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411章 三百年后的相见

第3411章 三百年后的相见

        “孔右易,他算什么东西?”

        李菲双眼眯成一条缝,寒光一闪而过。

        孔右易,在一定程度上,算是李菲的师兄,是李菲的师尊,紫荆仙帝的师兄的独子。

        李菲来到浮游天天帝宫以后,孔右易便经常上门套近乎,哪怕知道李菲跟人连儿子都有了,仍然没有退缩。

        按照他的话来说:

        那李菲的丈夫,都不知道是否还活着,就算活着,配和我孔右易争李菲?

        “我也是担心凌天哥哥吃亏。”

        韩雪奈苦笑,“虽说菲儿姐姐您身后有紫荆仙帝作为靠山,但那孔右易身后也有风极仙帝……而风极仙帝,又是紫荆仙帝的师兄。”

        “另外,那孔右易的实力,远比我们任何一人强……虽说他现在也不足千岁,但却已经突破到仙帝层次,更领悟了风系法则的所有奥义到大成之境。”

        说到后来,韩雪奈的眉宇之间,带着几分忧色。

        听到韩雪奈的话,李菲面色微沉,而段念天则直接开口建议道:“娘,最多我们和爹、妹妹,爷爷奶奶和天舞阿姨他们在外面团聚,不带他们回天帝宫就是。”

        “不带你爹他们到天帝宫来?”

        李菲摇头,“不可能!”

        “你爹既然来了,我自然是要带他去拜见师尊……毕竟,师尊对我的帮助,对我们的帮助太大了。”

        李菲一脸认真的说道:“至于那孔右易,不理会便是。他若真的乱来,师尊也不可能坐视不理。”

        对于孔右易的不要脸,李菲也有些头疼,打又打不过对方,论背景也就和对方相当,对方也不惧她身后的紫荆仙帝。

        “好了……你天舞阿姨来传讯了,他们在大同府的南古城。”

        李菲目光突然亮起,对段念天说道。

        顿时,不管是段念天,还是韩雪奈,目光都忍不住亮了起来,面露亢奋和激动之色。

        他们,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那个男人了。

        而且,那个男人身边,还有他们的一众亲朋好友。

        “我们走!”

        李菲带上段念天和韩雪奈便离开了住处,向着这浮游天天帝宫外行去,而在这个过程中,一个美妇人跟上了他们。

        美妇人身穿一袭跟地球唐装有几分类似的服饰,整个人显得雍容华贵,而她正是浮游天天帝宫封号仙帝紫荆仙帝麾下的一个仙帝,一位接近封号仙帝的存在。

        她的职责,便是保护李菲,同时盯着李菲,不让李菲离开浮游天。

        只要李菲在浮游天,都能传讯联系,紫荆仙帝也可以放心,但一旦李菲离开浮游天,无法通过传讯仙符传讯,她便也将无法掌控李菲的行踪。

        无法掌控李菲的行踪,便不知道李菲是否安全。

        所以,在李菲拥有一定的自保实力之前,她不容许李菲离开浮游天。

        “菲儿小姐很少出门……这次打算去哪?”

        美妇人远远看着李菲,虽然有些疑惑,但只要李菲不离开浮游天,她便不会现身阻止。

        很快,美妇人跟着李菲三人,一路离开浮游天天帝宫,进入了附近的大同府地域。

        大同府,因为是靠近浮游天天帝宫的一府,所有受天帝宫直接掌控。

        大同府的府主,也是率属于浮游天天帝宫内的一个封号仙帝。

        当然,这个封号仙帝,在浮游天天帝宫的一众封号仙帝中,却没有没什么存在感。

        毕竟,作为浮游天的圣地,浮游天天帝宫可以说是聚集了一群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封号仙帝。

        一般的封号仙帝,在里面,都不可能找到存在感。

        ……

        南古城,是大同府内的其中一座城市。

        段凌天和火老,通过诸天位面传送阵传送到附近以后,便到了最近的南谷成,然后段凌天让天舞联系李菲。

        “段大哥,联系上菲儿姐姐了……她们现在过来。”

        凤天舞对段凌天说道。

        “好。”

        段凌天虽然表面应得平静,但其实内心深处,却又是掀起了阵阵涟漪波澜,心脏的跳动,都仿佛快了几分。

        一瞬之间,他的念头,仿佛穿越了三百年的岁月,回到了少年时期,那第一次和妻子李菲相见事的情景。

        那时,她是极光城李氏家族的内院第一美女,十八岁的她,身穿一袭淡紫色衣衫,容貌较之当时的可儿,多了几分成熟的韵味。

        那一双美丽的邱某,更是仿佛夹杂着无边的魅力,只需一眼,便能勾走无数男人的魂。

        她,是他这一生第一个只加了一面,便升起强烈占有欲的女人,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始终很高。

        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她叫他‘坏蛋’了。

        后来,她为他生了儿子,不久之后,便又是分别,一分别,便是近三百年之久!

