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415章 愤恐的孔右易

第3415章 愤恐的孔右易

        嗤!嗤!嗤!嗤!嗤!

        ……

        阵阵冰冷的气息,再次在虚空中蔓延,只是这一次更加可怕,因为紫荆仙帝这一次是真的出手。

        “师尊手下留情!”

        眼看一股刺骨的寒气,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笼罩向自己的丈夫段凌天,李菲脸色大变,身形一晃之间,就想帮段凌天挡下这一击。

        然而,她脚下刚有动作,地上却又是延伸出两股寒冰,宛如两根绳子一般,将她的双腿紧紧束缚,让她无法移动分毫。

        可怕的寒冰之力,向着段凌天当头落下,意欲让段凌天停手,免得段凌天真的伤了孔右易。

        孔右易,乃是她师兄风极仙帝的独子,如果在她这里出事,她也不好与之交待。

        紫荆仙帝出手,其实已经晚了。

        她出手,只是想让段凌天知难而退,不再伤害孔右易。

        然而,面对紫荆仙帝那来势汹汹的冰寒之力,段凌天却是仿佛没有察觉到分毫,一念之间,那到了孔右易嘴边的空间光刃,便瞬间划空而过。

        撕拉!撕拉!

        孔右易的一张嘴,左右各被切了一刀,血肉分离,而且空间力量始终在他口腔中肆虐,让得他根本没办法以仙元力止血疗伤。

        “啊——”

        没办法止血疗伤,也意味着没办法止痛,剧烈的疼痛,令得孔右易瞳孔急剧收缩,脸色大变,嘴上更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

        “段!凌!天!”

        紫荆仙帝的声音,彻底冰冷了下来,同时空气间的寒冷,也进一步加剧,如同凛冬已至。

        同时,她也不再留手,有心给段凌天一个教训,已经到了段凌天近前,笼罩在段凌天头顶的寒冰力量,显得越发冰冷,可以清楚看到寒气肆虐的景象。

        见此,李菲脸色再次一变,“不!!”

        然而,就在紫荆仙帝的力量,眼看就要落在段凌天身上的时候,一道巨响,却又是如同惊雷般响起。

        轰!!

        轰隆隆!!

        ……

        虚空之中,轰鸣声响起,爆裂的火焰,如星星之火般被点亮,蔓延开来,如同形成一张火网。

        火网悬浮在段凌天的头顶,轻松拦下紫荆仙帝的力量。

        紫荆仙帝,并没有打算下杀手,只是想教训段凌天,所以出手的力量,也是多有保留。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的攻势竟然被人拦下来。

        而且,拦下她这攻势之人,正是她的真传弟子李菲丈夫段凌天身后跟着的那个如同仆人般的老人。

        “紫荆仙帝,我家少主,还轮不到你来教训!”

        火老踏步而出,现在的他,哪里像是一个仆人?整个人身上燃烧着熊熊火焰,而且不是一般的火焰,金灿火焰,比之一般火焰,明显都要更加强大。

        “哼!”

        紫荆仙帝面色一寒,意识到来者不善的她,一时也没再留手,双手一抬之间,一根长约十几米的冰刺,在虚空中凝形,继而呼啸刺向火老。

        咻!!

        冰刺破空掠出,如同一支寒冰箭矢呼啸而出,毫不留情。

        这一击,她凝聚于一点,就是为了不误伤到其他人……不管是她的真传弟子李菲,还是师侄孔右易,亦或是李菲的丈夫段凌天,他都不想真的伤到他们,乃至误杀他们。

        她现在的目标,只有一个。

        段凌天身后走出来的红袍老人。

        “来得好!”

        眼见紫荆仙帝发动这般攻势,火老双眼眯成一条缝,同时身上红袍无风自动,席卷而起。

        下一刻,火老双眸一凝,刹那之间,他的双眸竟是如同形成了火焰漩涡,继而从这两个火焰漩涡中,各自射出一道火光。

        两道火光交错在一起,随着旋转的力量不断凝聚、压缩,最后化作一支炙热的箭矢,迎上那来势汹汹的冰刺。

        咻!!

        咻!!

        火焰箭矢在空中掠过,可怕的火焰力量,在这一刻,仿佛凝聚成一点,发动攻势。

        而在它的对面,那充斥着冰冷寒气的寒冰箭矢,也是一般无异。

        一冰一火,在孔右易的惨叫声中,终是撞击在了一起。

        没有惊天动地的对撞。

        两道箭矢,在交汇在一起的刹那,火焰逐渐熄灭,也寒冰也渐渐消融,就如同在安静中完成这一场交锋一般。

        最后,火焰箭矢彻底熄灭,而寒冰箭矢也完全消融。

        这一轮交锋,不分胜负!

