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562章 罗一鸣

第3562章 罗一鸣

        哗!!

        在北玄盟长老和十个北玄盟弟子骇然的目视之下,旋转的黑色斗篷所化作的巨大刀芒,顷刻间就令得他们北玄盟副盟主罗锋施展的防御墙周围的符箓虚影尽数湮灭。

        要知道,那可是融合了其余土系法则奥义的御之奥义!

        御之奥义,就这样废了。

        反观黑色斗篷上面的力量,几乎没什么消耗。

        嗡!!

        旋转的黑色斗篷,在湮灭御之奥义显化出来的符箓虚影以后,继续向前,转眼之间,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那防御强也跟着破碎。

        罗锋的防御,再次告破。

        轰!!

        轰隆隆!!

        ……

        又是阵阵巨响传来,却是罗锋最后的防御,防御墙后面的一根根土黄色巨柱,也跟着断裂。

        自此,罗锋的防御尽数告破!

        “那是……神器?!”

        这时,哪怕罗锋的反应再迟钝,也反应过来了,那缠绕着阵阵凌厉的空间力量的黑色斗篷,是一件神器,否则不足以如此轻松的破开他的防御。

        “钟来!”

        罗锋心下一沉的同时,一念之间,顿时一个玲珑小钟出现在他的手里,然后被他抛飞了起来。

        在黑色斗篷如影随形而来的同时,玲珑小钟瞬息化作一个巨钟,将罗锋整个人笼罩在内,而在巨钟之外,还有一石头人的幻身显现了出来,出手抵挡黑色斗篷。

        “罗锋大人动用他的帝品仙器了!”

        别说在场的十个北玄盟弟子,便是身为北玄盟长老的齐进,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他们北玄盟副盟主罗锋出手,但罗锋动用帝品仙器,他却是第一次见。

        “早就听闻罗锋大人手里的帝品仙器,是一件拥有器灵的帝品仙器,威力之强,直追神器……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齐进暗道。

        齐进目光闪亮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不过,这黑袍人的实力也太强了吧?就他目前展现的实力,绝对在八星战神以上!”

        “不过,他一开始就动用了仙器,现在罗锋大人也取出了自己的仙器,他应该不是对手。”

        几乎在齐进念头刚落的瞬间,那旋转的黑色斗篷,已经将巨钟上面显现的石头人幻身击溃,然后撞在了巨钟上面,出一声声刺耳的钟鸣。

        “嗯?”

        紧跟着,在齐进等人的目视之下,黑色斗篷凭空消失。

        下一刻,他们的耳边,来自于他们北玄盟副盟主罗锋的声音,也适时传递了过去,“多谢阁下手下留情!”

        这时,在他们愕然的目视之下,巨钟消失,被罗锋收回了手中,并且收了起来。

        而看到罗锋现在的装扮,齐锋等人的心中都是微微一颤。

        只见,现在的罗锋,身上的衣袍不只不像先前一般光整,甚至浑身上下的衣袍都有缺口,那是如同被千刀万剐般硬生生剐出来的缺口。

        罗锋里面的皮肤,尽数显现,且完好如初,没有丝毫伤害。

        出手之人,对力量的掌控力,显而易见。

        嘶!嘶!嘶!嘶!嘶!

        ……

        没有任何例外,齐进等人,在回过神来以后,齐齐倒吸一口冷气,再次看向立在远处的那个黑袍人的时候,面露惊恐、忌惮之色。

        这人,在他们北玄盟副盟主罗锋祭出帝品仙器之后,还如此轻易的取胜。

        他的实力,岂不是还在他们北玄盟那位盟主之上?

        “现在,我可以进你们北玄盟了吗?”

        段凌天立在原处,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罗锋的实力虽然不错,且擅长土系法则,防御之强,九星战神之下,少有能彻底破了他防御的。

        但,他不一样。

        他不只领悟了空间法则,在很多方面可以无视土系法则的防御,另外他手中还有神器……当然,这里说的神器,不只是说七窍玲珑剑。

        哪怕是现在已经回到他身后,自己系上的黑色斗篷,其也是一件神器。

        当初,在那众神位面废墟,段凌天得到了不少神器,其中也包括身后的这件黑色斗篷,是一件中品神器,没有器魂的中品神器。

        不过,即便没有器魂,在现在的他的手里,威力之强,也不是仙器所能比的。

        “当然可以。”

        罗锋连忙应声。

        虽然,他觉得这样的强者来他们北玄盟有些奇怪,但既然对方都上门了,而且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他们北玄盟也不可能拒绝对方加入。

        说白了。

        他们北玄盟在这北二区域虽强,但在真正的强者面前,也就那样。

        别说九星战神,哪怕是顶尖八星战神,都有能力横扫他们北玄盟。

        一旦生那种事情,他们北玄盟一大群人,能活下来的,恐怕也就只有他和盟主两人。

        紧跟着,在北玄盟长老齐进和十个北玄盟弟子的敬畏目视之下,段凌天在罗锋的指引下,进入了北玄盟的山门,背影转眼消失在齐进等人眼前。

        “真没想到,他这么强。”

        一个北玄盟弟子有些心有余悸的说道:“他刚到的时候,我还起过对他出手的念头……回想起来,幸好当时没有出手,否则即便死了,也是白死!”