        小菲儿……

        我,好想你。

        段凌天的双眼,不知何时,也是闪烁着几分泪光,直到片刻之后,方才被蒸发消失。

        “段大哥,菲儿姐姐到了。”

        直到凤天舞的声音再次传来,段凌天才打了一个激灵,目光闪亮,宛如夜空中最璀璨的两颗星辰。

        下一刻,似是有所察觉,段凌天看向北边方向。

        那里,正有四道身影,踏空而来。

        三前一后。

        后面那人,对段凌天而言是生面孔,他并不认识。

        前面的三人,其中两个女子,对他而言,却又是再熟悉不过……

        他的妻子李菲,时隔多年,容貌没有太大变化,只是显得请冷了积分,变化最大的,还是一身出尘的气质。

          雪奈,时隔多年,也显得更加成熟了,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调皮的少女。

        至于另外一个青年男子,那眉宇间的和他的相似,还有五官给他带来的熟悉感觉,以及那种血脉相通的感觉,他不难猜测,这是他的儿子,段念天!

        呼!呼!呼!呼!呼!

        ……

        在李菲几人还没靠近的时候,段凌天的身边,已经出现了一道道身影,赫然是凤天舞、段思凌、李柔和段如风等人。

        突兀的,靠近的三人中的两人顿住身形,不管是韩雪奈,还是段念天,默契的停下。

        李菲一人,御空而出,直掠段凌天而去。

        而段凌天,也在一群人中,踏空而出,迎向李菲。

        夫妻二人,相隔多年,再次相聚,紧紧拥抱在一起,亲密的感受着对方的气息,闻着对方身上熟悉的味道,久久没有松开。

        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仿佛深怕一点声音,便会打破这一刹那之间的宁静一般。

        当事两人抱在一起,抱得很紧,仿佛恨不得让彼此融入自己的体内。

        “这是……”

        美妇人跟上段念天和韩雪奈,和她们并排站着,看着远处和那陌生的紫衣青年拥抱在一起的李菲,神容有些呆滞。

        她万万没想到,这位菲儿小姐,还有这么一面。

        “看来,这就是她的丈夫了。”

        对于李菲有丈夫一事,美妇人作为李菲的师尊紫薇仙帝比较亲近的人,也是听说过的。

        她跟着李菲多年,自然非常了解李菲。

        而且,不知不觉之间,她也是将李菲当作女儿般看待。

        这么多年来,她从未看到李菲现在这般模样,平时李菲最高兴的时候,也就是和自己的儿子段念天,还有韩雪奈在一起的时候。

          以及,在自己的师尊面前,才会放松,展现自我。

        平时,都显得高冷无比,仿佛时刻拒人于千里之外。

        这一刻,即便身在远处,美妇人仍然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李菲的高兴,那溢出于表的高兴,便是连她都受到了感染。

        空中,在一群人目视之下,紧紧拥抱在一起的男女,拥抱许久以后,其中一人方才开口,打破这宁静的气氛。

        “小菲儿,辛苦了。”

        段凌天轻轻抚摸着李菲背后的一头如瀑长发,柔声说道。

        而他这一开口,顿时让得李菲多年以来的绷紧的神经,彻底松懈了下来,两行泪水飞落而下,随即更失态的将头埋进了段凌天的怀中,“坏蛋,我想你,我好想你……”

        “对不起,我来晚了。”

        段凌天紧紧拥抱着李菲,声音越发温柔,同时语气间还带着几分歉疚之意。

        “不晚,不晚……”

        李菲不断摇头,嘴中喃喃低语,情绪到现在仍然十分激动。

        又过了一阵,两人似乎也意识到周围还有一群人在旁观,李菲率先红了脸,轻轻推开段凌天,随即拉起段凌天的手,踏空走向远处的段如风和李柔夫妇二人。

          李菲向段如风夫妇二人行礼,“不孝儿媳李柔,见过爹娘。”

        “哈哈……谁说我儿媳不孝?菲儿,要是天儿欺负你,你跟爹说一声,爹帮你整他!”

        段如风哈哈笑道。

        “没错。”

        李柔上前,拉起李菲的手,“菲儿,天儿要是敢欺负你,你也可以告诉娘,娘替你教训他。”

        段凌天站在一旁,一脸的尴尬和苦笑,到底谁是亲生的?

        “念天,过来见过你爹,还有你爷爷奶奶。”

        这时,李菲回头看了一眼仍然像个木头般立在远处的段念天,而后者连忙应声上前。

        “爹。”

        段念天到了段凌天跟前,看着段凌天,炙热的目光中,带着无以复加的激动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