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567章 北玄盟危机

第3567章 北玄盟危机

        现在的纪影,立在虚空之中,身形略显狼狈,看向弥玄的目光,也布满了凝重之色。

        “你到底是什么人?!”

        之所以会问出这一句,完全是因为纪影万万没想到封号神殿此来的九星战神会这么可怕,那灵魂攻击之强,神灵之下,怕是无人能出其左右。

        即便是九星战神,若非有灵魂防御神器作为凭借,怕是都难挡他的灵魂攻击。

        这样的存在,要杀他,易如反掌。

        此时此刻,纪影的内心非常复杂。

        封号神殿派了这样一位人物进九幽战场,辅助他搜寻段凌天在九幽战场的行踪,本是一件好事……但,现在,面对对方的强势,他的心里却又是非常不舒服,有一种被喧宾夺主的感觉。

        这一刻的纪影,仿佛完全忘了。

        是他想要试探眼前之人,而非眼前之人要对他出手。

        “你惹不起的人。”

        而面对纪影的询问,自始至终,弥玄只给了他这么一个回应。

        就是这么一个回应,虽然让纪影气急攻心,但却也不敢发作,深怕对方真的一个不爽,将他给干掉了。

        别人忌惮他是纪梵天天帝门下第一真传弟子兼养子,可眼前之人却是来自于那封号神殿主殿,背景之深厚,比之他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至于周围的一群人,则是鸦雀无声。

        梵天盟一众高层,现在看向弥玄的时候,眼中布满骇然和忌惮之色,要多忌惮有多忌惮。

        至于封号神殿的一群人,至今仍在心有余悸,同时也对于主殿殿主让自己等人听从眼前之人号令一事,再无不满和质疑。

        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弥玄的实力,让他们心服口服,甘愿鞍前马后。

        “目前有什么关于那段凌天的线索?”

        弥玄淡淡扫了纪影一眼,问道。

        纪影先是一怔,随即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自那段凌天杀死我师弟以后,他所在的天道盟就解散了,而他也彻底没了踪影。”

        “近段时间以来,我们梵天盟倒是抓了几个先前在天道盟的人,但即便将他们折磨至死,他们也没能说出段凌天的行踪,显然确实不知道段凌天在什么地方。”

        “到目前为止,一无所获。”

        再次提起自己视为亲弟的师弟被杀死一事,纪影的双手,还是不由自主的紧握成拳,身体也随之微微颤抖了起来。

        “那几个天道盟之人,有天道盟高层吗?”

        弥玄又问。

        “没有。”

        纪影摇头,“我们之所以能抓到那几人,是因为他们对外吹嘘自己是天道盟的人,曾亲眼目睹那段凌天和我师弟武隆的一战。”

        “都只是天道盟的普通弟子。”

        天道盟解散之后,天道盟的成员,上到盟主,吓到一个寻常弟子,各奔东西,有些脑子的人,自然是不敢轻易暴露自己是天道盟之人。

        但,也有一些喜欢吹嘘的人,在觉得自己可以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还是会适当吹嘘。

        这么一来,自然就有人倒霉了。

        “继续查吧。”

        纪影沉声说道:“虽然不愿承认,但不得不承认……那个段凌天,天赋悟性确实了得。不到七百岁,便有现如今的一身成就,若让他成就九星战神,我若不亲自出马,就凭你,怕是都不是他的对手。”

        “他若是刚成就九星战神,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纪影说这话的时候,显然是有些恼怒,觉得自己被纪影轻视了。

        而面对纪影的恼怒,弥玄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做回应,“接下来,你给我在你梵天盟内安排一个僻静的住处。”

        ……

        现在的段凌天,不只不知道幽魂族神王弥玄封印灵魂进了九幽战场,更不知道弥玄夺舍了他的老熟人唐三炮的身体。

        他,正在北二区域的北玄盟潜心修炼,以及参悟空间法则、空间剑道和掌控之道。

        体内小世界内源自于众神位面废墟的天地灵气,可以提供给他最好的修炼环境,再加上身在北玄盟无人打扰,所以一段时间过去,段凌天的实力进境很快。

        一切,显得风平浪静。

        甚至于,就算是北玄盟那些原希望段凌天加入北玄盟后,能逐个将和北玄盟齐名的北二区域内的另外两大势力灭掉的北玄盟之人,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渐渐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们北玄盟新来的那位太上护法,明显是一位佛性之人。

        现在,他们基本上也不指望了。

        “啊”

        这一日,原本显得平静如往昔的北玄盟,随着驻地之外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整个北玄盟驻地都被惊动了。

        与此同时,一道道身影,从外面窜入,慌张无比。

        一边跑进来,一边惊慌失措的喊道:“和山盟的人来了!”

