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408章 洛水天天帝,司徒竹青!

第3408章 洛水天天帝,司徒竹青!

        “什么?!”

        “你……你竟然是寂灭天天帝风轻扬的真传弟子?!”

        ‘沐依依’痛苦之余,还是被火老的话吓到了,瞪着双眼看着段凌天,仿佛有些失神。

        片刻,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撑不住了,‘沐依依’方才厉声喝道:“段凌天,我知道寂灭天天帝的实力很强,比我的母亲强……但,你知道,我的父亲是谁吗?”

        “我的父亲……”

        ‘沐依依’的话,终究是没有说完,灵魂便彻底被漠河击溃了。

        漠河,身为擅长灵魂攻击的封号仙帝,要毁掉‘沐依依’,也就是风间雪的灵魂,轻而易举。

        毕竟,风间雪的灵魂,只是十方仙皇层次的灵魂。

        之所以花费了这么长时间,是因为他要一边保护好属于沐依依的那一股灵魂,如果不用顾虑这一点,他一个念头,就足以将风间雪和沐依依两人的灵魂一起毁掉!

        “好了。”

        随着漠河收手,沐依依那原本闪亮的双眸变得黯淡,紧跟着才有了些许光泽,但平视前方的时候,却变得有些呆滞,显得一点都不灵光。

        “咦?你们……你们是谁啊?”

        沐依依看着段凌天三人,一双秋眸闪过惧怕之色,如同惊弓之鸟一般,像极了一个还没完全懂事的三岁女孩。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当亲眼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段凌天一颗心还是忍不住沉了下来。

        在他的脑海中,昔日的沐依依师妹,显现而出,那高雅的姿态,跟眼前比,判若两人。

        “火老,确认那个女人的灵魂毁掉了吗?”

        段凌天问火老。

        “确定。”

        火老点头。

        段凌天深吸一口气,然后便联系体内小世界的凤天舞,“天舞,沐依依师妹,恐怕需要你照顾引导她一段时间。”

        现在的沐依依,就像是还不是很懂事的小女孩,需要引导。

        而作为他身边和沐依依最熟悉的人,凤天舞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段大哥,交给我吧。”

        刚才发生的事情,凤天舞也亲眼目睹,现在应声的同时,语气也带着几分沉重和颤抖。

        一个以前那般高雅清丽的人儿,现在,却变得好像丢了灵智一般。

        让天舞将沐依依带进自己体内小世界以后,段凌天看向漠河,连声道谢,“漠河前辈,多谢你出手帮忙。”

        “少主客气了,能帮到你,是漠河的荣幸。”

        漠河笑道。

        “漠河前辈,这件事情,还请你不要对其他人声张。”

        想到刚才那个占据沐依依的身体的女人,在灵魂殒落前没有说完的话,段凌天也不得不小心翼翼。

        甚至于,就算是那人的母亲,洛水天天帝,他都希望她别太早找上门来。

        正常情况下,对方想要找到寂灭天天帝宫,有一定难度。

        毕竟,对方最多也就只能知道他的名字而已。

        只知道他的名字,却不知道他在哪个诸天位面,又在哪个诸天位面的什么地方,无异于大海捞针。

        “少主放心,这件事情,我不可能说出去。”

        漠河连忙应声。

        开什么玩笑!

        如果刚才被他灭掉灵魂的那个女人没骗人,她可是洛水天天帝之女。

        洛水天天帝,他们寂灭天的那位天帝大人不惧,但他只是寂灭天天帝宫的一个寻常封号仙帝,洛水天天帝真要知道是他杀了她的女儿,除非他永远不离开寂灭天天帝宫,否则也是九死一生。

        “嗯。”

        段凌天点头,“就算这件事传出去,我也会说是我亲自动手毁灭了她的灵魂。”

        听到段凌天这话,漠河才暗自松了口气,同时也更加觉得自己不能对外宣扬这件事情,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最好。

        漠河离开以后,段凌天看向火老,“火老,听她刚才所言,她的父亲似乎也是不简单。”

        “你可知道那洛水天天帝的两个女儿,是她跟谁生的?”

        段凌天问道。

        “这个我不知道。”

        火老摇头,这种八卦的事情,他还真不知道,“这件事,我倒是可以问问其他人……不过,这个时候问,却也是不太合适。”

        “千万不能问。”

        段凌天连声制止,“这个时候问这个,会加快那洛水天天帝找上门来的步伐。现在,风轻扬前辈也还没回来,她真要杀上门来,我们也不好应付。”

        “杀上们来?”

        火老先是一愣,随即摇头一笑,“她,还没那个胆子!”