        “他和我们北玄盟的副盟主,罗峰大人一战,那么轻易的就将罗锋大人击败了……他的实力,怕是不比盟主大人弱。”

        “这样的人物,如若真的要加入我们北玄盟,我们北玄盟的实力将更上一层楼!或许,这一次我们能压过北二区域的另外两大势力!”

        ……

        北二区域中,实力最强的有三大势力,北玄盟是其中之一。

        过去,三大势力实力相差无几,所以在北二区域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

        而现在,他们北玄盟有了这样一位强者加入,另外两大势力,除非联合起来,否则都将难以和他们北玄盟抗衡!

        一旦对方两大势力联合起来抗衡他们北玄盟,即便他们北玄盟没办法将他们‘吃’掉,也将成为北二区域的第一势力。

        “或许……刚才那位强者的到来,真的能让我们北玄盟登顶北二区域!”

        在几个北玄盟弟子展望他们北玄盟美好未来的同时,段凌天也在罗锋的带领下,进入了北玄盟驻地,位于冰川之内的驻地,里面完全被掏空。

        甚至看不到一根柱子。

        冰川之所以没有塌下来,完全是因为里面有阵法强行将上方的冰川顶在那里。

        阵法之玄妙,甚至能让一座座空中岛屿神奇的悬浮在空中,更别说是支撑一方冰川。

        “阁下如何称呼?”

        罗锋带着段凌天进入北玄盟驻地后,便忍不住问道。

        “李风。”

        段凌天说道。

        李,取自于他娘李柔的姓氏。

        至于风,则取自于他爹段如风的名字。

        李风。

        这个名字,昔日在世俗位面的时候,段凌天也用过。

        “原来李风先生。”

        罗锋微微一笑,“却不知,李风先生从何处来?以前,却是没听说过西部有李峰先生你这一号人物。”

        在罗锋看来,以眼前之人的实力,如果是西部的人,早就扬名四方了,不可能没人知道。

        只有在九幽战场中部活动之人,八星战神,才不足以众所周知。

        “我刚进九幽战场不久,且这是我第一次进九幽战场。”

        段凌天淡淡说道:“你不认识我,也正常。”

        “刚进九幽战场不久?第一次进九幽战场”

        罗锋目光一亮,“李风先生,你想进我们北玄盟……不会只是为了想找一栖身之地,可以安静修炼的地方吧?”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你觉得我会想进你们北玄盟?”

        段凌天反问道。

        听到段凌天这话,罗锋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笑容满面。

        看来,他们北玄盟这一次捡到宝了。

        没有任何迟疑,他直接向他们北玄盟的那位盟主出了一道传讯,将有关李风,也就是段凌天的事情,告知了他们北玄盟盟主。

        北玄盟盟主,是一个中年男子,身穿镶着金边的白色长袍,面容威严,但在亲自出来迎接段凌天的时候,却是一脸笑容,“李风先生,我是北玄盟盟主,罗一鸣。”

        “我代表北玄盟,欢迎你的加入。”

        罗锋,是罗一鸣的堂弟,对于自己堂弟的话,罗一鸣自然是不会有任何怀疑。

        也正因如此,得知段凌天的实力,以及来历以后,他不只放心,而且也觉得他们北玄盟捡到宝了。

        还真是人在家中坐,运从天上来。

        或许,这位李风先生的加入,能让他们北玄盟彻底打破北二区域的平衡,力压另外两大势力。

        “李风先生,盟主是我堂哥。”

        眼看在罗一鸣自我介绍的时候,段凌天的身形停滞了一下,罗锋似乎看出了段凌天的心思,笑着解释说道:“当然,这件事情,在北玄盟知道的人不多。”

        “就刚才李风先生你在山门前见到的那些人,便都不知道我和盟主之间是堂兄弟关系。”

        罗锋话音刚落,段凌天已经点了点头,“一门双八星战神……厉害。”

        “再厉害,也不如李风先生你。”

        罗锋苦笑说道。

        眼前之人的实力,他至今想起,仍然心惊胆战。

        特别是刚才最后一下,对方若有意杀他,他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