        “还有秋云盟的人!”

        “和山盟副盟主祁昆亲自出马,还带了不少护法过来。”

        ……

        随着北玄盟驻地一方山门之外的人匆忙闯入,北玄盟上下顿时一阵惊慌。

        更有不少人,心里有了不祥的预感。

        而很快,他们的不祥预感,应验了!

        “东山门外,秋云盟盟主西门将尘亲自带队,杀过来了!”

        “南山门外,是何山盟盟主袁甫!”

        “北山门外杀过来的领头人,是秋云盟盟主铁明!”

        ……

        北玄盟驻地,原本平静无比,而就在这短短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内,却是变得四面楚歌。

        “怎么办?怎么办?”

        “和山盟和秋云盟这是打算先下手为强,灭了我们北玄盟啊!太上护法为什么不早些和两位盟主联手,灭了和山盟和秋云盟呢?”

        “我恨啊!早知道我就不那么早回来了,我外出几个月,昨天才刚回来!我太倒霉了!刚回来,就遭遇这等大劫!”

        “希望和山盟和秋云盟能给我们转投他们盟内的机会。”

        “你觉得……一个可以在危机中转投对手手下之人,他们敢用吗?”

        “可是在这九幽战场情况不一样啊……谁不是想找一棵大树抱?”

        ……

        正当不少北玄盟之人恐慌之时,和山盟和秋云盟的两个盟主,两个副盟主,也都纷纷带人杀进了北玄盟驻地,一路血流成河。

        但凡北玄盟的人,都被杀死。

        哪怕求饶也难逃一死。

        “西门将尘,袁甫,你们想做什么?!”

        终于,北玄盟盟主罗一鸣到了,此时的罗一鸣,脸色非常难看,一双怒目更是仿佛能喷出火来一般。

        北玄盟副盟主罗锋跟在罗一鸣的身后,脸色也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盟主大人!”

        “副盟主大人!”

        ……

        眼看罗一鸣和罗锋出现,在场原本还在自危的一群北玄盟之人,纷纷聚拢了过来,仿佛只有在罗一鸣和罗锋的身边,他们才算是安全的一般。

        呼!呼!呼!呼!呼!

        ……

        在罗一鸣和罗锋出现的同时,一道道身影跟着闪现而出,正是北玄盟的一群护法,每一个都是七星战神,足足有十一人。

        “盟主大人,罗锋大人。”

        片刻之后,北玄盟的这些护法,也都站在了罗一鸣和罗锋的身后,虎视眈眈的盯着和山盟和秋云盟的来人。

        当然,他们虽然表面气势强,但如果仔细看,却又是可以看到一些人的目光深处,俨然有着丝丝忌惮之色,还有一些人的身体,更在轻微颤抖。

        和山盟和秋云盟两盟联手,强者尽出,杀到他们北玄盟来。

        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

        事实上,早在他们北玄盟那位太上护法到来,北玄盟上下都希望北玄盟能就此将和山盟和秋云盟两盟逐个击破,而北玄盟因为那位太上护法深居简出而久久没有动作的时候,他们就有这种危机感。

        和山盟和秋云盟虽然也是老对头,但为了对付坐大的北玄盟,会不会放下昔日恩怨,暂时联手呢?

        当时,他们都不敢肯定这个问题的答案如何。

        而现在,显而易见。

        会。

        “罗一鸣,这个时候你还需要问吗?你们北玄盟的末日,到了。”

        和山盟盟主袁甫盯着罗一鸣,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西门将尘,你也是这个意思?”

        与此同时,罗一鸣的目光落在秋云盟盟主西门将尘的身上,沉声问道。

        而西门将尘,虽然没说话,但看向罗一鸣的冰冷目光,却足以说明一切。

        “好,好……很好。”

        罗一鸣怒极反笑,“我们北玄盟还没上门讨教,你们便亲自找上门来了,看来都很想将我们北玄盟扼杀。”

        袁甫淡淡说道:“罗一鸣,要怪,就怪你北玄盟又出现了一个八星战神吧。你应该知道,我们三盟多年的平衡,是不容许被打破的。”

        而在场的一群北玄盟之人,虽然心里早就猜到了这一点,但当听到袁甫亲口说起的时候,脸色还是非常难看,“是因为太上护法!”

        “那位太上护法,加入我们北玄盟,也不见他做什么贡献……现在,竟然还拖累我们北玄盟!”

        “这个太上护法,太不称职了!”

        “我们北玄盟,就不该让他加入。”

        ……

        现在,一群北玄盟之人都这般窃语。

        哪怕是一些北玄盟护法,也是差不多想法,只是碍于身份不同,不方便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