        “除非,她对她的那个女儿真的非常在乎,不惜一切代价都要为她报仇……否则,她不敢完全跟天帝大人直接撕破脸的,最多问责而已。”

        火老说道。

        当然,火老说这话的前提条件是,洛水天天帝的实力不如寂灭天天帝风轻扬,而且没其它凭借。

        要不然,这一切都只是火老没有任何论据的假设,无法成立。

        ……

        洛水天。

        在‘沐依依’被掳走以后,整个洛水教便都沸腾了,作为洛水教主事人的洛水教圣女风间雨,更是亲自走出了洛水教,寻找‘沐依依’。

          然而,洛水教强者尽出,呈地毯式往周边搜索‘沐依依’的行踪,最后却仍然一无所获。

        “妹妹,到底被那段凌天带去哪里了?”

        洛水教圣女风间雨,身穿一袭银色衣衫,周身淡白色光芒缠绕,整个人显得高贵典雅,不可亵渎。

        在风间雨的身后,还跟着两个老妪,一个身穿白色宽松长袍,一个身穿黑色宽松长袍,无形间流露出清冷的气质。

        突然之间。

        唰!!

        风间雨的脸色,瞬息大变。

        就在刚才,她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纳戒空间,却发现一刻钟前还完好无损的一枚魂珠,现在碎裂了。

        两枚靠在一起的魂珠,其中一枚碎裂,另外一枚却完好无损。

        “妹妹!!”

        风间雨瞳孔急剧收缩,心里更是一阵震颤,因为碎裂的魂珠,正是她的妹妹风间雪的魂珠。

        当然,风间雪的存在,除了她的母亲和亲近的几人以外,便只有她知道。

        “妹妹殒落了?”

        “那个沐依依的魂珠,却完好。”

        “是沐依依的那个师兄段凌天,发现了沐依依的身体被夺舍,然后将妹妹的灵魂毁掉,将身体还给了沐依依?”

        想到这里,风间雨的身上,一股可怕的煞气席卷开来,眼中更流露出冰冷的杀意,仿佛择人而噬。

        “圣女?”

        跟在风间雨身后的两个老妪,脸色也齐齐变了,“依依小姐出事了?”

        她们,虽然是洛水教的封号仙帝强者,但却并不知道风间雨有一个妹妹,她们洛水教教主还有另外一个女儿的事情。

        “两位长老,你们继续搜寻那掳走沐依依之人的行踪……我回教中一趟,去见我的母亲!”

        风间雨留下这一句话以后,一个闪身离开,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风间雨直接回了洛水教。

        洛水天的天帝宫,就在洛水教驻地之内,只不过偏居一方,在洛水教内属于禁地,没有许可,任何洛水教长老、弟子不能擅入,否则杀无赦!

        “母亲!”

        在风间雨找到她的母亲,洛水天天帝‘司徒竹青’的时候,司徒竹青正在闭关静修,参悟法则奥义。

        广阔的石台之上,伫立着一座府邸,正是司徒竹青的住处。

        平时,司徒竹青就住在这里。

        听到自己的大女儿急促的声音,正在房间里面静修的司徒竹青,陡然睁开双眼,然后第一时间出来房门。

        “雨儿,为何如此急躁?出什么事了?”

        司徒竹青非常了解自己的这个女儿,行事稳重,平时处事也非常冷静,少有这般失态的时候。

        现在,见她的女儿这般失态,她便隐隐意识到,洛水教可能出了什么事。

        而且,十之八九是要她出面的事。

          “母亲!”

        看到司徒竹青,风间雨直接跪伏了下来,头深深的埋下,“请您降罪!”

        “怎么了?!”

        司徒竹青眉头皱得更深了。

        “母亲,是雨儿没有照顾好妹妹,请母亲责罚!”

        风间雨颤抖着身体说道。

        而司徒竹青的脸色,也在顷刻间彻底变了,同时下意识的看了纳戒中她的小女儿风间雪的魂珠一眼,发现魂珠已经碎裂。

        “不——”

        司徒竹青瞳孔急剧收缩,一脸的难以置信。

        虽然,她努力压着自己的声音,让得自己的声音只有自己的女儿才能听到,但她身上还是不由自主的涌散出一股可怕的气息,拍打在风间雨的身上,甚至令得风间雨也不得不催动仙元力抵挡。

        暴风雨突如其来。

        紧跟着,又如同阵雨一般,直接消失。

        在失态的爆发了一下情绪以后,司徒竹青的脸色恢复了原样,但却还是冷着一张脸,沉声问道:“说!到底怎么回事?”

        “雪儿,为何会死?”

        “她不是已经夺舍了那个沐依依的身体吗?”

        “我不是让你看着她,不要让她离开洛水教吗?”

        说到后来,司徒竹青的语气,也在顷刻之间变得有些冷冽和严肃了起来,其中不乏责备之意。

        而她的目光深处,则充斥着仿佛能透目射出的冰冷杀意。

        一张脸,更是仿佛结了一层厚厚的寒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