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3401章 湿婆屏

第3401章 湿婆屏

        眼前老和尚出手,生命法则融合的仙元力,明显是仙帝层次的仙元力,而且不是一般仙帝的仙元力。

        因为,老和尚的仙元力,就段凌天看来,比之他的仙元力,明显要强上不少。

        另外,老和尚领悟的生命法则,其中也蕴含着融合奥义,很有可能是一个封号仙帝。

        “多谢大人救命之恩!”

        被老和尚救下的方集等五人,纷纷躬身向老人道谢,脸上布满劫后余生的喜悦。

        这时,李柔和段如风两人也已经分开,发现了这突如其来的老和尚,眉头微微皱起。

        “和尚。”

        段凌天看着老和尚,淡淡说道:“事情都不清楚,就不要学人多管闲事。”

        “年轻人,戾气太重不好。”

        老和尚摇头说道。

        “火老。”

        段凌天懒得跟着突然杀出来的老和尚废话,直接招呼火老一声,“不要取他性命。”

        火老应声出手。

        铺天盖地的火焰,融合火系法则三奥义的手段,席卷而出,笼罩向老和尚,哪怕老和尚也同样领悟了生命法则双奥义的融合,却仍然是不堪一击。

        砰!!

        只是一击,火老的力量,便将老和尚击飞了出去,而老和尚倒飞出去一路上口中也在不断吐出鲜血。

        同时,他的气息也变得萎靡了不少。

        咻!!

        与此同时,在方集五人心情刚从地狱升上天堂,这一瞬间又重新坠落回地狱,脸色纷纷大变的时候,段凌天抬手一指,空间之力席卷而出,顷刻间就将五人杀死。

        一指,五人死。

        方集五人死的时候,脸上保持着惊恐之色,心里更在想着,那老和尚为何给他们希望。

        给了他们希望,他们以为自己能活,可转眼间老和尚就被青年身后的老人击败。

        最终,他们还是死在了青年的手里。

        “爹,娘,我们走吧。”

        杀死方集五人以后,段凌天看向段如风和李柔,脸上露出笑容,“我们去途鸦宗。”

        听到段凌天的话,李柔的目光顿时亮了起来,“好,好。”

        同时,李柔舍下了段如风,跑到段凌天的身边,拉起段凌天的手,上下端详着段凌天,“天儿,你变化不小……这些年,苦了你了。”

        说着说着,李柔脸上又落下了两行清泪。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这些年经历了什么,但既然能以这个年纪突破成绩仙帝,肯定经历了常人所没有经历过的东西。

        嗖!!

        在火老化作三足金乌带着段凌天一家三口前往途鸦宗的时候,李柔没有进段凌天体内的小世界,坐在段凌天的身边,一边端详着段凌天,一边说道:“天儿,跟娘说说你这些年的事情吧。”

        “好。”

        时隔多年,再次见到自己的母亲,段凌天的脸上也忍不住流露出激动之色,久久难以抑制。

        在见到他娘李柔以前,他感觉自己有很多话想跟她说。

        可当真的见到,却又是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

        紧跟着,在前往涂鸦宗的路上,段凌天将自己的母亲他们去了神遗之地以后,自己的遭遇,一一说了出来。

        这些,便是段如风也都没来得及听段凌天说,倒不是他不愿听段凌天说,而是在段凌天有意说的时候,他说想等找到妻子李柔以后,和李柔一起听段凌天说。

        段凌天每每说到惊险处,李柔都会为段凌天捏一把冷汗,握着段凌天的手,也越发的紧迫了起来。

        在三足金乌火老载着段凌天一家三口前往途鸦宗的时候,那个后来被他们无视的老和尚,在目睹他们离开以后,脸上的慈善之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是阵阵暴戾之色。

        “竟敢伤我湿婆屏……该死!该死!”

        “他们说要去途鸦宗?那途鸦宗,是什么宗门?”

        “不管了……回去找大哥,让他为我出头。领悟火系法则三奥义融合便很了不起?我大哥,乃至紫启天天帝麾下第一封号仙帝!”

        喃喃自语说到后来,这老和尚的语气,也是愈发的冰冷了下来。

        然后,他便直接前往附近的翰林城,准备通过里面的诸天位面传送阵离开,回紫启天天帝宫找帮手。

        这一切,段凌天自然是不知道。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个看起来慈眉善目,一副喜欢抱打不平的姿态的老和尚,会有这般暴戾的一面。

        有火老带着赶路,没多久,段凌天一家三口,便在李柔的指引下,来到了途鸦宗驻地之外。

          再次来到途鸦宗驻地之外,李柔底气十足的同时,一双美丽的秋眸也燃起了勃然怒火。

        “幻儿。”

        而就在这时,段凌天心里一动,想到了一件事情,他娘李柔至今还没见过幻儿。

        想到自己的母亲可能会因为自己在可儿身陷神遗之地的时候,而责怪自己另结红颜,段凌天一阵头疼。

        现在,好像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让幻儿跟着他娘李柔,解决途鸦宗和群秀宗之间的争端。

        “凌天哥哥?”

