一边注视着段凌天,一边窃窃私语。

        而周围围观的人,还在不断增加。

        “是天初盟二护法秦振义,他竟然也来了!”

        随着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老人靠近,不少人的注意力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天初盟,在中部也是一方赫赫有名的势力,实力不弱于梵天盟。

        如果说,在中二区域,是梵天盟一家独大。

        那么,在中三区域,便是天初盟一家独大。

        天初盟盟主,也是一位九星战神。

        而作为天初盟二护法的秦振义,是一位八星战神,且他在中部扬名已久,所以刚来,便有很多人认出了他,并且主动跟他打招呼。

        “秦护法,你也来凑热闹?”

        “秦护法,今天必有一战,你是看好梵天盟的纪影盟主,还是这段凌天?”

        很多过去和秦振义有过一面之缘,或认识秦振义的人,都主动上前迎接,一个个非常热情,也有人忍不住开口询问,想看看对方对今日一事的看法。

        “不好说,看着就是。”

        秦振义淡淡一笑。

        而在秦振义之后,又有一些在中部扬名的八星战神到来,也吸引了不少关注。

        当然,现在能及时赶过来的人,都是身在附近,且收到了消息的人,还有很多人,因为距离比较远,仍然在赶来的路上。

        至于距离更远的人,则选择放弃亲自赶来这边,但一个个却都在等消息。

        今日之事的结果,很多人都好奇。

        一边,是寂灭天天帝门下唯一真传弟子,段凌天。

        另外一边,是纪梵天天帝门下第一真传弟子,纪影。

        “段凌天既然敢上门,说明是有把握……这一战,纪影只要应战,便很可能会落败。”

        不少人都这样觉得。

        “还不出来?”

        当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现,梵天盟的人虽然出来了不少,但梵天盟盟主纪影却迟迟没有出来,“那纪影盟主,不会是怕了吧?”

        “他今日如果真的龟缩不出,不只他自己丢人和梵天盟丢人,便是他的师尊,那位纪梵天天帝,也一样丢人!”

        “谁知道什么情况?”

        ……

        很多人眼见梵天盟盟主纪影迟迟不出,都忍不住一阵窃语,当然,声音都压得很轻,毕竟周围还有不少梵天盟的人在场。

        “看来老子还没来晚!”

        突然,一道洪亮的声音自天边传来,吸引了除了段凌天以外所有人的注意力。

        在众人的目视之下,一道身穿宽松青色长袍的壮硕老人,自云端之上踏空而落,他面容坚毅,眉心还有一道血色的菱形印记,左手还握着一柄入鞘窄刀。

        壮硕老人一头纷乱的白随风而动,衬托得他整个人显得狂放不羁。

        “他……他难道是……楚刀客?!”

        来人刚一现身,便有一些人目光闪烁,眉头微微皱在一起,有一些反应快的人,更是已经忍不住出了一声低呼。

        “楚刀客?”

        顿时,落在老人身上的一道道目光,很快又生了变化。

        楚刀客,不属于任何一个势力。

        他,在九幽战场之外是否有背景,没人知道,但他在九幽战场之内却是独来独往的散修。

        楚刀客,在中部,之所以扬名,不因为别的,只因为他是一位九星战神。

        “见过楚刀客前辈!”

        正当不少人还在猜疑眼前老人的身份的时候,那天初盟二护法秦振义,已经迅踏空上前,主动跟老人打招呼。

        “见过楚前辈!”

        一个个众人耳熟能详的八星战神,继秦振义之后,纷纷上前恭敬向老人行礼。

        一时间,老人的身份,彻底确认了下来。

        正是九星战神‘楚刀客’。

        在九幽战场之内,这般模样之人,也只有楚刀客,才能令得一群八星战神折腰。

        “嗯。”

        面对众人的行礼,楚刀客淡淡点头,“你们不用管我,我来,也只是因为正好在附近,听说这边有热闹看,便过来凑凑热闹。”

        楚刀客一边说着,一边站在旁边,目光也适时的落在不远处那一道紫色身影之上,“这位,便是寂灭天天帝门下唯一真传弟子,段凌天?”

        “楚刀客前辈,就是他。”

        秦振义恭声回应。

        “一表人才。”

        楚刀客点了点头,“就是不知道,他此行是鲁莽,还是真有实力。”

        “纪影盟主出来了!”

        一道道汇聚在楚刀客身上的目光,随着一道惊呼声响起,顿时纷纷转移开来,齐齐落在那梵天盟驻地的山门处。

        那里,正有两人在十余人的簇拥下,踏空而出。

        “是纪影盟主!他终于出来了!”

        一道道目光,落在为两人中的一人身上,认出了此人正是梵天盟盟主,纪影,

        “纪影盟主身边那人是谁?梵天盟最近招收的强者?”

        随着众人认出纪影,他们的目光,下意思的落在纪影身边之人的身上,这人能和纪影并肩而行,足以说明他不简单。

        过去,在梵天盟,只有纪影的师弟,梵天盟第二盟主武隆有这等待遇。

        而在不少人好奇纪影身边之人身份的时候,有人忍不住出一声惊呼,“天呐!我没看错吧?纪影盟主身边这位,不就是封号神殿万兽天分殿殿主岳群吗?这岳殿主,不是很久没进九幽战场了吗?怎么又进来了?”

        “什么?!你说,纪影盟主身边的人,是封号神殿万兽天分殿殿主岳群?”

        “岳群?那可是一位老牌九星战神!”

        “他怎么会和纪影盟主在一起?难不成,纪影还请了他来帮忙对付段凌天?”

        “纪影恐怕还没那么大的面子……依我看,应该是纪梵天天帝找封号神殿帮忙了。所以,封号神殿派了岳群殿主进来。”

        “如果他真的是来帮纪影对付段凌天的,今日段凌天不只失策,还危险了。”

        ……

        在得知梵天盟盟主身边的人,是封号神殿万兽天分殿殿主,九星战神‘岳群’的时候,不少目光再次落在段凌天身上的时候,都流露出一丝怜悯之色。

        “封号神殿万兽天分殿殿主?”

        早就在等待的段凌天,听到周围的窃语声,目光一时也落在了岳群的身上,嘴角随之噙起一抹冷笑,“封号神殿的动作,倒是不慢,不只弥玄来了,另外竟然还来了一个九星战神。”

        “正好试试,他和弥玄,谁更强!”

        段凌天眼中战意十足,且在心里一动之间,整个人凭空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已是瞬移到了梵天盟驻地的山门之外,近距离和纪影、岳群对峙。

        “你就是段凌天?”

        纪影虽然见过段凌天的画像,但段凌天真人,他却是第一次见。

        同时,看到段凌天脸色和目光的平静,他的心里隐隐升起了不祥的预感,到得最后,更暗自一咬牙,传音给不远处的楚刀客,“楚刀客前辈,我想请你和我、岳殿主三人联手,对付这段凌天。”

        “事后,我会请求义父亲自还你一个人情。”

        纪影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情,虽然觉得段凌天到了这个时候,还能这般镇定,有可能是故弄玄虚,但还是临阵找了一个帮手,且许下对方无法拒绝的承诺。

        楚刀客,听到纪影的传音,目光顿时闪亮了起来,脸上布满贪婪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