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555章 你就这点手段?

第3555章 你就这点手段?

        “后果?能有什么后果?”

        武隆抬头看了瞬移到高空的段凌天一眼,语气低沉一笑,随即身上爆出万千闪电霹雳,缠绕在一起,形成了小型的雷暴,阵阵可怕的气息,自里面蔓延开来。

        而武隆本人,则身处雷暴之中,沐浴在万千闪电霹雳之中,手握闪电,头绕雷霆,如同一尊大展神威的雷神,威风凛凛。

        显然,武隆擅长的是雷系法则。

        作为五行法则延伸出去的几种法则之一,雷系法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现如今的武隆,浑身上下缠绕雷电,有火系法则的霸道,也有金系法则的无坚不摧,还有风系法则的锋锐。

        “段凌天,今日,便让我见识见识你现如今被公认为诸天位面年轻一辈第一天才之人的实力……只希望,你不是浪得虚名!”

        武隆再次开口之时,声如炸雷,而同时他也有了动作,身形一晃之间,整个人如同化作一道巨型闪电,劈了出去。

        轰!!

        轰隆隆!!

        ……

        阵阵雷鸣声响起,转眼之间,在天道盟众人的眼中,入眼的一片天地熟悉变色,铺天盖地的雷电,缠绕在天边,如同一条条紫色的电龙在以极快的度绕行天地。

        而在这漫天的雷闪电鸣之中,一道巨型闪电,却又是如同一头巨型的电龙,环绕段凌天盘旋而动,遮云蔽日,威风凛凛,给人一种极度压抑的感觉。

        “好可怕的雷系法则……武隆,不愧是九幽战场公认的九星战神之下第一人,名不虚传!”

        不少天道盟长老感叹说道。

        “副盟主,能是他的对手吗?”

        很多人的目光落在段凌天的身上,他们的眼中都带着怀疑之色,即便现在他们天道盟的这个副盟主一脸平静,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但他们却还是不抱太大希望。

        “盟主,你觉得少宫主能胜吗?”

        天道盟盟主上官云峰的身边,现在已经不止七护法蒙山一人,不知何时又多了几个老人,和人那是天道盟的另外几个护法,其中一人率先开口询问,另外几人眼中也浮现期待之色。

        “不好说。”

        上官云峰摇了摇头,“武隆的实力,在九幽战场之内是出了名的,众所周知……而少宫主,是在外面扬名,而且只在人前展现过顶尖七星战神实力。”

        “当然,那一次的他,没有动用仙器,就展现出了顶尖七星战神的实力。”

        “另外,当时的他,只是九宫仙帝。”

        “而现在的他,应该已经是十方仙帝……他的实力,较之先前,肯定更加深不可测。他,应该至少也是顶尖八星战神,否则也不会在面对武隆的时候,还如此这般镇定。”

        上官云峰也不知道这一战段凌天是否能胜,但他却看出了段凌天的自信,虽然嘴上说着模棱两可的话语,但心中却充满了希翼。

        希翼奇迹生,段凌天战胜武隆。

        可以想象,一旦这一战段凌天战胜武隆,必将一战成名天下知!

        不只是九幽战场,便是各大诸天位面,都将流传他击败武隆的这一战。

        到时,他的名气,将得到顶峰,甚至比他的师尊,那位寂灭天的传奇天帝风轻扬还要出名!

        “出手吧。”

        突然之间,震耳欲聋的话语,在这片天地间响彻而起,声音如雷。

        下一刻,众人便看到,那一道巨型闪电,再次显现出一道人影,却是一尊明显比之前放大了几十倍的身影,赫然是放大版的武隆。

        武隆立在空中,威风凛凛,如雷神降世,手中还抓着一柄纯粹由闪电凝聚的巨刀,巨刀上面凝聚的雷霆之力,散出可怕的毁灭气息,仿佛能毁天灭地!

        武隆的身躯如山,横在虚空之中,遮天蔽日,气势凌人。

        反观段凌天。

        此时的段凌天,在武隆如山般的身影面前,显得渺小无比,如同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

        “好。”

        面对武隆的邀战,段凌天面色平静的应了一声,随即身体周围一阵波动,一棵巨大无比的古树,也适时的显现了出来。

        开始是虚影,最后是实体。

        正是段凌天已经许久没有动用的松柳神树法身,法身一出,如山如岳,论高度,已经不下于现在的武隆,甚至还要宏伟一些。

        “这是……松柳神树?!”

        “副盟主莫非是松柳神树幻化成人?”

        “不对!少盟主是人类,这只是他凝聚的松柳神树法身!”

        ……

        松柳神树,在各大诸天位面,也是赫赫有名的植物生命,堪比顶尖仙兽,凝聚出这等法身,虽距离松柳神树本体有些距离,但也接近。

        人类若能凝聚这等神树法身,实力可以提升不少。

        嗖!嗖!嗖!嗖!嗖!