        正在闭关的幻儿,听到段凌天的声音,第一时间从修炼中清醒了过来,“怎么了?”

        “幻儿,我找我爹我娘了,你出来见见,然后和我娘一起去做一些事情……也算培养下你们的感情。”

        段凌天说到后来,又是有些尴尬。

        “啊?凌天哥哥的爹娘?”

        只听声音,便能听出幻儿现在十分紧张,不过,虽然紧张,幻儿还是很快就离开了段凌天体内的小世界。

        呼!

        突然凭空出现一个大活人,自然吓了段如风和李柔一跳,毕竟两人事先也没有得到任何提醒。

        不过,当看到幻儿那一张绝世完美的容颜之时,两人的目光却又是亮了起来。

        好美的女孩!

        这是两人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你就是幻儿吧?”

        李柔的表现,比段凌天想象中的强,“先前,我听天儿他爹提起过你……确实是一个好女孩,好,真好。”

        现在,李柔看幻儿的目光,怎么看怎么满意,一边看一边点头,让得幻儿的一张俏脸上不由得浮现几分红润。

        “伯父,伯母。”

        在段凌天的传音指点下,幻儿才鼓起勇气,和段如风、李柔打招呼。

        原本,幻儿还有些拘束。

        不过,李柔的热情如火,却让她的这份拘束渐渐少了许多,到得后来,更是已经和李柔有说有笑。

        看到这一幕,段凌天松了口气。

        而这个时候,段凌天正好看到,他爹段如风对着他竖起了拇指……也不知道是在赞赏他找到了这个一个美丽的媳妇,还是在赞赏他的应变能力。

        “娘,幻儿的年纪虽然比思凌还小……但,她却已经是仙帝,修为比我还高。”

        段凌天笑着打断还在闲聊的李柔和幻儿,对李柔说道:“你和幻儿,什么时候都可以聊天。”

        “现在,便让幻儿跟着你去解决一下途鸦宗的事情吧。”

        “我们在外面等你……要是有途鸦宗的人贸然逃离途鸦宗驻地,我们会出手。”

        段凌天说道。

        李柔没好气瞪了段凌天一眼,“幻儿还没过门,你就这么使唤她了……以后,等她过门,你岂不是要上梁揭瓦?”

        现在的李柔,就好像不是段凌天这边的,而是幻儿那边的。

        当然,李柔也就是开个玩笑。

        她自然看得懂她儿的意思,明显是想让她和幻儿多亲近亲近。

        “幻儿,那就麻烦你跟柔姨走一趟了。”

        李柔握着幻儿的手,微笑说道,怎么看这个准儿媳,怎么满意。

        “柔姨,您太客气了,这是幻儿应该做的。”

          幻儿连忙说道,现在的她,也已经完全跟李柔打成一片,再无半分拘束的意思。

        “幻儿。”

        这时,段凌天传音给幻儿,“你跟着娘去,娘要怎么做,你就怎么做……这途鸦宗里面的人,十之八九都不是好东西。”

        一个能那般对待群秀宗的宗门,他不觉得是什么有道德底线的宗门。

        这种宗门,按照他的话来说,直接灭了就是。

        不过,现在的途鸦宗内,毕竟有不少群秀宗的俘虏,他娘这一去,除了为群秀宗报仇以外,肯定还要救群秀宗的人。

          幻儿跟这李柔离开以后,段凌天三人便守在外面。

        段凌天的神识,自步入仙帝层次以后,还是第一次大规模使用,直接笼罩整个途鸦宗。

        幻儿跟着李柔这一去,在途鸦宗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不过,可以看出李柔处理事情的手段,还是比较委婉,过了两天两夜,都还没彻底处理完。

        当然,这点时间,段凌天并不觉得有什么,等一下便是。

        而且,在此期间,他也没闲着,但凡有想要逃离途鸦宗的途鸦宗之人,前脚刚出去,后脚便已经被一道凭空出现的空间力量灭杀。

        “嗯?”

        第三天,火老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猛然抬起头来,看向远方天际。

        在段凌天和段如风两人发现火老的动作,顺着火老的目光看去的时候,却见远处云端之上,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显现而出。

        为首之人,段凌天不认识。

        但,后面跟着的那人,他却是有印象,正是前几日贸然插手他和途鸦宗之人的事情,被火老教训了一顿之人。

        那个老和尚。