        一时间,紫荆仙帝目露忌惮的看了火老一眼,意识到对方的实力,不在自己之下。

        而且,在对方出手的时候,她还从对方的身上,察觉到一股不易察觉的气息,那是属于仙兽的气息。

        而且,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火焰仙兽,至少也是那种接近神兽的顶尖仙兽。

          对方真要化作本体,她还不一定是对手。

        “菲儿,让你丈夫停手吧……就算右易说话难听了点,也已经得到应有的教训了。”

        刹那之间,紫荆仙帝身上延伸出去的冰冷气息,彻底收敛,仿佛从来没有出过手一般。

        她看向李菲,目光柔和说道。

        同时,她再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眼中又是多了几分惊奇之色……她原以为,她的弟子李菲的这个丈夫,既然天赋不如李菲,年纪又和李菲差不多,现在肯定远不如李菲。

          直到,对方向孔右易出手,她才意识到,她错了,大错特错!

        他的弟子李菲的这个丈夫,不只是和孔右易一般的不足千岁的一元仙帝,而且还领悟了空间法则的所有奥义到大成之境,并且,已经领悟多种组合的空间法则双奥义融合。

        三百多岁,这等成就之人,她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她知道,自己看走眼了。

        她的弟子李菲的这个丈夫,才是真正的妖孽。

        在他的面前,别说是孔右易,便是她的弟子李菲,也是黯然失色,如同米粒之光难与皓月争辉。

        眼见段凌天没事,李菲松了口气,同时惊讶的看了火老一眼,万万没想到火老已经有了这等实力。

        火老的存在,当年在世俗位面的时候,她就知道,也知道火老后来疑似殒落,却没想到只是失踪了。

        只是,她没想到,时隔三百年,火老不只离开了那七宝玲珑塔,还有了这等可怕的实力。

        比之她的师尊紫荆仙帝,也是不遑多让。

        要知道,她的师尊紫荆仙帝,可是在浮游天天帝麾下的所有封号仙帝中,能排进前列的存在。

        浮游天天帝门下三个真传弟子,紫荆仙帝虽然入门最晚,但实力却不比她的两个师兄弱。

        “坏蛋,放过他吧。”

        李菲看了孔右易一眼,也被眼前的一幕笑到了,孔右易的双颊,左右两边都被撕开,血肉模糊,但偏偏还没办法治疗。

        孔右易的力量,完全被段凌天的力量压制。

        现在,孔右易的惨叫声都便得沙哑,而且越来越小,因为叫累了。

        此时此刻,随着紫荆仙帝开口,孔右易看向李菲的时候,眼中也带着几分乞求之色,就好像在求李菲帮他求情一般。

        呼!

        听到李菲的话,段凌天摸头一挑,随手一抬,收起了自己的空间力量。

        这时,孔右易双颊绿光缠绕,片刻之后,他便恢复了原样,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孔右易领悟的本就是擅长治疗的木系法则,治疗自己的这点伤势,轻而易举。

          段凌天撕开他的嘴,并没有伤到他的要害,对他来说,也就皮肉伤,只不过是那种非常痛苦的皮肉伤。

        收手以后,段凌天看都没看孔右易一眼,径自看向紫荆仙帝。

        孔右易原本目露惊恐之色看着段凌天,眼看段凌天目光移开,目光深处,顿时泛起了隐晦的淘汰怒意。

        现在,他恨不得直接出手将对方杀死!

        但,经过刚才的一幕,让得他也是明白,他不是对方的对手。

        虽然同为一元仙帝,但对方领悟的法则奥义,明显比他强太多太多……而且,对方领悟的还是空间法则!

        “怎么可能?!”

        “他不是和李菲师妹差不多年纪嘛?他怎么可能有这等实力!”

        在孔右易看来,段凌天的实力,就算是比起天赋比他更高的李菲,也是强大许多倍……这,真的是李菲口中天赋不如她的男人?

        这一刻,孔右易有一种被李菲坑了的感觉。

        他却仿佛完全忘了:

        他这话,是听他父亲说的。

        “右易,你先回去吧。”

        这时,紫荆仙帝对孔右易说道,说白了,段凌天再怎么说也是她的真传弟子李菲的丈夫,这里发生的事情也都是家事。

        若非无可奈何,她也不想将事情做绝,闹大。

        她,也要顾及他的弟子李菲。

        而且,段凌天展现出来的实力,和他身边的人的实力,却又是让他隐隐意识到……要将李菲带走的段凌天,现在的背景恐怕没那么简单。

        “是,三师叔。”

        孔右易应声离开,转过身去的刹那,一张脸也是急剧的扭曲了起来,变得格外的狰狞。

        今日发生的事情,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那个段凌天,在他看上的女人面前,那般羞辱他,让他丢尽脸面……

        “段凌天……你等着!你等着!!”

        离开的时候,孔右易的理智,完全被怒火所湮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