        ……

        段凌天身在松柳神树法身之中,一念之间,松柳神树的无数树枝,已是鬼魅般鞭甩而出,在空中带起阵阵可怕的音爆声,随即铺天盖地席卷向武隆。

        众目睽睽之下,转瞬之间,武隆的身体,便暴露在松柳神树无数树枝的笼罩下。

        松柳神树的树枝,呈地毯式席卷而落,笼罩向武隆,如同一个移动囚牢,要将武隆囚禁在内。

        “哼!”

        面对段凌天这来势汹汹的一击,武隆冷哼一声,随即手中雷刀一震,顷刻间劈出一道雷电缠绕的刀芒,迎向来势汹汹的松柳神树树枝。

        嗡!!

        刀芒破空,阵阵雷鸣声如影随形。

        噗嗤!噗嗤!噗嗤!

        ……

        而松柳神树的一根根树枝,在虚空之中,却是被刀芒斩断,断成一截又一截。

        “你就这点手段?”

        武隆开口,面露轻视之色,语气居高临下。

        然而,几乎在武隆话音落下的瞬间,他的脸色又变了。

        只见,那被他一刀斩断多条树枝,在断开之后,竟是凭空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已是在他的眼前,如万千箭矢一般飞射落在他的身上。

        “不好!”

        没有任何迟疑,武隆浑身上下雷电缠绕,意欲阻挡段凌天的这波攻势。

        然而,因为是仓促蓄力,所以力道不足,转瞬之间,他周身缠绕的雷电,就被断开飞射而来的树枝击溃,继而落在他的身上。

        “哇——”

        即便仓促调动的雷电之力缓去了不少力道,但树枝的残余力道,落在武隆的身上,还是震伤了武隆,令得他不由自主的张嘴吐出一口淤血,受了伤。

        “副盟主好强!”

        “竟然击伤了武隆。”

        “看来,副盟主还真可能击败武隆。”

        ……

        眼前的一幕,令得天道盟不少人目光大亮,脸上不由自主的浮现期待之色。

        然而,武隆的伤势,明显不重,在吐出一口血以后,他那苍白的脸色便又恢复了红润,同时伸手擦去嘴角的血渍,“有些手段……不得不承认,是我大意了。”

        “现在,既然你出手了……接下来,便轮到我了。”

        武隆语气淡淡说出这话之后,双手大开大合之间,猛然平伸而出。

        顿时,虚空之上,天地变色。

        轰!!

        轰隆隆!!

        ……

        众目睽睽之下,天边不知何时竟是汇聚了一大片雷云,遮云蔽日,令得天道盟驻地外的一片天,都变得无垠无比,围观众人眼前阴暗下来,如同暴雨将临。

        轰!轰!轰!轰!轰!

        ……

        正当在场的不少天道盟之人被眼前声势浩瀚的一幕惊到的时候,却见武隆动作之间,天边的雷云降下一道道粗壮无比的闪电,尽数砸向段凌天。

        这一幕,更像是天劫洗礼。

        雷罚天劫。

        铺天盖地的雷电,如同洗地一般,扫过一整片虚空,将段凌天覆盖在内。

        转瞬之间,段凌天的身形,彻底消失在众人的眼前,仿佛完全被淹没了一般。

        这一幕,让得天道盟众人的呼吸仿佛都停滞了。

        刚才,他们已经看到了他们天道盟的副盟主段凌天迎来胜利的曙光,可转眼之间,武隆出手,如同雷神操控雷电,对着段凌天降下雷劫。

        洗地式的雷劫,无孔不入,令人心悸。

        “少宫主……”

        这一刻,哪怕是天道盟盟主上官云峰的脸色,也变得无比凝重起来。

        他自问,自己在这一波雷劫之下,虽能不死,但肯定也会重伤,再难施展出全盛时期的实力。

        这一招,足以将他挫败。

        要知道,直到现在,武隆都没动用仙器。

        “你就这点手段?”

        正当一群人为段凌天悬起一颗心的时候,一道声音自雷劫之下传来,随即一道身影,也适时的显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只见,身穿紫衣的青年男子,御空而起,雷劫仍在不断落下,但在触及他身周方圆数米之外的时候,却又是尽数被摧毁,灰飞烟灭。

        是真正的胡飞湮灭。

        在方圆数米的区域内,紫衣青年就好像是无敌的一般,不管什么力量靠近,都将被摧毁,无一例外。

        “这就是天地四道之一的掌控之道?”

        眼前的一幕,让得天道盟盟主上官云峰的目光也变得火热了起来,天地四道,那是他只听说,连门槛都没摸到的东西,甚至过去都没见人施展过。

        而现在,亲眼目睹,也是他第一次见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